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6章小试牛刀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93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孟兄千万别这么说,他们也是性情中人,恩怨分明,颇像当年的孟兄呀!” “哎咦云弟别再取笑了,一代不如一代,想当年你我是何等豪情,而现在……武功不济、目光短浅,唉云弟还是接着刚才的商议才是,天色不早了。” 云青梅道:“好,孟兄马兄你看这样……” “这样安排我看甚好,毕竟我们对水蛟帮码头地形极为陌生,云弟马兄等去码头阻挠他们的阴谋,我们直捣他们总舵,但既然码头之事对他们来说如此重要,易翁琰等人必会派人重守,这样的话……云弟的压力必是不小!” 云青梅道:“孟兄请放心,我们加倍小心就是了,孟兄也需小心,水蛟帮的实力不可轻视。” “多谢云弟提醒,我们也必会谨慎行事,哦对了云兄,我还有一个不请之请!” “孟兄请说。” “贤侄既是到过水蛟帮总舵之人,相对也较为熟悉那里地形,我想……” “孟兄的意思我明白。”云青梅道,于是叮嘱木一龙晚上与孟仁德等人去水蛟帮总舵,并要注意保护孟山主的安全。 木一龙道:“那水蛟帮码头……” “水码头那边有我和马兄、胡萱儿便可,你与孟山主等人事情办妥后可尽快到码头与我们汇合。”云青梅道,既而对孟仁德道:“孟兄,时间已经不早,我们不如趁水蛟帮还没有恢复元气、重新部署之际,各自行动,做好准备,如何……” “也好……”孟仁德道,“既过午时,这山林里也无充饥之物,我们分头到达附近地点,预先准备,也便于行动,一龙,说起惭愧,孟某在此多年,却对此一带了解甚少。” “孟前辈过谦虚了,在下更是惭愧得很,我想不如……孟前辈等人在此稍作休息,我先去弄些食物来,养足精神再行动也不迟,毕竟咱们路过,码头较远。若是易翁琰等人早作准备的话,必是提前重守码头,那水蛟帮总舵岂非空虚了?” “如此甚好,嘿嘿还是贤侄想得周到。”孟仁德兴奋道。 “那在下现在就动身。”木一龙道,“云叔叔、马伯伯,还有何吩咐的?” “我没有了,你呢马兄?”云青梅道。“我倒是有几句,贤侄请借一步说话。” 马忠道将木一龙拉到远处,“你虽然初入江湖不久,但这几件事足见贤侄聪敏机警,好在毫发无损,也能对你叔叔有所交待了,但江湖凶险,人心难测,贤侄还需再多个心眼,任何人都不要轻易相信,也不可任何人都不相信,大智若愚的道理贤侄必会懂的,我也没什么好教你的了,除了这张假面。” 马忠道从怀里拿出一张肉色的人皮面具,“前面我其实有所保留,就是这个,它跟我几十年了吧,是我做得最为称心的一张了,现在交给你。” “马伯伯这……”木一龙道。 马忠道伸手制止,“贤侄不必推辞,我觉得我也用不了多久了。” “马伯伯……”木一龙听出马忠道的话音里有所伤感和低落,不是出了什么事吧? “我们都老了,江湖将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马伯伯你怎么了?”木一龙还是不由自主的问。 “我没事,只是有些感触罢了。”马忠道接着道:“我虽不知道孟仁德与你叔叔有何渊源,但有相信其中必有惊人的故事,十几年未入江湖,没想一入江湖便遇到这么多的变故,看来江湖又要不平静了,我把这个交给你,我也能安心,希望能给你有所帮助。去吧,以前我未能全部所授与你,希望你不要介意。” “马伯伯瞧你说的”木一龙道,隐约感觉马忠道似对着进行最后的交待。 “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你我相识虽短,相信贤侄以后必会成就一番成就,希望有机会见着鬼主他们,能助他们铲除一切恶人,还江湖一个清静正道。还是去吧,孟山主正等着你呢。” 马忠道、木一龙回到众人中。 云青梅问着马忠道点点头,似已会意,向孟仁德告辞,先行一步了。 木一龙走到孟仁德跟前,也要告辞,孟仁德道:“好,小心行事!” “放心吧孟前辈,我会当心的。”木一龙刚要转身离开,郝红妹道:“爹,我也要去。” “胡闹。”孟仁德道,“木一龙是与我们一组,现要去弄些食物来。” “就是要去弄些吃的,所以我才要去。”郝红妹道。 “你去干吗?”孟仁德问。这话也正是木一龙所要问的。 “哼!”郝红妹道,“正是他去弄食物,我才要去,因为我不相信他。” “不相信我?”木一龙奇怪了,这时也不得不说话了。 “是,我不相信你。” “为什么?”木一龙吃惊的问。 “不为什么,就是不相信你。”郝红妹似是理直气壮。 木一龙暗想这郝红妹真是奇怪而莫名其妙,长得倒也不错,性格却犟得很。 “红妹不可胡闹。”孟仁德似乎有点生气了。 “爹……我没有胡闹。”郝红妹依然坚持,“爹,他虽然没有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但他毕竟是与马忠道、李仁杰一道的,更有可能与岭南三鬼一起的,芒山我们今天的

惨事与他不是有着一定关系吗?如果他是与我们一道的,既然都是为了芒山,都是为了铲除水蛟帮那帮恶贼,便不怕我去,彼此还有个照应。” “郝姑娘说得没错,但……”木一龙道,他本想郝红妹既已受伤,行动自然不便。 郝红妹打断木一龙的话,“既然说得有道理,那便是不反对我去了?你放心,不要以为我受便会拖你累赘。” 孟仁德这时没有反对,木一龙猜测定是信了郝红妹所说,那也等于允许郝红妹同去。既是如此,不如自己做得更为大方些,“那如此甚好,有劳郝姑娘受累了。” 郝红妹又“哼”,似乎不买木一龙吹捧的帐。 木一龙只得哭笑,没想到孟仁德对云青梅、马忠道还是存有怀疑的。 木一龙再向孟仁德告别时,孟仁德沉声道:“你们定要加倍小心,办完即回,不可鲁莽任意行事。” 木一龙不知道郝红妹哪里受伤,但见健步如飞的样子不似受伤的样子。 天还未黑,木一龙建议走些偏路较为妥当些。 郝红妹没有反对,让木一龙走在前面带路。 木一龙暗忖,郝红妹居住生活在此至少十几年,对这附近地形应比他熟悉,怎会让他走在前面?难道真来监视来了?看来芒山对他们的怀疑可不是一般的。 木一龙懒得多想,信与不信,事实便是明证,我无愧于心就是,更以自己速度前行起来。 走出树木没多久,郝红妹忽然侧身倒在地上。 “怎么了郝姑娘?”木一龙忙问,但见郝红妹脸上肌肉已然扭曲,显见很是痛苦,右手扶助左肩膀。 木一龙手忙脚乱,一时不敢如何处理了,“伤在左肩了?” 郝红妹额上已出现汗珠,吃力的点头承认。 “那怎么办?我扶你回去吧?” “我不能回去。”郝红妹道。 “为何?你这样……”木一龙诧异的问,受伤倒在还不返回,却又为何偏偏跟着去山砀县城呢? “回去必会被我爹发现我受伤不轻,那样我爹便会分心不少,晚上行动就受制,也不会让我参加,我不能让他为我担心。” 木一龙不由佩服起郝红妹,也为她担心起来,这却怎么办?让其在此休息等着? 郝红妹看出木一龙面有难色,“我左肩是被那易翁琰老贼铁环所伤,是外伤,这是金创药,你帮我敷上便可。” “啊……这”木一龙面色更为难。 “这什么这?”郝红妹厉声道,“都是江湖人,有何不可?” “可是你……” “没有什么可是的,你把我视为男士便是。” “啊这……为何你不让你大师兄……” “不要提他了。”郝红妹似乎更生气,“与其让他,我宁愿不治而死。” “这又是为何?” “你哪有那么多为何?帮是不帮?不帮就给我一个痛快得了。” 木一龙知道郝红妹说的是气话,男女虽受受不亲,毕竟关乎生死攸关。 郝红妹自己露出左肩,木一龙入接过金创药,闭右眼,半闭着左眼帮着敷上。哪知满手摸着的都是玉指般的肉肉,也没发现受伤的骨头,而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给人接骨或敷药的经历。 “你乱摸什么呢?闭着眼睛怎么能看清吗?”郝红妹显然不满意。 木一龙睁开眼睛,一时愣住,何曾见过这么白皙而精致的肩膀?“看什么看?还不快点?”郝红妹催促道。 “哦哦哦……”木一龙害羞的稍稍低头加快手上动作。 也不知道敷的怎么样,反正是敷完药了,并把郝红妹的衣服颤抖着手拉了下。 “以后不得说出半个字,否则我杀了你!”郝红妹厉声道。 木一龙还是“哦哦哦……”的应着,紧张乱蹦的心还没有收回来。 “扶我起来!” “哦哦哦……” “哎哟扶哪边?到左边来!”原来木一龙拉着郝红妹受伤的左肩就用劲。 第十章小刀牛试秋后的野外除了萧瑟还是萧瑟,瞧着哪儿都让人提不起精神。尤其是跟着一位随时都可能教训的倔强姑娘。 木一龙感觉很郁闷,步行速度不仅很慢,还得小心别弄疼了郝红妹。 郝红妹虽然尽量保持着独立,但倔强总会对自己没多大的好处。木一龙看到她的脸不时的变着形状,猜测必是伤疼的厉害,瞧着她那逞强而自讨哭吃的结果,木一龙偷笑而怜惜。 “你笑什么?”郝红妹突然发问。 “啊?没……没笑呀!” “没笑?瞧你鬼眼的样子不是在笑?嘲笑我是不是?” 木一龙气道:“郝姑娘,你可不能……唉咦要我怎么说呢!” 郝红妹气“哼”一声,“现到哪里弄吃的?” “哦……”木一龙没想到郝红妹竟忽然转题,虽然突然,木一龙心里早有计划,他想到了那家面馆了,不仅有好吃的面,也有好吃的牛肉。店面不大,地界较偏,水蛟帮人假若搜捕,自不会想到去哪里。 木一龙背上食物,马上催促加快脚程赶回去,太阳即将落山,晚饭时间该到了。 转到一街,郝红妹忽然驻足,“你把食物带回去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