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1章芒山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1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李仁杰会意,左手未动,右手扶在牛二响肩头,嘎吱骨声,牛二响疼得又惨起,原来李仁杰抓着肩头把牛二响拉着站起,以李仁杰的手上功力,加之牛二响的体重,不叫才怪。 高大山、郝红妹齐声惊呼,与后两队人同时做好应对姿势。 李仁杰冷哼,轻推牛二响后背,牛二响跌跌撞撞往前步,高大山、郝红妹马上赶前扶助。 高大山关切道:“三师弟。”牛二响哪里说得了话,晕倒在高大山怀里。 郝红妹将弓背在身后,李仁杰吼道:“敢伤我三师兄,我要你尝命。”长剑一拌,剑尖前伸,极像武当剑法“投石问路” 李仁杰漠然视之,一动不动。 马忠道忽然道“姑娘且慢。” 郝红妹道:“要杀就杀,费什么口舌。” 马忠道缓缓道:“姑娘使的可是武当剑法?” 郝红妹不耐烦道:“我不知道什么武当剑法,只知道这是我爹所授剑法。” 马忠道“哦”一声,接着道:“但姑娘这招却是武当投石问路。” 郝红妹道:“管他什么剑法,能让你们死在剑下的就是好剑法。”剑柄再抖,竟化成一阵剑圈刺向李仁杰全身。 马忠道摇头暗忖,剑法不错,使者火侯自然不到,路数却像不伦不类。 李仁杰似乎看出郝红妹剑法路数,剑法罩满全身却不急不忙,步法前后交错轻轻挪动,郝红妹招招落空。十几招过后,郝红妹剑法加力,并有轻微喊声。 李仁杰知道郝红妹已经心燥,在急于求成了,却但依然喂招似的不紧不慢,有意露出很多空当让给对方,但等郝红妹攻到时,立即严密防守并有反攻,郝红妹不得不撤剑自守。 如此又过了十几招,郝红妹“一剑穿心”长剑刺向李仁杰胸口,眼看就要中招,李仁杰忽然侧身,长剑刺空,右手迅速抓向对方手腕,郝红妹抽回不及,手腕已被对方捏住,又迅速被松开。 郝红妹踉跄后退两步,长剑未掉,却无力再举剑,右手腕似有无数细针刺入。 李仁杰像是从未动手,气定神闲,面无表情的站着。 高大山看到师妹受挫,喊道:“还不扶着三师弟?都死了吗?还不一起上?”众人似是如梦初醒,三人慌忙丢掉手中武器、火把前来扶着牛二响,其他纷纷亮起手中家伙扑过来。 一个洪钟声音传来:“大山住手。”倒八字口又出现一群火把,一位黑发白须老者几个闪动就到了众人跟前。 马忠道、李仁杰、木一龙三人无不暗忖老者轻功不弱。 郝红妹改由左手拿剑,走到跟前喊道:“爹。” 高大山喊道:“师父,就是这三人。” 老者点头,拿起郝红妹的手问道:“受伤了?” 郝红妹强忍疼痛,道:“没事。” 老者望了眼已昏厥的牛二响,抱拳道:“老夫芒山孟仁德。” 听老者自称孟仁德,就是箭竿所刻名字,马忠道估计此人便是这所谓芒山这主了,眼睛瞧向李仁杰,李仁杰竟像冲而未闻。 老者胡须已白,马忠道估计年纪略长,也只好抱拳道:“在下马忠道。”他本想报名马三道,但马三道是五柳庄用名,却还不知这芒山孟仁德与五柳庄是何关系,若是结盟等于自投罗网。马忠道之名十几年未用,现在报出来,老者未必知道是谁。 孟仁德不说话,马忠道猜测不是思索记忆里关于马忠道的信息,就是等着介绍,于是接着道:“这是同道李仁杰、那是我侄子木一龙。” 孟仁德道:“原来是马兄、李兄,全怪老夫管教不严肃,劣徒犬女如有冒犯,还请包涵。” 马忠道回道:“老英雄谦逊了,我们确非水蛟帮人,方才若不是误会……” 孟仁德“哦”声道:“水蛟帮人至少还没有这样的身手,只是不知……” 马忠道知道孟仁德打住不说,是在等待着解释,于是接口道:“我们三人是彭城山铜人,侄子木一龙是山西五台人,上月来我家串亲,唉,不慎摔断右腿,已作治疗,大有好转,奈何家里来信,说有变故,一龙有伤在身,又路途遥远,所以我与仁杰兄便陪同前往,不想急于赶路,天黑路生的,这该死的老马竟闯入了贵山,实是无意冒犯,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前辈原谅则是,有所损伤……”有意停顿,在身上摸摸,接着道:“我们……我们可能还有点儿路上盘缠。” 木一龙暗忖马忠道故事编得好,戏也演得不错。 孟仁德叹道:“都是前几天水蛟帮不断前来滋事,闹得山内整日不得安宁,本是井水不犯河水,却敢欺我这里,哼。”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马兄确是彭城山铜人?” 马忠道道:“祖孙三代都是。” 孟仁德紧问:“可曾去过岭南?” 马忠道心里一振,孟仁德提起岭南,必是想说岭南鬼重门或岭南三鬼,那无疑知道鬼重门左护法马忠道、右侍卫李仁杰,十二年未出江湖,孟仁德尚能记得,决非一般江湖山主,讲话可得谨慎。

心思自然没有露于脸上,却故作不解道:“岭南?岭南在哪里?没去过。”对李仁杰问道:“哎,仁杰兄,岭南是哪里?离咱们彭城有多远?”李仁杰摇头不语。 孟仁德忽然哈哈大笑,笑毕摆手道:“马兄不必再打晃眼,这方圆百里能有李兄这等身手的,老夫不说全认识,至少没几个认不得的,马兄如有不便,不说也罢,但老夫相信三位既非水蛟帮人,也非他们请来的帮手,非敌既友,五更已过,天亮不远,三位何不上山稍作休整,明早再出发也不迟。” 马忠道望向李仁杰,征求上意见,未等李仁杰说话,孟仁德又道:“怎么?三位不会担心什么吧?哈哈……” 马忠道虽不知这孟仁德是何用意,瞧其形势,立即撤回即使不费力气也得费点口舌,与水蛟帮既非一伙,有何担心的?回撤路上必有水蛟帮或五柳庄人,上山稍作休整也未不可,想好主定,便道:“前辈说笑了,萍水相逢,又深夜打扰,心里过意不去呀。” 孟仁德道:“既来便是贵客,何来打扰?天色不早,早点上山休息才是正事,请请请,还不把你们三师父抬上山去?” 众人即要动身,木一龙喊道:“马伯伯,这车棚……” 马忠道会意,道:“哦对了,我们车内有一受伤年轻女子,不知孟英雄是否认识?” 孟仁德茫然道:“女子?” 马忠道紧接道:“好象所带的箭竿上有着芒山两字?” 孟仁德呀声道:“难道……烦请马英雄带路。” 火把照清面庞,高大山惊叫道:“小师妹……” 芒山结义堂。 马忠道、孟仁德同坐正堂太师椅,两人同时举杯喝茶。李仁杰、木一龙席下坐,对面则是高大山还有另外三人。郝红妹、牛二响已被抬回厢房治伤。 马忠道放下茶杯道:“承蒙孟前辈款待,马某等人感恩不尽。” 孟仁德哈哈笑道:“客气客气,救回小女之命孟某还没有来得极重谢呢,哪能让你们言谢,哈哈……再说我芒山能结交马兄这样的英雄,是孟某的福气,也是芒山的福气呀。” 马忠道嘿嘿道:“孟老英雄太谦虚了,与孟小姐相遇实是巧合、有幸,哪里谈得上恩呢,还是孟小姐福大呀……我们能结识芒山好汉,尤其是孟老英雄,又受如此款待,我们更是倍感荣幸。呀,这几字刀法精妙、读着铿锵有力,令人振奋呀。” 木一龙知道马忠道所说的字是挂在正堂上方的篇牌“芒山结义堂”,字像是刀刻而成,字大却似乎也没讲书法。 马忠道夸字,众人除了李仁杰、木一龙无不抬眼观看,点头附和。高大山兴奋道:“你可真有眼力,这可是我师父亲自刀刻的。” 马忠道道:“原来是出自孟前辈之手,怪不得如此传神呢。”孟仁德笑声更大。 木一龙暗忖这高大山不是健忘便是粗汉,这会儿竟完全忘记刚才打斗的事。印象里马忠道总是面无表情、出口严厉,这会儿倒变得能捧会吹。 一位中年汉子走过来,道:“师父,师妹和三师弟已找郎中看过,只是小伤,也上过药了,小师妹……” 孟仁德点头说“做得好,小师妹你就不用担心了”,并向马忠道等人介绍中年汉子是其大徒儿午新武。马忠道又再致歉意、自责。 孟仁德全推误会,自己管教不严,略有惩戒也是长进,同时再次表示谢意,吩咐午新武安排人手打扫干净房间、准备好酒好菜。 马忠道也朗声说“好”,借花献佛要与孟前辈喝上几杯。 李仁杰不愿出面、木一龙不方便行步,两人被安排同一房间,饭菜送到房里。两人吃了后,本不太熟悉,说话不多,各自上床休息。 独不见马忠道进房见面,木一龙暗想真与孟仁德对饮了?本想向李仁杰打听,奈何李仁杰拉下床帘。 木一龙是被饿醒的,李仁杰不在房里,桌上放着三个小菜,几个饼子,小碗和水壶。 木一龙拄着铁棍下床,右腿着地时感觉疼痛几乎不在,索性放下铁棍,慢慢走到桌旁,吃起来。 走出房门,外面已日出二竿,这是个半山,不足半里,像是半坡,铺满草丛,下是山谷,山层苍翠,风中有香,不见鸟飞,鸟鸣不绝。半山叠着三四层房子,各有卷起的房角,青砖青瓦,最下层多是大石块砌成。这样的环境,犹如到了九龙山一般,在此居住,宁静,舒适,安逸,与外无争,与内和谐,让人遐而忘想。 木一龙所居房屋是在最高层,往下俯瞰尽是翘起的房角从葱绿的枝叶中伸出,像一个个小怪兽似的。 房前一条石阶,顺着几个转折便到了最下层。 木一龙发现这里较山上空地较大。左首房屋较大,四角顶,八条柱,篇额写着结义堂,原是昨晚孟仁德接见之处。结义堂两侧各一排相同房屋,均是依山搭建,有的深凹石层或土层,堂前一片空地,方圆半里左右,青色石板铺就,地面平整,像是一个场子。左首最下端一条平道,一条阶梯型,想必就是上下山通道。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