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30章救人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1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木一龙奇道:“药?啊对了,在这里。” 马忠道将一颗药丸塞进蒙面人嘴里,道:“就看她的造化了……” 李仁杰奇道:“你……” 马忠道自是明白李仁杰的意思,便道:“救一个,总比杀一个心里舒服些吧?把她往里放放,李兄咱得和我做伴了哟。” 蒙面女子斜靠而坐,与木一龙同坐车棚,李仁杰、马忠道同坐马车前辕。 马忠道抖动缰绳,狠狠在马屁股上抽了几下,驾马嘶叫几声,小步跺起,速度不快。马忠道骂道:“奶奶的,还没有我走得快呢。”再抖动几次缰绳,车速几无改变。 李仁杰道:“天黑路生,哪是马的问题,再打也没用。” 马忠道叹道:“看来咱们只能任马随行了,虽是土路,好在宽敞,咱俩也能打个盹了。”两手交叉,竟打起呼噜。 李仁杰也不计较,背靠车棚前面,也打起盹。 随着马车的颠簸,蒙面女子的身体不时滑动,现在左侧臀部和左腿已紧挨着木一龙了。 木一龙没有挪动,怕的是蒙面女子再滑动的话万一有个滑摔…… 也不知前行了多久,三人在马的嘶叫声中惊醒,车棚外已是红光一片。 李仁杰跳下马车,马忠道随后。 木一龙此时也紧张到了极点,两手握着的尽是汗了,活到现在还没有与任何女子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身体更没有如此的贴近了。马车停住,木一龙便想着赶快脱身下车,奈何右侧坐的陌生女子依然不醒人事的样子,同时想到腿上有伤,迅速下车也不方便,索性呆着不动,静听外面情况。 外面似乎火光一片。 马车前方不足五米处,现出两面十来米的石墙,倒八字排列,显然是口窄里宽,易出难进。墙顶一列火把,照得远处明晰,近处地面悠暗。驾马惊叫,自是火把突然点燃。 马忠道大声喝道:“天黑路生,我们着急赶路,不经意意打扰贵地,如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我们这就折回。”声音哄钟,至少可传到半时路外,哪知返回的是马忠的声音,竟有回声。 马忠道回看李仁杰,李仁杰点头会意,迅速移到马车尾部。 无人应声,马忠道牵住缰绳,准本调转马车,忽然叫声“小心”,一支箭叫着响声“嗖”的插在马车轱辘,箭尾嗡嗡响,车轮无法转动。木一龙感觉马车微振。 马忠道、李仁杰同时望着箭,又环视四周。周围除了风声,远处三两猫头鹰饥饿的呼叫声,就是静寂。 两人互望一眼,李仁杰头点,马忠道伸手拔箭,箭竿竟有字:芒山孟仁德。心里不由想到车棚内的蒙面陌生女子所带的箭…… 马忠道将箭递给李仁杰,李仁杰小心接过,没碰箭尖,眼睛转看了下车棚。 马忠道悄声道:“几年没出门,小鱼小虾成大兵了。” 李仁杰道:“你知道?” 马忠道摇摇头,“算了,咱们省点力,赶路要紧。”正要转身,又听“嗖嗖”声,与先前同样的两支箭同时插在轱辘上,与前一箭孔竟成三角形。 木一龙感到马车振感更加强烈,掀开车帘,警惕车外,暗道好险,若是射向车棚,非射穿不可。 李仁杰道:“看来想走还不太容易。” 马忠道双手抱拳,正要喊话,前方传来嘿嘿笑声:“你们水蛟帮成了老鼠帮了?理由也不来点新鲜的?竟都做些偷偷摸摸的事,咱们明刀明枪的来,好歹都是爷们儿。” 马忠道从声音判断应是女声,却自称爷们?若是女的有此射箭力量,岂非简单了。 马忠道正要再喊话,李仁杰抢先道:“既然知道我们是谁,想必也知道来意,为何躲起来呢?” 木一龙、马忠道暗称李仁杰反映好快,既然不让走,对方又在暗处,不如将对方激将出来。 先前声音笑声更为尖细:“不知死活,再让你们有来无回。” 倒八字石墙后面灯火更亮,山间竟有零星火把被点着,往上蜿蜒延伸至上百尺。 不多时,倒八字口处出现两排火把行来,为首两人一高一矮并排走着,各拎一把明晃晃的大背刀,在马车前三四丈外停住,两排火把迅速与前面两人站成一排。 火光更炬,马车前路面看得更为清晰,前方不足两丈处竟有道深沟,一座没有栏杆或缆绳的木桥连接两面,桥下漆黑,深浅不知。 马忠道等三人无不看得心惊,若不是马鸣斯叫,马车骤停,黑灯瞎火的一个不谨,可能连人带车就会跌入深沟。 两队人稍作停顿,高个子手一挥,横队变成纵队,走在前面的一高一矮人的带领下走过木桥,距离马忠道等一丈外停下,两纵队又成横队,瞬间将马车附近照得通红。 矮个子道:“咦这回怎么只派来了俩人?” 高个子道:“可能缓军就在某处藏着呢,咱们不要大意的好。” 矮个子道:“哟,瞧见没?还有一个瘸子。嘿嘿水蛟帮真是没人了,哎,那个瘸子?报个名号吧,免得一会阎王爷那儿不好登记。

” 李仁杰气愤至极,手中握着的箭竿断已成两截,脸上暴筋凸起。 马忠道怒气充盈,暗骂不知死活的东西,恨不得立即扭断那人的脖子,正想如何给点颜色惩戒一下,李仁杰已往桥上走去,喊道“仁杰兄小心。”迅速跟在身后。 木一龙暗忖这情势若再呆在车上,等于束手就擒,于是慢慢挪下车,以铁棍柱地,手扶车帮。 李仁杰左腿瘸,背上有驼,身体佝偻,身高与矮个子差不多,手指着矮个子,并不说话,这是叫阵。 矮个子望向高个子,高个子说声“小心”,矮个子跨前一步,叫着“让你尝尝小爷的厉害”,扬起大背刀,砍向李仁杰腰部。 李仁杰向上纵起,一脚踩刀,双手抓向矮个子面部。李仁杰外号黑鹰,轻功与手上抓功自是不弱。 矮个子心中大骇,抽刀后撤不及,腰部下蹲,就势地上两个翻滚,又迅速起身,双手紧握刀柄。 李仁杰怒气未消,哪容得让其休息,不待矮个子站稳,两手兵分两路,一手抓刀,一手抓向矮个子面部。 矮个子本是双手握刀,看到对方如此进攻,将头右偏,刀尖直接前刺。 李仁杰一个急速侧转身已到了矮个子身后,右手已抓在矮个子右肩头,骨头碎裂的声音,矮个子惨叫一声,大背刀咣当掉在地上。李仁杰左手也抓着矮个子脖子。 高个子惊喊“三师弟……”,举刀奔来,其他人迅速围过来。看到矮个子被对方拿住,额头大汗淋淋,脸上肌肉扭曲,像是极为痛苦,立即挥手,示意众人停止脚步。抱拳道:“这位好汉……” 马忠道也喊道:“仁杰兄……”他知晓李仁杰性格,最忌揭短,正在气头,人肉脖子在他手里只需稍加用力,估计比折断箭竿无异。 木一龙听到外面已有打斗声,扶好陌生女子,自己慢慢挪下车,正看到李仁杰拿住一人。 李仁杰闷哼一声,哪里理会马忠道、高个子说话,矮个子又惨叫数声,身子已经疼得虚脱,“扑腾”跪在地上,脑袋、双臂下垂,显然脖子已断,不死也是晕过去了。 高个子大惊,怒吼道:“你……”因不知矮个子是死是活,也不敢满然出手。 马忠道暗叫“不好”,矮个子先前出言逊,是有必要给予惩戒,若是下手太重要了性命,怕是麻烦更大。但看到李仁杰左手依然放在矮个子脖子上,心里略感安慰,对高个子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无意冒犯,只是误闯贵地,想不到你们如此蛮横,还出言不逊,我看冤家宜结不易解,咱们就此罢手,怎么样?” 自己人被对方扣着,高个子左右看了看,进退两难,一时难作决定,两队人也没人出声,显然这一高一矮是其头头。 这时石墙上忽然传来声音:“说得轻松,闯我芒山,伤人兄弟,就想全身而溜?想得到美。”竟是先前难辩男女的声音。 马忠道刚要说话,伴随“嗖嗖”声响,从石墙上闪来一个黑影。马忠道知道又有箭射来,叫道“小心”,身体往后稍移,“啪啪”两声,两支箭径直斜插入地面半截,墙上黑影也已闪到,同时感觉一个半环形物套向脖子。 马忠道只得再往后移,半环形物又扫向双脚。马忠道脚尖点地,身体往上翻腾,绕过黑影头顶,落到其身后。哪知黑影似乎早有料到,扫脚落空,黑影身体也就地旋转,半环形物倾斜向上扫,那是马忠道肋下腰间。 马忠道这次未闪,他已认得对方使用的半环形物是把弓。双脚驻地扎稳,左手随弓右移,捏住弓背。 黑影发现弓背被扭,用力后拉,岂知弓竟像钉住,丝毫未动。马忠道暗道看你还有何本事。突然感觉弓背微动,弓尖嘡啷响,马忠道迅速侧身,弓尖里射出一根短箭,几乎贴着马忠道鼻尖飞过,心里不由发怒,陡然听到黑影身上又有嘡啷响声,只得松开弓背,左侧闪开,跃到李仁杰身侧。 黑影已跃到高个子身旁,手中多出一把长剑,望着马忠道、李仁杰道:“你们不是水蛟帮人?” 火光下,马忠道看清黑影一身似红似紫紧衣,男子装束,背上有个箭筒。 木一龙看着心里奇怪,声音判断应是女性,奈何男子装束?这时听到马忠道说:“我们何时说过是水蛟帮人?” 黑影道:“既然不是水蛟帮人,为何……”发现失口,转头埋怨似的望向高个子。原来对方从头至今也没表明是水蛟帮人,而是自己猜测为水蛟帮人,才会发生刚才事情,悄声道:“我已发讯号,我爹不刻就到。” 高个子理会黑影用意,说“好极了师妹”,转向马忠道抱拳道:“在下芒山高大山,这是师妹郝红妹,那是……”本想介绍三师弟牛二响,没想现在却被对方扣住,生死不知,但接下来如何说却接不上来。 郝红妹接口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深夜擅自闯我芒山,决非善意。” 马忠道也抱拳道:“在下等人决非水蛟帮人,也并无他意,实是天黑路生,马不识途,才有此误会,在下深表歉意。仁杰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