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8章敌友难分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4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听到孟仁德命令即刻出发,自是前往水蛟帮总舵,而郝红妹也在此时看过来一眼,木一龙心里忽然想起一事,觉得非常必要向孟仁德说明一下。 木一龙走到孟仁德身边道:“孟山主,在下有一情况需向前辈说明!” “哦……何事请说。”孟仁德道。 木一龙便把刚才与郝红妹前往水蛟帮总舵一事详细作了述说。 孟仁德听到沉默不语。 木一龙进一步道:“孟山主……这事在下也有责任,没想到事情会发如此,咱们是否该……”木一龙有意打住,主意还是由孟仁德来定。 “一龙说得有道理,红妹、新武、你们过来一下!”孟仁德道。看到三人均已到齐,孟仁德接着道:“红妹……你把刚才与白忠义交手一事向新武、大山详述一遍,我们也好商议对策。” “你与白忠义交手了?”午新武惊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爹……你要我说什么?”郝红妹问。 “把事情经过祥述一下便是。” “好,事情是这样的……”郝红妹便把事情经过向众人作了简述,但却没有说是自己先去闹事,差点被困、木一龙营救的,而说成回来时路上碰见,动起手来。 午新武听到望向木一龙,稍为迟疑后道:“师父……” “何事?”孟仁德问。 “水蛟帮总舵既然只有白忠义把守,想必其他人等一是被我们先前伤亡不少,元气大伤,已没有多少帮众,二是调往码头把守,分散了人力,这岂不是我们晚上的大好时机?” 孟仁德依然沉默。 高大山急道:“师父……午师兄说得有道理呀,我们这就杀过去,杀他一个片甲不留,捣毁他们的总舵,师父……你就下令出发吧!” “若真是如此,我们更不能盲于进攻了。”孟仁德道。 “为何师父?”高大山道。 “这样一闹岂不等于打草惊蛇?易翁琰自会做好准备,加强防手,以应不测了。水蛟帮的实力不可小视大意了。”孟仁德解释道。 “那我们今天岂不是前攻尽弃?白白牺牲了那么多兄弟了?师父,那么多弟子的仇……”高大山恨得直跺脚。 “师父,事情怎么会这么巧?不会有人有意报信吧?”午新武看着木一龙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郝红妹问道。 “师妹,你去山砀一事,有几人知道?本来秘密之事,而且你所去的地方又是人迹罕至的小馆子,为何偏偏就碰见水蛟帮人?有如此巧合的事吗?” “师兄的意思是……”高大山也问道。 午新武眼睛再望着木一龙,“恐怕是我们这里有人故意透露行踪吧?” 郝红妹看出午新武的眼神不对,气道:“哼,无中生有,你可别诬赖他人了,本来就是如此的巧合。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与我们一起经历生死的,哪个不值得信任?” “师妹……话可不能这么说。”午新武依然坚持。 “新武你这是什么意思?”孟仁德问道,“有话直接说吧。” “师父……”午新武凑近孟仁德,“今晚本是我芒山与水蛟帮生死决战时刻,只是……这位木少侠不是咱们芒山人,而水蛟帮与鬼重门马忠道等人的关系谁也不清楚,芒山十几年来与水蛟帮等井水犯不犯河水,相安无事,而自从马忠道等三人到我芒已后,间隙不断,而现在芒山遭此劫难,师父,你不觉得……” 孟仁德似乎知道午新武将要说什么,挥手制止,“不用怀疑马兄等人,他们虽是岭南跪重门人,但他们的为人处事之风我早已熟知,绝非江湖传言,为邪派黑道中人。木少侠虽非我芒山人,但近几日的所作所作,你们也看到了,是友非敌,何况他的叔叔云青梅云大侠是我昔日故交,说起来,怕是二十年的事了,也可全当自己人。所以我们不必怀疑任何一个人了,只会多生猜忌,无利团结、信任。我们还是改变原先计划,再作细算吧。” “但是师父……”午新武还想再说,孟仁德生气道:“你还是把更多心思放到如何制定下一步计划上来吧!” 午新武似很委屈和不服,扫向木一龙一眼后,闷哼不语。 郝红妹稍声对木一龙道:“我大师兄生性多疑,别与他一般见识,更别往心里去。”说完嫣然一笑。 木一龙也浅笑回复,心里却在想着水蛟帮会如何把守布置总舵。 商议结果只是进攻计划原定不变,时间稍稍推迟一个时辰。 “孟山主,在下有话想说……”木一龙道。 “这里没有外人,一龙但说无防。”孟仁德道。 “在下以为这计划稍有不妥,不如赶去配合围攻水蛟帮码头。理由是这样的,从下午战局来看,阴天晴父子与五柳庄、水蛟帮、胡官平及彭虎、彭豹等人显是对付马忠道、李仁杰,当然不会参与码头交易之事,那也就势必会守在水蛟帮总舵。胡官平既然是码头交易极为重要的当事人,他便会与五柳庄、彭虎、彭豹联手把守码头,而水蛟帮总舵便可能是易翁琰、白忠义和阴天晴父子,

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去进攻水蛟帮总舵,只怕……讨不到多少便宜?” “你是说我们武功不济他们?”午新武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 “哼你是在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高大山不悄道。 “在下也不能这个意思……”木一龙似乎有口难辩,只得哭笑。 “爹……”郝红妹道,“我觉得木少侠分析得有道理。” “不要说了……”孟仁德制止道,“无论如何今晚必取水蛟帮总舵,若是有人不愿意去,悉听遵便吧,你们准备好没?准备好我们现就出发!”当先竟走了出去。 木一龙只得求助似的望向郝红妹,而郝红妹也无可奈何的看过来,随后跟出。 木一龙哭叹一声,默言随后,一场恶战再所难免了,只愿伤亡不至太过太惨烈。 路中郝红妹有意靠近木一龙,希望有可能呼应一下她的父亲孟仁德。 木一龙看到前行的孟仁德步履矫健,威风毅然,长者风范令他暗生敬佩,对郝红妹道:“郝姑娘放心,在下定会倾力全赴,只是武功有限,只怕……” “我不想听到只怕……”郝红妹打断道,“就是我死了,我也不想我爹发生任何不测!”这话说得斩钉截铁,字字如锤,振人心动。 木一龙暗想,谁有此女儿,当也知足。 前方层叠的群房处,灯光渐明,水蛟帮总舵已在不远处出现。 孟仁德吩咐午新武、高大山、石氏三兄弟带领十几名芒山弟子一组,从西侧攻入。自己侧带着郝红妹、木一龙和十几名芒山弟子从东侧攻入。 孟仁德又进行一番叮嘱后,下令各到达指定地点,以响箭为信号,同时行动。 孟仁德有意靠近木一龙,道:“一龙少侠,能否借一步说话?” 木一龙听出孟仁德话语称呼有变,先前不是称贤侄便直呼一龙,这次为何称起一龙少侠了? 心有疑问,口中不敢怠慢,“孟山主有何吩咐,但请直说便是了。”脚下移动,跟随孟仁德离开众人几步。 “孟某万分感谢一龙少侠对我芒山的倾力相助,沿未来得及报答,这又在劳烦一龙少侠冒险来此。”孟仁德道。 木一龙马上接口道:“孟山主德高望重,义薄云天,在下这点小事算得什么?而且在下并没有做过什么大事,孟山主千万不在再夸奖了,在下都觉得无地自容了。孟同主有何差遣,请说无防。” “差遣不敢当,只是孟某有一请求!” “请求?呵在下何德何能能受孟山主请求啊,孟山主万别客气,在下只要能做得到的,那是在下荣幸,定当不辞。” “一龙少侠言重了,孟某怕是……此次与水蛟帮一战可说凶多吉少,生死难料,孟某性命是小,只是现在我那失踪的小女郝红妹生死未明,而今……所以孟某有个不请之请,想请一龙少侠今晚务必帮我照顾一下红妹,她所剩亲人不多了……” 木一龙听得孟仁德语气极为伤感,均出肺腑,不由动容起来。孟仁德当是不知郝红娣已遭毒手,若是知道,当会如何?“孟山主请放心,在下自会尽已所能,协助郝姑娘的!” “如此甚好,孟某定当感恩不尽,若能还报……” “孟山主千万别再客气了,这本也是在下份内之事,幸得孟山主请山相待,在下还未来得及报呢。” 孟仁德忽然“呵呵”笑起,似很勉强,“那孟某就放心了……” 这是一条深巷。 孟仁德瞧到众人已蓄势待发,从怀中掏出一个短竹筒,高举至空中,“嗖”的一声清响,一个火团拉出一线白线直冲高空,并爆炸开来。 孟仁德大声喊:“随我杀进去……”当先跃过高墙而没,众人也纷纷扔出绳索,顺着快爬而上。 木一龙看到郝红妹已跃上墙,也迅速跃起。 孟仁德已连伤十几名水蛟帮弟子,这时已冲到一座高屋前,易翁琰领着一帮人众列阵等着。两队人马立即混到一起,互相砍杀起来。 孟仁德长剑如蛇,“唰唰唰”的几个狠招使出,面前水蛟帮弟子已倒在地上一片,剑易翁琰:“易翁琰,我让你血偿芒山弟子的冤魂……” “哼有何本事尽管使出来吧……”易翁琰抖动两臂,合拢攻出。 这边郝红妹与木一龙没费多大的功夫便将易翁琰所带的水蛟帮弟子打得七零八落,加上十几名芒山弟子的收尾工作,易翁琰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易翁琰本与孟仁德武力相当,这回哪抵挡得了郝红妹、木一龙的合攻。 郝红妹依然长剑在手,剑法虽不太精,但与其父亲孟仁德合并使出,不时让易翁琰吃力不少,险象环生,身上剑伤不断增多。 木一龙偶尔出手相助郝红妹,毕竟与易翁琰并无多大仇恨,三人合攻一人也觉不太磊落。 易翁琰肩胛骨已被郝红妹一剑刺穿,疼叫一身,踉跄后退。 孟仁德挺剑急进,刺向易翁琰前胸。易翁琰险中急避,长剑依然划穿右侧腑下。 躲过孟仁德长剑,郝红妹长剑快速刺到,剑入前胸。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