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2章秘密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3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木一龙奇怪,若大一片地方,怎么没见着一个人影?正在猜想马忠道、李仁杰、孟仁德等人去了哪里,场地对面房门,走出一人,正是昨晚被李仁杰打伤手腕的郝红妹,腕上缠有纱布,身后还跟着一个农家女装束的小姑娘。 郝红妹看到木一龙,转身重回房内,啪的把门关上。 木一龙摇头苦笑,想着脾气不小,又不是我打伤你的,奈何对我撒气?忽然想起昨晚上山主为孟仁德,父亲姓孟,女儿姓郝,这倒有趣。 右首谷内一队人马奔来,距离稍近时,木一龙看清当先的是孟仁德和马忠道,随后是午新武和几个猎户装束的人。 木一龙心里又奇,怎么没有李仁杰? 结义堂走出一位穿着长袍的瘦瘦老头,待人马来到场中,老头小跑到跟前,孟仁德道:“大小姐还没有起来吗?” 老头道:“还没有,山主放心,老奴已让香草日夜伺候大小姐。” 孟仁德生气道:“哼,娇生惯养,一点小伤就如此不济,大敌当前,芒山有难,指望她有何用?啊,马兄见笑了,咱们还是堂前议事。” 马忠道说“好” 午新武驱马向前道:“师父,我想……” 午新武喜道:“多谢师父。”立即拌动缰绳,迫不及待的驶到郝红妹房前。 孟仁德恨眼道:“老夫知道你要干什么,不争气的东西,去吧,尽快堂前议事。” 木一龙想不到孟仁德与马忠道关系发展到这般,两人葫芦里卖得什么药?看这情形,似乎一时半会不想走的。同时又想这样也好,他也不着急或根本不想去什么五台山,云青梅不见、大仇未报,还有更重要的事等待去做。 马忠道来到木一龙跟前,问道:“如何?腿好了吗?” 木一龙听出语中关切,心里忽然感到温暖:“谢马伯伯关心,我觉得差不多了。” 马忠道嗯了下:“那就好,来,到屋里我再看看。” 察完伤情,马忠道面露笑容:“伤愈的很快,多愧鬼主的药,可以换新衣了,我出去办点事,一会让人送过来。”说完起身离去。 木一龙望着马忠道离去的背景,想问什么却没有说话,坐在床沿发起愣来。 不多时,先前迎接孟仁德的老头拿来一套新衣,木一龙表示感谢,老头谦虚道有何需要,但请吩咐就是。 木一龙觉得老头极为憨厚,借机询问老头贵姓。老头自称福海荣,算是芒山管家。木一龙还想打听山里情况,福海荣却说自己足不出门,山里事从不过问,也不参与,哪里知道山里情况。 木一龙知道福海荣是在推辞,再问只是徒劳,于是再次感谢照顾、日后若有用得着之处尽管吩咐等等。 福海荣含笑恭身退出房间时,差点李仁杰相撞。福海荣连道歉意,李仁杰没有任何表示,径直进屋。 木一龙与李仁杰几乎没有说过话,见到李仁杰进屋,也不知如何打招呼。 屋内两张床,东西墙对面摆着,中间一圆桌。李仁杰走到昨晚就寝的床上,躺下就打起呼。 此后的三天,木一龙、李仁杰的饭菜都是放到房里,并没有见着马忠道的面儿,也没见芒山的其他人。李仁杰还是早饭后出门,午饭时有时在,有时甚至早上出门、晚饭后才到。木一龙想问点什么,却始终没好意思开口,李仁杰没有多余的话,两人像是住客栈的陌生房客,彼此不认识一般。 这是第四天的早饭后,李仁杰坐在床沿,正对木一龙望着。 结识以来,木一龙倒是从未正面瞧过李仁杰。没想李仁杰虽腿瘸背驼,原在五柳庄后房吃饭时初识,还以为年高体衰,入土半截了,不想年纪与叔叔云青梅不差上下,现观面目虽有褶皱,掩不住年轻时气质,比马忠道耐看很多。想到马忠道,木一龙心里忽然明白其中道道了,在千面人的手里,不成千面也有百面了。 李仁杰也在盯着木一龙观看,就像在欣赏一件物品。木一龙被盯着有点浑身不自在,身上长满了针刺似的。 李仁杰似乎瞧出木一龙的窘迫,忽然道:“好好休息,静养不几天就可全愈了。” 木一龙道:“啊,是吗?谢谢李伯伯。” 李仁杰:“你马伯伯呢?” 木一龙有点谔然,摇头道:“我也好几天没见他的人影了。” 李仁杰闷哼一身,起身走到门口站住,转身朝木一龙望一眼,却没有说话,竟径离去。 木一龙猜想李仁杰肯定是去找马忠道了,于是急忙换上新衣,匆匆出门。 赶到山下场地,瞧见左首结义堂…… 马忠道与孟仁德一如昨晚坐次,李仁杰坐在左侧排椅,高大山与三个猎户装束者坐在右边排椅。 看到木一龙走进来,孟仁德喜道:“马兄,这位少年就是贤侄木一龙吗?” 马忠道强笑一下,对木一龙的到来似是不太乐意道:“哦就是,不过腿上重伤怕是愈。”

孟仁德哈哈笑道:“都说虎父无犬子,虽是马见贤侄,确也是一表人才呀。” “孟前辈过奖了,来来,一龙,见过芒山山主孟仁德前辈。” 木一龙上前,恭敬道:“小子木一龙拜见孟前辈。” 孟仁德捋着白须道:“好好好,瞧见没?听其说话就是知书达理之人,将来必成大器,哈哈哪像我们这些粗野山民。”向木一龙一一介绍与坐的芒山诸人。 木一龙认得高大山,三个猎人打扮的石姓三兄弟石一启、石一明、石一星倒是首次认识。 马忠道接口道:“孟前辈如此过谦了,让晚辈们如何承受得起呢。还不谢过孟前辈夸赞?” 木一龙道:“晚辈多谢前辈夸奖。” 马忠道急忙道:“既然见过孟前辈,腿上有伤,还是早点回房休息吧,这里还有要事商量。” 木一龙正要说话,孟仁德抢先道:“没事没事,贤侄既然来了,在此就坐也是休息,哈哈,午时将近,饭菜估计准备好了,何不一起用餐?大山,快去通知老福上菜,我要与三位兄弟喝几杯。” 李仁杰、木一龙的房间。 李仁杰道:“看来忠道兄很受欢迎呢。” 马忠道打笑道:“仁杰兄何出此言?” 李仁杰不屑道:“太师椅,巡山,观阵法,忠道兄怕已是孟山主的坐上宾了。” 马忠道听出李仁杰话外有意,微微一笑道:“本想借宿一晚,省得水蛟帮或五柳庄的麻烦,哪知孟仁德安排这么多的节目,嘿老人家心良苦呀。” 木一龙知道两人对话,不便插嘴,只得静听,这时李仁杰冷哼道:“忠道兄打算何时出发与门主会合?” 马忠道没有立即回答,眼睛望向门外,原来房门没关。木一龙正要起身去关门,马忠道干咳两声,李仁杰猛然转身,目光剑一般的射向门外。 马忠道回道:“哪位朋友?何不进来说话?” 未及,门口闪出一人,竟是孟仁德的大徒弟午新武,马忠道与李仁杰对望一眼,不禁暗笑。 午新武恭身道:“哦恕在下冒昧,师父让我来请马英雄,说有要事相商。” 马忠道哦是声,道:“好,那有劳带路,仁杰兄,我去去就来。” 马忠道走后,李仁杰开始整理自己的包裹。 木一龙猜测李仁杰是想离开。李仁杰跟随打杀辛怪多年,至今无家不室、孑然一人,隐匿五柳庄十二年,现与辛怪得遇,又不能一同前往五台山做十二年前没有完成的大事,恨不得飞身即到,岂肯在这里耽搁?木一龙不知道即使不劝,也该说点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 李仁杰系好包裹,马忠道进屋,看到李仁杰的举动,自然明白意思,关上房门后,走到桌前坐下,端起茶碗送到嘴边又放下,稍作沉默后,道:“仁杰兄想即刻出发?” 李仁杰没有回答,马忠道接着道:“门主骑马先行,我们乘马车,行程自是无法比拟,不说我们何时赶到,纵使按时赶到,相信门主早已离开。” 李仁杰道:“离开了再找。” “这是不假,我相依仁杰兄的心意,不过……我们何时?找到门主又能做什么呢?” 李仁杰忽然有点怒道:“你是说我是个废人?对门主没用了?” 马忠道赶紧道:“仁杰兄说笑了,相识这么多年我怎会有此意?不说知已知彼,至少没同生也共死过,你对门主情义,我岂不感同身受。其实……想为门主排忧解难倒不是能难事,现在就大事就可力帮门主,仁杰兄可愿做呢?” 李仁杰道:“什么事?” 马忠道接着道:“门主发现重大秘密而再现江湖,想必事牵甚广。事起五柳庄,水蛟帮、彭城四杰已经卷入,不日便会传遍整个江湖,门主这一路也必会遭到很多阻拦,若是知道门主是前往五……恐怕杨少主会有麻烦。你我不如闹点事情,吸引江湖引力,事情越大,影响越大,敌方分散力也越大,这样岂不方便门主行动?” 李仁杰又不悦道:“有话快说,卖什么关子?” 马忠道知道李仁杰心意已有动摇,又知道李仁杰性情直率,还是早点说明的好:“估计敌方还不知门主抢来的东西在谁手里?昨晚与仁杰兄闹了水蛟帮,其实我是有意为之,故意暴露目标,让他们以为东西还在我们手上。水蛟帮与芒山有隙,我们何不趁此时机加油添柴,让火烧得再旺点如何,仁杰兄?” 李仁杰没有立即回答,稍作沉思后,返回床沿坐下,将包裹扔在床上。 马忠道端起茶碗喝完,眼睛望向木一龙。 木一龙听着马忠道的计划心里暗喜,虽非完全符合自己心意,总比去五台山划算,看到马忠道望向这边,像是征询自己意思,于是道:“马伯伯,我觉得这主意好,只是……” 马忠道没有问“可是什么”,木一龙只得接着说:“可是我们还对芒已不熟悉,对孟仁德等人更不底细,只怕……”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