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5章离开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90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这次怕是不行了。”李仁杰嘴角闪出苦笑,“我有种感觉,我这次怕是挨不过去了,可我……可我还没还你的人情呢!” “快别这么说。”云青梅道,“咱们都是好兄弟,没有什么人情可言。” “先别说话,休息要紧。”马忠道也劝慰道,抓着李仁杰伸出的手。 “请让我……说完,若不说出来,我怕以后就没机会再说了。”李仁档脸上的肌肉已经扭曲变化,面色痛苦。“我已是个废人了,我本以为再入江湖还有作为,不想这么不济嘿嘿……可恨我还没能再为鬼主做点事情,我不甘……” 马忠道感觉李仁杰握着的手越来越紧,知道情况妙,马上喊道:“仁杰兄仁杰兄……” 云青梅也紧急呼喊,木一龙“李伯伯李伯伯”的叫着。 李仁杰虽然睁着眼睛,却已无法听到众人的声音了。 马忠道轻手抚闭李仁杰死不瞑目的眼睛,声音沙哑,全身微颤,两人一同风雨江河,相识大半辈子,情义何其深,此时一人先去,内心何等悲凉。 云青梅道:“马兄,咱们还是先把李兄妥善安葬为好。” 马忠道没说话,默然拭去泪水,颤声道:“好……” “马兄你给李兄稍作整理一下吧,我和一龙去找个合适之地。” 木一龙跟着云青梅正在离开,先前另一黑衣人走了过来,对云青梅喊声“师父……” 云青梅道:“哦萱儿,这是木一龙,我经常给你说到我的侄子,这是胡萱儿,我唯一的徒弟。哦对了萱了,你得在此帮忙照顾着大家,我和一龙暂离一下,一会回来。” 胡萱儿恭敬道:“是师父。” 两人找到合适之地,却发现没有挖掘的工具,云青梅道:“这却如何?” 木一龙仔细观察四周,“云叔叔你在此稍等。” 云青梅问道:“你要做什么?” 木一龙已没了人影,声音却传来:“我去找工具。” 不多时,木一龙折回,手上竟多个铁锄。 云青梅不解道:“哪里来的?” 木一龙开始挖地,“一会我再细细给你说。” 云青梅、马忠道、木一龙与李仁杰最为熟悉,孟仁德也想参加李仁杰简单而肃穆的下葬方式,奈何伤势不充。马忠道也拒绝其他人参与,在坟侧的一棵树上,写下仁杰兄之墓的字样。 三人安葬好了李仁杰,回来途中,木一龙简要叙述了两天来的经历,着重而详细的说了今晚水蛟帮码头即将进行的大事。 云青梅、马忠道听后都顿感心情沉重,云青梅道:“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咱们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孟山主为好,芒山已毁,孟山主还是治伤要紧,晚上之事更为重要。我相信这其中必然有诈,有人这样做无疑是欲嫁祸于岭南鬼重门。马兄,咱们加紧回去,与孟山主等及时商议晚上之事如何?” “我正有此意,若不拿胡官平的人头来为仁杰兄祭奠,仁杰泉下也不答应。”马忠道恨恨道。 “云叔、马伯伯……”木一龙道,“我又想起一事。” 云青梅道:“何事?” “昨晚我与那黑衣蒙面人交手时,我感觉那人脖颈应该已被我所伤?” “哦……这倒是一重要线索。”云青梅点头,“你有无猜测个哪个人?” “我初次单独出来,认识人不多,但我怀疑两人?” “是谁?”马忠道问。 “以身材而定,我觉得那人极像岭的阴一虎,还有便是午新武。” “阴一虎、午新武?这两人是谁?”云青梅问。 马忠道接过道:“阴一虎是岭阴天晴的大儿子,据说阴天晴、阴天昭两亲兄弟号称金银双侠,曾是杨元帅的五护卫之一,金钩阴天昭已被鬼主……银钩阴天晴便是先前在水蛟帮时使用双把银钩的。而午新武嘛,便是芒山山主孟仁德的大徒弟,现在就在咱们这众人中。” “哦……”云青梅若有所思,“若是阴一虎倒是好办,但若真是那午新武……事情恐怕不会简单了,一龙,不管是谁,他势必采取进一步行动,你需小心不好,尤其是要防备这个午新武,哎马兄,以你之见……” “我觉得此地并不安全,不宜久留,我们还是……”马忠道道。 “马兄说得是。我们应该早作打算,尽快转移为妙!”云青梅道。 三人加快脚步,不时来到众人休息地。 胡萱儿看到云青梅来了,着急道:“师父,我在外时间不短了,我需尽快回去,若是胡官平刚才受伤什么的,可能在回府衙门或五福院,若是发现我不在家里,怕是要引起怀疑了。” “萱儿说的是。”云青梅点为赞同,“哦对了,萱儿,这位是江湖人称黑鹰马忠道,你来见过你伯伯!” 胡萱儿道:“马伯伯好。” 马忠道含笑应着“好好好……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哎咦萱儿还不把面罩摘下来,没有礼貌!”云青梅故作不悦。 胡萱儿摘下面罩。 木一龙惊道:“啊怎么是你……” 胡萱儿笑道:“怎么不是我?” “你们认识?”马忠道问。

云青梅微笑道:“他们十几年前就认识呵呵……萱儿你还是赶紧回去,有什么事随时通知我们,切忌一定注意小心行事。” “是师父,徒儿知道,马伯伯……”胡萱儿又转向众人,“各位,咱们后会有期。”蒙上面罩,闪入林中。 木一龙寻思,云叔叔说我与胡萱儿十几年前就认识,我怎么不记得,不是前几天才认识的吗?那日便是在这个林里碰巧认识胡萱儿,而那时胡萱儿竟称水蛟帮的二帮主胡孩儿为哥哥?胡萱儿就是胡官平的女儿,难道她也与水蛟帮有着联系?那云叔叔既然是胡萱儿的师父,那他岂不与水蛟帮…… 木一龙不敢猜测下去,这林子里正在休息疗伤的众人都与水蛟帮有在,若是知道这层关系,那事情该如何发展下去?云叔叔与孟仁德又如何认识的?为什么孟仁德见着云叔叔使出几招掌法便是认出他是云叔叔?但见云叔叔使出的那几招,极似双仪掌,难曾在晚上授自己双仪掌等武功的蒙面人又与云叔叔有何关系? 木一龙感觉越想越糊涂,必要等着云青梅一一与他解释说明了。 “小子,又想什么好事呢?人家都走了。”马忠道看到木一龙若在沉思,调侃道。 “啊哦走了。”木一龙无意回答。 马忠道呵呵笑起,“这小子多情得很呀!” 木一龙知道马忠道误会了,“不是马伯伯……” “哎呀……”马忠道继续调侃,“有你云叔叔在这里,早晚有得见,担心什么呢。” “马伯伯可别与一龙开这个玩笑,我不是这个意思……” “没出息,脸都红了。”云青梅明骂实是在解围,走到正在盘膝打坐的孟仁德身侧,“孟山主感觉如何……” 孟仁德睁开眼睛,“多谢恩公关心,老夫好多了。” “孟山主再不要喊我恩公了,咱们从不相欠谁的人情,而且此次事情,皆因一龙引起,实还是由我发,害得山主芒山被毁,一生基业不在,在下实在过意不去。” “恩公千万别这么说,若不是当年恩公舍命相救,老夫也没有今天。只要恩公吩咐,就是拼上我这条老命,那也在所不辞,何况一个芒山呢。只是那些无辜的山野猎户……” 云青梅感叹道:“山主说得不错,我云某定会为那些无辜的冤魂讨个公道,哦山主再不必喊我恩,云某实在无地自容,你年长与我,我便为弟,你为兄,我们此后以兄弟相称如何?我们兄弟还需仔细商议下一步计划如何?” 孟仁德激动道:“好好好,我一切听从云弟弟安排。” 云青梅喜道:“孟兄太客气了,你为兄,应你先拿主意,我们定当尊从,当前最要紧的是我们下一点该如何。” 孟仁德叹气道:“芒山不在了,我们该妇产科哪里?这么多的伤者我想不如让其他未伤猎户自行离去,我们稍作治伤,恢复元气后再易翁琰等人报仇也不迟,你看如何?” “这样也好,大多猎户家里定然还有家人妻小,那孟兄你就下令吧。” 孟仁德让午新武结合所有猎户,足有十三四人,还有三四人伤情较为重些。 孟仁德向其宣布决定,并说明原因。 有不少猎户不愿离去,孟仁德自是不充,“你们不去我便要死在你们面前。” 郝红妹道:“爹你……” 孟仁德摆手制止。 他人无法,只好不舍离开。 云青梅知道孟仁德此时心情难平,并把晚上水蛟帮码头之事向其单独细说了。 孟仁德说“好,咱们就作好详细计划,定要水蛟帮人血债血偿。” 郝红妹道:“爹何事?我也要去。” 因先前云青梅已向孟仁德说明,晚上若要行动,人绝对不可多了。 孟仁德听到女儿问起,哪里敢轻易答应,“这次的事你不用参与,还是好好养伤,找到妹妹才是正事。” “不……我要杀了水蛟帮那些狗贼,来为那些死去的山中弟子报仇。” “报仇有我在,你现在要做的事就是好好养伤,伤养了还怕不能报仇吗?此事有我和云兄、马兄参与就行了。” “什么爹?你还与他们一起?若不是因为你收留他们上山,我芒山怎会被毁?山上几百弟子怎么无缘无顾的丧命?我看他们是与水蛟帮合谋,蓄意毁我芒山的!” “住口!”孟仁德大声喝止,“若再糊言乱语,休怪你爹……”扬起手就要打。 “爹……妹妹已经不见,生死未卜,事情不是起因于他们吗?难道你还不明白?还被蒙在鼓里吗?” “啪”的一声,孟仁德重重的打了过去,正中郝红妹的面上。 郝红妹立即一身翻滚,嘴解留血,因前有伤在身,这里哪里起得来。 高大山喊道:“师父……” 午新武急忙上前保护,“师父……她可是你女儿,难道你宁愿相信外人,不愿相信自家人吗?” 孟仁德更气愤至极,“你……你再糊说我连你也要打了。” 云青梅上前,“孟兄孟兄……” 午新武“哎咦”一声,哪敢再言,低头叫起了“师妹师妹” 孟仁德别过脸去,“让云弟见笑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