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7章二帮主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68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木一龙只得假装更为害怕,吃吃道:“我……我……在下只是打柴,没……没想……” “没想什么?哼!”红衣小孩打断道,“谅你也不敢,还不知道我是谁吧?快告诉他我是谁。”身后立即走上前一人道:“小子,真是同见识,这位就是山砀大名鼎鼎、数第二没人敢称第二的酒无量马上光……”说完得意的伸手林拇指,后面之人紧跟着拍掌叫好。 木一龙心里更奇,这是什么名号?酒无量无疑是喝酒第一、酒量无限大,难不成喝遍山砀全城无人能敌?这类封号倒是奇特。 听到众人喝彩,红衣小孩脸上起初神彩飞扬,突然脸变得紧绷:“妈妈的,也没长脑子?还有呢?”先前那人道:“还有……啊是的是的嘿嘿……再说出来吓死你……这位可是远近闻名、名明明响的水蛟帮二帮主……”众人更是叫好,连阿飞也跟着附和,气得小年直跺脚。 红衣小孩哈哈大乐,得意非常,“怎么样?怕了吧?” 木一龙道:“是是是……怕了怕了。” “怕了还不快跑命去?”红衣小孩叫道,随从们同时起哄“跑命吧跑命吧……” 木一龙心里不由怒气而生,本看到侏儒似的红衣小孩可怜而同情,哪知竟是水蛟帮的二帮主,想来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加上那人拍马屁的随从唱戏似的跟着附和起哄,平时里估计为了讨好主人什么的,干了不少欺负人的坏事等等。暗忖若不是时间不早了,有必要给些个惩戒心里才舒服。 少年更是生气,从马背上抽出一根马鞭,“啪啪啪”的一阵响,附和声戛然而止,红衣小孩带来的随从一个人的叫哭喊娘。 阿飞却赶忙抓住少年和他骑坐两匹马的缰绳。 木一龙暗忖阿飞倒是有先见,两匹马看到扬起的鞭子惊叫不安,自己也被这变故一时无不所措…… 红衣小孩叫道:“疯丫头你干什么?”少年似乎还不解气,扬鞭又抽,随从没倒的倒地,倒地的驴似的打滚。 扬起第三鞭时,红衣小孩已抓住鞭尾,两人顿时相互怒视着较起劲来,鞭子拉得笔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鞭子眼见就被撤断,红衣小孩慢慢松劲,气呼呼的妥协道:“算算了,没面子没面子……”转身对着还在叫的随从骂道:“叫什么叫?你娘死了吗?死了回家哭丧去?”两脚一纵,跃身上马,抖动缰绳离去。 木一龙猜测红衣小孩必是有些功夫的。 随从哪还顾得了叫,爬起来就追。 少年没说话,嘴唇纠得紧紧,对着红衣小孩子等人远去的影子跺了跺脚。 阿飞凑上来道:“呀,他们倒跑得够快呀……” 少年怒道:“过来,刚才怎么没抽上你?” 阿飞吓的后躲:“什么?你还没抽过瘾呢?” “抽死你都不会抽过瘾”少年转身对着阿飞吼道。 阿飞紧贴着少年刚才骑的马旁,嘻皮道:“少年,我有办法让你过瘾。”手指向木一龙。 少年转身看到似也吓傻的木一龙,举起鞭子又放下,对木一龙道:“傻了是吧?还不快走?”不等木一龙反映,夺过缰绳,比红衣小孩的动作还麻利,鞭子打在马屁股,红马嘶叫,扬蹄飞奔。 阿飞丢过来一定银子道:“这是我家少爷的规矩,便宜你了小子……”也上马而去。 木一龙看着银子,摇头暗笑,这是什么规矩?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像唱戏似的,有银子好,下个馆子吃顿好的…… 吃完晚饭,猜测周得光估计会带着混混不全城搜捕也得到处打听,木一龙没敢先找个客栈预订房间,弄了块黑布把脸蒙上,身上的衣服本是灰的,这会儿与夜色无异,虽不专业,全当夜行衣了,随便上了个高大房顶睡起觉来。 木一龙被冻醒时,环视周围,四下灯亮星点,估计得晚上十一时左右了,这时大部分居民均已入睡,于是按照面馆女士的指定,跳过几个房顶,木一龙到了一个灯壁辉煌处,房高堂宽,院大厅敞。院里火把,厅里大堂高大灯笼。正堂在木一龙前方,摆着四张大圆桌,三桌杯盘狼藉,一桌坐着五个人正在喝酒、说话,还有两人已趴在了桌子上。瞧其阵式,不是吃喜宴便是客宴。 木一龙仔细辨认五人,长得均不像易翁琰,但坐在圆桌正中的两人却是认得,彭州四杰中的彭豹和易翁琰的儿子易怒。木一龙奇怪易怒左眼为何没有蒙布,难道左眼伤已经好了? 这时,院中过堂走过三四家丁模样的年轻人,走到正堂开始收拾吃完的桌子、扫地,不一会,桌凳碗盘等等均被移走。一人走到易怒耳边嘀咕了,易怒哈哈大笑叫好,嘴巴贴着彭豹耳朵嘀咕,彭豹听后也哈哈笑着叫好,端碗向其他人敬去。 不多时,先人那人从后堂侧门走出,身后跟着五个身披彩着的年轻姑娘,小步摆腰,一脸卖笑。趴在桌上被人架走,姑

娘们见空就坐,各找了自已的主儿喝起酒来,正堂里又是一番激情热闹。 木一龙跳上另一个房顶,找面稍矮墙头跃下,正在寻思如何知道易翁琰现在何处,右边忽然听到一阵狂笑。木一龙断定笑声必是易翁琰发出,因为在芒山场地易翁琰狂妄的笑让木一龙深刻的厌恶。 木一龙顿时心里暗喜,悄悄摸到窗户,屋里又传来一人笑声,没有易翁琰老态。此人笑罢,易翁琰道:“三少爷做事真是爽快,哈哈我易某也不能让三少爷见笑,一切计划全凭你了,如何?” 那人道:“易帮主更是心胸广阔,怨不得家父常让我们要向易帮主请教学习呢!” 易翁琰笑得更爽:“哈哈彭庄主抬举在下了,易某年轻二十岁时哪及得上三少年这时的成就呀哈哈……来来,咱们兄弟俩再干一杯如何?”接着便是碰杯喝酒的声音。 从其谈话中,联想正堂中的彭豹,木一龙很愉想到屋里与易翁琰喝酒、谈事的必是彭州四杰的老三彭虎,只是没能猜到两人所谈何事,但无疑不是什么好事。 木一龙还想进一步听听两人谈话,听到远处传来脚步声,猫下身子退到墙角,纵身上墙,跃到对面的屋顶,等着两人结束、易翁琰落单时再作进一步打算。 一人敲门,自称罗开河,报帮主说事已办妥。易翁琰开门,称赞办得好,回去叫兄弟们好好守着不得让任务进入,来人“是是是”的应声离去。房门再关上后,屋里顿时又一阵爽笑和碰杯声。 木一龙心急如火,暗忖蹲点守候不是办法,正要放弃,房门大开,两人互扶对笑而出,易翁琰有点往下溜,显见喝得不少。彭豹倒显得清醒,扶着易翁琰时不忘吹捧。木一龙暗喜,机会终于来了。 两人穿过院里,蹒跚竟自去了正堂。木一龙立即泄气,易翁琰何时落单不得而知了,守着可能有无限期。这时他忽然想到那个刚才敲门的唐开河,既然易翁琰与彭豹相商的没什么好事,想必唐开河正在监工的必是为坏事做着准备,跟踪唐开河也许能获知些有价值的信息。心里有种兴奋,右脚忽然一滑,脚尖一块瓦片顺着房面滑下,“啪”的落到院子地上。紧接有人大声叫:“呀怎么回事?房上有什么东西?快去看看!” 木一龙不敢大意,迅速装出几声猫叫。 水蛟帮人都在正堂喝花酒,此时易翁琰与彭豹谈事的房屋方向应该没人,于是翻到西边跳到刚才稍矮的墙头,再翻过几个房顶,跳入一个院子里,身后已剩自己的脚步声了。 喘口气,木一龙想着水蛟帮院里、正堂大门方向,恰好与此院落的走向一致,均是东西方向,刚才跳入的方位就是北边,于是迅速来到南墙边,还没跃起,左侧房关忽然大开,一人站点门口喝道:“什么人?”木一龙回头时瞧见那人竟觉得似曾相识,稍稍迟疑后纵身跃上墙头,落地后是条巷子,不敢怠慢顺着墙角往西奔去。等身后传来“大胆贼人别走”的喊声时,木一龙已到了巷头。 出了巷子,面前横着条南北走向的大街,两侧黑乎乎的,右方隐约听到有马踢声。木一龙不管是否是唐开河,放步寻声追去,有个追赶的方向总比没有的好。 追了两里路后,木一龙已与前面等人相距不到十五米,一匹马后跟着五六个人,观其背影也无法分辩出骑马者是否是追赶目标唐开河,但事已至此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追,而唐开河具体面目他也没有什么概念。 又过了三四里,已到了效外,迎面风速明显加强,眼前立即开阔不少,半边天像被一块黑布蒙着,远处晃着几点模糊的亮光,所追之人也很快消失于黑暗里。木一龙不得加紧脚步,快快追赶上去。 风声更大,其中渗着冷丝,仿佛还有水波撞击声,木一龙估计已到河边了,若不是脸上蒙着块布,想着小脸必不舒服了。 前方人员在一个木棍绷成的木门前被四个举着火把的人拦下,门后是条便道,两侧点着几盏火把直通一处高大黑色的东西,木一龙估计是一处房屋。一人向前问“什么人”,待看清楚来人,赶忙上前牵住马绳,喊着“原来是唐爷。”木一龙方才确定,马上之一想必就是唐开河了。 唐开河下马,径直前走,身后之人纷纷跟进,有两人举着火把赶走在唐开河前面带路,一人牵马,一人留下守着木门。 木一龙没有及时跟进,猜测这必是水蛟帮的码头了,守卫不会这么松懈,摸清情况后再进步也不迟。果然不多时,木门内侧东西两边各走来排成一队提着马灯的人,恰好在木门前汇合,将木门方圆五六米处都照得透亮。 木一龙迅速躲在一个树丛后面。 借着灯光,木一龙发现原来木门两边满是灌木似的植物层,屋后还碗口粗木棍打成的一米多高的木桩。木一龙暗自庆幸没有贸然行动,正在窃喜,他这时看到两队人短暂停顿后各自继续前行。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