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9章是敌是友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3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易翁琰口吐鲜血,左手抓住郝红妹刺中自己的长剑,右臂用力挥出,向郝红妹头部砸去,这一招几乎倾力攻出,力势可见。哪里右臂挥到一半,孟仁德长剑已到。 易翁琰惨叫一声,右小臂已被齐齐削断,断臂喷一个血柱。水蛟帮其他弟子见此情景,纷纷扔下武器,四去逃散。 郝红妹也吓得撒剑倒退几步,惊恐的望着咬牙切齿的易翁琰。 木一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等惨景,一时也怔住了。 “念你也算是一帮之主,给你个痛快吧!”掌拍刺在易翁琰胸口剑柄,长剑“扑”的半截没入易翁琰胸里。 几根手指掉到地上,易翁琰圆瞪眼睛恨恨望着孟仁德,自是死不瞑目了。 孟仁德长叹一身,正要走近正在发呆的郝红妹,左侧走廊里忽然一个被重重摔在了地上,狂吐一口鲜血。 孟仁德惊声喊道:大山…… 阴天晴、阴一虎随后阴笑着走了出来。 身后芒山弟子有人惊喊:“高师兄……” 郝红妹也大喊:“师弟……” 孟仁德快速到高大山身侧,迅速将其扶开,依台阶靠着。但见高大山胸部衣服已被撕开,腹部鲜血直流,浸满前身,胸上肌肉扭曲。 孟仁德大喊着:“大山大山……”而高大山只能粗口的喘气,哪里说得出话来,不时昏厥过去。 孟仁德剑指阴天晴,“妄你江湖长辈,下手如此狠毒……” “哈哈……”阴天晴狂笑道,“你可不要以为是我干的哟,凭他……哈哈还不配我出手!” “少废话,什么金钩大侠,大丈夫敢做就敢为,这你都不敢承认吗?”孟仁德蔑视而笑。 “哎呀你这么大年纪了,在下不给你一般计较,若是再诬陷我爹,那可就对不住了!”阴一虎道。 “哼不管是不是你们下的毒手,我都要你们以血来偿。”郝红妹“当”的亮出长剑,尖指阴天晴。 阴一虎也迅速抽出双钩,眼睛眯成一条缝,“哎爹,……你说孟仁德的女儿长得倒是细皮嫩肉的,脾气却是坏得要命,这么个黄花大闺女若是今天没了,嘿嘿岂不可惜!” “废话少说,有本事就亮出招来!”郝红妹狠狠道,一招“仙剑指路”剑指阴一虎。 “哟武当剑法?嘿嘿……”阴天晴道,“想不到多年没不见,称雄一世的武当剑法都流落到山野村间了哈哈……” “哼不管落到哪里,能要你项上人头就是好剑法……拿命来!”郝红妹就要再出招,阴天晴却道:“哎……慢着丫头,要报仇你也得先杀了他呀!”转头对着身后喊道:“给我带上来……” 三名水蛟帮弟子从侧门走了出来,午新武却被捆猪似的五绷押出来,身上满是血迹,伤着哪里无法明显的痕迹,大大出乎孟仁德、郝红妹、木一龙等人的所料。 午新武看到孟仁德如见救星,凄声哀喊道:“师父……” 郝红妹也吃惊的喊道:“大师兄……” 孟仁德毕竟沉稳,心内吃惊,面却不改色,朗声道:“阴大侠到底想做什么?” “哈哈……”阴天晴笑道,“你以为我会拿他来要挟你?嘿嘿……这等货色只会玷污了我的手……”一掌拍在午新武的后背上。 午新武“哎哟”一声迅速往前踉跄几步倒向孟仁德,孟仁德慌忙伸手去扶。 孟仁德刚扶到午新武,却猛然踉跄着倒退,手捂腹部,“你……”一把匕首笔直插入腹中。 午新武嘿嘿得意的阴笑,退到阴天晴、阴一虎等身侧。 阴一虎道:“干得好……” 这突然变故更让木一龙、郝红妹震惊。 郝红妹似憋闷过去,既而嘶声喊:“爹……”木一龙也快速移到孟仁德身边,帮着郝红妹慢慢倒下的身躯。 孟仁德的嘴角已流出血,一手紧紧抓着木一龙,一手抓着郝红妹,眼睛里满是惊愕和不解,哪里敢相信自己的大徒弟午新武竟会暗袭自己。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郝红妹眼含泪水,望着午新武大声质问。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嘿嘿……”午新武狞笑道,眼里吐出的神色依不解恨,“为什么你不问问你那个伪君子的父亲……” “我爹哪里对不住你?喂你养你还教你武功……” “住口……他对我所做的一切也不足以赎他的罪恶,就是他做得再多对我再好,我再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也不解恨!” 木一龙听得目瞪口呆,这对师徒间怎么会有这大的仇恨? 郝红妹悲愤不已,“我爹到底和你有何仇恨?你却如此狠毒的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不错……”午新武手中多了把长剑,“我和他有不共待天之仇嘿嘿想不到吧孟仁德?当年你出卖我爹、杀我全家的时候有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一天?你是不是正在后悔没有斩草除根、赶尽杀绝?”仰天叫道:“哈哈……爹,儿今天能给你、娘和家里所有人报仇了!” 孟仁德口中再吐鲜血,全身踌躇,“新武……这你都是听谁说的?事情绝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 “听谁说的?嘿嘿若不是五年前我偶然遇到阴老前辈,我还不知道我的身世我的出身来历呢,我还得一直甚至这辈子都得认贼作父、叫你一辈子师父呢,还得感恩戴德、唯命事从,那我爹我娘我的家人岂不白死?这叫老天有眼……孟仁德,当年你与我爹同是李继昌守身侍卫,你卖身求荣、投靠宋庭也罢,为何偏偏欺骗我的父亲、设计陷害、灭我全家?你说你说……”午新武双目都要凸了出来。 “新武,你可别恶人谗言……当年我是和你爹午胜萍手足多年,同为后周军将,后投靠李王继昌反宋,列为贴身侍卫。你五岁那年恰值李王败北,胁迫所有军将卷家携子既要投靠辽国。我和你得知后都极为规劝李王,但却遭遇宋军追到,领军的正是阴天晴的哥哥阴天昭,阴天昭下令宋军无论男女老幼妇孺,一律砍杀,我和你爹既要护主,又要保护家人,混战中才与家人失散,以致……你爹将去之际把你托付与我,所以才致现在……” “你糊说……”午新武道,“孟仁德……你再花言巧语我都不会信你!” “不错……”阴天晴道,“我们兄弟乃朝廷亲封的金银双侠,你以为凭你几句诬语便能掩饰事实的真相?哈哈事实胜于雄辩,俗话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已没为,你对于午胜萍大侠以其家人的所作所为能够欺骗得了天下人吗?午少侠,我们一起上,为你爹你娘及家人报仇才是,何必与他们多费其口舌……” “就是的午少侠,免得用巧言骗你,那便如何?”阴一虎道。 午新武正在犹豫,阴一虎当先出手,双钩撕向郝红妹。 阴天晴侧退后一步,指挥水蛟帮众一起围攻。 木一龙本想等着孟仁德再下命令,岂知对方已出手,“郝姑娘当心……” 话音未落,一个黑影在郝红妹身后闪过,紧接一声惨叫。 原来高大山不知何时醒来,看到阴一虎双钩撕向郝红妹,情急之下飞身来挡,阴一虎双钩撕进高大山后背。 郝红妹匆忙转身,大叫一声:“高师弟……”长剑向后撩出,直削阴一虎双腕。 阴一虎不敢大意,急忙撒开钩柄抽手。郝红妹还想再出手,高大山却载了过来,郝红妹只得向前扶助。 木一龙趁此将孟仁德扶到台阶靠着,发现孟仁德呼吸微弱,有如游丝,对着郝红妹喊道:“郝姑娘……” 郝红妹扶着高大山,吃力的将高大山趴着放到台阶上,急忙来到孟仁德跟前:“爹爹……” 水蛟帮弟子已与芒山弟子混战一起,木一龙起身注视着午新武、阴天晴和阴一虎,这时他们若突然出手,只怕不易防手。 孟仁德的嘴里吐出白沫,“刀上……有……毒……”孟仁德挤出几个字后便开始全身剧烈的抽搐,郝红妹侧在一旁“爹爹……”地喊着。 木一龙心如急火,也无可奈何,午新武、阴天晴随时可能出行。 果然没肖片刻,阴天晴、阴一虎相互点头,同时出手攻出。 木一龙不敢大意,恰好脚下踩着两把大刀,便迅速踢出,两把刀“嗖嗖”分袭阴天晴、阴一虎。 两刀飞速如箭,直取眉中,阴氏亦不敢大意,纷纷举起双钩劈出。“当……”一阵响,火花四测,飞出两刀劈成数截。 阴氏再次定睛,木一龙手上已拾过孟仁德长剑。 阴天晴阴笑道:“小子……阴某让你苟活了多日,今天该到下面陪我儿子了吧……” “爹,让我替三弟讨回血债……”说话中赤手攻向木一龙,他的双钩还插在高大山的后背上。 木一龙早有防备,“一剑双花”分袭阴一虎左右双肩。 阴一虎只得后退一步避过,岂知木一龙剑又袭到,“一剑万花”分点阴一虎胸前各大要害。阴一虎再想闪避已是不及,两腋已被木一龙剑尖点中,顿时两腋下外衣大开,鲜血外测。阴一虎“啊啊”不断的惨叫。 阴天晴急忙双钩横递,直钩木一龙长剑。 木一龙长剑下沉,又钩也跟着下沉。木一龙暗笑一声,长剑倾斜上撩,削向阴天晴手腕。 阴天晴大叫一声:“好小子……”急抽双钩,钩柄迅速下沉,双钩垂直挡住长剑。 金银碰长剑,又几点火花测出,长剑断成三截。 木一龙手握剑柄,依然下滑,极快削向阴天晴握钩柄的手指。 阴天晴右手钩飞速上扬,钩向木一龙面部,左手钩也钩向木一龙下身。 木一龙暗叫不好,急忙后撤,避开阴天晴攻势。 阴天晴似也不想急进,急退到阴一虎跟前,“一虎一虎……”的叫着,在阴开虎前胸封住几个穴位。 午新武似已呆住,既不出手,也不出声,似乎孟仁德已死,大仇已报,便再无仇恨可言了。 高大山还在呻吟,孟仁德已动作渐小,郝红妹悲泣欲厥,似已忘记为父报仇,也忘记防备自己。 木一龙看到阴天晴已撤手,也退到郝红妹身侧,“郝姑娘郝姑娘……小心!” 芒山弟子站着的没有了,一个水蛟帮弟子举刀砍向郝红妹。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