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56章吵架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2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有人不断涌进、挤来,小娃娃的哭声不断提高,不少孩童加入进来,有大人埋怨为何有人挤来挤去,骂声也不断。 舱口有人骂道:“吵什么吵?不想坐船的就下去……” 舱内噪音立被压低,先前埋怨之人虽还在发声,但音量已是很少。 但娃娃的哭声还在,有些父母正在极力哄逗了。 木一龙已被挤到船舱一角,好在左面稍个头侧,目光斜视,还能看到船外的水面。 船舱里又一阵挤动,怨声又起,甚至有人呵骂。 “谁骂的?他奶奶的刚才谁骂的?怎么不说话了?害怕了?有种的再接骂?老子让你骂不到中午……” 客群里正有两位青年往木一龙这方挤,说话之人领前,上衣短袖,紫红,秃头,光亮,一臂高举,满船舱里指着,恶狠狠的质问“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所指之人哪敢承认,纷纷摇头否认,或者低头不语。 紫红秃头后面所跟之人让人瞧了第一眼,便不敢再瞧第二眼,散眉掀鼻,上唇三角裂开,黑齿暴牙,像随便按上的几颗铁钉。 有位妇女被指到时,慌忙将怀中哭泣的娃娃嘴巴紧紧贴到自己身上,那娃娃即被捂住了嘴巴,憋得四肢剧烈的乱蹬。 紫红秃头的神气噫指比先前船舱门口之人的呵斥还管用,舱内声音压得更小。 木一龙瞧着两人长相,心里不免厌恶,再瞧两人所为,舱内人贴着人,两人却横冲直撞,根本没把舱内客人看在眼睛的神态。 木一龙觉得全身的骨头都气得发酸。 紫红秃头等两人未挤到舱头,两人转身双撞了回去,这次客群里埋怨声几乎消失。 紫红秃头边挤边骂道:“不欢迎老子是吧?老子还不愿意来呢!”说着两人出了船舱后。 舱内埋怨声再次响想。 木一龙听到左侧有人谈讨紫红秃头两人身份,一人道:“你就别出风头了,这两人不好惹……” 一人道:“这两人谁呀?” 先前那人道:“谁呀?除了水蛟帮的人还能有谁呀?” 后者道:“怪不得这么横呢!” 木一龙转头看到对话的是两位中年男子,穿着比一般人讲究,显得有点儿身份来历。 两人看到木一龙正眼瞧来,立即打住谈话,不再言语,眼睛也转望他处。 木一龙心里暗笑,“莫不是我认作水蛟帮众了吧?” 刚收回目光,客群里有人惊叫起来,“啊我的钱袋不见了,我的钱袋不见了,谁偷了我的钱袋……”既而又有三四人惊喊“钱袋不见了……”,发声之处几乎恰处一排,正是刚才紫红秃头两人挤过的中、客群。 客群里又立即骚动起来,差不多人人都在搜索着自身。 木一龙恍然明白,为何紫红秃头两人下船去了,定是偷了不少客人的钱袋…… 木一龙对面有人哭起自己的钱袋子,“哎呀这是哪个天杀的呀快抓小偷呀……”接着有人骂道:“你个死没用的东西,连个钱袋都弄丢了还不去找呀……”骂着夹着撕扯衣服的声音,还有男人“哎哟哎哟”的呻吟。 定睛看去,正是先前轿子里的中年妇人,被打的侧是跟轿的老头。 此一幕引来众人观看目光,有人掩面而笑,有人直接大声笑出。中年妇人全然不顾,挥着手中的玲珑小扇不断拍打在老头的头部,另一手撕扯老头的衣服。 客群里有人提出找船家,也有一两人跨出舱门,舱外传来争吵、训斥声后,不时归于平静。 木一龙左侧先前谈话的何、钟两人,话声又起。姓何者道:“嗨这些人,真不知情况,定是第一次来这里,没吃过亏吧。” 姓钟者道:“何兄,此话怎么讲?” 姓何者道:“这你也没有看出来?蛇鼠一窝,找谁有用?弄不好……嘿嘿小命都没了。” “啊……真的?”姓钟者惊道。 姓何者嗤之,“还真的?我给你说……”声音忽然压得极低,舱内本来噪杂,木一龙集精聚力依旧听得模糊。 瞅着两人咬完耳朵之后,低声道:“两位仁兄……” 何、钟两人警觉的同时盯着木一龙,目光里闪着不安。 木一龙歉身道:“两位仁兄放心,在下绝非水蛟帮人,你瞧我这身装束和打扮嘿嘿……再者说,那水蛟帮人谁还呆在这里呀!”看到何、钟两人目光依然闪烁不定,木一龙继续道:“哦两位仁兄无须戒备,在下是马镇西南九龙山人,不怕两位笑话,只所以到此哎呀是家里养着的几匹马呀前几天夜里忽然不见了,村里有人看到是被些人偷走的,我便也听着村里人的描述哎咦一路不怎的就追到了这里,没想着什么也没有找着……若不是想着家里头还有一家的老小哎咦……”话未说完,木一龙已做出了极为悲痛和无奈的表情。 何、钟两人相视一望,嘴唇都动了动,却都没有说话。 木一龙知道何、钟两人已有几分相信,右手抹了下眼睛道:“这么多天来,我是求人无助、报官无应呀……” “啊你报官了?”姓何

者问道。 木一龙道:“是呀,找了这么多天来,连个我家的马毛都没有见到,只好报官了呀!” “哪里报的官?就是在哪里?”姓何者又问道。 木一龙更加坚定的说:“是呀,就是这儿漕头衙门,县门大老爷可好了,马上立案,立即吩咐衙役们搜寻去了。只是……哎!” 何、钟两人对望一眼,纷纷摇头、叹息。 木一龙趁此叹道:“哎呀官是好官,可惜呀就是……这就回去该怎么给家里交待呢,这眼瞅着秋耕下种即要开始,这可怎么办呀!两位仁兄有所不知呀,其实在下也想早回去,可……哎呀不怕两位笑话,家里却有一位妻子,甚是厉害,在下没敢早点回去,就是因她……若不能将马匹找回怕是吃不消我那妻子的毒削一顿,所以在下在这漕头地界儿打了近一月的工活,也没挣得着几个字儿,只得暂往他处再寻活计……” 姓何者道:“没想到这位仁兄竟有如此遭遇,真是大不幸啊,不过……仅是丢了几匹马,那也算不得什么,前些日子听说哪里丢了马匹,还丢了全家性命的,连个报官的人都没有留下,岂非悲惨?兄弟稍想宽些吧,刚才的事你不是也亲眼见识了?嘿嘿这个世道便是如此,小民怎可与虎狼来挣呢?破点财,消点灾,或许是福不是祸呀。” “哎呀真的?”木一龙向姓何者拱手,“听仁兄这么一说,在下心里倒是宽慰许多,不胜感谢呀,在下姓木,马镇南九龙山人,能得两位指点,当真荣幸之至呀,不知两位仁兄高姓……”木一龙这里有意打住,仔细观看两人神色。 何、钟两人果然目光忽明,像是释去戒意。 木一龙有点表示要跪下感激了。 姓何者也拱手道:“在下姓何,名江,这位是……” 木一龙马上对何江拱手,“木兄客气,幸会何兄幸会幸会……”趁着何江还未介绍,当先转向姓钟者再拱手,“幸会幸会……” 姓钟者显是不好意思,也迅速拱手,“在下钟宾,幸会幸会,敢问兄台……” 木一龙马上道:“在下木一龙……” “啊木兄幸会幸会……” 木一龙再向何江、钟宾拱手致敬,尽力让出点地方,让两人更宽敞、舒服些。 何江、钟宾口中感谢不已,其实三人本也挪不多大地方。但木一龙的这一谦让,倒让周围客人自动挤向他处,三人和起空间反而比先前宽敞了些。 建立初步认识后,木一龙趁热不断的就着何江、钟宾穿着打扮、相貌、人品、口才等等称赞,并适当表示由中的钦佩和赞赏,跨得两人心花怒放,句句话儿都谈得风声水起。 船不起何时早已扬帆,舱内埋怨逐渐减少,随之的便是彼此的寒暄或聊述。 木一龙对面的中年妇人与那老头之间的问题似一直延续,中年妇人嘴不停和扯东说西,列举老头种种的不是与无用。那老头一脸苦相,赔笑不止且为妇人不停的揉肩捶背捏胳膊。 何江、钟宾、木一龙三人不知怎么的把话题引到了对面中年妇人与老头身上,于是开始对两人面相评头论足起来。 这一谈论,木一龙注意那中年妇人倒是紫色不少,比一般农家女人会打扮、收拾,肤色更润。 何江、钟宾更谈得眉飞色舞、唾液纷飞,两人目光不时盯到中年女人身上乱转。 木一龙已知何江、钟宾均是彭州南铜山人,何江作药材生意,钟宾则开着茶铺,两人均在彭州城里开有铺面。来此漕头,分别是为着购买药材和茶叶。 这漕头产何种药材,木一龙自是不知,但听到钟宾所购茶叶名为五柳香,却让木一龙心里吃惊不小。 木一龙记得在岭时,阴天晴曾提到的一种茶便是五柳香,泡前无味,泡后奇香,但当时阴天晴是用五柳香迷倒众人,显然阴天晴所用的五柳香实是迷药。 但这钟宾所做茶叶生意,也是五柳香。不说这五柳香在阴天晴口中说只产生于那有毛岭一带,难不成这漕头也属岭的地界?或者说漕头也产五柳香?更或者五柳香既为茶叶,也可作迷药所用? 瞧着钟宾在提到五柳香茶叶时脸上的得意神色,自是茶叶卖得不错,生意红火,显然不可能当作迷药所卖了。从这一点上当可判断得出,五柳香既有迷药型,也有茶叶型。 木一龙的这一推断在是何江、钟宾两人谈兴之时思索,何、钟两人哪里察觉。 这会儿两人的眼神儿已与中年女人的目光交汇,一女对着两男人的眼睛,中年妇人竟没有丝毫的羞涩和退让。纤手轻摇着巴掌大的玲珑小扇,勾人的目光便从扇沿上电般的射出,甚是摄魂。 何江、钟宾两人已诚邀木一龙随同到彭州,允诺只需顺便搭个好手,便会给予丰厚报酬,或着帮其做成笔大生意,赚回的银子何止几匹马呢? “娶上几个听话的老婆都足足有余的哈哈……”何江开玩笑的说。 木一龙的谦让答应,不时再对何江吹捧。他发现何、钟两人里,何江不仅能说会道,意见也往往最多,并通常被钟宾采纳。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