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53章各有其责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6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木一龙心里感到惭愧,年轻的自己为何不能早想到而又早办到这类事情呢? 众人正在用早餐时,胡孩儿醒了,跳起来后便大喊:“你们起来时为何不叫我?难道我比你们睡得死、比你们懒惰吗?” 木一龙不觉心里暗笑,暗忖这胡孩儿当真是个小娃娃,一言一行无不透着娃娃天真纯洁的性格。 只是为何却是胡萱一的哥哥呢?胡萱一看起来比他可是成熟稳重的多了。 不想胡孩儿似乎知道了木一龙心里的想法,忽然冲到跟前大声说:“小子你在笑我吗?就比我先起了多久?” 木一龙被胡孩儿连续的质问心里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这……这……” “这什么这?你凭什么笑我?你是我什么人?是我父亲、哥哥还是我姐夫?”胡孩儿不理不饶。 “啊……我……”木一龙都要急出汗来了。 “我什么我?你当也不可能,最多也只能当我妹夫……” “你糊说什么?”胡萱儿喊起来。 “你喊什么喊?难道不可以吗?长兄如父,父亲没有找到,你的婚姻之事我就可以作为,喊什么喊……”胡孩儿声音忽然降低,原来这时他看到了云青梅正在瞪着眼睛看着他。 胡孩儿忽然乖巧的简直判若两人,低头伸出一块牛肉啃吃起来。 木一龙忽然有种解放,摇摇头吃起来,心里却又突然的一颤。 胡萱儿此时也瞪着眼睛白了他一眼,搞得心里既莫明其妙的不知为何,更像是埋怨和责备。 我做错什么了?木一龙心里问起自己。 “孩儿……”云青梅道,“以后不许糊闹!” “是……”胡孩儿答应的非常干脆,人也本正的立马站起来,像个当兵的似的站得笔直。 这忽然的举动让在场人诧异极了,胡孩儿一向六亲不认的似乎想怎么样就怎么着,怎么会对云青梅如此听话呢? “扑哧……”胡萱一看到胡孩儿一本正经的样子笑了出来,但马上抿上了双唇。 胡孩儿狠狠的瞪来一眼。 “我的话没有听到吗?以后姐姐就是姐姐……为何让你她喊哥哥?当真是没大没小!”云青梅训斥道。 胡孩儿挠起头来了。 云青梅的话让众人开始吃惊了,原来胡萱一才是老大,人人暗想这胡孩儿当真调皮的,每每让姐姐喊他哥哥,尤其是在人多的时候。 众人相继弄懂事由之后,均对胡孩儿有另样的看法,当然是瞧着可爱的那种。 胡孩儿脸上忽然有了红晕。 “马兄……刚才咱们相商的事情,你考虑的如何?”云青梅也不忍再为难胡孩儿,转移了话题。 “我赞同云兄的计划……” “哦……马兄有无更妥当的安排?” “唉……这个组织我们还只是一只半解,也但愿胡官平能够掩饰的毫无破绽,如果他们的注意力还是全在岭南三鬼上的话,倒是可以让我们放手去查,若是……” “马兄的担心不无必要……马兄这次出行越是高调,越能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希望真我们所想呀!” “哎咦云兄……我们也不能太悲观了,应该朝着好的方面想,我相信只要我们尽心尽力,定能查出真相、破坏他们的阴谋,这里定不是简单的江湖事!” “马兄说的是……民族大义、黎明百姓为重,好……我们就各分行动,三个月后西都约见!” “好……若是有何酒就好了!”马忠道略感遗憾。 “哈哈……咱们暂时寄存,西都若能再见,我们谁不喝他个十八坛谁就不是带把的!” “哈哈……”马忠道狂笑起来。 其他人听到看到马忠道、云青梅的谈话及动作比先前更加诧异。 “云叔……”木一龙沉不住气,“你和马伯伯……” “哦……是就这样……”云青梅将自己早上与马忠道相商的事情与众人说了。 沉默和心情的沉重是众人的保修表现。 木一龙与郝红妹出发了,顺着淮河而下,去彭州等地查清胡官平所谓的组织交易的所有资料与证据。 马忠道去寻岭南三鬼。 云青梅带着胡萱儿、胡孩儿去西都,具体什么任务,在下这里不便说明,下部中将给予交待。 木一龙巴望着云青梅等远去背影,迟迟不曾转身。与叔叔云青梅相见不足一天,现在却要分个南北西东的,约是此后相见但何时相见能否相见却是未知,这会儿未能将近月来所想诉说的话儿一一表述,心里总憋着好大的疙瘩。 现在诉说未时已晚,却是如何?木一龙暗暗叹气,纵使是远去的背影,心里的默念与祝愿,但愿不能当面表述,心里默默的嘱咐已是一种寄托。 这时听到郝红妹不耐烦道:“哎……傻呆着干什么呢?” 木一龙木然转身,只当未听到郝红妹说话,默然走到马侧。云青梅等走后,马只剩一匹,现在木一龙与郝红妹俩人,如何坐骑? 正在思索,又听郝红妹督促:“傻站着干什么吗?把马牵过来。”显是命令口吻。 木一龙心里不爽,

抬眼看来到,轻笑道:“我既非芒山人,也绝非你奴才,郝姑娘这主子似的吩咐在下不敢领受,麻烦请姑娘自行过来便是了。” 木一龙轻蔑扫过郝红妹,背后径直离开。 约是十几米远后,听到身后跺脚、摔东西的声音,心里依然轻笑,哪有心情理会。 走不多远,身后马蹄声传来,知道郝红妹已上马骑来,也未回头,依然向前走去。 郝红妹果在马上正襟而坐,骑过木一龙身侧时,不屑道:“年纪不大,脾气不小,想必没受过什么礼节教数吧?” 这话更让木一龙心中气愤,暗道:“顶多一个灭亡芒山的所谓大小姐,纵是落在的凤凰哪及得上本地的鸡,现在却耍起什么大小姐风格起来,岂不好笑?”木一龙想想这郝红妹、芒山等所谓的名门、大户,不过如此,与其一般懂事明礼之众何止有别? 人性不同,岂可强求等同、一致? 木一龙当下也不理会,全当没有听到,不疼不痒道:“郝姑娘所言的是,在下乡野之人哪懂得什么礼数,现在能领略姑娘这所谓的大家风范,到是领教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在下既与郝姑娘相去甚远、失了芒山人的脸面,内心愧疚不已,就请郝姑娘还是自行其事,免得再有难堪哩。” 郝红妹收住缰绳,驻足一会,嘴里再出轻哼,双腿夹紧,健马长嘶一声,扬长而去。 木一龙只得摇头哭笑,叹道:“所谓大家之人不过如此……” 木一龙本想喊住郝红妹,急把顾虑的安危之事告之,不想这会儿马上狂奔的郝红妹已成一个黑点儿。 “看来呀以前定是自负得很,没吃过什么大亏,好象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嘿嘿定会吃亏不少的。”木一龙本打算慢悠悠的走着便行,但想到昨晚及之前所生的一系列变故,心里着实存了不少丝丝的担忧。 心中不免一震。 山砀马头之事非同不可,胡官平的什么组织与水蛟帮之众定不会就此收手,必会大斯搜索开来,该动的力量与人员怕是秘密出分动了。 这里是何小镇虽不明确,但距离与山砀镇并不会太远,何况原萱儿昨晚曾说这里也是水蛟帮的势力范围,并有一个驿站或联络点,自是眼线布了不少,不出意外那也势必便会尽快探知他们的所在位置,等于身份不说自报。 如此说来,木一龙、郝红妹岂能安全得了?又岂能顺利施展开来搜集所谓的何种证据? 木一龙越来细想心里越发着急切,将包裹斜挎披于后背,系紧,脚下不由加快,耳边风声呼呼,视野两侧之物飞速倒飞。 奔不多时,到了一个木框门楼,无匾无字,却有十几米高。 门楼下站着两人,赫然就有郝红妹,正与一位粗布男士讨论什么。 待到距离较近,木一龙方才听出郝红妹正夸自己的马是如何如何的良驹名种,要那人再抬高些价钱之类的谈话。 木一龙心里琢磨着:“原是这位大郝姑娘是在卖马……”虽有疑问,却装作路人似的走过。 镇子不大,百户人家顶多,房稀人少,几进院落不多。街面少见有几个酒楼、客栈,行人寥寥,多是扛着农田锄具、捕鱼网之类,粗布宽衫,长袍不见。显见镇人收入不丰。 想到郝红妹在卖马,木一龙摸了下自己的包裹,里面倒有几块疙瘩,心下喜悦,抬头瞧见一个客栈,依然是无匾无名,门前却是竖着一个旗杆,杆上一块破旧的红白布,小风迎展,偶有响声,也瞧不出写着什么字样来。 木一龙左右环视,见街上自己附近无人,便闪入一条小巷。再出来时,陡然苍老了许多,嘴唇上多了点小碎胡子,面上俨然成了中年的庄稼汉子。 厅内静寂,没瞧见小二,甚至没个当班人员。冷清的厅堂,孤寂的柜台,木一龙倒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哎有人吗?有人吗?掌柜的……小二……”喊了几声,倒是听进自己的回声,于是提高嗓门再喊道:“偷东西了抓小偷啊……”木一龙有意拖长声音。 柜台下立即有了响应,“扑通……”有东西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厅堂后侧的小门也传来了脚步声。 柜台后一人扶着眼镜,头、脸沾满尘土尘,慌张道:“哪里哪里……抓到了没?” 奔跑的脚步声也到了厅堂,急促的喊着“打死他打死他……”待看清厅堂里站着一中年农民,俩人忙问“小偷在哪里小偷在哪里……” 木一龙指指外面,“那里,跑了,刚跑的。” 柜台前之人马上吩咐小二,“妈的还不快追……” 小马“哦哦……”应着,跑到客栈门外,朝着大街左口观看了下,回到厅堂,喘喘道:“没看到,连个人影也没看着呀。” 柜台之人走上前,挥手朝着小二打去。 小二闪开,便听到有人骂道:“妈的快点查查丢什么东西没,若是丢了东西哼……妈的你就给我赔吧你。” 小二不服,“怎么让我赔?你不是厅里看着柜台吗?又……又……又是睡成了死猪是不是?” 柜台之人挥手又打,看到小二早又躲开,便伸腿踢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