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55章坐船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3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木一龙不答,转问郝红妹:“怎么样?有好多大镇子呢,咱们呀就往下走行来?离咱们的家也近,就到那个什么哎了郭帐管家,你刚才说的那个叫山什么砀的镇子来着?” 郭长惊道:“山砀?爷你要去山砀?” “是呀!”木一龙坚定的说。 郭长从柜台后面走出,“爷,你真的要去?” “哎呀,我刚才不是说了,是真的要去,咱这里有银子!”说着,木一龙拍了拍放在桌上的包裹。 “哎哎哎爷你误会了误会了……小的不是说你没银子。”郭长凑近,声音压低,“爷你不知道吧?不是不能去山砀,是……”郭长转向望望后堂,继续道:“听说那里出大事了。” 木一龙好奇道:“什么大事?” “呀看来爷你是真的不知道啊?听说山砀的水蛟帮与芒山人开打了,死了好多人呢,连官府都出动了,到处在设山卡、抓人呢,乱得很。你没觉察到我们这里的街上没几个行人吗?平时都是熙熙攘攘、人来人往的,现在呢?都被招去山砀水蛟帮总舵了,谁要不去……”话没说完,脸色都要变了。 木一龙发现郝红妹脸色在变化,稍有动容,赶忙打断郭长的话,“好了好了别说,怪吓人的,我们出来……嗨,安全第一安全一,你回去吧,我们再商量商量……” 赶走了帐管家郭长,木一龙目视着郝红妹脸上的表情,他这时候郝红妹自是不愿意与他对话,到现还不开口的原因或是想弄清楚想做什么,还是有其他打算?瞧着这郝红妹的表情既不像严肃,也不像冷酷,也不似发生脾气?却是为何? 这时看到郝红妹正聚神的注视着自己嘴唇上的胡子,木一龙有意让嘴唇动了动,作个胡子上翘的样子,想是有意调皮起来逗一下这个面无表情的丫头,不想这时郝红妹突然站起来,起身朝外走去。 木一龙急喊道:“哎哎哎丫头丫头……”对着郭长说:“银子不用找了”拿起包裹追了过去。 郝红妹脚步不慢。木一龙来到街上时,郝红妹已朝北走,那岂不是郭长所说的漕头的舵口方向? 街上有个别行为人朝着赶去,也有从那方向过来,来多妇孺小孩,去则多是中年少年。 街面上的店铺门多是关着,即使店铺很少,这个时辰可不是打烊的时候。 偶有几处大户人家的大门虽是紧闭,倒显气派。 两侧的观察多少让木一龙的脚步有所放缓,再抬头看时郝红妹的背影已是越来越小。 木一龙不免着急,暗想这郝红妹郝姑娘是何意思,无声的起身离开,现已快速的离去。虽非不辞而别,是有要事还是自别有他意?他想高声喊话,但会儿的距离虽能让郝红妹听到,就其现在的态度而判断,自必不会理会了。即使大户人家出身,自养了不少大户人家的性格,装着不少的大小姐脾气,特立任性,我行我素,唯我是谁便是常态,但必要的礼貌、礼节应也装着吧? 看来这郝红妹是不想与自己同行了。 木一龙本想追上郝红妹问个清楚,探知具体的用意,转而想到郝红妹既是不想与自己同行,问了岂能告之实情,岂不是白问?若是再给个大小姐脾气等等的,岂又不是自讨没趣?想到郝红妹最近的遭遇,算是不幸与悲惨了,能表现得如现在似的坚强,内心的悲痛与外表之间巨大的差异,这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算是不易了。 也许郝红妹独自的离去,是想一个人清静,或不想自己的悲痛在他人面前表现出来,总之是想着自行解决自己的事情。 想到这些,木一龙心里倒也坦然,宽慰了,或许一个行动自由方便呢。但毕竟临行时叔叔云青梅倒是给过交待,吩咐同行查找证据,自两人分开,各行其是,界时他日与云青梅相遇时则该如何向其解释呢?再万一这我行我素的郝红妹有个三长两短的…… 现面情形也只能默默的祝福她了…… 木一龙不由放缓了脚步,仔细观察下周围的环境,盘算着下一步如何走。 木一龙确信以他现在的易容打扮,水蛟帮众是不会认出他来,就是五柳庄人只怕也难认出,毕竟熟人他的人没有几个,真过真面目的更是屈指可数了,以他这样的初出江湖者可止百千。 但眼下如何编织一下自己是哪里人,家里人群。行走江湖没有个姓何名氏、家庭住址,不至于发生何事大事,倒是可能惹来不必要的麻烦哟。 “妈的没长眼睛?想死了是不是?” 木一龙正思索呢,耳边传来骂喝声。抬起头,额头便差点装在一人的下巴上。 此人上身半裸,上衣少这少那,差不多都是窟窿眼儿,一个腋下几乎岔到了底,甩着几条布穗。 下衣裤子上挽,几至膝盖。 全身能裸的地方都露出来了,而露出来的地方不是黝黑的皮肤,便是黑色的泥巴。 满身散发出腥腥的气味,仿佛此人便是条刚从水里捞出的死鱼。 像个打鱼或贩卖鱼类之物的,且是不一般的人物。 身上肉多,脸肥光亮,腿粗,但显得壮而

有力,个头也比木一龙高出一头。 山似的威威站在木一龙前面,身后站着三人,转出虽各不同,但与此人总体格调相差无几。 眼神却是惊人的相似,拦路虎似的瞪着木一龙。 木一龙心道:“呀好大一棵树啊!”脸在却露出惊呀之色,“啊对不起对不起……” “废话少说,闪开,当心大爷我一掌打死你……” 没等木一龙开口,此人伸手便将木一龙扫东西似的拨弄一旁,不管是否将人拔弄何处,大步迈出。 后面跟着的三人中传出话来,“怎么今天遇着的都是这找死的庄稼老头呢……” 木一龙一边回味着刚才那人拔弄的力量,心里猜测着四人的身份,不想右侧又传来声音,“哎哟……”,接着便是:“他妈的……没长眼睛呀……” 前者声音很细,很娇。 后面厚粗,哑长,伴着似是结巴的后音、鼻音也较重。 不用看,木一龙便能辨出前者是女声,后者定是中老男人的声音。 原来木一龙被先前那鱼人的拔弄,竟把他拔到了路边,便巧后面跟来一台两人小轿,轿上坐着位中年女子,面倒娇艳,粉抹较多,手执巴掌小花布扇,三十有余了吧,正斜眼瞪着木一龙。 轿旁跟着位比木一龙现时易容还老点的男子,五十有余了吧。手里拿着把大点扇子,眼眼瞪着嘴里骂着撞轿的木一龙,一边不停的摇着扇子,面对那中年小妇时,却又满脸赔笑。 木一龙一方闪身让开,对着中年小妇赔礼:“哎呀对不起小姐对不起小姐……”冲着那老头又道:“对不起老爷爷对不起老爷爷……” 不想那老头停腿冲着木一龙道:“喊谁老爷爷?我是那么老吗?”轿子不停,继续往前。 老头不等木一龙作出反映,转身追赶轿子。 木一龙只得愕然,“这一会儿遇得的是什么事儿?总会这么巧?这么倒霉?刚才是踩着什么臭屎了吗?”以前听过云青梅说起过,人若是总遇着倒霉的事儿,就是踩着什么臭的东西了。 路上依然是稀少的人来人往,好在这个时候没人意思或驻足瞧着这样的“热闹”,似是如此的事儿司空见惯。 而与木一龙同方向的行人步履似乎在加快。 抬眼瞧向前方,木一龙便明白为何行人步履加快的因素了,原是前方的不远处,便立着一个高大的杆子,杆了一面摇旗。 这是一般码头或渡口的特殊标志。 中年小妇已在老头的搀扶下出了轿子。 再行几步,木一龙看到一艘船正泊在渡口,一人在船前摇手呼喊,“马上开了马上开了快快快……” 木一龙环视四周,并未看到赤红妹的身影,连个相似的也没有。 还等什么呢?先到船前,问问是往上走还是往下走再作打算吧。 船非大船,但对木一龙说来已属大船。 这是木一龙平生第一次坐船。 渡板一块,不足三米,紧接船与河沿。有客人不断上船,不少粗壮劳力肩上抗着麻布袋往来渡板,喉声吆喝,训斥不断,骂得上船者只敢斜声让过。 平生首次,不由脚步缓行。 河面甚至宽广,波纹叠荡,上流曲折扑面近前,下流蜿蜒曲伸,像条平铺而就的水带,宽不及岸,长不及际。河风徐面,撩帆呼响,卷起河面清波拍岸,啪啪哗哗,真是平生首见。 木一龙暗忖山里究竟是山里,不出山不知山外有山,溪外有河、有江,此河定不是最大最宽,但已如此让人瞧着心胸涤荡,视野宽广,若是见着比此更大更宽的当不知如何了。心里更加感叹眼界短窄、所见甚少。 船上瞧不见一个坐船者,木一龙奇怪,“刚才上船的人都到了哪里?”待他跟着一领着小女娃娃的村妇上了船后,方知部分。 这是船板之下的一层,未过舱门,呛得木一龙急忙捂住鼻子。 这像是客舱,一个板地算得平坦,能挤的地方均是人,有站,有坐,有躺,有卧,大人小孩,老人妇孺,还有羊、狗等宠物,汗味、鞋臭、羊粪、狗便,几个小娃娃已在大哭,吵声、让地儿声更是彼此起伏。 好在两侧各有几个大窗户,河风穿透,外光透进,舱内光线尚还明亮,人、物全在眼里。 但一眼扫过,人、物确是不少。 木一龙弯腰、探头的站在舱门,胄里不住翻滚,想吐,不想进去,不想身后传来督促:“别在这儿挡路,小心一脚将你踢到河里去……” 抗着粗麻袋的劳力者须从他身后过去。 木一龙收了屁股,进了船舱,听到身后脚踩船板闷声不断,可见劳力者肩上的麻袋重量不轻,怪不得脾气不小了,“这地人似乎天生就是大嗓门,说话不是粗声,便是大喝……”想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是生命攸关,能忍受的忍了便是过去。 找了个地方仅能站着,木一龙倒也乐意,首次坐船的新鲜感尚未过去,纵使站着,年轻,体尚壮,比起其他客人应能经得折腾了。 客舱门口有人不停催促“往里去往里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