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8章夜探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4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木一龙看到火把亮光远去,想趁着木门口只有一人把守时找个方便的位置摸进去,这里却忽然看到唐开河没失的地主又走来四个提着马踢灯的人,来前木门前站住,改成二排面对面的站着,先前举火把的守卫则顺着便道返回。 木一龙没见过守卫如此严密之地,一探究竟的心思更加强烈。待瞧着几队人员走后,木一龙还是寻着较为隐蔽的地段,脚尖点地上纵。跃到状顶,木一龙发现高度比想象中的还要高些,灌木丛枝上竟长满尖刺,若不留神,不被刺伤也会划破衣服。 脚岗落地,远处又传来数条狗叫声,木一龙无奈的又学几声猫叫,暗骂:奶奶的怎么今天这么不顺。约莫到了先前看到的高大黑暗之处,原是一排高大的马棚和房屋,散发出阵阵难闻的马粪臭,码头为何还有马棚?既而想到既然是码头,往来贷物五花八门,运送牛马牲畜之类倒也正常。让木一龙心奇的是所有房屋为何没有后窗户?瞧瞧里面的或许房前有窗户了。 好在房顶是毛草,风吹房顶,木一龙不用担心房顶上走时会发出声响。眼前情景让木一龙心里几乎震撼,房前空地更加宽阔,十几亩地的空间上立着几十个大小不等的黑色堆堆,几盏马灯直通空地尽头,好象有水波荡动,并有水流撞击的声响,这里是淮河渡口,想必就是淮河,河上也堆着十几艘怪物似的大小不同的船。右首马棚延伸到黑暗里,马吃草的吐吐声不绝与耳,听其声响阵式估计几十余马棚里关着几十匹马。木一龙暗忖:不知水蛟帮有几个这样的码头,以此判断水蛟帮地盘与生意规模可是小不了。 脚下房子窗户果真在前面,两束亮光往外射出,传出的还有谈话声,那声音引得木一龙情不禁的想一听究竟。 木一龙如黑影般从马棚上跳下,惊得身后几匹马惊叫起来。木一龙不得不再学猫叫,并迅速转到两匹马中间,双手抚摸两马的鬃毛。待马棚又恢复吃草的唆唆声和吐吐声,木一龙方顺着墙角摸向窗户。 房门半掩饰,窗户比普通窗户小,窗纸破损。木一龙透过窗纸的窟窿,发现里面至少七八人在听着一个人训话,唐开河在此人身旁站者。 看清那人容貌,木一龙吓了一跳,此人脸上长满大小不一的肉瘤。木一龙想起此人在五柳庄马场芦苇丛里见过,水蛟帮三帮主隼鸟贾林濡,但好象当时没瞧着这么难看呀? 贾林濡道:“刚才我说的话大家都清楚了没有?” 众人齐声道:“清楚了!” “晚上你们每个人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让外班人员加强所有戒备,提高警惕,不得有任何差错,否则……”贾林濡打住,扫众人一眼,“还有一个时辰,按照刚才的布置赶快去办!” 众人应声“是”后,齐齐退出。木一龙迅速退到马棚,瞧着灯光反射的人影逐渐消失,又返到窗户下。 只听唐开河道:“三爷,今儿晚上……” 贾林濡挥手止住,“该说的我都说了,多余的事……你还是少问为好!” 唐开河垂手说“是” 贾林濡站起跺步,脸上的肉瘤似乎也随着晃动,来回走了几步,转身对唐开河道:“我吩咐的事都办妥了吗?” “一字不错的报了,帮主并没有疑义,我来时他们花酒正喝在兴头!”唐开河道。 贾林濡像是自语道:“帮主一向做事谨慎,即使凡事不问却事事粗细明知,谁也不知道是谁向他汇报的,而哪个又是他的眼线,我们必须谨慎谨慎再谨慎!” 唐开河小声道:“衙门那边……” “我已秘密通知,会准时到来的。”贾林濡道,“谨慎起见,你得再查一遍!” 唐开河说“好,我这就安排!” 贾林濡点头,唐开河走向门。 木一龙只得再回到马棚,心里不解两人似乎另有秘事,谈话中似乎与易翁琰唱的反调,难不成两人与易翁琰并非一路? 正在思忖间,淮河东边远处亮起一盏马灯,灯光逐渐不断增亮,距离自是越来越近。 木一龙听到关门时,贾林濡刚走出房门,唐开河已到跟前道:“三爷,他们来了。” 贾林濡惊道:“怎么提前来了?与约定时间应该还有半个时辰?”“是呀,为何……”唐开河也疑问道。 贾林濡急道:“先不管那么多了,你快去按原计划提前,让巴三勇向南放三支响箭,我先去应付,快去……”唐开河应声跑步而去,贾林濡稍作犹豫后,向西急去。 木一龙迅速跃上马棚,哪知马棚南面已是火光一片,几十个举着火人已到木门处,前面走着四人,已将马棚顶部照亮。木一龙没有迟疑,极快跃下马棚,观察一下后,瞅见东边空地堆起的贷物中间几棵高树,用力几个纵跃,来到一棵环抱粗的树下,暗提一口气,没入树枝,找了个结实的又便于观察的枝干隐藏好,视野果然更为开阔,竟将整个码头尽收眼底。 火把人群已到房屋前,整个空地明亮一片,狗吠不止。 木一龙看到站在人群前面的赫然是易翁琰父子和彭州四杰中的彭虎、彭豹

,那在房里与易翁琰庆的必是彭虎无疑。 贾林濡距离易翁琰三四米远处站定,道:“原来帮主来了,怎么这么早……” 易翁琰阴笑道:“这么早?出乎你意外了?” “帮主……说笑了”贾林濡道,“按照事前约定……” 易怒打断道:“按照事前约定三叔就省了不少劲了吧?” 贾林濡道:“贤侄的意思……” 易怒阴笑,手一挥,后面两人架着个耷拉脑袋的人走来前,将人扔在地上。 看清地主人,贾林濡脸色突变,唐开河?贾林濡喊着,唐开河哪里发得出声来,显然已没有呼吸,贾林濡忽然伸手抓向易怒,那易怒似乎早有准备,一闪即开,贾林濡再攻时,易翁琰已挡在儿子前面,双臂合拢,铁环哗哗响砸向贾林濡头部。 贾林濡想是深知易翁琰这招威力,不敢硬接,急往后跃,外号隼鸟,轻功自是不弱,硬生跃后两三米远,身后早已围满了人。 易翁琰得意大笑道:“念在你跟我多年的份上,束手就擒或许可以留你一个全尸!” 贾林濡哈哈笑道:“胜者王败者寇,你竟暗中与外帮倒卖马匹,无异勾结外帮、通敌卖国!” 易翁琰道:“外帮不外帮,能赚钱有银子就是好帮,识事务者才是俊杰,在我们这个地界,谁给的钱多就跟谁做生意,嘿嘿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由我亲自动手?” 贾林濡也嘿嘿道:“你可不要高兴的太早。”转头瞧往四周。 “三帮主是在等什么人吧?”易翁琰淡淡道。 贾林濡没有回答,易翁琰似是胸有成竹,彭豹道:“易帮主怎么会如此仁慈,兄弟替你解决得了,回去咱们继续喝酒呀!” 易翁琰道:“帮内事哪敢劳驾彭兄”,目光转向贾林濡:“恐怕你等的人即使来了也会让你失望了!” 贾林濡还是沉默不语,这时后面一个声音传来:“三帮主是在等我吧?” 一人从人群里走出,两边各有一位穿着官服的人护着。 贾林濡惊道:“胡大人?你……” 那贾大人含笑与易翁琰对望一眼,易翁琰阴笑道:“怎么样三帮主?还不束手就擒?” 贾林濡咬着牙道:“胡官平你个狗官,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哦,我明白了,难道你就是……” 贾湖平道:“不错……你还有个脑子能用的,我就是旗帜,没有我这杆旗水蛟帮能风平浪静的生意做得这么好吗?” 贾林濡恨恨道:“原来你才是真正的水蛟帮帮主,可恨我竟信你……” “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这可不是件好事哟,易帮主……” 易翁琰抖动双臂,铁环响起,攻向贾林濡。 贾林濡叫道:“我先杀了你这狗官。”双臂展开,伸手抓向胡平官。 胡平官竟像视而不见,一动不动,眼见就要抓到,易翁琰已闪电般出手攻向贾林濡。 贾林濡自是不敢硬拼,有意避开易翁琰铁环。易翁琰笑道:“你有几下子,我还不知道吗?我让你不出二十招。” 果然没出二十招,贾林濡已经力不从心,气喘的厉害。再听一声惨叫,贾林濡已经口吐鲜血,仰面倒地。 易翁琰冲到身侧,右臂扬起砸下,贾林濡胸部喷出一柱鲜血。木一龙在树上似乎都能听到贾林濡肋骨破碎的声音,暗骂这易翁琰真是出手毒辣。 彭虎拿出一块白手帕在脸上擦擦,人群里有人在呕吐。 胡平官用手掩嘴,看到河面的亮灯,道:“不能走漏半点风声。” 易翁琰马上吩咐几人把贾林濡、唐开河两人的尸体深埋河里五米以下。 木一龙听着心里暗惊,这水蛟帮人做事果然缜细,会水的人多,潜入河底将人埋了,谁能发现?但为何胡平官是水蛟帮的帮主?而易翁琰不是正帮主?可见水蛟帮的关系网不是简单的。 河里灯亮到达码头,是一艘大型的船。 船上走下七八个人来,为首的穿着一身灰衣。 众人一起迎上,彭虎首先道:“原来是侯飞兄!” 木一龙想到马忠道曾经说过马义荣有个弟子姓侯名飞,难不成是五柳庄人? 正在猜测间,侯飞道:“原来是彭虎兄,久等了吧?” 两人相抱一下分开,侯飞转向易翁琰道:“易帮主也来了,夜劳深夜你大驾,侯某不敢当呀!” 易翁琰呵呵道:“侯兄弟客气了,马庄主吩咐的如此要事,易某岂敢大意呢?再说了,烦劳的何止我一个呢?你看这是谁?” 易翁琰闪过,推出胡平官,侯飞喜道:“舅舅?你怎么也来了?” 胡平官道:“我怎么就不能来?是不想见我吗?” “舅舅说哪里话,外甥想否定为不及呢!”侯飞搀着了胡平官的胳膊。 胡平官埋怨道:“就是嘴甜,想我为何这么久了没来看我呀?” 侯飞道:“瞧你说的,这不是庄里事嘛,要不是……”他忽然住口。 胡平官正色道:“哦对了,事情进展如何?马庄主有何计划?” 侯飞为难道:“这……”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