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58章中年妇人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92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木一龙回笑,伸手轻拍在钟宾的肩膀上,眼睛余光看到潘红花一如先前姿势,竟似毫无变动,仿佛子儿屠娇妮的去向、做什么,全然与自己无关似的。 或许舱内除了木一龙之外,便无人可能知道屠娇妮与潘红花之间关系。 屠娇妮也一如对钟宾的对策,扶着中处妇人的双膝喊道:“姐姐你好漂亮呀好漂亮呀……” 自是逗得中年妇人“哎哟哟……”的咯咯笑。 屠娇妮又道:“姐姐你有十八岁吗?” 中年妇人笑得更甚,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的笑,嗓子里像是塞满了东西,只顾得笑了,却回答不了屠娇妮幼稚的问话。 老头这时伸过头来,道:“姐姐呀,刚刚过了十八岁!” 中年妇人在老头上的肩上扭一把,老头恐惧的望下中年妇人后,赶忙缩下身子。 中年妇人这会能说出话来,咯咯笑道:“听你这么一说呀,想不年轻都不行了,我也想成为姐姐呀,可惜呀这都是二十年前才能想的事了,要真是姐姐,那也是老得不能再老的姐姐了。你有见过这么老的姐吗?” 屠娇妮撒娇道:“姐姐一点都不老、一点都不老呀!” “咯咯……”中年妇人乐成花了,“不老也不行了呀。”目光瞥向左侧老头,“嫁给这个死老头子了,还能年轻吗?” 屠娇妮盯着老头,望了一会,偏着脑袋问道:“你是爷爷还是叔叔呢?” 老头立即招头,脸上成了死灰色,皮肤僵硬,“你这娃娃,怎么说话的这是?还用问吗?当然是喊哥……喊叔叔了。” 屠娇妮道:“嘻嘻……叔叔你怎么比我爷爷的皱纹还多呢?” “谁家的娃娃这是?这么没礼貌!”老头的胡子都气直了。 中年妇人对老头骂道:“去去,死一边去,不是自找没趣吗?吓着人家怎么办?这么懂事的孩子,真是!来来来小可爱,别理他,啊?” 屠娇妮笑道:“还是姐姐好……” “那是当然了。”中年妇人更乐,摇着手中的玲珑小扇竟给屠娇妮煽起风来。 屠娇妮说着“谢谢姐姐”,眼睛望着何江,小小的双手也扶在何江的两膝盖问:“叔叔,为什么你的眼睛总是望着姐姐呢?” 屠娇妮不仅把何江喊作了叔叔,话也问得突然和冒昧,把何江这么大的中年男人问得瞬间面红耳赤,不是话憋得,更是气得,“啊……哈……”只能笑而不答。 中年妇人笑得更甚,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何江气道将脸转向他处。 中年妇人纤手指着何江“咯咯……”媚笑个不停。 屠娇妮盯着何江道:“叔叔,你生气了吗?你一定是生气了是不是?叔叔你干吗生气呢?我说错什么话了吗?你看姐姐多高兴呀,你为什么非得生气呢?你不看漂亮姐姐了?刚才你还紧盯着看呢!” 屠娇妮话如连珠的发问,逼得何江心急道:“你哪来这么多的问题?去去到你家人那里去!”显然极不耐烦,双膝一动,竟屠娇妮的两小晃掉。 屠娇妮似无在意,被何江晃得一个趔趄,差点闪趴到船板上。 中年妇人拉到屠娇妮胳膊,埋怨的望了何江一眼。 何江似是过意不去,却也没有任何表示。 屠娇妮似是碰了壁,推开中年妇人的手,恨恨的看着了何江,默默回到了原位。 潘红花依然面无表情的坐着,似乎屠娇妮刚才身上发生的一切对于她来说,既未看在眼里,全当是没有发生一样。 木一龙心忖,这样的母亲倒是少见。转而想到,这对母女俩岂不也少见? 屠娇妮默默坐了一会,便又来到潘红花的另一侧客人跟前,寒暄起来。话是同样的话,不少客人依然被逗乐。 孩子嘛,总是让人感到高兴,尤其是嘴甜、懂事、爱叫人的孩子。 船身一阵摇晃,像是要侧翻,上层船板上不时急促的噔噔声,似有硬物击中船身或有多个重物落到船上,但那重物即将落到船板时似是有意减轻了冲击力。即而似有人快步走的声音。 舱内客人“哎呀呀”的多人叫起,甚至有人惊声尖叫,娃娃声又起。还有人喊:“坐好坐好紧抓船板紧抓船板……” 船身再次摇摆,幅度比先前小小,猛烈度却是很大,似是被其他外力突然使来,迫使船身稳定。 船身稳定,客群里纷纷心归于平。 有人将头探出窗户外,试看事情究竟,尚未探出,舱外的每个窗户外面现出一人,站在船沿,目光炯炯,一动不动注视着窗户。 有人发出“咦声”,有人自言自语,或是询问他人,“这是怎么回事?这人是干什么的?” 舱门被拉开,船主进来,沉声道:“各位客观,对不住了,船身出现问题,不能走了,请大家到上层船板,我们要修船。所有人都要出去,东西可以不带,我们会照看好的。” 声音生硬,明是请求,却透着命令。 有人半信半疑,动作迟缓。有人不情愿动身,尽量携带带来的货物、包裹等等。 木一龙看到自己周围客人,有的发着牢骚却已动作起来,何江、钟宾则你看我、我看你,没有行动的迹象,也

没有说话。 中年妇人与那老头则纷纷低头不语,像已熟睡,全然不知舱内的变化。 屠娇妮、潘红花已不见踪影,出舱去了。 木一龙猜测何江、钟宾两人是等着其他客人先行下船后,再行动身不迟,于是也学着两人,坐定不动,礼让三先嘛,都要出舱,何必急于一时。 过来多时,舱内只有木一龙、何江、钟宾、中年妇人和那老头。 木一龙屁股已抬起,准备出去,向钟宾作了个暗示动作,示意自己要离开或一起离开。 钟宾则像没有瞧到一般,定睛望向对面何江、中年妇人和老头,而对面之三人也如钟宾的眼神,同望过来。 木一龙心里虽有奇怪和疑问,此时哪好意思开口,或许这四人是想一起离开,而不愿与他同行呢。 船主背手而立,目光如炬望何江等人。 舱内也有何江、钟宾、中年妇人和老头四人了。 木一龙即出走出舱门,船主也未瞧他一眼。 走出舱门,迎面便把站在船窗户前的人看到眼里,青一色束衣、灰服,背手而立,目光从船舱窗户紧盯舱内。这身装束显然非船员,而正面对着之人的背后有半个缠着麻布的半环露现,像是刀柄,难道人人手中握有武器?这阵势…… 木一龙挎紧包裹,假装什么都没没有看到,在一人的手势下走上一个木梯。 木梯尽处便是上层船板。 刚现眼睛,眼睛从船板平行线上看清船板情况让木一龙顿时驻足不前。 船板聚了不少人,每个人的身后还站着与船舱窗户前所站之人同样的装束,显是同一帮人,手中握着把明亮的大背刀正架在双膝跪在船板之人的脖子处,这是刚才出船的客人? 船在河中,与另一稍小之船紧邻。刚才船身的突然摇晃定是与好稍小之相撞而起。 遇到劫匪了? 木一龙想悄悄退回,不想脖子上突有凉意,一把大背刀也架到自己脖子上了。 木梯斜上,自己在前,后面之人竟能将刀回到自己脖子上,木一龙猜测拿刀之人定比自己身高,但自己未能及早发现身后有人袭击,心下大为吃惊,后悔不已,“怎么会如此大意?”背上像是出了冷汗。 木一龙“哎哟哟饶命呀饶命呀”的极为做出恐惧的喊叫,不管是自己一时大意或是身后之人武功高于自己,稳定形势、辩明情况才是正事。 “少他妈的瞎叫,快走……”背后之人将刀刃再靠近木一龙的脖子,不耐烦的催促前行。 木一龙求饶声高,脚下快步移动向前,同时上身下蹲,躲开刀锋。在将要上到船板上时,上身突然的趴下,躲开刀锋后,顺势几个左侧翻滚,同时嘴上不断的高喊“大爷饶命呀饶命呀……” 身后之人显是没有料到,赶忙上了船板,“妈的还敢跑?老子宰了你!” 木一龙此时差不多滚到人群,背后之人也举刀来到,正在扬刀劈下。 木一龙双手捂在眼睛,从手指缝间观察来人刀劈路线,双腿蜷曲,蓄势就要踢向来人腹部。 背后之人竟是个中年汉子,应该不足四十,面相不比木一龙当前的易容面目显老。眼小,脸大,还满是肉疙瘩,或是肉瘤。 那哪是脸,若不是头上还有几根毛发,分明是肉瘤上随便粘着两个老鼠眼。 “住手……”这时传来一声大呵。 潘红花沉声走了过来。 “是她?”木一龙心下狐疑,口里依然声声喊饶命,也做好随时攻击的准备。 “肉瘤”刀未落下,脚踢了过来,木一龙不想此时露出武功,只得“哎哟哎哟”的做出极痛苦的叫着承受。 “肉瘤”收了脚,老鼠斜看潘红花,“哎呀哪个葱呀这是?嘿嘿竟还点姿色哟,大爷现……” “啪啪……”两声脆响,“肉瘤”的眼睛都直了,隆起的肉瘤上,两面都出现了红指印。 “肉瘤”摸了摸脸上的肉瘤,“哎哟”竟呻吟叫起,“扑”的吐出一口唾液,连水带血,还有咕噜噜的有东西在船板上滚动的声音。 脸上不仅挨了打,牙齿像是被打掉了。 “肉瘤”脸上的肉瘤暴起,“谁?谁?谁敢暗算老子,出来出来,老……” 木一龙双手遮着眼睛,竟也没能看到是谁出的手。 “肉瘤”后话还未骂出,又听到“啪啪”两声脆响,比刚才响声更大。 背刀已掉到船板上,“肉瘤”本人也重重摔倒,挣扎几次未能起来,似已昏迷。 屠娇妮瞪着两个眼睛,半蹲,手上拿着根木棍拔开“肉瘤”满是鲜血的嘴巴,“啧啧啧,这次怎么没掉牙呢?啧啧啧便宜了便宜了!” 木一龙看清,这次是屠娇妮出的手。 一个顶多七八岁的小姑娘,手上怎会有这么大的力量?“肉瘤”长相丑陋,也应有一百五十以前的重量,竟被屠娇妮的小手打倒。 木一龙暗道:“这小姑娘真不能小视了。” 潘红花蔑视“肉瘤”,“扔到河里去……” 有两人走过来,将昏迷的“肉瘤”抬起,果真扔到了河里。 “肉瘤”原先昏厥,被扔到了河里,除了扑通的落水声,没有半点挣扎。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