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8章前行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21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1


木一龙暗然道:“是吗?那多谢那位辛前辈了。” 马忠道听出木一龙语气无力,知道心里是有想法,估计木一龙是武功内力不高,腿上被刀刺透,影响精力不沛,更会影响到年轻人的士气,更不多说,让木一龙多加休息,不久便会好起来的。起身时,将《金摩经》和《云梦集》还给木一龙。 看到马忠道起身欲走,木一龙喊道:“马伯伯……” 马忠道转身,道:“什么事?” 木一龙道:“有没有我云叔叔的消息……” 马忠道道:“暂时还没有,不过……相信你叔叔很快就会来接你的。” 木一龙“哦”了声,不再说话,双手握紧手上的两本书,不一会儿,不知不觉回忆起两本书上的内容。 不知过了多久,木一龙感觉有手拍他的肩膀。他缓慢放松精神,感觉体内有股热流速度逐渐缓。睁开眼睛时,深呼了一口气,瞧见岭南三鬼、驼子李仁杰都在吃着东西,正在寻找燕诗祺时,马忠道递来一个烧鸡肉,伸过接过,说“谢谢马伯伯”,大口啃吃起来。 众人吃罢喝足,准备出发,依然没有见过燕诗祺出现,木一龙猜测可能已能趁早离去,他知道昨晚马忠道说情,鬼不问辛怪答应燕诗祺可自行离去,心里忽然有点儿怅然若失。 三匹马,六位男士。马忠道驾马车,拉上木一龙、李仁杰,鬼不惹辛奇、鬼不找辛异各乘一匹,鬼不问辛怪则说尚有他事需办,独自先行,相约十五至二十天后五台山会合。 此地离彭城不足三十里,而彭城距离五台山没有三千里,也有两千里,以最快的马日夜不停至少跑上十五天了。 马忠道明白鬼不问辛怪的想法,木一龙腿伤在身,李仁杰腿上不便,两行路不便迟慢,只能坐马车。杨业元帅遗物锦盒既已出现,一旦在江湖上迅速传开,事情便会变得不再简单,早点打开其中秘密,夜长自然梦多。六人同行,引人耳目不说,也必会拖长行程。走黄河水路,淮阴河一带均被水蛟帮把手,等于自暴目标。岭南三鬼离去后,三人商定走陆路较为妥当些。马忠道、李仁杰两人心里自明,与岭南三鬼同去五台山自是不可能,也许所揭露之秘密与他们息息相关,主角不可能,能否参与尚在未知,岭南三鬼的先行离去,无疑告诉他们行程速度自行决定了。 日出一竿时,太阳钻出云层,热力依然不弱,露天马车,晒得让人难受。马忠道提议到前面州镇稍作休整再行不迟,反正行动已经迟缓,想快还待时日。 众人无议,于是三人商定,若前行遇一城镇偈备足路上物资,换辆带蓬马车。 申时半分,黄昏将至,三人到一城楼,写着“山砀”三字。马忠道、李仁杰虽没有出过五柳庄几回,却也听到庄里庄丁说过此处,属芒山一麓,淮阴河三角地,北接丘商,南接彭城,传闻镇小人稀,却是淮阴河甚至黄河水道必经的水船马头,地理位置在淮阴一带仅次于商州。 马忠道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袋,道:“虽没有进过几次城,咱们还是打扮一下,打劫的可不管你是贫穷富贵。”马忠道为李仁杰、木一龙进行了简单化装。 马忠道扮的是农夫,跳下马车,将缰绳交给李仁杰:“李兄,马车交给你了。” 李仁杰接过缰绳,却没有问马忠道现去哪里,做什么去,说声“好”,手一抖动,辕马速度加快。 不一会儿,马忠道竟在前方路边站着。马车经过,马忠道跳上马车。 木一龙问道:“马伯伯,你刚才……” 马忠道笑而不答,将一根一端弯成七字形的铁棍放到木一龙身侧。 李仁杰道:“速度够快,打听到了?” “你瞧这个……”马忠道将手里的布袋在李仁杰面前掂了掂,里面哗哗响,显然是个钱袋。 李仁杰道:“呀,不少吗?” 木一龙听着两人对话,已明白马忠道刚才做什么去了,印象里马忠道素来威严,对自己讲话不客气,哪敢再问,心里却无法想通马忠道竟也会做偷鸡摸狗的事,但毕竟人家给自己找来一即使不是正规的拐杖,自是对他不错,心里也暗存感激。 心里正想着是否感谢,听到马忠道大声喊道:“哎呀爹,天色不早了

,咱们还是得住上一晚,明天再回吧?” 李仁杰道:“唉,这天怎么黑得这么早?就依你吧,不过明早呀可得早早起床,你娘可就一个人在家,这么大一个院子。”声音竟比先前老态沙哑,宛然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头。 木一龙暗笑两人真有趣,年纪相仿,竟扮起一对父子,只不知马忠道把他易成何等模样,又将扮演哪个角色呢? 正在猜测,马忠道拍拍木一龙的肩头大声道:“哎儿子,咱们今天不回了,爹晚上带你逛窑子去。”这话一出,惊得木一龙差点从马车上跳起来,也引得路上很多行人驻足观看,有的偷笑,有的接头接耳指指点点,马忠道竟说得理直气壮,对路人装得视而不见。 李仁杰“啪”的一巴撑打在马忠道头上,骂道:“你个臭小子,说什么?刚卖了一头猪换了点银子,你就这样糟蹋?不给你娘买药罢了,你这个儿子不娶媳妇了?咱们家还要有后呀……”竟然越说越气,又打了两巴撑。 马忠道“呀呀”大叫,抱头躲闪,引来行人又一阵嘲笑。 木一龙哧哧两声,差点笑出声来,只得强忍,左手摸到身体左侧的铁棍紧紧抓住,压住喉咙不住的咽着唾液。 铁棍有五六公分粗,握着手心凉冰,外面稍有粗糙,估计不是泥巴便是铁锈,显然不是现成打制。 马车在“好客客栈”门前停下,一个小二跑过,马忠道摸出银子放到小二手里,喊道:“去,先把大少爷背进客栈,再把老爷子扶进来,两间上等客房。” 小儿把银子放在嘴上亲一下,嘻嘻谄笑:“好的大爷,你放心吧,大爷你先请,老爷子大少爷随后就来。” 马忠道背手道:“伺候不好他们,我要你好看。” 小二殷勤的点头,毛巾肩头一搭:“嘿嘿大爷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阿牛可是店里服务最好的。”向客栈里面大声喊道:“前面接待,贵客到嘞!” 木一龙就着马车扶手努力坐起,试着动动右腿,已没有先前疼痛。小二来过来,木一龙看到店小二已满头流汗,大口气喘,瞧见木一龙扶着一根铁棍,忍不住摇头。 木一龙暗忖小二必是后悔不已,先前一个驼背瘸子,后又一瘸子,小二的心里必定想着这一家人怎么长成这样?木一龙想到这儿,心里暗笑。 刚进门,与一人上穿半截袖、下身卷裤边的中年男子差点相撞,小二连忙道歉,来人瞪来一眼,没有理会,闪身侧过,匆匆离去。木一龙闻到一股鱼腥味,暗猜可能是位渔夫。 马忠道已和李仁杰在一侧靠近窗户的长形桌坐定,桌上几个小菜,两壶白瓷细瓶酒。 木一龙虽被小二扶着,行走并不方便,铁棍不仅沉重,用起来并不顺手,放在腋下,抓得虎口发发酸发疼。到了马忠道桌上,木一龙也累得一头汗水。 小二如释放重,扶着木一龙坐定后,腰都无法直起。扯下肩上毛巾在自己脖子上抹一巴,匆匆就要转身,被马忠道喊住:“哎小二,没看到大少爷满头是汗吗?还不赶快擦擦?” 小二一脸无奈,撇着嘴巴拿起就要在木一龙脸上沾沾。 毛巾未到,木一龙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汗臭味,胃里一股东西就往外窜。木一龙赶紧挡开小二的手,道:“好了好了,不用了。” 小二强笑,“大爷稍坐大爷慢用”的喊着迫不及待的离去。马忠道、李仁杰相视而笑。 坐定后,木一龙仔细打量客栈大厅,其布局与马镇和盛客栈大同不异,门口直面前台,两侧摆着几张不等的圆桌、长形桌。十几位客人喝酒、喝茶、聊天不一,大多商旅、渔夫、船夫装束。与他们所坐反方同样老窗桌子坐着两位男子,与门口差点相撞之人同样装束,不时交头咬耳,眼睛瞟向这边。木一龙估计又是在谈论他们三人,一家人子孙两代都是瘸子,岂不够他人说道一番? 马忠道凑近李仁杰,耳边说了几句后,呼喊店家,一个小二跑来,已非前者。马忠道又赏给些碎银,吩咐小二用上等料好好喂马,找个布袋装些饼子馒头,再备三斤熟牛肉和同样的两壶酒送到房里,晚上接着喝。 客房是三人间。 马忠道让木一龙先上床休息,等会小二送来酒菜,再与李仁杰再喝上几盅。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