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4章初露端倪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97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这倒难办了!”胡官平道,“你们各执一词,若要辩出谁是谁非,我看还是到衙门公堂较为合适,来呀,将芒山等人统统给我请回衙门……” 午新武道:“为何只有我们芒山人过去?” 胡官平冷笑,“你是说胡某人现在办事不公?” “在下不敢!”午新武道,“只是……这样有欠公允!” “公允?哈哈……”胡官平冷眼电一般射向午新武,“胡某为官多年,还从未有人敢说我办事有欠公允,既然请不过去,那就统统给我抓回去,难道你们敢违抗官令不成?” “胡大人请听孟某……”孟仁德还未说完,胡官平举手打断,“孟山主还是到了衙门再开口狡辩不迟!” 胡官平称孟仁德说话已是“狡辩”,语气生硬,显是内心不悦,俨然已将信易翁琰等人话语。事态发现下去,决对芒山等人不利。 马忠道也上前一步道:“胡大人且慢!” 胡官平不说话,只是冷眼望着马忠道,马忠道也不视胡官平,“我们兄弟俩人此前确非不认识孟山主,真如这位午少侠所言,更与孟山主无任何盟约之事,到衙门之事还是我们兄弟过去才好,与芒山等人确是无关!” 胡官平依然冷冷道:“有关无关,尚待查实再说,统统给我带回衙门再作审查!” “这……”马忠道还未说话,孟仁德道:“马兄不必多言,咱们就到衙门走一趟,来个确实查证有何不可?孟某保证绝对分毫不失!” 马忠道望向李仁杰,“看来只能如此了!” 这时忽然听到有人高喊“千万去不得!”喊话之人正是木一龙。 木一龙快速奔到马忠道跟前,指着胡官平道:“马伯伯,此是水蛟帮的真正帮主,你看他右手上戴的什么?” 马忠道、李仁杰见到木一龙不禁乐喜,孟仁德等人也被木一龙的喊声怔住,不由循着木一龙的指向齐齐望去。胡官平、易翁琰等人心里不由一惊。 胡官平慌忙双手下垂,官服盖住双手,眼睛毒刺一般盯着木一龙,“哪来的鼠竟敢在这里糊言乱语?来呀,快给我拿下!”后面当差人还没动身,自己当先攻到木一龙面前。 木一龙急忙跃开,马忠道刚好挡在前面,出手抵挡胡官平凌厉攻势。 马忠道趁着胡官平出手的当儿,瞧见右手中指上果真戴着一枚雕着蛟龙的金戒,喊道:“一龙所说非虚!” 孟仁德、午新武、郝红妹、高大山等不知木一龙、马忠道所言何意,此时也无暇细想。胡官平已号召所有差人缉拿芒山人等,易翁琰、阴天晴、彭虎、彭豹也加入混战,场面顿时又血肉横飞。 水蛟帮大门内奔出几人来,高喊“帮主不好了帮主不好了……总舵着火了总舵着火了……”北方上空已浓烟压顶。 一人慌里慌张连滚带爬的叫着“不好了不好了”来到易翁琰跟前,易翁琰一时分心,几乎被孟仁德长剑刺中腋下,惊出一身冷汗,情急中右侧避过,而孟仁德递出长剑刚好径直刺中来人胸部,来了一个刺穿。 孟仁德剑未抽回,易翁琰挥手将那人劈得倒飞而去,骂道“妈的没张眼睛,还不赶快组织人手去救火……”,抬头望向北方高空,手下招式慢了许多。 孟仁德瞧得清楚,招式急忙跟进。 木一龙将地上一把剑踢向即要攻向孟仁德的易翁琰。 剑“嗖”的飞出,易翁琰不敢大意,闪身跃开。 木一龙赶紧跃到孟仁德身侧,大声道:“孟老前辈,咱们不可恋战,快请跟随在下来!” 孟仁德说“好”,同时大声呼叫郝红妹、午新武、高大山等众人赶快撤退。 这时又有一黑衣人跃入人群,撒手抛出无数个亮球,亮球触物之后随即爆炸,顿时白烟迷雾更浓。 木一龙又快速赶上马忠道,接着已昏迷的李仁杰背到身上,“马伯伯这边。”马忠道也不答话,紧跟其后。 一个黑衣断后,接连又向追来的胡官平、易翁琰、阴天晴以一干人等再抛出无数亮球,爆炸声再四起。 另一黑衣人几个起落后便到了众人前面,“快请跟我走!” 这里众人已奔在一个深巷,后有追兵,只能跟着黑衣人顺巷前行。 众人一路狂奔,这时发现已到了一树木前。 前面黑衣人没有停留,直进树木。众人也不忧郁,紧跟而入。 约莫进了十几里,前面黑衣人停步下来,“好了,请大家在此稍作休息,查看伤势,咱们再作前进。” 众人听从安排,纷纷停下来。 黑衣人则闪入林中。 木一龙谨慎放下李仁杰,马忠伯赶过来,迅速在李仁杰的断腿封住几个穴位,从怀里取出一个药瓶,倒出几粒黑色的药丸塞入李仁杰口中。 木一龙环视四周,回想起来时路线,发觉树木有点熟悉,但这时哪里想得出来何时来过。李仁杰已昏死过去,那一筋紧连的腿鲜血依在不断流出,木一龙马上从衣服撕下一块,包扎起来。 孟仁德颤微来到郝红妹、午新武、高大山等人身侧查看伤势,尽管自己已浑身测满鲜血。 郝红妹已经昏迷,高大山还能说话,神智已是不清。午新武受伤似乎稍轻,帮着孟仁德为山内弟子治伤。

另一黑衣人也帮着查看照顾其他人。 一番忙碌后,孟仁德几欲晃倒,一黑衣人迅速跃到身边扶助,“谢谢这位朋友,我没事!” 黑衣人慢慢将孟仁德扶着平躺在地上,“孟山主你的伤不轻,请把这个服下!” 马忠道也走过来询问孟仁德伤情。 郝红妹这时已醒,“爹爹……”的叫声,可能声音过大,剧烈咳嗽起来。 午新武马上奔到身边,“师妹师妹……” 马忠道看到孟仁德呼吸逐渐平稳,起身抱拳道:“多谢这位仁兄伸手相助,不知阁下是……” 黑衣人也不答话,猛然向马忠道拍打出手。 事出突然,黑衣人速度极快,马忠道也料到黑衣人会向自己出手,但毕竟经验丰富,就地一个汗地拔葱,连向后几个翻身,躲过黑衣人攻来的招数。 马忠道惊魂站定,“阁下……”看到黑衣人依然保持着刚才进攻的姿势,忽然由惊转喜,“是你……”快步走向黑衣人。 马忠道紧紧抓住黑衣人双臂,“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呵呵呵!” 黑衣人呵呵道:“你好我就好了!” 两人相拥而笑。 两人这一动作,把众人弄得纳闷,既然相识,为何黑衣人不扯下蒙面,真目相见呢。但既然是马忠道朋友,当是众人朋友,是友非敌,也可放心了。 孟仁德忽然道:“新武新武……”午新武听到师父呼喊,迅速来到孟仁德身边。 孟仁德想起身,却又倒了下去,从怀里掏出一个短竹筒,“你快……快向山上发出信号,让山里马上加强防范!” “是师父。”午新武应着,急忙接过竹筒就要高举。黑衣人大声:“且慢……” “阁下的意思……”午新武不解道。 黑衣人走近孟仁德,“在下说句实话,还请孟山主不要激动,其实山上……” 孟仁德道:“难不成山上已被……” “不错……”黑衣人道,“我本来是到山上拜会孟山主的,碰巧遇到水蛟帮白忠义率领几百水蛟帮弟子已攻到山上,山里众人几乎……” “这不可能……”孟仁德有点激动,“你是谁,为何得知这些?” 黑衣人也不答话,两掌交叉互攻了几招,看得孟仁德又惊又奇,“啊……”双目里流出两行清泪。 “爹他糊说的,别信他,你是什么人,不可糊说,要不然……”这是郝红妹的声音。 马忠道也劝慰道:“孟山主,还请保重身体。” 郝红妹挣扎着要起来,“我要杀尽水蛟帮人我要剁了白忠义那恶贼的狗头……” “郝姑娘稍安,十年报仇未晚,还是……”马忠道还没有说完,郝红妹喝道:“你住嘴,这里没说话的份,要不是你们邪门歪道的什么鬼重人,我爹他……我们芒山也不会……” “红妹住口……”孟仁德怒声喝止。 郝红妹嘶声更高,“爹……难道这不是事实吗?” “住口……”孟仁德说出这话,忽然吐出一口鲜血。 郝红妹惊道:“爹爹……” 马忠道、黑衣人也紧张道:“孟山主……”黑衣人同时伸手在孟仁德身上急点了几下,拿出个丸状物塞到孟仁德嘴里。 马忠道吩咐午新武将孟仁德扶起盘坐,自己迅速盘坐,双掌抵住孟仁德后背,运起功来。 这时先前闪入林中的黑衣人转瞬到了另一黑衣人面前,“师父,他们没有追来。” 黑衣人道:“好,你也辛苦了,休息一下我们再作商议下一步计划。” 另一黑衣人道:“师父我没事。” 黑衣人道:“没事也得休息,哦对了你弟弟他……” 另一黑衣人道:“我弟弟应该没事,这次打斗他没有参与。” 黑衣人道:“那就好。” 马忠道已运功完毕,长出一口气,颤微着起身。 木一龙过来搀扶,“马伯伯,你没事吧?” “我……没事。”马忠道拍拍木一龙搀扶自己的手,“跟我来,看看谁来了。” 两人来到黑衣人跟前,“唉……还给你吧,可检查好了,毫发无损。” 木一龙奇道:“马伯伯你这是……” “还不快面罩取下来。”马忠道似命令黑衣人。 黑衣人取蒙布,原是云青梅。木一龙喜道:“云叔叔……” 云青梅也喜道:“好好好,果然毫发无损。” “云叔叔你怎么……你去了哪里?为何这么久?” 云青梅微笑道:“叔叔去办了点事,可说来话长,以后我给你慢慢细说,你表现得很好,叔叔就放心了。” “我很好我很好……”木一龙有点喜极而泣。 “好了好了。”云青梅安慰道,“都是少年侠士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看看,你马伯伯可要笑你了。” 想到马忠道,木一龙急道:“哦马伯伯,快去看看李伯伯,他……” 马忠道、云青梅马上来到李仁杰身侧,李仁杰脸色苍白,血色近无。 马忠道、云青梅同声道:“仁杰兄仁杰兄……” 李仁杰缓慢睁开眼睛,“原来是云兄……” “不要说话。”云青梅轻抚李仁兄肩部,握住李仁杰伸出的手,“好好养伤要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