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7章马三道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67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1


鬼不问辛怪本想安慰两人,但自己断去先辈几代的努力,心里何尝不痛?想到近千家庭均能安享生活、同乐天伦,这也何尝不一件伟业?思忖间想到马忠道还有话要说,便催促快讲。 马忠道:“马义荣接好彭万方,与辽人交易马匹,勾结水蛟帮以便水上运送,先前其目的只在寻求良马,改进马种,彭万方有辽人血统,暗中竟将马匹卖给叛贼李继昌,不管马义荣知情与否,现今实属通敌叛国。据我与仁杰兄多年隐藏五柳庄所查,五柳庄估计只有马义荣、妻子彭蕙芬参与,想必两个女儿均是毫不知情。” 李仁杰道:“后院厨房屠仁军、潘红花也是参与者,两人似乎大有来头,其大女儿娇妮、小女儿娇燕不像亲生,确也没有参与,这点属下可以保证。” 木一龙听到鬼怪人、驼背者均称鬼不问辛怪为门主,猜测两人必属鬼重门下,但两人对五柳庄情况也是掌握得极为清楚,难不成还是五柳庄人?而鬼怪人虽然长相骇人,但对自己伤势似是关心,或许出于同情,也可能本来相识。五柳庄中除了后房总管马三道外,他实在想不出其他人来。 这时听到鬼不问辛怪问:“你俩的意思是……” 马忠道看一眼李仁杰道:“所以属下想……这马义荣的大女儿……” 鬼不问辛怪已明白所说意思,于是不等马忠道说完,摆手打断道:“就依你意见,其父叛国有违道义,何必祸及无辜女子呢。” 马忠道恭敬道:“门主恩怨分明,属下钦佩。”走到燕诗祺身侧,伸手解去被点穴道,怀里掏出点一个小布袋,掂了掂,里面叮当有响,显然是钱袋,道:“这里距离岭不足二十里,彭城不过三十里,碎银不多,买上一匹马,住上一店倒还有余,现在已到丑时,天色漆黑,夜路能走,你明天早晨再出发吧,只需答应一事姑娘便可回庄自由了:不得向任何人透露我们的行踪。” 燕诗祺不说话,内心迟疑,定婚之日遭岭南三鬼所劫,定亲之物被夺,她即使对定婚之事不满,相对岭南三鬼恶名及所做之事,内心是更加痛恨当前众人,怎会轻易放了自己?不是有意假说便是另有打算或阴谋,于是冷冷道:“你是谁?此事当真?” 马忠道说:“我是谁?”本觉得问题好笑,忽然想到自己现在已是真面目,与五柳庄时相差甚远,连与鬼不问辛怪都未能认出自己。何况接触甚少的五柳庄大小姐呢?于是侧过半身,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在脸上一抹,再转过身面对燕诗祺道:“你看我是谁……” 燕诗祺再瞧面前容貌,惊道:“你……”,面前之人竟变成了五柳庄后房总管马三道。 马忠道:“不错,老夫便是马三道。” 木一龙听到“马三道”三个字,努力朝着这边看来,刚也与马忠道作了个对视,面相鬼怪人果然就是马三道,额头骇人的淋巴肿瘤消失不见,心里一阵惊喜,不觉喊出“马伯伯……”,但因右腿有伤,身体无法转动,即便不能看到马三道在哪里在做什么,心里也安慰和放心不少,毕竟有了相对较亲的熟人,于是躺着吃肉,马三道迟早会再来看望自己。 马忠道面色祥和,显得和蔼可亲,但燕诗祺依然不悦道:“马总管隐藏的好深,竟在庄中潜伏多年而未露半点,原来鬼重门对五柳庄图谋已久,当年你被敌追杀,无处可藏之时,是我爹收留了你,这么多年五柳庄对你不薄,为何今日恩将仇报?” 马忠道依然和善,语气平和道:“五柳庄确对我兄弟两人没有不妥之处,也承蒙大小姐多年来的照顾,但人应恩怨是非分明,纵使我与马庄主无怨无仇,可大义面前我们当以公利公道为重。你爹……” 燕诗祺打断道:“可笑,凭着糊编乱造的事就能诬陷我爹?” 鬼不问辛怪道:“嘿嘿诬陷?忠道兄呀忠道兄,与一个没在江湖走几天的黄毛丫头讲他父亲不为人知的丑事,还是位江湖中的大英雄,她会信吗?哈哈丫头,信不信由你,我们做我们该做的事,今儿不仅暂且放你,也让你爹的脑袋在脖子上多长几天,哼,辛某平生伤人无数,手下从未冤魂,就是添你父亲一个,又有何防?姑娘可不要执迷不悟、助纣为虐,否则?哈哈……来,喝酒。”其他人立即抓起酒坛,积极响应。 “我们也不希望你爹参与其事,如今天下天以谁再希望生灵涂炭、流离失所呢?”马忠道理解燕诗祺的心情,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远近知名,江湖上也有名有脸,若说勾结异帮、叛亲背国、阴谋反朝,非亲眼所见,这样的事情谁能相信?叹息一声道:“燕姑娘,马某知道你不信,一时也难以接受,可这确是实情,不久就会败露。躲藏于五柳庄岭的阴天照阴天晴其实就是十二年前的金银双钩,当年陈家谷惨败,三万将士阵亡,杨业元帅撞石自尽,就是金银双钩暗中勾结契丹、设下埋伏惨致

。你性情温和,为人善良,是非应该分明,唉,但愿不会卷入其中。我到五柳庄时燕姑娘不满七岁,念在十二年相识的份上,听马某一劝,明早自行回庄吧。”将钱袋塞到燕诗祺手里,转身走向火堆。 燕诗祺紧握着钱袋,望着离去的马忠道背景,打了几个寒颤和喷嚏。 马忠道转身,眼睛扫向四围,又转身走到火堆旁,拎起一个酒坛递给燕诗祺,道:“喝点酒去去寒气吧!”转身又离去。 燕诗祺抱着酒坛,大脑里一片混沌,从前天午时至今所发生的事情仿佛梦幻般,她不愿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更不愿意这些人对其父亲的指责,她相信那些话是对其父亲也必须是诽谤和诬陷。想到人落虎口,不能为父申冤报平,不由痛恨自己无能,抓起酒坛…… 哪知酒刚入口,呛得六俯倒翻、鼻涩嘴苦,喉咙里像是灌满了辣椒水,眼里有了湿润,那是呛出来的泪水还是伤心而致?喝进第二口时,竟没有先前辛辣,头脑也比先前清醒,只是眼前景物稍有模糊。再喝几口后,她感觉已经回到了五柳庄…… 酒满人酣,不知不觉,已入半夜,众人虽未谈得尽兴,但为了明天赶路,鬼不问辛怪提议早睡,日后再述,众人不敢有异议,稍作收拾,准备休息。 无床无席无被褥,男士尚可,女士如休?木一龙提出将木箱拆成木板,众人觉得主意不错。鬼不惹辛奇手起刀落,便将木箱沿缝拆成四块。木一龙要求将木板马车留给唯一的女子燕诗祺,自己睡在地上,他的理由和坚持让马忠道无法反驳。鬼不问辛怪不忘调侃:“还没有娶过门呢一知道怜香惜玉了?孺子可教呀!” 谨慎起见,众人灭了火堆,分时作了值班…… 卯时刚近,沉寂不在,鸟鸣虫欢。 十几年的后房总管,马忠道常常是五柳庄第一个早起的,今日他也不想例外,不仅有重要的事,还有很多需要准备的物资。 睁开眼时,马忠道却惊讶的发现他并非第一个早起的,鬼不问辛怪立在不远处,背手注视前方。 晨雾缭绕,空气清新,湿滑雨润,让丛林仙境般宁静怡爽。 马忠道思索着要给大家弄些食物,动作尽量轻巧的轻轻起身,以免打扰他人。哪知刚刚站起,鬼不问辛怪警觉的猛然转过头来,瞧见原是马忠道,便又慢慢转过身去。 马忠道轻脚来到鬼不问身侧,悄问“早安”,发现鬼不问辛怪的头发上及鬓白的两侧银丝竟没有一丝水迹,显见其人功力的深厚。 马忠道悄悄转身,鬼不问悄声道:“食物不必准备了,我已让五弟出去采办。” “这……属下办事不周,还望门主责备。” “马兄又言重了,昨晚不是说好以后兄弟相称嘛,以后再无门主,听着让人心里不快。” 马忠道只得说“好,以后谨记。”同时暗忖门主果然心细,善察人心,这点心思竟能被其说中,心里忽然愧疚。作为属下理应考虑在前,不想现在竟然被动。再瞧这边,果真没有瞧见鬼不找辛异的踪影,鬼不惹辛奇、木一龙睡得正酣,燕诗祺蜷缩于木板马车,身上盖着的竟是鬼不找辛异的披风。四匹健低头啃草,马绳已缠到一起。马忠道轻悄转身,想着去解开马绳,套上马鞍,备好一会出发。 马忠道还没有迈步,鬼不问道:“马兄且慢。” “门……辛兄有何吩咐?”听到喊声,马忠道驻足转身。 鬼不问辛怪从怀中取出两本书,道:“这是昨天给那年轻人疗伤从其怀里发现的,非本人不明自取,当时为了疗伤,没在顾忌,劳烦马兄还给他吧,都是好书,好好保管。” 马忠道接过书本,《金摩经》和《云梦集》,均是以前从未见过更未听说过的书籍。瞧其书名,不是讲佛念经的,便是诗集词赋散记什么的,不似武功秘集站法阵术什么的,也是好书? 马忠道虽有疑问,不想多问,放入怀里,待木一龙醒来,还他便是了。 木一龙醒了,眼睛没有及时睁开,心里在默想着昨晚马忠道给他讲说的易容心得,即使此时口干舌燥、胃里干涸了一般。 睁开眼睛时,正好瞧见马忠道提着一个装酒的坛子经过身侧,木一龙稍抬头,喊道:“马伯伯。” 马忠道点头,面目已经变回马三道的模样,脚步未停,走到鬼不问辛怪身侧,递过坛子。 木一龙正在努力起身时,马忠道已到身侧,扶着木一龙坐起,问道:“怎么样?胸口还疼吗?” 木一龙手摸胸口,心奇自己的胸口未何没有昨晚剧烈般疼痛和憋闷,便道:“哎,好象还有点闷。” 马忠道递过坛子,示意木一龙喝点水,道:“昨晚门……辛怪前辈已经给你检查过胸口伤情,并喂了他的药,相信再休息一两天便全全愈,哦,腿上呢?刀伤很深,即使上了药,估计还得三四天才能下地。”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