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9章崭露头角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65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胡平官立即会意,易翁琰走上来道:“瞧你俩聊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帮主不如与侯兄弟回到府中再叙也不迟呀,哈哈!” 侯飞立即接话道:“易帮主说得是,舅舅,咱们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好!” 胡平官“嗯”,易翁琰立即吩咐手下人加紧,原来船上运载的竟是马匹,再装船上的竟是些牛羊等。 侯飞道:“舅舅,这批贷何时出手?” 胡平官叹道:“事情有变,你师父那里既然出了事,只怕夜长梦多,明晚午夜就动,彭州四杰亲自压贷,价钱我已提高了双倍。” 侯飞喜道:“哦,那太好了!” 两人相视而笑。 木一龙忽然想明白,原来马义荣表面是将马匹装船运往上游京城等地,原是在这里就被换成另个船只运往关外,这批马将在明天晚上下运出手。 马匹很快被牛羊换下,船继续上走,胡平官、侯飞、易翁琰等人吩咐手下又做了一番全面的检查后方才离去。 码头立即没在一片黑暗里,周围变得寂静而可怕,想不到这片大的地主竟有着这样的交易。 木一龙正在思索的是如何才能破坏明天的交易…… 跃上第二个房顶,木一龙已经断定响箭所发之处就是水蛟帮总舵,火把照亮一片,人声鼎沸,声音却乱乱糟糟的。木一龙加快速度,再一个起跃,便到了水蛟帮总舵大堂房顶。脚下院子硕大,好几圈人举着明亮火把围住正在打斗的两人,其中一人赫然是芒山孟仁德的二女儿郝红娣,与之对攻的是易翁琰的儿子易怒。一侧墙边上,放着几具胸部或背上中箭的尸体。 郝红娣似已受伤,左手下垂,背后箭囊空空,右手长剑倒舞得有声有色,但在易怒的急攻下,郝红娣虽然有进有退,却守多攻少。彭虎、彭豹站成一排,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好像在看着一场戏。易翁琰则稍稍靠前站着,双拳紧握,眼睛紧盯着场中形势,目光凝重,自是随时准备出手。 易怒使的像月牙刀,但马刀形奇特,月牙弧形处连着一个小型月牙,样子看起来极为笨重,但见易怒耍起来的速度却是极快,不是易怒的力量极大,便是那月牙刀并非想象中的那样笨重。 木一龙想到易翁琰手腕上的六个铁环,每一个环至少有着二三斤的重量,易翁琰双臂的力量由此可见,有其父儿子也不会差到哪里。 又对了十几招,两人都没有出现败相,但郝红娣已喘得不行。易怒嘿嘿冷笑,挥出几招均是全力砍出,郝红娣剑虽长,此时只得以剑挡刀,“当”响后,虎口疼痛,长剑几乎落到地上,很是狼狈,原先轻盈的剑法再能使出。但从这十几招中,木一龙觉得这郝红娣的武功与其姐姐郝红妹有着一定差距,虽然剑招上都极武当剑法。 马忠道、李仁杰都看出郝红妹的剑法极像武法剑法,而郝红妹师从其父芒山山主孟仁德,剑法学了,精髓未到,虽然那晚郝红妹在与黑鹰李仁杰交手时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便已被所伤,但从剑法用招中尚可瞧得出,郝红妹学了六分,其妹郝红娣估计只是学了三分。 《云梦集》中乾坤老人曾提到,武当与峨眉剑法都是力量与招数的集成,但偏重不同。武当注重力道,峨眉重在招数。所以武当剑法厚重霸道,男女均适,峨眉剑法轻盈灵巧,女性最适。 郝红娣剑法招数简单,力道不足。易怒所使招数同样简单,招招拼尽全力,显见注重力道,更像野路子。木一龙猜测孟仁德并非真正地武当弟子,至少剑法上没有学得真经。虽然见过易翁琰使过招数,木一龙也瞧不师从哪里,他本来对江湖各派武功并无多大了解和常识。 这时郝红娣已被易怒的倒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眼睛火一般的怒视着易怒。 易怒得意大笑,“怎么样呀郝姑娘?还不束手就擒?” 郝红娣喘着气道:“做梦!” “做梦?哈哈……”易怒瞧向彭虎、彭豹俩兄弟,显是在炫耀,“嘿嘿瞧见我们刚才花正喝在兴头上,你就来陪陪小爷,今儿晚上小爷我呢就可以睡个美觉了哟!” 郝红娣长剑递出,叫着“去死吧你!”剑尖已快刺到易怒的喉咙。 易怒当然瞧得出对方气力将尽,侧脖闪过,人已转到了郝红娣左侧,左手变钩,扣到郝红娣的喉结。郝红娣立即脸色泛红,眼睛外凸,嘴巴大开,长剑“当”的掉到地上。 易翁琰喊道:“怒儿留下活口!” 易怒得意道:“放心吧,她想死我还舍不得呢,瞧见我这只眼睛没?嘿嘿一会我让你双倍偿还!”伸出舌头在郝红娣脸上舔了一下,“呀虽然有了点汗味,还是满香的哟哈哈……”气得郝红娣几乎晕死过去。 易怒哈哈笑毕,叫道:“来,把她给我捆好了送到我房里去!” 有两人拿着绳子上来三下五除二的将郝红娣来个五花大绑,浑身上下全是绳子绕起来。 郝红娣肢体被绑,嘴巴还在。就破着嗓子大骂不止,气得易怒

拿块布将其嘴巴堵住了。 木一龙奇怪点了她穴道不就完了,既而想到,或许这易怒根本不会点什么穴呢。瞧着易怒此时得意、色眯眯的样子,木一龙真想一块瓦片击打在他脸上,但眼下重要的还是如何帮救郝红娣才是。虽然与郝红娣见过两面,并没有多深交情可言,毕竟敢与水蛟帮做对,看得出为人正直,善恶分明,长相也不差。这样的姑娘若被易怒这样的水蛟帮无赖所糟蹋侮辱,实在有违人义。 易怒走到彭虎、彭豹兄弟跟前道:“让两位兄弟见笑了,酒没喝兴,碰了个野丫头就来闹事,现在好了咱们继续喝花酒去。哈哈……”搂着两人就往正堂里去。 易翁琰道:“怒儿慢着!” 易怒停步,“爹,何事……” 易翁琰道:“这人既然是芒山孟仁德之女,响箭也已发出,估计芒山之人不刻就会赶到,还不吩咐兄弟们尽早做好准备?” 易怒转头道:“啊你们几个,马上加派人手加强警戒,叫弟兄们不要睡觉了,哎还有……在我房间周围加倍人手,要是让丫头跑了嘿嘿我就抢你们的姐妹去……怎么样爹?这样安排可以吧?” 易翁琰气道:“你……哼何时能成大事!” 易怒调笑道:“爹这不是还有彭氏两兄弟嘛,有了他们……啊我们还怕什么呀,是不是两位兄弟?” 彭豹道:“就是,放心吧易帮主,只要用得着我们兄弟的地方,易帮主尽管开口,咱们可是同一条道上走着呢!” “听到没,爹?走走走兄弟们,咱们继续喝花去,刚才没有尽兴,咱们继续?” 彭虎、彭豹附和道:“继续继续……” 木一龙暗道果然人以类聚,瞧这彭虎、彭豹的德行,所谓彭州四杰估计也是欺负地方百姓的地皮无赖之流。 易怒与彭氏兄弟进了正堂里屋,易翁琰吩咐道:“马上派人到城楼门口加强防守,芒山一动静马上报到。” 有人称是离去,几人押着郝红娣转入另一个院子,推进一间屋里,想必那便是易怒的房间了。 木一龙知道易怒、彭氏兄弟可能不足为惧,不易发现他,但易翁琰可就不一定了。所以他待易翁琰离去后方循着几个水蛟帮人押着郝红娣走的方向寻去。 房间门外两人守着,院里石几上还有四人在聊天,手里拿着不是刀便是木棍。 木一龙暗忖水蛟帮人领会易怒吩咐的精神真是到位,一个姑娘派了五六人守着。但瞧着这些人的打扮就像渔夫似的,纵使都是些年轻人,估计不难对付,只是如何让他们瞬间不能发出声音倒得想个办法。 木一龙将一块瓦片捏成碎块,各手握着数块,准备同时掷出打向各人,不是哑穴就是脑袋上手中力道已经酝足,瞄准两拨人正要掷出,忽然看到一个黑衣人影闪入院里,跃到正在聊天的四人中,几个动作“扑扑”几声后,四人便倒地,动作极快。门口两人见到不妙,两人正要拔刀、呼喊,黑衣人已到两人跟前。 黑衣人双手同时递出,攻向两人喉咙,两人尚没发出声音,向前倒下。黑衣人蹲下,在两人身上抹了抹,木一龙这才看清,原来黑衣人使的是两把匕首,那刚才四人岂不也是喉咙被刺穿而死?手出虽然狠了,木一龙想着对付的既是水蛟帮人且是为了救人,心里也大感快意。同时心里不由猜测,这黑衣人?瞧其身材倒是与先前黑衣人身材高矮相当,稍胖些。有无几分相似,其实木一龙心里也是没底,都是穿着黑衣的夜行人,自然而然的联想到罢了。 不多时,黑衣人、郝红娣相继出门,两人翻过墙头向东奔去。木一龙随后跟着。 转入第二个巷子,两人站住,原来前面出现四五举着火把的人,马上有人喊“什么人?站住!”两人转头回奔,哪知后面也出现三四个举着火把的人。木一龙猜测这两队人马只是水蛟帮加强巡逻的人,并非追捕黑衣人和郝红娣的。郝红娣被这黑衣人营救的事易怒等人不可能得知的这么快,于是将两手中瓦片向两边全力掷出,“嗖嗖嗖”几声响后,木一龙看到火把纷纷掉到了地上,两队人马有的倒地不动,有的还在闷哼。黑衣人和郝红娣稍稍迟疑后,依然向东奔去。 木一龙知道东边效外是片树木,上午就是在哪里睡了个觉,同时遇到了“发长少年”和侏儒似的红衣小孩。 两人奔到树林跟前,黑衣人一闪即没,郝红娣却在树林外站着不动。木一龙也迅速隐在一棵树后。 黑衣人又从树林里出来,“怎么不进来?” 黑衣人声音虽然压低,木一龙感觉似乎是有意压制,自是不想发出自己原声,但听得出是个男子。 只听郝红娣道:“你是谁?” “是谁重要吗?救你才是最重要的!”黑衣人道。 郝红娣道:“救我?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与水蛟帮人一伙的?” “救你自然不是与他们一伙的!”黑衣人道。 郝红娣又道;“干吗把我带到这里,是何用意?”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