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54章小偷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5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1


小二假装被踢到,“哎哟”叫声,“我去查东西我查东西……” 柜台之人狠狠的手指小二,嘴里依旧谩骂着,似乎恨不得将小二踢飞了似的。正要走向柜台,看到厅堂里还站着木一龙,面无表情的问:“你是谁?干吗的?”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镜片的眼睛突然瞪大:“哎咦你不是……” “我不是喊贼捉贼是吧?”木一龙抢先反问。 “啊不……” “不什么不?你浑身上下都在告诉我,你是在怀疑在下便刚才所谓的小偷,是也不是?你是看我穿得寒酸吗?是觉得我没钱吗?没钱就可能来偷你的东西吗?是不是觉得在下就是个庄稼人、穷光蛋?就开始狗眼看人低是也不是?”木一龙竟越说越生气,解下身上包裹,狠狠砸在柜台上。 柜台立即发出破裂的声音,震得柜台尘土飞扬,所摆放的东西跳起老高。 突然的举动让柜台之人、小二呆若木鸡,怔怔的哪里敢说话,甚至大气也不敢喘出。 木一龙走到柜台之人跟前点着额头,“你是不是老板,是不是掌柜的?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把银子一晃而,然后再质问:“看到了吗?看到了吗?是没钱吗?” 柜台之人频频一个劲儿的点头,不知是承认自己是老板还是确实看到了木一龙晃过的银子。 木一龙不管两人何种反映,走到一张桌子前,又将桌子拍得“嘣嘣嘣”响,叫嚷着:“点菜点菜上菜上菜……” 先前柜台之前躬身屈前,哈道献媚赔笑道:“客观你消消气你消消气,误会误会嘿嘿……客观你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有……” “哦……”木一龙用眼睛打断,现看先前柜台之前竟比刚才越发苍老了许多,满脸褶子,褶子里似还埋着不少的灰尘或泥土尘灰之类,像多日未洗盥,更像从未吃过饱饭的饥饿而成。干皮,清瘦。心里忽然不忍,但眼睛依旧伶俐的紧盯着来人,语声稍稍放低道:“你是这里掌柜的?信不信我拆了你的家当?” 那人依然赔笑道:“哎哟哟客观别……别呀,别生气别生气,小的姓郭,名长,是这里的帐房先生,你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得消消气呀……” 木一龙转身轻哼,将手中银子拍在桌子上,“哼……念你一把年纪,也是看来不易,掌柜的哪里去了?叫他出来,省得你们为着掌柜的受气挨骂。” “哎哟哟……”郭长浑身都拌上了,筛子似的,几乎要跪着来求木一龙了,“掌柜的不在掌柜的不在……要是掌柜的在,那哪有我们……嗨客观不,这位爷,你可千万别执气别执气,老郭在这里赔不是赔不是行吗?你可不能告诉我们掌柜的,要不然……”颤身转向小二,“哎呀看什么看愣着干什么呀麻柱子哟,还不快来给客观,不,这位爷赔个不是呀,都怪你,不不是,都是咱俩刚才对这位爷怠慢了不是……” 麻柱马上跑到跟前,“是是是”的念叨着一同赔笑。 木一龙手一挥,“行了行了……烦得不行了,快把好吃的都端出来吧,这……银子够吗?” “够了够了……”郭长赔着笑,吩咐麻柱子赶快到后堂取菜,自己刚要转身离去,被木一龙叫住:“哎哎哎……你们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现在要吃什么吗?这张桌子能坐吗?坐在这里能吃下饭吗?你们看看……看看!” 木一龙在桌面上抹了一把,手上不管有无灰尘,还是在郭长眼前迅速虚晃。 吓得郭长脸挤满委屈,立即嘴唇蠕动,再悦礼道歉,“爷……爷……马上换换,来来来……” 木一龙指看靠窗的桌子,“快把那张桌了收拾出来……” 郭长“哎哎哎”的应着,扯下脖子上的毛巾冲到那张桌子前。 木一龙大趔坐定,眼睛瞥向窗外。心里猜测,若是估计不错,郝红妹必会经过此街。 小二麻柱端上一碟牛肉一壶酒。 木一龙忽然对其微微一笑,竟吓得小二麻柱手上的托盘差点掉下,“爷……你有何吩咐?” “嘿嘿……”木一龙依然微笑,“没事,刚才……” 麻柱问:“爷,刚才怎么了?” “嘿嘿……”木一龙这回心里是真笑,“哎小伙子,别叫我爷,你看我这年纪,虽然年龄大了些,可看起来……估计顶多与你爹差不多大,要是想喊的话,喊声大伯也算你有教养嘛,怎么样小伙子?” “哎哎哎爷,不,大伯大伯说得是……”麻柱满意极了,手上的托盘拿得更紧。 木一龙道:“哦好,乖……哎对了,还有什么好菜没?” “有有有,大伯你稍等,小的马上给你端去……哎哟郭财帐,你怎么能……” 原来郭长也端着个托盘走了过来,盘内放着两道虽是凉菜,肉片极薄,摆放齐整,显见刀功不错。 郭长小心、默默放好菜碟,正要漠然退下,木一龙猛然抬头,吓得郭长一如先前的小二麻柱。 郭长本以为面前这不知姓名、来历、

脾气又不小的客观、爷们的又要发脾气了,没想瞧见的却是张笑脸。 木一龙投来微笑,“这刀功一看就是不错,不知这味道……” “爷你放心吧,这味道可是……”小二麻柱扯了扯郭长的衣服。 小二麻柱挤挤眼睛,伸长嘴巴。 郭长会意,“嘿嘿这味道如这刀功一样,你尝尝便知。”侧身伸长耳朵。 木一龙道:“是吗?”装作没有看见两人的动作,拿起筷子…… “哦不错……”木一龙不大不小声音的夸道。 郭长、小二麻柱眉开眼笑,放得心来,暗想总算这位脾气大的爷有了笑脸、满意的地方了。郭长问着小二麻柱挤挤眼,示意知趣的离长,免得妨碍客人用饭。 木一龙却喊住两人,“哎对了……” 郭长、小二麻柱听话的驻足、转身,乖乖听着木一龙有何吩咐。 “先把这银子拿去,哎对了,一会呢,我闺女过来,就在那里……路过对面的那条街上,鹅绿上衣,步行。本来我们父女俩呢是来给她寻个好嫁妆,银子是带了不少,走了好几个镇子上的金银铺子,就是没个看上的嫁妆,你说这我闺女,把我个气得哎咦……可我还没生气呢,她却给我耍起小姐脾气来了,不愿与我一起回家了,你们评评……哎咦,算了,怎么说也是我闺女呢,都是从小被我惯坏的。我看时辰差不多该到了,能否麻烦两位……就那个小哥吧,能否到街上等候一下,看到我那闺女后,就说她爹我这里等她,不知这位小哥……” 小二麻柱自是满口答应。 “哎小哥别忙……”木一龙补充道,“我那闺女呀估计现在还气着呢,小哥你呀别说她爹在这等她了,就说有人等他就是了……我怕哎咦!” 木一龙反复叹气,作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小二麻柱也深表同情似的,应声而去。 木一龙改换刚才的说话,恐是怕小二提到“她爹在这里等”,着实是怕引起郝红妹伤心之事。毕竟郝红妹完整的家庭、养育的父亲、至亲的妹妹、建立的基业等于瞬间失去,还有着尚不知父母为谁的身世…… 郭长拿着木一龙递来的银子,上下观察了下,也立即督促小二麻柱赶快到街上候着,“别误着客人的事……” 木一龙此前与岭南三鬼同行之时,倒是饮过几次酒,那会儿觉得酒味极其辛辣,难以下咽。如今两杯酒下了肚子,竟没有太大的感觉。 这是酒儿不好、档次不高,还是酒不纯正、本为假酒? 正在饮下第三杯酒,郝红妹已站在桌子前了。 木一龙稍显紧张的战兢起身,作出胆怯的样子。 郭长、小二麻柱似是知趣的跑进了后堂。 郝红妹正用错愕、莫名的目光打量着木一龙。小二说有人这客栈里等她,本在怀疑事情的真伪,抱着证实的态度来了,不想竟是一个庄稼人装束的中年男子。心下猜测,此人是谁?哪里见过?不会是…… 木一龙看到郭长、小二麻柱跑进了后堂,悄声道:“郝姑娘,是我……” 郝红妹恍然,指着木一龙不禁想笑。看到木一龙指指后堂,心下知意。再看到木一龙指了指桌子,与对面坐下,便听到木一龙道:“这里可也是水蛟帮的势力范围,咱们得小心行事……” 郝红妹木然听着,没有任何表态,目光却是盯在木一龙的身上。 木一龙知道郝红妹虽不说话,自是认为他言之有理,继续听着下文呢。 木一龙也不客气,言而简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大概。 郭长亲自送来副碟筷,小二麻柱则随后又上来一道热菜,也没报菜名便退了回去。郭长则站到了柜台后面,拿起算盘拔弄起来。 木一龙郎声道:“来来来别生气了千万别生气,再生气也得吃点东西吧是不是?这几道菜可是这里远近闻名,味道极为的纯正,来来来尝尝尝,大不了咱们再到其他镇子上看看嘛,总会找到合适东西的,是也不是?来来,别光用眼睛看着呀?哎哟真拿你没有办法哟!” 郭长虽在低头拔弄着算盘,木一龙瞧见他是在偷笑了。 看到郝红妹依然没有动筷的意思,木一龙继续说道:“哎那个郭帐管家,这附近都有哪里个大一些的镇子呀?” 郭长放下算盘,客气道:“哎哎这位爷,这附近……我们这里叫漕头,百余人家,爷也你看到了街上没几个像样的铺子,但是往下走、往上去嘛倒是有几个不小的镇子呢!” “什么往下走、往上走?”木一龙继续问道。 感觉客人的声音增大,郭长稍显紧张,慌忙解释道:“哟对不住爷,你不是附近的本在人吧?这往下走、往上走是我们这里的方言,就是顺着淮河走水路的意思,陆路也行得通,只是没有水路便捷,行程也快,这往下走呢有山砀、彭州,更远的还有大镇子。往上走呢有丘山、考兰等等,具体哪些个……嗨爷俺也是没去过,就不知道了。爷你……听明白了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