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50章临终遗言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6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木一龙救招不及,猛的将郝红妹拽起自己跟前。水蛟帮弟子砍空,身体却未收住,依然前奔。木一龙抱着郝红妹一个急转身,右脚迅速踢出,正中那人背上,“扑通”趴地不起。 木一龙一边喊抱着的“郝姑娘郝姑娘……”,一边大声喝道:“水蛟帮弟子听着,我们只与他们三人结仇有恨,不相关的人且请离开,妄为他们送命,否则……在下绝不会手下留情……” 五六名水蛟帮弟子闻言你看看我,我望望你,各执武器却没攻出,怯怯的慢慢往后撤,显见木一龙的恐吓警告起到作用。 “午少侠,愣着干什么?怎么还不出手?”阴天晴让阴一虎躺着,看到发呆的午新武吼道。 午新武似乎听所未见,嘴里喃喃自言,说的什么谁也没有听到。 阴天晴“哎呀”一声,怒道:“算你小子命大,老子暂让你多活几日……”抱起阴一虎向后面走道跑去。 午新武依然神经质的自言,面前两个水蛟帮弟子正扶起一名伤者转身既要走开,午新武竟拾起地上一把大背刀砍向三人。 三个水蛟帮弟子惨叫着倒地,午新武忽然大叫着也跑向后面走道。 “畜生你别走……”郝红妹似已清醒,就要去追午新武。 木一龙赶忙拉住,“郝姑娘别追了,快看看孟山主……”伸手探到孟仁德鼻尖,呼吸微弱,同时看到郝红妹依旧悲凄的哭喊,转头看到高大山也没有了任何声音和动静,显已停止了呼吸。 院子里哀叫呻吟声一片,木一龙暗想易翁琰已死,白忠义不见踪影,阴天晴父子已撤走,其他人定是去了水蛟帮码头,此地不能久留,于是喊道:“郝姑娘……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不容郝红妹回答,将孟仁德拉到背上,“快走……”也跑向阴天晴父子、午新武逃去的走道。 穿过几个门道,竟没有受到任何的阻力。地上躺着不少水蛟帮的弟子,也有许多芒山弟子。 这是个三面都门道的院子。 木一龙不敢再往任何一个门道跑去了,他知道穿过了好几处门道,怎么还没有走出水蛟帮的总舵?而三个门道各通往哪里? 远处有喊声传来,“跟我来……”木一龙对身后的郝红妹道,当即又快速穿过一个门道后,发现有一面高墙。 “这样跑来跑去只怕还没有逃出水蛟帮的总舵,我们从这里翻过去,孟芒山孟山主……”孟仁德没有回应,木一龙当即往后退几步,暗提真气,迅速跑向高墙,待到离墙半米不足时,脚尖点地跃起,竟跃到了墙顶。 回头对郝红妹道:“郝姑娘如何……” “你先下……我随后就来!” 木一龙不敢停留,憋气跃下。 孟仁德体重不轻,双脚着地,竟有麻疼的感觉。 这依然是个深巷,静悄无人。 木一龙稍稍靠墙,尽量隐藏两人身体,等着郝红妹出来。 不稍时,郝红妹从同一高墙的前方处跃下,木一龙迅速跟上去。 出了深巷,木一龙建议转左,这是虽去水蛟帮码头的方向,但出了城到了效外便又是一片林子,那是前晚从码头回来时追踪黑衣人的地方,木一龙记忆犹新,暗想即使水蛟帮人追来,也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 没进林子大约又跑了半个时辰,木一龙只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暗叫不好。转身跑了几步,发现一人扶着大树喘息不定,“郝姑娘……”想到郝红妹先前已伤,方才激战气力耗去不少,再加上这一路急奔,难怪不能跟上他的脚程了。 木一龙猜测这里至少进入林子三二公里,应该安全得是,轻轻放下孟仁德,掏出火几子,揪起一把干枝叶枯枝点着,生成火堆。再将孟仁德移至火堆旁。 郝红妹俯下身,喊道:“爹……” 孟仁德缓缓睁开眼睛,气若如丝,“这是……” 郝红妹拿出个手绢轻轻拭去孟仁德嘴角血迹、干去的白沫,看到孟仁德痛苦的表情,不禁落泪抽泣起来。 “红妹别哭,爹没事……”孟仁德想抬头抚摸郝红妹的头,手举到一半就抽了回来,显是力轻体绞弱,无法支撑了。 “孟山主……我帮你看看!”木一龙道。 孟仁德摆摆手,“不用了……趁我还有力气,把该交待的说完吧!” “孟山主不是你没……” 孟仁德歉意的挤出几丝笑意,“红妹……你听爹说,你不要怪你大师兄,为爹多年前确有对不住他父亲午胜萍的地方……当时阴天昭追杀我们时,敌众我寡,我与午胜萍便商议,他来保护两家家眷,我去引开阴天昭及手下,因为他武功比我高。我们还同时约定,无论谁遭遇不测,都必须将对方妻儿视为自己的妻儿照顾养大……没想阴天昭没有上当,我也没能引开追兵,以致我后来寻找时尸地遍野,连他们其中一人的尸体首也没发现,却发现了两小女孩,就是你和红娣,当时你们每个人的胸前都挂着一个木牌,分别刻着你们的名字……红妹请你原谅爹,爹骗你俩是我亲生的,跟着你娘的姓,我夫人虽也姓郝,其实不是我俩亲生,你们姊妹俩是个孤儿,都

是是李王继昌军中的后代,但我却也不知道你们的父母是谁,收养你俩只是愧对我和午胜萍及两家家眷而寻找的一个寄托,直到我来到山砀城时发现了午新武,他身上的胎记正如午胜萍所说的一样……对不住红妹,爹没能找到你的亲生父母,却也骗了你这么多年……”孟仁德忽然憋起气来,似乎匕首上的毒浸得更深了。 郝红妹抽泣道:“爹……你就是我亲爹,我和红娣就是你亲生的……” 孟仁德吃力的嘴角挤出笑意,“我……我……”声音越来越小,眼睛慢慢合上。 郝红妹则大声喊着:“爹爹……” 孟仁德眼睛睁成一条缝,“我可能真的要走了……” “爹你不会的你不会的……告诉我哪里有解药我去找……” “没用了红妹……爹没能……爹没找到你妹妹……爹对不住你们姊妹……一龙少侠……还记得我的托付吗?” 木一龙点点头。 “孟某感谢你,也感谢你的叔叔……等来世有机会再报……” “孟山主何必言谢?你还是休息一会吧……” “这是我应得的……前世为后周抗宋、后欲投辽……均是中原汉人,何必……外狄为耻呀……”忽然拔出腹中匕首,再一个抽搐,便没有了声音,任凭郝红妹如何的哭喊…… 木一龙用郝红妹的长剑撅出一个坑地,规劝郝红妹还是早将孟仁德下葬为宜。 郝红妹虽是哭嚷着不允,最终还是被木一龙劝住。 木一龙在坟侧的树上刻下墓名,让郝红妹再伤心悲泣了多时,劝道:“郝姑娘……孟山主……已去,不如我们尽早赶到水蛟帮码头,我相信午新武、阴天晴父子、胡官平等人必在那里!” 郝红妹不语,既而猛的站起,拔起插在地上的长剑,转身朝林外走去。 木一龙赶紧灭去火堆,匆匆追了上去。 林外已是漆黑,静寂非常。 郝红妹一味前奔,木一龙知道其内心定是伤悲不已,完整的家庭瞬间被毁,亲人失去,任谁一时也难承受这样的打击。让其不被打扰或找个发泄的方式释放一下内心积压的淤气可能是个最好的试。 木一龙默默跟随了一会,脚速加快,跟上郝红妹。 去码头的路他比郝红妹熟悉的多。 “郝姑娘……请随我来”木一龙走在了前面引路。 郝红妹还是不声不响,默默跟随。天黑光暗,木一龙瞧不见其脸上的表情,但行走的步伐速度,可以想见内心定是感情复杂。 两行无话速行了许久,前方火光逐渐明亮。 水蛟帮码头到了?难道又被纵火了?云叔叔与马伯伯已经动手? 木一龙忍不住加快脚步,快行了一会,又折回来与郝红妹平行。 郝红妹望来一眼,脚下突然加快,似已知道了前方便是水蛟帮码头,仇家就在前面不远处。 木一龙心里闪过一丝忧虑,若是郝红妹没有阴天晴父子、午新武在不码头,将会如何?而那只是在水蛟帮总舵时激将让她尽快离开的谎言呢。 但事已至此,走到那一步再说下一步的事吧。 马忠道对攻胡官平,两人均是赤手,拳来掌往,速度极快。 云青梅对着彭虎、彭豹和侯飞。 彭氏两兄弟虽只两人,彭州四杰的马阵也用得有声有色。 侯飞是马义荣的三弟子。马义荣善用长枪,棍法也精妙,传闻曾在哪个少林寺呆过几年,没法竟将少林棍法演成枪法,对此的研磨自是费功不少。 马义荣四个弟子枪棍均学,但专心所长不同。侯飞精于枪,但此时所用非枪,而是刀。侯飞本已枪不离身的,但下船时放于船上,以便与水蛟帮等交易,云青梅的突然出现与出手,哪里来得及再回船里取枪呢。 侯飞的刀法倒也错乎,平时与彭州四杰曾有过切磋。但这时难以与彭氏兄弟刀阵相融。一阵对攻下来,几乎成了倒忙。 彭虎、彭豹本想三人联合,很快便会将这面前个子不高的老头给拿下,没想围攻了半天也没占到多少全家,反倒被对方有时迫得手忙脚乱。 彭虎、彭豹急攻心切,手脚招式渐渐加快。 云青梅心自暗喜,藐视屑哼,攻势也更快。从来到码头,摸清地形、纵火烧仓库,到正面对峙出手到现在,一两个时辰过去了,面前三个毛头小子都收拾不了,云青梅觉得相当没有面子。 马忠道与胡官平四掌结实对碰,两人闪式乍开,同感掌心火热麻痛。 “胡家三杀掌?”马忠道心里间惊。 “怎么样?滋味如何?”胡官平似很得意的问。 “哦……胡家三杀掌?” “算你有点见识!” “哈哈……”马忠道禁不住轻笑,“原来胡大人是荆州胡家堡人!” “哦……看来阁下倒是江湖常江之人,既然胡某来历,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的好,否则可就别怪胡某拳脚太重了哟!” “胡大人客气了,你可真不要以为三杀掌真的能在三掌之内要了老夫的命哈哈哈……你都使了多少掌了?也就刚才这一掌嘛有点力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