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9章水蛟帮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8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木一龙知道两人有事情相商,没有推辞,由马忠道扶着躺在床上,本想偷听一下两人谈些什么,奈何小二迟迟没有送来酒菜,马忠道与李仁杰也没立即坐来说话,对坐桌子不语,木一龙只得闭上眼睛假寐,脑子里不知不觉又闪现《金摩经》和《云梦集》上的内容来。先将《金摩经》修身养性如何静心之法慢慢进行了尝试,再将《云梦集》中的乾坤八式想象中演练一下。如此反复两次,木一龙更是无法入睡,精神越来越兴奋,仿佛置身到了一个空矿之地,无边无际,无上无底,任由自己想象、随心所为。他跃到一个冒着雾气的池边,池面水雾蒸气般轻绕,一阵轻风垂来,雾面闪出道裂缝,一个背影轻飘过来,黑衣蒙面,双手后背,声音如雾般反复传入他的耳朵:知道自己你叫什么?知道杀父杀母的仇人是谁吗?何时能杀父杀母之仇?声音越来越严厉,最后竟是嘶声吼叫。木一龙说他都知道,黑影问为何不去找仇人,木一龙说在等叔叔云青梅,黑影问等你叔叔干什么?木一龙心里惊,不由自问等叔叔干什么?黑影又问仇谁报,木一龙说我,黑影问你叔叔不来仇就不报了?木一龙又无语以对,池水扩大,慢慢淹没自己,全身开始变凉,冷得让他抽搐,池水没过头顶,他想挣扎,却无济于事,原来全身肌体已经僵硬,耳边却始终有一清晰的声音:知道自己你叫什么?知道杀父杀母的仇人是谁吗?何时能杀父杀母之仇…… 木一龙冷汗中惊醒,虽然全身湿透,精神却很充沛,房内一片漆黑,他悄声喊了声“马伯伯”,房内只有静寂。木一龙猜想马忠道、李仁杰必是趁他熟睡时外出了。心里忽然一悸,想起马忠道下午马车上提醒,这里是可能并未脱离五柳庄、水蛟帮的势力范围。 木一龙轻捏右腿伤处,虽有疼痛,还能承受,便尽力坐起,摸到靠在床沿的铁棍,聚精会神,注视房内动静。 不多时,窗户咯咯响动,木一龙暗叫不好,立即握紧铁棍。两闪窗均被人轻轻拉开,两黑影一跃即入,动作极为轻巧。未及,房内有火点闪出,油灯已亮,房内渐明,六目相对,彼此都很吃惊。 马忠道望着木一龙道:“你……”,既而转移话题道:“这样也好,收拾一下,咱们此时出发也不失良机。怎么样李兄?” 李仁杰略作沉吟,道:“咱们这一闹,他们必叫缓军,即使现在还认不出咱们,消息传到五柳庄或是彭城,咱们必然暴露,早出发更好,省得见到些不想见的人。” 木一龙暗想两人不是去闹了五柳庄的人便是水蛟帮的,赶早离开倒可让对方找不到踪迹,省去不少麻烦。虽不知道两人闹事的目的,但如此一闹,自是暴露行踪,对方便会派出更多人手搜寻拦截,岂不是引来更多麻烦? 木一龙心里实是另有打算。想起不管是梦还是意念中的那个黑影和声音,有更为重要的事目前要做。也许对仇恨的理解并不深,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常言此仇不报非君子。君子是什么并不清楚,但必不是一般人。自己虽是一般普通人,杀父杀母之仇不管能否得报,总得为之所为。本不是与岭南三鬼一帮,阴差阳差被其所劫持,现在不管五柳庄或是水蛟帮估计均视他为岭南三鬼的人,此后怎会少了麻烦?马忠道、李仁杰与岭南三鬼本属同门,同为解开锦盒秘密,而自己需要找到梅青风报仇,人志各异,目标不同,不如早分扬镳。却又想到自己有伤有身,行动不便,若遭遇五柳庄或水蛟帮人岂能对付?马忠忠、李仁杰毕竟成名已久,武功不俗,与其叔叔云青梅交情非浅,云青梅更对李仁杰有救命之恩,必会倾力保护他的安全,不如伤好再行离去不迟。 主意打定,看到马忠道、李仁杰已将几个包裹拎在手中,木一龙试着下床,马忠道过来搀扶。 木一龙道:“马伯伯我可以……” 马忠道道:“伯伯知道你可以,不过现在你可不行,来吧,咱们得快点。” 木一龙不再推辞,由马忠道搀扶着走出房间。客栈大厅内竟然灯光辉煌,厅内通亮,却没有一个人影。 李仁杰已站在厢房门口,脸色凝重的盯着窗户,听到身后脚步声,知道马忠道、木一龙已到,不屑笑道:“他们的速度倒是不慢。” 马忠道嘿嘿笑道:“十几年没有活动了,今个儿是得活动活动筋骨了。” 木一龙看到窗外灯光比厅内还红亮,火把不少,没人讲话,要么人不少,要么已经严阵以待。 李仁杰冷笑道:“好,咱们兄弟要不动动,还以为我们都老得动来了呢。” 木一龙见他双肩微动,人已到窗户前,右手往窗户上一拍,紧闭的窗户轰隆一声,窗条外飞,露出一个大洞,客栈外果然火光冲天,人数黑黑的站着好几排。 李仁杰喊道:“忠道兄,我先活动了。”人已跃窗而过,外面立即传来混乱的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一条光线冲到高空炸开。 马忠道嘿嘿笑道:“大侄子,还能走吗?” 木一龙道:“已

经好了。” 马忠道一听更喜:“那你在这儿稍等再出来,我去去就来。”不待木一龙回答,已迫不及待的跃到已被李仁杰打破的窗户前,大声道:“仁杰兄我来帮你。”再一个起跃,人已不见。 木一龙听到外面哭爹喊娘的叫声更大,火光逐渐减弱,约摸时机差不多,手握铁棍为杖,试着挪向客栈厅门。 刚想拉门,门已大开,马忠道、李仁杰大呼过瘾,笑呵呵的站在门口。 门外空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人,有的还在翻身呻吟,穿着一样,地上燃着个别火把。 马忠道去客栈马棚备车,李仁杰、木一龙客栈门前等候。不多时,客栈西巷中走出一辆带棚马车,赶马的正是马忠道。 待木一龙、李仁杰上车后,马忠道缰绳一抖,马车竟驶向原路。 西北空中又有两道亮光冲到高空炸开,马忠道缰绳再抖,马车更快。 木一龙奇道:“马伯伯,咱们……” “知道你要问什么。”马忠道打断木一龙问话,接着道:“刚才两道亮光是五柳庄特有响箭,显然五柳庄人就在附近,客栈门前的以穿着判断,无疑水蛟帮人,看来他们已经联盟,西路怕是走不成了。” 李仁杰道:“就这帮人身手,怕是难成气候。” 马忠道道:“这只是小鱼小虾,水蛟帮倒是有几个难缠人物。” 李仁杰不屑道:“是吗?” 马忠道听出话外之音,笑道:“嘿嘿放心吧,日后有机会碰见的。” 马车已接近城楼,一个黑影忽然从天而降,落在马车前辕,让马忠道有点措手不及,黑布蒙面,一身黑衣,黑影已将一个箭尖抵在自己的背部。 木一龙、李仁杰陡然听到“咚”的响,像是有重物落在车上,忙问“怎么了?” 马忠道故作镇静道:“哦,没什么,遇到一位朋友,咱们顺手捎带上,你俩有病再身,别随意动了。” 木一龙、李仁杰听得出马忠道是在暗示,马车遇到意外变故,不由暗作准备,待观察仔细外面情况,以作不测。木一龙有伤在身,行动不便哪里敢有多余动作,李仁杰不明棚外情况,也不敢贸然出手。 黑影得知车棚内有人,箭尖依然抵着马忠道的后背,似乎并不认为背后棚内即使有人也并无威胁。但马忠道感觉箭尖抵着的力量已经减轻,听到黑影呼吸不均,身体随着马车的颠簸也微有晃动,暗测其人非伤即病。 马车即将驶出城楼,黑影道:“马车转向右驶。” 马忠道看到右首漆黑一片,哪里瞧得清路?便道:“啊这位英雄,右面哪有路呀?”同时故作害怕。 黑影道:“少废话,让你向就向右。” 马忠道“好好”的说着,缰绳抖动,马车还是转向右首驶去,这是向南的路。 城楼本已亮光微弱,这时约莫驶出半里路,是驶到一个树木里,周围漆黑一片,星光寥寥,几乎伸出不见五指。马忠道想向如何走,身侧传来咕咚一声,似乎有东西倒在车板上。 马忠道知道必是黑衣人,心里不禁惊奇,木一龙、李仁杰也吃惊不小,黑灯瞎火的,俩人哪瞧得发生何事,木一龙忙问“怎么了马伯伯?”李仁杰暗作准备。 马忠道道:“我也想知道怎么了呢,李兄有火几子吗?” 闪着几点火星,李仁杰亮了火几,棚内有了亮光,三人瞧见一个黑衣蒙面的仰面侧倒在棚门口,原来后面背着个箭筒。 马忠道看下木一龙、李仁杰,伸出扯下蒙面人的面布,面部显得清秀。 “是个女的?”马忠道有点惊奇道。 木一龙有点奇怪,“怎么会是个女的?” 马忠道指着蒙面人的嘴唇道:“你抹这个红东西吗?” 木一龙瞧见蒙面人的嘴唇颜色显得有点黑,不同脸部颜色,依然没有明白马忠道的话意,眼睛瞧向李仁杰。 李仁杰叹口气道:“这小子没见过女人抹那个东西。”似是很失望。 马忠道嘿嘿道:“这是口红,傻小子,没给人送过?”顺手拿起蒙面人右手里的一支箭。 木一龙有点害羞喃喃道:“没有……” 马忠道瞧见李仁杰在看着自己,明白李仁杰是在询问或等着解释什么,把箭递给李仁杰后,将两指压在蒙面人的右手上。李仁杰将火几子让木一龙拿着,接过箭。 李仁杰沉吟道:“芒山……” 马忠道摇头道:“伤得不轻,没瞧见流血,估计内伤。什么芒山?” 李仁杰将箭又递过来,马忠道看到箭竿上赫然写着“芒山”两字,写法工整,笔法较有一定功底。心里也是茫然,不知芒山是人名、名号或是地名?但不管哪个,倒没有什么关于芒山的印象。于是疑问的瞧向李仁杰。 李仁杰摇头,“没看我,我也不知道。” 马忠道又看向木一龙,木一龙紧张道:“马伯伯……我也没听说过。” 马忠道微微笑道:“我没问你个,我是想问门主给你的疗伤药呢。”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