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5章风小浪大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0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胸口虽然是剧痛不止,高大山还是对午新武满是敬意和感激。 午新武想从高大山这里得出点易翁琰所说的郝红娣偷什么宝物的信息,奈何绕了半天也没能得出点有用的东西。他猜测高大山可能不知内情,便说师父吩咐请石氏三兄弟有事相商,起身告辞。 关上房门时,午新武忽然觉得好象丢了东西,在身上摸了个遍也没想到丢了何物…… 木一龙道:“马伯伯的计划很是缜密,可我觉得……” “你有什么意见就直说吧,咱们又不是外人。”马忠道说。 “那有什么说得不妥的,还请两位伯伯原谅。”瞧见马忠道、李仁杰脸露笑意,木一龙接着道:“借助孟仁德之力扩大咱们的影响,势必事半功倍,可是芒山距离马镇、彭城都不太远,这样……即使咱们端了水蛟帮的窝,他们也会迅速来支援,而且两位伯伯都出自五柳庄,这些天的忽然离去,想必五柳庄上下都已知晓,咱们这一闹,也必会迅速传开,两位伯伯的相貌在五柳庄已不是什么秘密,这样一传恐怕知道的人便会更多,即使咱们易了容,但依咱们的身材、年纪相信马义荣、易翁琰等这些江湖老道之人必也能猜个大概来,只怕咱们以后的行动……” 李仁杰慢声道:“贤侄说得有道理,咱们是得迅速解决才是……” “还有一点……”马忠道说,“咱们这一闹,不言自明与孟仁德再也无法罢身度外,让芒山卷入进来……” 三人此时都不作声,各自想着心事。 未及,木一龙道:“马伯伯,我想现在易翁琰等人未必知道我们的身份,五柳庄、彭城、水蛟帮的目前要事怕是追踪岭南三……鬼前辈他们,而芒山与水蛟帮的矛盾起因应是郝红娣与易怒的冲突,咱们只在把结仇的焦点依然聚集在这一点人,倒是可以一时麻痹他们的想法,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即使我们的身份暴露了,那时咱们的计划完成,也已离开……” 马忠道喜道:“一龙说得有理,还是依计划行事,只是速度要快,现在最当紧的就是弄清楚水蛟帮的信物是什么?事不宜迟,今晚我就去摸摸……” 孟仁德的书房。 午新武、石氏三兄弟一字排开,静听山主说话。 孟仁德道:“今天的事,怕是往后与水蛟帮不能罢休了。” “山主,水蛟帮找咱们麻烦多年,嚣张跋扈,都是咱们忍着不与计较,今天既然挑明了,不如明刀明枪的来个了断,别让他们以为咱们芒山好欺负呢。”石一启道。 瞧见山主没有说话,石一明接着道:“水蛟帮欺压周边百姓多年,也没几个厉害角色,只是仗着山砀县府衙门的势力才会横行霸道,不可一世,咱们不如杀下山去,端了他们的老巢也不用费多大劲。” 孟仁德依然没有表态,午新武发现山主眼神却深邃起来。 石一星向前一步,刚要恭手,午新武抢先道:“师父有何高见?”,石一星瞪来一眼,午新武装作没有瞧见,崇拜似的等着孟仁德表态。 孟仁德目光扫遍四人,一手背后,一手捋了下发白的胡须,叹声道:“水蛟帮占行霸市、欺压百姓,为恶山砀县多年,其中包括对我芒山无数的骚扰与无事生非,老夫也早想惩之而后快,只是水蛟帮与北彭城、南五柳庄联盟结派,交情不浅,又与山砀衙门……” 四人没人再言,这样分析水蛟帮的实力却非不能小视。 石一星看到其他不敢再言,还是拱手道:“山主,就算这样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五柳庄、彭城距离山砀近两百里,即使走水路也得两天的路程,咱们只要速战速决,就是增援也来不及,而且属下听说五柳庄十几日前发生变故,怕是没有能力前来帮忙了。” “发生变故?什么变故?”孟仁德没有问,石一启首先部,众人也齐齐望向石一星。 石一星立即紧张,定了定神后道:“我也是听下人传闻,说是十几天前五柳庄马义荣的女儿燕诗祺与彭城四杰的彭虎订亲大喜之日,岭南的什么鬼竟把马义荣的女儿劫走,至今没有找到……” 众人心里无不震惊,午新武、石一启、石一明脸上掩饰不住喜色,孟仁德虽面部变化不大,内心却是喜悦不定,复杂起来。 午新武喜道:“师父,这倒是个好机会……” 孟仁德故作镇静道:“消息是否可靠有待查证,一星,明天你带人下山一趟,务必查清是否属实。” 石一星道“是” “记着,尽量避免与水蛟帮人正面接触,万一……立即发信号,通知其他兄弟。”孟仁德叮嘱道。 石一星感谢道:“属下记住了。” “好了,你们先回去歇着吧,等候进一步安排,我还有事要办。” 众人走后,书房变得异常静寂,孟仁德内里却又起一阵波澜…… 马忠道屁股刚挨着凳子,李仁杰已点亮了火几子,木一龙也从下床,走到桌旁。 两人都没有说话,马忠道知道在等着他的消息,喝下整碗凉茶,马忠道

掌心向上摊开两手,李仁杰转身走到床上重新躺下。 “也不是没有收获呀!”马忠道对着李仁杰的床说。 李仁杰像是已经睡着,木一龙望望李仁杰那边,又看着马忠道,自是等着马忠道的下文。 马忠道望着木一龙道:“去把你的包袱拿来。” “我的包袱?”木一龙以为听错了,不解地望着马忠道。 “是呀,没错,就是你的包袱。” 木一龙只得说“好”,虽不明白马忠道要做什么,可以肯定马忠道不是在开玩笑。 马忠道打开包袱,木一龙差点把眼睛瞪了出来,原来包袱里竟不知何时多了个盘起来的金铸水蛇指环。 木一龙惊道:“这……这是哪里来的?” 马忠道作了小声“嘘”的姿势,转头望向李仁杰的床,而李仁杰正走过来。 人未到,声音已到:“这就是他们的信物?” 马忠道得意道:“应该是,我抓了好几个他们所谓的头头,描述的就是这个形状物,只是有的说蛟头向左,有的说向右,我猜测可能有一对,那位郝姑娘只得偷到了一枚。” “可怎么会在我的包袱里?”木一龙自是不解。 “你不记得那天晚上与郝姑娘同乘黑漆漆的马车了?”马忠道似笑非似笑的问。 木一龙“哦”了声,虽没能明白马忠道不是提醒而是戏谑,却想明白了指环为何在他的包袱里,原是郝红娣当时昏迷,所偷的这个指环不慎……让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何郝红娣现在没有索要,他又想到郝红娣受伤不轻,估计现在醒来与否还未可知,几天没换衣服也没打开过包袱,有几件可换洗的衣服呢?加上福总管送来的,有两件了吧? 木一龙有点难为情道:“马伯伯,我想……下山之事能否让我也参与?” 马忠道看着李仁杰禁不住嘿嘿笑,木一龙以为在笑他,心里越加窘迫,哪时两人笑罢,马忠道眼睛望着木一龙含笑,并不住点头,转头又看着李仁杰道:“嗯,我倒是真忽略了这一点,唉早晚的事,是该让年轻人历练历练了,仁杰兄,你看呢?” 李仁杰起身走到木一龙身侧,盯着瞧,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东西似的,木一龙感觉身上爬满了虫子。 李仁杰发现木一龙的不自在,不在紧盯,转身看着马忠道:“江湖是力量和权势的角逐,年轻就是资本呀哈哈……武功和阅历是走江湖的首要条件,贤侄……” 山砀客栈很多,但能在好客客栈住宿、摆宴那是身份、面子,那可不仅仅因为价钱上的事儿,品位与档次在山砀属第二,也没属第一的,除了山砀衙门的后院-五福居,但那里只接待官者。 木一龙点了盘油炸花生,一碟卤肉。店小二说在这里不来点特制的高梁酒,等于没来好客客栈,这是本地特有的招牌酒。店小二的介绍让木一龙觉得不喝点简直没有了面子,于是吩咐也来一两高梁酒。同时照着菜单点了卤牛肉,上来的却是卤猪肉。 木一龙叫来刚才服务的小二,质问为何点的是卤牛肉,上来的是卤猪肉? 小二跑到柜台的帐单处查了查,与穿着长衫的掌柜低头朝着木一龙这方扫来一眼,对小二嘀咕了几句。 小二点头,来到木一龙桌前,竟一改刚才几近谄媚的热情,上下打量木一龙,眉毛紧锁,冷眼道:“客观,不错呀,是卤猪肉呀,你刚才点的是卤猪肉!” 木一龙心里奇怪,有点生气道:“我刚才明明点的是卤牛肉,怎么会变成卤猪肉?” 小二不饶道:“哎我说客观,你刚才明明点的卤猪肉,这绝对没错,我大常脸在这里跑堂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有报错过菜的,不信你可以问问我们老板和所有在坐的客观!” 木一龙哼声道:“我只需要问你,我是向你报的菜,去,马上给我换了。” 小二嘿嘿嘻皮道:“哎呀客观,你点的菜,我亲自上的菜,你都吃到现在了,却硬说上错了,还要求换掉嘿嘿我客观是个难伺候的主呀,你不来吃饭的,来找茬的吧?” 木一龙气道:“哦?你……还会倒打一耙?”瞧见周围众人齐齐朝着这边看来,有指指点点,有交头结耳、有说有笑,掌柜的倒像没有瞧见,只顾敲着算盘,似是任由事态发展。 木一龙心里有数,镇静一下思绪,缓缓道:“这样看来叫掌柜的也没用了……呵呵人家说店大欺客……说得真有点道理,好主凶狗也妄,是看我人少力单好欺负吧?哈哈,今儿我倒真想见见……” 话未说完,听到有人道:“见什么?不见棺材不落泪?” 木一龙瞧见门口走进五个穿着随意的人,为首的嘴里还叼着一个牙签,下半脸满是短硬胡须,嘻皮哈哈的横着走到木一龙面前,后面四人体胖短发,面部横肉,属于地皮流氓的长相。 木一龙暗猜不是客栈的靠山便是地头上的混者,心里不觉厌恶,蔑瞧着五人。 小二瞧见来人,脸上更喜,身子也站直了,喊着“原来是光哥,哈哈来得正好,这位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