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2章阴天晴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62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易翁琰不敢大意,双臂同时下压,让夹住的陋出剑头刺向孟仁德右掌。孟仁德慌忙收掌,左手用力抽剑,身体后撤。 易翁琰因为双臂下压,合臂力量放松,倒让孟仁德抽出长剑。见到孟仁德后撤,郝红妹在自己左侧被人扶着,抖动铁环,砸向郝红妹。 午新武急忙扶着郝红妹急速后撤,孟仁德大声喊着“有种的咱们斗斗,别向晚辈出手”,挥出无数剑法也从侧面袭向易翁琰。 易翁琰只得急忙向右跃开,怒视着孟仁德道:“厚颜无耻,要我不向晚辈出手,哼愧你孟仁德妄为芒山山主,自以为德高望重,为何昨晚却对我怒儿下起毒手?” “无凭无据,少湖说八道,孟某做事不敢自称总为光明磊落,却也堂堂堂正正!” “堂堂正正?”易翁琰没来得及反驳,阴天晴走出大门来,身后是阴一虎等人。 孟仁德道:“你是谁?” “哼!”阴天晴道,“在下岭阴天晴!” “岭阴天晴?”孟仁德听到对方报了自己曾有印象的姓名,正在思索是何来头之际,阴天晴道:“孟山主好在有一方山头,称得上是个人物,为何甘心投靠岭南鬼重门呢?” 马忠道、李仁杰听到此人自称岭阴天晴,两人心里不由一振,对望了一眼,都在暗忖这阴天晴不是被鬼不问辛怪前几日所伤吗?怎会出现在这里?阴天晴与阴天照两弟十几年前号称金银双侠,曾是杨元帅的六护卫之一,既然鬼不问辛怪出示一面什么招魂旗的将其所伤,想必做了见不得人的恶事,此时此地出现必也没有什么好事。暗自警惕起来。 “我虽然与你并相识,阴大侠还请口上留意,万不可信口雌黄!”孟仁德道。 “信口雌黄?”阴天晴阴笑起来,“愧你敢说堂堂正正,你勾结岭南鬼重门昨晚夜闯水蛟帮杀了易帮主的独生儿子易怒,难道不敢承认吗?易公子的尸首还在里面躺着呢!” 孟仁德呵呵大笑,“阴大侠若是说玩笑也得找个合适的场合,我与易公子虽有误会,也至少性命相见。阴大侠若不拿出确凿的证据,可别欺我芒山口齿不利!” 易翁琰道:“孟山主难道一把年纪了敢做就不敢承认了?证据?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来人呢……把大公子抬过来!” 孟仁德、马忠道、李仁杰等人正在纳闷,水蛟帮人已将易怒尸首抬了出来,彼此心里不由一惊。 易怒的脖子双眼圆瞪,吼结处出现宽深裂口,脖子几乎已被割断。 “孟仁德,你还有何话可说?”易翁琰道。 “这……”孟仁德瞧见易怒这类死状,悯情顿生,“令公子的不幸孟某深表同情,但这……” 孟仁德没有说完,阴天晴拿出一面锦旗展开,“还不死心是也不是?这面锦旗不会忘记吧?” 孟仁德道:“孟某实不知道这面锦旗有何意义,又与我芒山有何关系!” “哈哈……”易翁琰冷笑道,“你也许不认得,但你的人中却有人无比熟悉的很呢!” “易帮主说得没错!”阴天晴补充道,指着马忠道、李仁杰:“这两位朋友不会不认得吧?哼孟仁德,他俩便是五柳庄的奸细岭南鬼重门的千面人马忠道和右侍卫黑鹰李仁杰,你与他们称兄道弟结成联盟,不是与之为伍、勾结鬼重门吗?” 此言一出,彭虎、彭豹心里震惊不少,彭豹既惊又恨,自是五柳庄事愤恨在心,左右看了看是否岭面三鬼也在现场或附近隐藏着呢,同时暗作准备随时出手,五柳庄之仇早在两人心里埋下深根。 木一龙赶到水蛟帮总舵大门口时,阴天晴正在展示着锦旗。 看到阴天晴、阴一虎两人出现在这时在,木一龙心里暗惊。岭时不是被鬼不问所伤吗?伤愈得好快,看来鬼不问辛怪当时手下留情可能是个错误了,阴天晴锦旗的展示必是暗示着其与五柳庄、水蛟帮结成联盟对付鬼不问等人了。同时想到估计孟仁德等人还不知道郝红娣的死因或其他线索,只是知道郝红娣所发响箭是在水蛟帮,也尚不知道锦旗与郝红娣遭毒手之间的关系,及锦旗与岭南三鬼、马忠道、李仁杰等等人之间的关系,否则马忠道、李仁杰怕不会站在这里了。孟仁德嘴上如此说,心里是何想法、真心实意如何谁能料得?但见阴天晴、易翁琰、彭氏两兄弟等人的表情便可断定,势必要将芒山与鬼重门生拉硬扯在一起了。 阴天晴、阴一虎两人背上却多出两柄相互交叉的铁钩。阴天晴还是那天岭的装束,阴一虎则是高领上衣。 阴一虎拿出锦旗时,马忠道、李仁杰心里吃惊不小,但仔细瞧后,心里倒有几分坦然却多了几分疑虑。 马忠道、李仁杰在岭时均见过鬼不问辛怪出示的锦旗,但显然不是同一个,故一时也没有想出阴天晴的目的,因为那

面锦旗显然不是门主鬼不问辛怪的那面,但至现在俩人都已明白,易怒被杀时案场必是出现或杀手出示此面负担旗。栽赃嫁祸无疑,但此人是谁?与岭南三贵结过梁子的据他俩所知当前必与五柳庄、彭州四杰、水蛟帮密切联系。 阴天晴刚才指认孟仁德身侧有两位是鬼重门人,自是指马忠道、李仁杰,俩人此时心里都在明白,再隐瞒其身份已无可能和必要,却没想到竟被阴天晴等人视为孟仁德窜同所谓黑道邪道的污词,而孟仁德等芒山人不知作何反映?阴天晴既然出示的不是鬼不问辛怪所示的锦旗,即使指认他们是鬼不重门人倒也未必就能让所有人信服,岂不是可以进行反驳呢? 马忠道、李仁杰同时想到进行反驳,毕竟鬼重门十几前年的名声不好,被江湖人视为黑道,但其解散、抗疗等等侠义行为江湖人又有几人所知?阴天晴等人不仅与鬼重门有着深仇大恨,这个场合指认曾是鬼重门的马忠道、李仁杰俩人显是别有用意,沉默即是承认,也是承认鬼重门之前所做的一切行事,岂非更对他们不利? 马忠道口齿较为伶俐些,对李仁杰点了头后,望着阴天晴刚要开口,孟仁德已哈哈大笑,“阴大侠真会说笑,江湖人谁不知岭南鬼重门已在十几前年被门主解散,同时率领门众参加了杨业大元帅抗辽大军,阴大侠不会不知道吧?十几年来江湖上再无任何人还以鬼重门的名号行事了,即使我这两位朋友曾是鬼重门人,既然是曾经,现已不是,更无任何恶迹劣行,难不成就不可与人交往吗?” “看来孟山主是执迷不悟了,明知恶境偏要行了,情愿结交黑道、与侠义为敌了?当年杨元帅陈家谷不幸遭遇,实是鬼重门的辛特与辛别暗中勾结辽军,早在陈家谷设下埋伏,引我大宋军队陷入,幸我与大哥阴天昭兄弟两人冒死拼杀,才侥幸逃离,十几年前我金银双侠暗中访遍各地,查找鬼重门人行踪,不想前几日遇到,我大哥却不幸遭其毒手……这面锦旗乃是鬼不门杀害我大哥时的现场证物,是我亲眼所见”阴天晴道。 孟仁德不悦道:“此话从何说起?阴大侠可不要乱扣帽子!” “乱扣帽子?”易翁琰冷冷道,“你勾结联盟鬼重门,借刀对我怒儿下手,鬼重门侵犯五柳庄等等,无非欲在江湖掀起一番腥风、为害武林,今日倾巢来犯我水蛟帮嘿嘿……为家仇、为道义易某岂会束手吗?来呀”水蛟帮大门里立即冲出二十几人,站在易翁琰身后。 易翁琰道:“你们给我听好了,杀一个芒山人我给他五十两银子,杀两个一百两,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呀……”当先纵身扑向孟仁德。 彭虎、彭豹等人则已把午新武、高大山、郝红妹等人围起来,阴天晴、阴一虎则阴沉着脸直接走向马忠道、李仁杰。水蛟帮弟子也与芒山弟子立即群殴起来,周围观众也四处纷纷而散。 独有胡孩子儿还在那里乐呵呵的站着,似在瞧着热闹。 木一龙趁乱时捡起地上的几块小碎石,手中暗自运力散向几个水蛟帮弟子,立即便有几人扑倒在地,但瞬间又水蛟帮弟子补充上来。人乱之中木一龙击倒几人后,场面并无改变,同时打斗双方更加激烈。 木一龙暗忖,这下糟糕,水蛟帮弟子众多,再有阴天晴、彭虎、彭豹等人的参与,如何下去孟仁德、马忠道、李仁杰等芒山这方必会出现险情,如何是好呢?抬头瞧见水蛟帮大门楼东北翘起一角的上空,几只黑色的乌鸦扑动翅膀飞过,心里暗中惊喜,于是穿过混乱的人群向着东北方奔去。 这是一条深巷,木一龙觉得似曾相识却一时未能想到哪里来过这里,瞧到身后已无慌乱人来,两面高墙三四米高,内心有点虚,这么高的墙如何跃得上去?想到时间紧迫,还是早点行动为好,于是身体半蹲,脚尖点地,深呼一口气猛然往上跃起,不想竟差点跃过墙顶,来不及心喜多久,仔细查察看院内情况,水蛟帮正堂的院子里哪有半个人影,于是轻松跃下,奔到正堂,发现正堂里并无半点儿布匹之类的东西。 正要离开,发现正堂正中的屏风两侧,竟有通向后面的侧门。 穿过侧门,又是一座院子,四面均有房屋,直对正堂的一处房屋门里竟有黑烟冒出,一个穿着夜行人的人出现在门口,面巾竟没有蒙上。 看清那人,木一龙吃惊不小,竟是树木里见过的锦衣少年。 木一龙指着道:“呀你……” 少年也是一愣,似是没有料到此时会遇到木一龙,但是只是一时怔住,稍作停顿后纵身跃到东边一处房屋的屋檐,一个翻身便到了房顶,一闪又即没。 木一龙暗忖此后轻功倒是不弱,为何此人出现在这里,屋里冒出黑烟,显是屋内起火,自是由此人点起。那此人是谁?为何在此?而又放火为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