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7章码头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9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怎么?你不回去了?”木一龙奇怪的问。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你把食物带回去就是了。” “哎咦那你……”木一龙心道,既然不用我管,我又何必再问呢,郝红妹不会告之,也会自讨没趣。心里想通,决定不再问,“若是孟山主问起来……” “若我爹问起,就说我这此等他们就是了,以监视水蛟帮人的行动。” 木一龙觉得郝红妹理由找得很充分,若真如此倒是个好主意,毕竟她已受伤,行动有所不便,来回颠簸,不如舍远求进,省去不少体力。但瞧着郝红妹的脸上表情,似乎还有另有打算。 “好……你当心点!”木一龙不想再细总,便与郝红妹告辞,迅速离去。 转过几条小巷,木一龙重又折回,远远看到刚才告辞之处,哪里还有郝红妹的影子。 木一龙不禁暗笑,果然另有打算,从怀里掏出马忠道赠与的人皮面具,又粘了几缕胡子,心里更是满意。 水蛟帮总舵大门紧闭,门口瞧不到里面任何的境况。 跃上一个屋顶,木一龙看到几处院落时虽已撑灯,却没有几人走动,静得有点异常。 难不成都去了码头? 正在纳闷,发现前方十几处的一房顶上竟有一个人影闪过。木一龙不禁再笑,果然到这里来了。既已受伤,凭着一人之力能够有何用为?真是不自量力。 木一龙想起初见郝红妹时,李仁杰没出几招便将其制住,剑传武当,并非真传,武功嘛量也高不到哪里。转而想到,同来弄食物,若郝红妹真有个什么闪失,自己眼见不助,怎好对孟仁德交待?何况她的妹妹郝红娣已遭毒手,现在更不知情,不如暗中跟踪,也好有个照应。 右首几个院落房顶已经倒塌,黑乎乎的一片,曾经也是金壁一时的豪宅,已成废墟。木一龙想起那天的纵炎,心里不免有些惋惜,自己何尝住过那样的房子?耗费多少银两呀!而又想到了那个黑衣人,不禁猜测那人会是谁呢? 郝红妹已经闪身不见,既而传来兵器交碰声。 木一龙纵身连跃几个房顶,前面光线更亮,十几人高举火把将一人团团围住。 瞧那一身红衣,必是郝红妹无疑但与郝红妹正在对攻的是水蛟帮三帮主毒蛇白忠义,肥头大耳,腰圆肚粗,衣服油黑发亮,显得极为邋遢。 白忠义长得笨拙,动作却不慢,几个狠招攻后便将郝红妹得乞喘嘘嘘了。 郝红妹脸部起伏不定,右手搭到左肩,显然左肩上的伤影响不小,咬着牙道:“白忠义,我要血债血偿。”赤手攻了上去。 “嘿嘿好呀,俺正怕晚上寂寞着呢!”裂嘴笑迎了上去。 郝红妹擅长射箭及武当剑法,现在手上既无弓,也无剑,左肩又伤,赤手空拳功力自是大打折扣。白忠义双臂展开,就要将郝红妹抱在怀里。 这一招若把郝红妹抱住,恐怕难以挣脱。 木一龙手里暗自用力,“嗖”的把瓦片掷出,正中白忠义左肩。 白忠义哎哟一身,后腿两步,“哪个杂种暗算老子?” 郝红妹看到白忠义捂着左肩后腿,飞起一脚,踢在白忠义的下巴上。 白忠义再“哎哟”大叫,仰面倒地,“他妈的还愣着干什么呢?给我杀了她。” 围观的水蛟帮弟子哎呀呀叫着举着手中武器合围过来,瞬间哎哟声音更大,几人被郝红妹打倒后又迅速爬起来扑过去。 木一龙看到场面一片混乱,也不敢贸然出手相助,万一误伤了郝红妹可就不好交待了。 围攻郝红妹的水蛟帮弟子不便打,木一龙看上了白忠义。 白忠义此时正捂着下巴,肥胖的身子倚在门框,挥着短而粗的手“拿下她……杀了她……谁杀了她老子赏……” 想到白忠义刚才那副相和骂人的狠毒,木一龙手上力度更大,两块瓦片呼啸着飞出。 哪里这时刚好一个倒霉的水蛟帮弟子被郝红妹一脚踢得摇晃着倒了过来,刚好将白忠义整个儿挡住,两块瓦片击中前胸,没来得及叫唤,扑通倒地不起。 木一龙还想再打白忠义,这时听到郝红妹刺耳的尖叫。 只见郝红妹已披头散发,衣服已被扯出一块,白皙的左肩露出大半。 围攻的水蛟帮弟子哈哈大笑,一人摸着下巴走向前,“好呀快呀兄弟们……再扯就把衣服扒了哈哈……你是自己脱呢还是让我们动手呢。”那人笑得前仰后合,估计口水也吞进了不少。刚想直腰,突然捂着喉咙,“呜呜呜”的叫着,原来喉咙处已木一龙愤怒掷出的瓦片打穿,鲜血穿过指间滋滋的喷涌而出。 众人大骇着后腿,警觉的观察着四围。 白忠义大呼,“房顶上放箭房顶上箭……”立即有几箭“嗖嗖”射出,哪里还有木一龙的人影。 郝红妹也在奇怪,谁会出手相助呢,竟一时愣住,忘记出手。 而水蛟帮众已成惊弓之鸟,也似乎忘记了郝红妹的存在。等其清醒过来,郝红妹已忍着左肩剧痛,奋力将脚踢出。左手几乎等于残废,右手不仅要拉住扯破的衣服,还得尽量遮盖着裸露的左肩,久战下来,哪里支撑得住呀!

眼见撑不了几下,攻向自己的面前三人忽然啊啊的叫着倒地,身前了闪出一个身影,三下五除二又把周围几人打倒,拉起她的右手就往一墙下跑。 郝红妹还没弄清情况,便被拉到了墙下。 木一龙左手下抄,将郝红妹细腰一揽,使其紧贴自己胸部,脚下用力,往上一纵,跃上墙头,没敢停留,便跃了下去。 郝红妹“哎哟”一声,差点跌到。 木一龙一时情急,忘记郝红妹左肩受伤,慌忙拉她两臂,郝红妹再“哎哟” 身后墙内喊声四起,木一龙顾不得查看郝红妹伤情,双手再下抄,抱起郝红妹往效处跑去。 星光暗淡,身后已是一片寂静。 木一龙轻轻放下郝红妹,喘着粗气,而郝红妹则默默收拾着自己的衣服。 呼吸稍稍平均,木一龙道:“郝姑娘如何?伤着没?” 郝红妹稍作沉默,“刚才多谢了……” “呵呵谢什么,举手之劳嘛,郝姑娘真的没事?” “我……没事!” 木一龙听到郝红妹说话有些迟疑,上前两步正面而对。郝红妹的右手依然搭在左肩上,“你的左肩……我帮你再敷点药?” 郝红妹吓得后退一步,“哦……不用了!”郝红妹右手那样放着,不仅护着受伤的左肩,还在拉着扯破的衣服来遮住裸露的部分,这时岂敢让木一龙再帮着敷药。 借着依稀的星光,木一龙忽然看到了郝红妹左肩裸露的白皙部分,明白郝红妹为何突然后退了,脸上立即发热。解下身上包裹,脱下外套,披在郝红妹身上。 郝红妹本想推辞,却没有拒绝。 如此,木一龙上身则只穿了件单衣。 挎上包裹,木一龙搓搓手,“走吧郝姑娘,孟山主他们该饿坏了!” 郝红妹没有说话,低料跟在木一龙后面。 木一龙不敢走的太快,放慢脚步与郝红妹并行。 依稀乳白淡淡的星光里,郝红妹像朵冷风中的玫瑰。若是还能再脱,木一龙也会毫不犹豫的脱下来给郝红妹披上。 孟仁德等人已生了火,几人围着火堆。 一个芒山弟子忽然道:“来了……” 午新武快步走过来,“为何这么久师妹?你……啊?” 木一龙径直走向火堆,解下包裹,将食物拿出。 郝红妹没有停步,“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没事!”午新武继续紧问着:“你受伤了师妹?伤到哪里了?来我看看” 郝红妹已来到火堆旁,“我说过我没事,你啰嗦什么呀!爹……我的包裹呢!” “哦……在这里!”孟仁德递出一个布包。 郝红妹拿起布包走向黑暗处,午新武在后面喊着:“师妹你去哪里?师妹……师妹……” “好了新武……”他人不敢说话,只有孟仁德叫停似要追过去的午新武,“可师妹她……” 木一龙自是知道郝红妹去做什么了。 “红妹没事……”孟仁德道,“你没看她拿着布包吗?快来吃点东西吧,晚上还有要事!” 木一龙拿出食物,退到一边。 “一龙你怎么不吃呀?”孟仁德问。 “哦多谢孟山主,我已吃过了。” “哦……”孟仁德拉长声音,是恍然明白木一龙为何不吃,还是另有疑问? 木一龙不知道孟仁德拉长声音的原因,但肯定还有后话,于是假装沉默,等着孟仁德的问话。 “这一路上没有出现意外吧?”孟仁德果然有问话。 “哦……没有,只是遇着几个疑是水蛟帮的人,我们转了几条巷子后便把他们摔掉了,所以才这么久……” “嗯……”孟仁德道,“那辛苦了你,先休息一下,我们稍作休整,再作商议!” 木一龙点头答应。 郝红妹走了过来,身上换了件褐色外衣,并将木一龙的外套抛来。 木一龙伸手接住,低头把衣服穿上。 两人都不说话,似是配合的默契。 午新武紧张道:“师妹你……”见到郝红妹依然不理不采,冲着木一龙大吼,“你到底把我师妹怎么了?” “不关他的事!”郝红妹严肃道,“是我来时不小心衣服扯到树枝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午新武仿佛受到了委屈,“师妹……我是担心你呀!”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不好好的吗?赶快养足精神,我们还有要事呢!” 午新武两腮鼓起,憋气不少。 木一龙瞧着暗笑,心里暗忖时间不早了,不知云叔叔那边进展如何。 “好了,大家稍作准备,半时辰后出发。大山,你去带领一组,仔细查看他们的准备情况。”孟仁德吩咐道。 高大山瘸着伤腿领命而去,到了不远处便对着几人吼起来。其实说是一组,只有七八个人,其余先前已被孟仁德遣走了不少。而这边也只有孟仁德、午新武、郝红妹及石氏三兄弟、四个死活都没有离去的芒山弟子。 高大山过来报,已准备妥当,随时出发。 孟仁德说“做得好。”吩咐午新武,“通知石氏三兄弟及众弟子,我们出发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