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3章把柄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6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5


马忠道心喜道:“贤侄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据孟仁德所说,芒山里不是猎户就是附近被水蛟帮欺压的无法居住的农夫村民,这芒山里胜产雪梨,硕大甘甜,滋阴祛热,还能入药,方圆百里极为推崇。农夫在山里种梨,原猎户狩猎,获取毛皮不少,自用已够,其余用于交换,甚至外销外地,这必要经山砀的水路或陆路,就与水蛟帮人大小摩擦不断。十天前,孟仁德的女儿就是那个郝红妹带人带货在山砀交换时,与水蛟帮帮主水狮易翁琰的儿子易怒及一帮属下人发生冲突,郝红妹射瞎易怒左眼,当时水蛟帮三位当家有事外出,没有及时进山报复。估计五天前回到山砀,才组织人手滋事,誓要让郝红妹以命偿眼,或让出芒山,不仅封住所有出山路,每日攻山多次,所以才把我们误认是水蛟帮人。奇怪的是,我们来时怎么没有遇到水蛟帮人。” 木一龙道:“是不是伯伯你和李叔叔闹了山砀水蛟帮的老巢,都撤回去了?” 提起大闹水蛟帮老巢,马忠道喜不自禁:“有可能,哈哈昨晚倒是够他们忙活一阵了。说起孟仁德,倒没有套出多少信息,从昨晚与之海扯天聊,到今上午陪同游山,我原以为孟仁德有意向我兜售底细,不入伙便会为难我们,但时至现在,我还没瞧出破绽,我猜测要不是真心想留我们助他解围,便真是深藏不漏、城府极深了。仁杰兄以为呢?” 李仁杰略为思索道:“一剑穿心应是武当剑法最后一招,有机会学到这招,怕是不多。” 马忠道点头认可。 木一龙插话道:“不管芒山是贼是匪,孟仁德瞧着像个正道人物,可我瞧着他的大徒弟感觉总有点不对劲,虽然只是瞧了一眼。” 马忠道沉吟道。“嗯”,“午饭时那午新武竟没有同咱们一起用饭,孟仁德要不将其一时忘了,要不没请,但好象午新武自来就在郝红妹的房间里,我出门时听到时面有争吵声,问题怕是不简单呢。” 马忠道哈哈笑道:“贤侄倒是心细哈哈……”转向李仁杰道:“怎么样仁杰兄?这个活可不好接哟。” 李仁杰轻笑道:“这么多年,你为何每次对我用激将法都很灵?哈哈是不是你抓了我什么把柄?” 马忠道走到李仁杰跟前,指着他胸口:“有了这个把柄,还不乖乖听话?”两人相视,只有马忠道视后大笑。 马忠道拉着李仁杰来到桌前,并招呼木一龙过来,然后倒了三碗茶,道:“来,咱们以茶代酒,一同庆祝?” 三人举碗相碰同饮。木一龙也感到高兴,他估计叔叔云青梅还不知道五柳庄的变故,借此可以传播信息,或许还能找更多信息。 三人把碗放下,刚要商量下一步的计划,马忠道忽对两人使个眼色,两人会意,随意谈起他事。木一龙暗忖,马伯伯耳力真好,刚才为何自己未听到门外动静。 不多时,门外有人喊“马英雄在吗?”声音有点耳熟,脚步声逐渐清晰。 马忠道看两人一眼,郎声道:“门外哪位朋友?何不进来说话。” 房门推开,午新武出现在门口,显出歉意道:“不好意思,又来打扰,只是事情紧急,师父想劳烦马英雄再去结义堂。” 马忠道笑道:“客气客气,来得正好,我和仁杰兄刚好有事想与孟山主商量,那事不宜迟,一龙、仁杰兄,咱们走吧?”对午新武做个“请”的姿势,当先出门。李仁杰、木一龙随后出门,午新武紧跟其后。 刚到空场子,结义堂内传出打斗声,有人叫道:“你师父没教好你,我来教你吧。” 午新武当先加快步伐奔向结义堂,马忠道、李仁杰、木一龙相互看了一眼,也加快紧随。 高大山躺在地上握着胸口,怒目圆瞪。 孟仁德挡在郝红妹前面,脸色严肃,盯着面前三人。 三人背对马忠道等人,无法瞧清面目,但见三人装束倒是一般,不似华丽,左侧人稍瘦,身材最高,穿着比其他两人较好,中间一人麻衣,双腕上套着银环,两臂贺粗,显是臂上功夫了得。右侧人身材最后,却显得最为壮实,上下半身等长,双手紧握两个船锚。 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左侧一人回头,左眼斜上竟包着一块黑布,右眼又小又圆,小鸡眼似的,见到后面来人,奸笑道:“嘿嘿还有几个送命的。” 午新武直接跑进,站在孟仁德身侧,喊声“师父”后正面对着来人,马忠道、李仁杰、木一龙站在门口没有进去。 带银环中间人道:“既然来送菜的,躲在屁股后面能干什么呢?” 马忠道、李仁杰、木一龙知道是在说他们,心里听着均不是滋味。 李仁杰脚刚想迈,却被马忠道拉住手。 木一龙没有听出说话人的话外之音,心里虽有点儿不舒服,却也没有动。 孟仁德沉声道:“这里空间太小,动手不便,烦请易帮主移步到门前场中一试如何?” 马忠道、李仁杰似乎没有见过水蛟帮帮主易翁琰,亦或是没有把其人放在眼里,听到孟仁德说到易帮主依然淡淡笑笑,木一龙听着心里却是一惊,他知道孟仁德说

到的易帮主必是水蛟帮的易翁琰,那小鸡眼想必是易翁琰的儿子易怒。 走过木一龙等人身侧时,易翁琰扫过一眼,易怒则一脸藐视和讥笑。 马忠道、李仁杰装作没有看到,木一龙心里不觉厌恶起两人。虽没有亲眼见到水蛟帮人如何横行霸道的,从这两人表情就不像个善人。 场中阵式一如堂内,易翁琰三人大摇大摆若无其事的站在场中心,挑战者似的面对孟仁德。 场中四围不断出现农夫或猎户装束的人,显然是芒山人马。 易怒道:“爹,要不要……” 易翁琰伸右手制止,对着孟仁德道:“看来你的人马……还有几个嘛!” 孟仁德淡淡笑道:“易帮主说笑了,他们不我的人马,而是同邻。” 易翁琰哈哈大笑道:“孟山主还会谦逊……哈哈同邻?看来今儿你的同邻怕是……” 孟仁德道:“多说无益,请……” 易翁琰哈哈笑道:“我就喜欢这爽快……来吧。” 手握船锚人道:“帮主,这事哪值得你出手,给个机会让属下活动一下筋骨如何?” 易翁琰看向此人,稍儿顿后道:“嘿嘿吴副帮主既然有此雅兴,那就与孟山主切磋一下,记着要手下留情哟……” 这话显然透着对孟仁德的藐视和轻蔑,孟仁德的胡子都气直了。 那吴副帮主更加得意道:“帮主放心,属下手上有着分村呢,请吧孟山主,俺吴亚雄向你讨教几招。” 孟仁德闷哼一声,举步迈前。 马忠道忽然道:“山主且慢。”众人都朝马忠道看来。 马忠道向前几步,恭恭手道:“孟山主德高望重,身价极贵,这些个小鱼虾米的哪用得着你老人家这么大的网?嘿嘿……既然我们新入山门,你对我们有此恩情,咱们还未来得及有所表示,不好让我这个农村老夫拿个小虾篓收了得了。”看到孟仁德有所犹豫,不待决定,便又再走向前道:“吴帮主不会怕我这把老骨头了吧?” 吴亚雄见易翁琰没有说话,嘻嘻笑道:“你自己找短命,可怨不得你吴爷爷。”立即亮起船锚。 “嘿嘿那是那是,吴帮主这一亮式真是力量千斤呀,比你们帮主可是威武多了。” 吴亚雄得意道:“那还用说?”感觉失言,急忙收口,挥起船锚砸向马忠道头部。 马忠道呀呀大叫着躲闪,水蛟帮人看着嘲笑,这边则瞧着有人揪心,李仁杰却像在偷笑。 吴亚雄两把船锚瞧着不少三四十来斤,被他耍得呼呼有威,招招带风,每每贴着马忠道身边擦过,却没有一招能中,挥得吴亚雄心里又急又气。 马忠道却越来越显出再有一招便会没命的样子,气也越喘越粗。又过几十招,吴亚雄双臂肌肉凸起,脸色已然泛白,船锚挥得速度放慢,显然这一会儿气力消耗不少。 陡然“哎啊”一声大叫,两人忽然分开,马忠道呻吟的捂着胸口倒退了几步,道:“吴帮主果然功夫了得,多谢承认了。” 吴亚雄不言,虽然站着,船锚下垂,眼睛外凸,双臂两腿都在颤抖。 易怒向前扶助喊道:“吴副帮主……”,手刚碰着,吴亚雄仰面后倒。 李仁杰、木一龙迅速往前扶起马忠道,急问:“忠道兄……” 马忠道眼睛急闪,却显出一副痛苦的表情,李仁杰猜测马忠道是在假装受伤,也不问话,扶着撤回。木一龙心急的喊着“马伯伯……” 孟仁德、高大山、午新武走向前来,询问马忠道伤情。 李仁杰道:“怕是伤得不轻呀……” 孟仁德遗憾道:“怎么?那该如何……” 李仁杰道:“我已为忠道兄喂了药,性命无碍了。” 马忠道推开李仁杰,勉强独自站起,道:“多谢孟山主关心,我……没事!” 孟仁德悔恨道:“哎,怪在老夫……” “孟山主过责了……属下真的没事!”马忠道说。 李仁杰听到马忠道自称“属下”,心里忽然一振,一时没能想明白马忠道,但看到孟仁德脸上笑容,心里有了几分定数。 人群里忽然一个红影闪出,原是郝红妹,冲到孟仁德面前道:“爹,他们就是水蛟帮的?” 高大山道:“不错,就是他们!” 孟仁德喝道:“多嘴,还不下去休息!” 郝红妹抽出背上长剑,指着易翁琰怒声道:“前几天就是你们把我妹妹打伤的?” 孟仁德大声道:“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快住口!” 易翁琰哈哈笑道:“哦?你妹妹可是身着黑衣、手使刻着芒山弓箭的?我说呢,名字这么熟悉呢!” 郝红妹恨道:“少废话,敢伤我娣妹!”一抖长剑道:“今天就让你看看伤我妹妹的代价!” 易翁琰笑声更响,“听见没,孟大山主?伤我弟兄,偷我宝物,还说不是你的人?嘿嘿,看来孟山主也不是传闻中的为人正派、德高依重吗?” 孟仁德脸色急剧变化,似是被人说中事情,郝红妹自是不知其中情由,以为易翁琰承认伤了妹妹郝红娣,就要上前攻去。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