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40章黑衣人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4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黑衣人急道:“你没瞧见这是一片树林吗?水蛟帮人很快就会追来,进了树林他们就是不好发现我们的踪迹了,即使发现了行踪也未必能够找到我们,快进来吧!” 郝红娣还是站着未动,“哦?即使你不是水蛟帮人?但你为何救我?你到底是谁?不说清楚我是不会进去的!” 黑衣人道:“我是谁给你说了你也不知道,总之绝对会对你有益无害!”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认识?哼,若是不便,那就不用说了。救助之情日后再报,咱们就此别过!”郝红娣转身就要走开。 黑衣人立即拦住去路,“你要去哪里?水蛟帮人一定会在全城搜捕你,这片树林是最安全的地主,现在若想出城绝对不可能!” “既然你不愿意以真面目相见,我们已无信任基础,是敌是友我还不知道,怎能轻易信你?出了狗窝又入狼群,还不是都一样吗?” 黑衣人显是无奈,稍顿后缓声道:“我刚才说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都为了同一个目标?” “同一个目标?”郝红娣奇道。 “不错!”黑衣人肯定道:“也许我们彼此都不认识,但我们都统一在一面旗子下,招魂旗!”说到招魂旗,黑衣人显得异常严肃,语气凝重,字字铿锵。 听到黑衣人说到“招魂旗”,木一龙忽然想到在白毛岭时,鬼不问辛怪曾经出示过。旗上写着“生则俱生、死则俱死”字样,虽然具体是何寓意不得而知,但见阴天晴见到招魂旗后的惊骇表情,当可断定这招魂旗必有着特殊的内涵,而且招魂旗还由鬼不问拿着,难道不成此旗与无敌将军杨继业有关? 郝红娣喜道:“原来你也是,那你是……” 黑衣人伸手制止郝红娣继续追问,“不是说了吗?报了名你也未必知道,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郝红娣爽快道:“既是自己人,当然可以,为何你不早说?” “难道你忘了我们的规矩?” “这……不错,非到万不得已是不可自报身份的!刚才……还请……”郝红娣诚肯道。 “原谅”二字没有说出,黑衣人已转身走向树林,“我们还是快快进去,别再节外生枝为好!” 郝红娣道“好”,随后跟着走向树林。 木一龙不由踌躇,他们既是自己人,再跟去已无必要。可他现在能去哪里? 山砀城里估计也是热闹不凡,郝红娣既已放出响前,芒山必会派人增援,马忠道、李仁杰是否也会下山?如此太好了,若是明天能够见得着两位伯伯,倒可一会阻止水蛟帮的交易了。 犹豫考虑再三后,木一龙不是悄悄从另一处摸进树林,找个暖和的地方睡一觉,养足精神明天再作打算不迟,何况眼下还没有个落脚的去处。 找了块干燥感觉暖和地,木一龙摆个舒服保温的姿势准备躺下,却听到一个女声“啊”的惨叫,凄细阴远。木一龙顿时眉头紧皱,警觉望向四周。林里阴风虽小,刚才的惨声似乎不断在林里回荡,也让刚才静寂的树林阴森起来。 林子里好象起了雾,树间荡着暗黑灰白的气体,不知哪个方向的风,也辩不风吹往哪里,刚才的惨声来自哪个方向?这个时间树林里怎么还会有人?印象里除了黑衣人、郝红娣…… 想到郝红娣,木一龙暗叫不好,但这若大的树林里如何寻找?不得估摸着进来的原路,跑到林外,又估摸着刚才郝红娣与黑衣进林位置。 地方没到,林里突然窜出一个黑色人影,两人相遇,均感意外,木一龙喝道:“什么人?”话音未了,对面黑衣人双手上扬,就着依稀月光,木一龙瞧见两个透着白光的东西在黑衣人手中。 木一龙对面人必是刚才黑衣人无疑,手扬即落,一双匕首瞬间就要叉到木一龙胸部。 木一龙不敢大意,右闪避开,同时喝着“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也不答话,一招落空,双手并排左切。 木一龙早就料到黑衣人有此一招,收腹前倾,双手虚意抓向黑衣人面部黑巾。 黑衣人以为木一龙要揭他面部黑巾,急忙后退,脚未站稳,木一龙已到跟前。 黑衣人手中握有兵器,双匕在手,上身易守,下身防空。所以木一龙双手再次佯攻黑衣人上身,让其下身空门大开。 黑衣人果在中招,双匕交叉,抹向木一龙脖子。 木一龙上身后仰,右脚迅速踢出,正中黑衣人小腹。 黑衣人疼叫一声,身体后飞,“扑通”两声双膝跪地,左手握住小腹,头稍下低,又猛然抬头,身体卷曲旋转,像个迅速旋转的枪头似的斜着攻向木一龙。 木一龙看见黑衣人位置不高,旋转虽快,木一龙速度更快,双脚点地上提,右手成抓下伸,待黑衣人旋到身体下方时,恰好抓在黑衣人颈部。因黑衣人身体斜飞且下沉,木一龙的手只是抓着皮层而过。 木一龙这招“飞鹰爪”没有将对方抓住,在空中一个

翻身落地,及时转身,面向黑衣人。这时看到黑衣人结实落趴在地上,虽有干草树枝之类,地上测起一阵土烟。 黑衣人身体震了两下,身体前翻站起,同时左手一扬,喊着“看刀” 木一龙隐约看到一个亮点朝着他面部飞来,知道黑衣人定是将一匕首掷出了,急忙身体下蹲,一个后空翻,闪过亮点,身体没有立稳,又听到“再中”的叫声,虽然没有具体看到什么,却也不敢大意,只得就势将身体左转,再瞧黑衣人时,前面除了夜色,便隐约听到急促的轻微渐远的脚步声。 木一龙知道黑衣人定是已经逃走远去,这样的夜色里追之无益。感觉右手指尖有所湿润,五指一撮,放到鼻尖一闻,有股血腥味。心里稍有安慰,想必情急之下的刚才那“飞鹰爪”已将黑衣人颈部抓破,暗忖黑鹰李仁杰的这招果然管用。 不及细想,找了些枯枝干叶扎成火把状,拿出火几子点着了,循着黑衣人刚才出来的林子位置摸索前行。 大约搜索了二百米左右,木一龙看见一人躺在地上,走到跟前,当真是郝红娣。走近看清,郝红娣头部地上一滩鲜血,显然喉结处已被割断,两眼外凸,嘴巴张开,双手抓着脖子,一脸茫然和不解。在郝红娣脚方向的一棵树上似乎插着一面锦旗子,正随轻风稍摆。 木一龙来到树下,想伸手摘下锦旗子,但就着火把的亮光,方看清锦旗,黄底,红字镶金边,但看到锦旗子字样,木一龙震惊不小,旗上赫然写着“招魂旗”三个字。 木一龙自然想到鬼不问辛怪手里的锦旗子,也称“招魂旗”但听李仁杰、马忠道曾经说起岭南三鬼已去五台山,难道岭南三鬼之一的鬼不问辛怪未去五台山而也在山砀县城?既然岭南三鬼也在山砀县城,为何不与马忠道、李仁杰联络却偏说行程是去五台山?他虽与岭南三鬼了解不深,听到的都是诸多恶迹,但那不几日的同行路程,却不似传闻中的可怕。且如此人物更无必要谎称行程,也更无必要欺骗马、李二人? 木一龙禁不住再次仔细查看锦旗,又再努力回想鬼不问辛怪手中的锦旗。再次相较之下,木一龙稍有定数,鬼不问辛怪手中的“招魂旗”旗面上写的是“生则俱生、死则俱死”八个血字,是血字而不是绣字,并非招魂旗三个字,背面依然是用血写着的许多人名,面积也比这旗子稍大。而此面旗子竟明显写着“招魂旗”三个字,是绣字而非书写,背面更没有任何字迹或图案,自然此旗非彼旗。难不成“招魂旗”还有不同样子或版本?但不管什么,这面锦旗必与辛怪或岭南三鬼有关。 木一龙心里了然,这“招魂旗”显然是刚才黑衣人所有,用意不是嫁祸于鬼不问辛怪甚至岭南三鬼,便是传递另一种信息。但黑衣人是谁?水蛟帮人?水蛟帮人若是想害郝红娣脚在水蛟帮总舵便可,何必费力牺牲六人性命而到这林子?既然黑衣不是水蛟帮人,说出“招魂旗”后郝红娣才跟着进这林子,郝红娣与“招魂旗”有何联系?难道郝红娣与岭南三鬼也有联系? 黑衣人与郝红娣都与“招魂旗”有着密切的关系,说明与“招魂旗”有着密切联系的绝非两人?那是多少人?这是个组织还是帮派?属于岭南鬼重门还是岭南三鬼新成立的组织? 想到岭南三鬼,木一龙自然想到马忠道、李仁杰,二人曾经都属于鬼重门人,不管其叔叔云青梅与二人有着什么样的交情或恩义,既然将他托付于马忠道,马忠道自不会伤害或不利于他,难道叔叔云青梅托付错了?马、李二人始终都是假装或演戏?岭南三鬼若在山砀县城,马忠道、李仁杰莫非也在?岭南三鬼若是杀了这郝红娣,岂非与芒山结仇,那便与水蛟帮利益等同。水蛟帮与五柳庄、彭州首富彭万方或彭州四杰显然有着结盟上的利益关系,勾结外帮这点均与三鬼势不两立的,难不成三鬼不知水蛟帮与五柳庄等之间的关系? 连串的问号在木一龙脑子里形成个迷团,且打着转儿了越滚越大,一个头绪儿也找不到。 木一龙岂能想到一个郝红娣怎会引出这么多的问题,但眼下如何处理郝红娣的尸体?埋葬了还是留着等待芒山来人发现?但暴尸这林子荒野显是有违人道,但自己又将如何? 木一龙来到郝红娣尸体旁,再次观察,希望能够发现其他些线索或蛛丝马迹,能否知道黑衣人到底是谁?但郝红娣除了面部表情不甘或不解外,双脚后跟沾着不少土,显是疼痛蹬地所致,整体看来并无其他线索。他也不能解开郝红娣衣服查看是否有其他伤处,但人既已惨死,本是不幸,而是位姑娘,那更是大大不敬了。 估计天亮尚有一定时间,也无任何工具将郝红娣葬了。木一龙暗自许诺必会查清黑衣人真相,不能报仇至少为之讨个公道也是对逝者的安慰,于是朝着郝红娣尸体拜了三下,后退几步靠着一棵大树,灭去火把,慢慢蹲坐下来,暗忖等着天亮后找个将埋葬了也算是对其有个交待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