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3章午新武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5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诸多疑问在木一龙的脑里一闪而过,木一龙来不得细想便直奔对着正堂的一个房间,是一个较为宽敞的卧室,装饰较为奢侈与豪华,暗猜不是水蛟帮帮主易翁琰必是要人居住的卧室,黑烟正是从此屋床上冒出,火苗如蛇般吐出并不断扩大。 木一龙将未烧到的床帘、蚊帐撕出几块来,引成一个火把后奔出房间。奔出第三间房屋时,这个院落上空已是浓烟冲天。木一龙不敢多留,又引火把跃到另外几处院落,点着快速穿过正堂,跃上左侧刚才进来的墙头,再直奔水蛟帮大门口…… 孟仁德此时有点捉襟见肘,对付易翁琰一人尚可,奈何女儿郝红妹刚才受伤,分心不少,招数总显迟缓,险情频生。 彭虎、彭豹两人双刀形成的刀网已将午并新武、高大山、郝红妹三人一前一后罩住,郝红妹虽能还击,左臂下垂,几乎残废,纵使她是右手剑,动作已是大打折扣。 午新武听得在一旁助着,身后已多了几处划伤。对着彭虎已有困难,还得护着师妹郝红妹,两人合并至多相当一人,哪里抵挡得了彭虎精妙刀法。 彭家刀法本就注重力量与轻巧招式,本与武当剑法侧重相量,岂知两人均有分心,招式本学不精,未能领略剑法精髓,加之彭氏两兄弟本就磨合多年,攻守配合默契。彭氏两兄弟逐渐将战圈越压越小,左右开工,基本已将午新武、高大山、郝红妹成了砧板上的鱼肉。 高大山更是吃紧,前腹后背已多处留血,但依然眼睛冒星、挥动长剑,“啊啊”大叫着拼命攻出。 彭虎、彭豹自是心喜,招数及语言上愈加挑逗,有意刺激,激怒高大山等人。 高大山本性直率,哪里经得挑衅,或许明知圈套也是无所畏惧的跳入,怒目圆瞪,骂叫不止,一招一式均是全力攻出,恨不得一剑将对方刺毙。 阴天晴父子还没出手,李仁杰已挥动双臂成圆,直攻阴天晴。 刚才若不是马忠道稍加阻拦,就以阴天晴一番对岭南鬼重门的评说已让他气愤不不已。李仁杰跟随鬼不问辛怪多年,虽对此人有些做法不能全部认同,却也并未做过大奸大恶之事,怎知江湖人总是道听途说、好喜以讹传讹。一旦认定你是所谓黑道人士,不论何事均视为不义之事。 李仁杰口齿不善,更不喜争辩,这时瞧见阴天晴父子朝自己走来,正中下怀,不等二人摆好阵式,当先一招“苍鹰捉食”,飞身纵起,闪电攻向阴天晴。 瞧到李仁杰当先出手,马忠道知道呼喊无用,也不等对方出招,迅速抓向阴一虎脖子。 阴天晴自是早有准备,抽出背后银钩,双手握柄正面劈向空中的李仁杰。 李仁杰空中无法及时后翻,双手合什,正准合夹银钩。 阴天晴本是双手握住银钩后柄,这时忽然分开,银钩竟变动两把。招式骤变,两钩交叉,撕向李仁杰胸部。 李仁杰也不示弱,双手由合而分,五指弯曲,“双爪分食”分别抓向阴天晴双钩。原来双手上已套了黑色手套,这自是由特殊材质编制的金丝武器。 阴天晴虽不曾与李仁杰、马忠道交过手,但能认出两人,除岭亲睹两人真面目外,毕竟金银双钩江湖成名多年,对岭南鬼重门及几个重要人物自是有所耳闻,更对武功路数较为敏感和研讨过。李仁杰面目身体变化较大,背驼腿瘸,但在岭听到自报姓名,固然想到李仁杰惯用的招式武器。 方才见到李仁杰迎面攻来,本想用“劈风破波”来对拆对方的“苍鹰捉食”,忽然看到对方双手已是黑色,猛然想到对方武器便上手上的金丝手套,质地松软,却结实无比,一般刀剑自是无用,因则迅速改成“双钩分浪”,没想对方也是见招变招如此之快。知道双钩一旦被抓,便难以抽身,于是双钩迅速下压、两侧偏分,躲开对方两手。不等李仁杰落地后调整招式,双钩再合拢,攻向李仁杰两腋。 阴一虎慌忙后退,虽是避开马忠道刚才一招,但觉吼结处却有火辣疼痛,知道虽未被对方抓住喉咙,皮肤已被扫中。没等马忠道再次近,慌忙抽出背后双钩,交叉挡在面前,既是防范对方近,也是攻招“双钩分浪”,但在阴一虎手上使出,此时却显得较为狼狈。 马忠道嘿嘿轻笑,双手也抓向阴一虎双钩。 阴一虎“双钩分浪”便失去防范与进攻作用,不得转用“双钩并进”,同钩马忠道双肩。 马忠道只得上身后撤,双钩顶部贴着衣服落下,上身再猛然前倾,双臂合拢,双手再分别抓向阴一虎脖子。 阴一虎双钩无法及时抽回,手腕翻转,双臂上扬,钩柄也上扬,想分击马忠道双腕,同时上身尽量后仰。 哪里马忠道抓脖子是个虚招,上扬的双臂正被马忠道双手抓个正着。 阴一虎顿感双臂被铁钳夹住,一阵巨痛传来,双臂已麻无知觉,眼前金星四射。 双方激战正酣,陡听一声大呵,“住手……”,声音雄厚,气力十足,全

场几十口人喊杀震天,竟人人得而听得清晰。 马忠道不由暗道,此人内力好深。 胡官平已带着十几名衙众不刻来到场中,眯着眼睛扫向众人一眼,盯着孟仁德不紧不慢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光天化日、明目张胆、群殴群斗,公然挑起混乱,是在蔑视当朝法律吗?”这一席话似是对众人而言,场上一时也没人出声。 孟仁德、易翁琰纷纷示意手下各自摆兵,各自扶起受伤弟子退到一方。阴天晴急忙奔到已经昏迷倒在的阴一虎身侧,查看伤势。马忠道来到李仁杰身旁,午新武扶着郝红妹,高大山侧被两名芒山弟子架着。 易翁琰来到胡官平跟前,抱拳道:“胡大人来得正是时候,当为好易翁主持公道”,手指孟仁德,“芒山孟仁德勾结岭南重门犯我水蛟帮,同时对我怒儿竟下了毒手!”又指马忠道、李仁杰,“胡大人,这两人便是鬼重门人,也是前日五柳庄遭劫的主谋人!” 胡官平眼睛更眯,轻蔑至极的环视孟仁德、马忠道、李仁杰三人,阴阳怪气地道:“孟山山可有话说?” 孟仁德道:“胡大人,事情绝非易帮主所言。” 胡官平轻描淡写的“哦”了声,显是应付,或是等着孟仁德作着进一步解释。 “胡大人……”,孟仁德趋步向前,“并非孟某无由徇事,昨晚小女红娣发出求救响箭。响箭是我芒山特殊信号,除遇重大变故不得轻意发出,小女连发二支响箭,必是遭到特殊变故,发箭地点便是水蛟帮总舵,料是小女必是在水蛟帮为人所难,孟某方才星夜兼程赶来,不想却遭水蛟帮众弟子围攻,孟某实在忍无可忍,不得已方才动手!孟某句句属实,望胡大人明查。” “一派糊言……”易翁琰愤恨道,“胡大人……” “易翁琰有话不妨直说……” 方才动手!孟某句句属实,望胡大人明查。” “一派糊言……”易翁琰愤恨道,“胡大人……” “易翁琰有话不妨直说……” “事起几日前,孟山主小女儿郝红娣夜闯我水蛟帮总舵,偷走我水蛟帮信物猛蛟金戒,并射伤我儿易怒眼睛。昨晚又来滋事,连伤亡我弟子数人,不想竟勾结岭南鬼重门人,又伤我弟子六人性命,救去郝红娣,还对我怒儿下起毒手,烦请胡大人查明,我儿尸首尚在此……”易翁琰说着竟有泣不成声,稍顿后又道:“今早孟仁德带着鬼重门人血洗我水蛟帮总舵,胡大人公正严明,万望大人为易某主持正义,还我公道……金银双钩的银钩大侠阴天晴前辈可为易某作证!” 胡官平又“哦”了声,走到阴天晴跟前,“果然是前辈……” 阴天晴愤恨的站起,“阴某当可作证,此两人便是岭南鬼重门的左护法千面人马道忠、右侍卫黑鹰李仁杰,我大哥金钩大侠阴天昭不日前便是遭到鬼重门毒手,如若胡大人不能秉公执法,伸张正义,阴某便要以江湖规矩为兄报仇了!” “阴大侠严重了……”胡官平道,“阴大侠威名远播,侠肝义胆,众人敬仰,胡某虽小为知县,也深明道义为先,匡扶公正为要,孟山主,此非办案之地,不如旦请屈驾移至衙门在作细说如何?” “这……”胡官平此凡决定让孟仁德等人深感意外,易翁琰等人自是窃喜。孟仁德“这”了半天也没作出决定,显是迟疑不决,眼睛求向马忠道、李仁杰等人。 午新武走到前来,“胡大人,在下有话要说!” 胡官平愕然道:“这位是……” 午新武恭敬道:“在下芒山午新武……” “哦”胡官平若有所思,“嗯孟山主的大弟子果真一表人才……有话但说无妨!” 午新武望了孟仁德一眼,见到师父并无反对,道:“胡大人,此事可能当真是误会至极了!” “午少侠的意思……” 午新武接着道:“胡大人,其实家师与鬼重门人此前并不相识,只是前日晚间这两人受伤,误闯我芒山,家师出于江湖道义暂时借住与之,其身份、来历家师并不知道,直至今日若不是阴前辈说出两人身份来,家师等我芒山人确是不知。而且这几日来家师并无与此两人有过任何合作之事,胡大人,这何谈勾结二字呢?” 胡官平嘿嘿笑道:“是吗?若果如午少侠所说,倒是需要考证!” “胡大人……”易翁琰道,“这决非实言,芒山时代替孟仁德出面,伤我吴副帮主的就是那人,若是互不相识,不曾盟约,怎会代替出手?” 午新武争道:“胡大人,在下句句实言!” “本官也想信如你所说,既然如此……”胡官平道,“那你就将鬼重门人拿下交给本官,也算是将功赎罪、为已明证的榜样嘛!” 午新武面有难色的望向孟仁德。 孟仁德声色呵斥道:“亏你想得出来?哼,清者自清,新武难道黑白不分吗?” 午新武被骂不敢再言,眼睛却偷偷瞧向胡官平,胡官平微微点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