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5章招魂旗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9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鬼不找辛怪道:“招魂旗!”伸手从怀中掏出锦旗,随手一扬,“嗖”的一声锦旗已叉在茶棚木柱上,“生则俱生、死则俱死”八个血字又在风中闪动,如无数招魂的血手慑人魂魄。 阴天晴一个踉跄,几近摔倒,阴一虎赶忙伸来扶,阴天晴伸手推开制止,定定神缓声道:“传闻鬼重门门主是位大英雄,今日怎会拿着一面破旗来装神弄鬼,故弄玄虚,还擒着小女相要挟,暗伤次子,不怕有留人笑柄、辱了贵派名声吗?” 阴一虎道:“什么英雄,我看这人一脸奸滑,哪里佩称英雄?哎,不管你是鬼门阳门,是个人物的就放了我妹妹,我与你单打独斗,以人要挟,不怕江湖耻笑吗?” 阴天睛狠狠道:“一虎,与这等小人多说什么,鬼重门人非奸既盗、人人得而诛之,跟他费什么话,你从左侧我从右,拿了他再说。”亮招就要攻去。 阴一虎道:“可是妹妹还在他手里……” 阴天睛道:“大义面前,岂容优柔寡断、犹豫不决,他人不义,我们岂能再心存仁慈、手下留情?你二弟三弟不是教训吗?” 看到阴一虎还在犹豫,阴天睛大声喝道:“还不动手?想让二虎三虎白白牺牲吗?” 阴一虎拾起地上两把短刀,摆好架式,喊着“好,还有兄弟命来。”便攻向向鬼不问左侧。 阴天睛苍鹰般跃起,双钩从阴四虎头顶落下。 鬼不问辛怪叫道:“呀,真不要你女儿命了。”抓起阴四虎双肩,往左侧一位,身体跟着闪到左边,避开阴天睛双钩。 阴一虎本来双刀刺向对方左侧,没想对方将妹妹挡在刀前,哪敢用力,散去腕力,抽回双刀,右跨一步,避过妹妹,又到了鬼不问身后,举刀刺向鬼不问后背。 阴天睛双钩落空,右手腕翻转,右手银钩横切抓向鬼不问胸部。阴四虎此时正在鬼不问左侧,阴天睛这一横抓也将女儿罩在攻击招下。 鬼不问暗骂阴天睛好狠,女儿安危竟不顾及。左手改掌推开阴四虎,身体一个旋转同时往后跃开两步,阴天睛父子两人攻击又空,阴四虎则被鬼不问推开二米开外爬在地上。阴一虎马上跑到阴四虎跟前,喊着“四妹四妹……” 阴一虎喊了几声,没见妹妹回应,对鬼不问吼道:“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鬼不问辛怪松松肩道:“没什么,点了她穴道而已,哎你可不要乱解哟,否则就你会像他……”指指躺在地上的阴二虎。 阴一虎气声道:“你……”手指放到四妹鼻尖,有热气呼出,十分均匀,本想咒骂几句,但想到鬼不问已经警告不可乱解穴道,阴二虎穴道是父亲解的,结果阴二虎竟七窍出血,现在是死是活尚不得知。父亲何等攻力,自己怎敢贸然解穴?凄声道:“我弟妹与你无怨无仇,为何下此毒手?” 鬼不问讥笑道:“笑话,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对他们下毒手了?可是你父亲银钩大侠功高自负,糊乱解穴的,嘻嘻你妹妹若不是我冒死推开,岂不也要死在你父亲双钩之下了?” 刚才情形阴一虎亲见,确是看到鬼不问辛怪推开妹妹,躲过父亲双钩,但他哪里想到父亲阴天睛意图?只想着必是攻敌心切,至于二弟阴二虎致伤哪知道具体原因。 阴天睛朝阴一虎这边扫过一眼,骂道:“糊说八道,还我儿命来。”招式未停,攻向鬼不问辛怪。 鬼不问辛怪闪过几后,感觉阴天睛招招攻向要害,若被击中,非死既伤,暗忖阴天睛估计本性如此,阴险歹毒,心狠手辣,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当今尚算太平,本想念在妻子一家,果真悔改,弥作善事,或可饶恕一命。但今天看来,从见旗至目前出招,哪有丝毫悔意?饶其何用? 心思想定,鬼不问辛怪不再闪躲,出手自不留情,十几回合后阴天睛已是气喘嘘嘘,招式捉襟见肘。鬼不问辛怪瞧着阴天睛一个空门,“鬼抓手”已拍到阴天睛胸口。 阴天睛噔噔倒退五六步,闭口无声,双眼圆爆,双钩不知何时只剩一把。 鬼不问辛怪道:“哟,还不倒下!” 话音未定,阴天睛扑通一声单膝半跪在地上,喷出一口鲜血。 阴一虎叫妹不应,又见父亲受伤,一边喊着“爹,爹……”,握紧双短刀又向鬼不问砍来。 鬼不问暗骂蠢货,大声道:“哎哎慢着!” 阴一虎嘶声道:“废话少说,我和你拼了。” 鬼不问道:“拼了?你能拼过我呀,你比你爹……” 阴一虎自是明白,鬼不问辛怪的话意,但事已至此,除了拼命哪还有他法,于是厉声道:“拼不过也得拼,我……我……” 鬼不问辛怪呵呵道:“鲁夫一个,你爹你妹一时死不了,你不得先救救你二弟呀!” 阴一虎垂气道:“怎么救?我爹他……” 鬼不问辛怪自是听得出阴一虎话外之意,嘿嘿道:“你爹那是不懂解穴之法,你在……”于是详细告之解穴之法。 阴一虎虽然半信半疑,也只能一试。在阴二

虎的脊背上点上两下之后,又双手叠加在其胸口匀力按上十次。鬼不问辛怪则给阴四虎解穴后,来到木一龙躺着地查看他的伤情。 不多时,阴二虎有了微弱呼吸,阴四虎也已坐起,阴一虎奔到父亲阴天睛跟前,但见父亲依然气喘嘘嘘的半跪,一钩柱地,支撑身体不倒,胸口起扶不定,怕是伤势不轻。沈红娘与两男孩早已不见踪影。 右方路口驶来三匹健马,不时便到茶棚,一人当先下马,身高细长,人未到声音先到:“呀,有架打,有死人,大哥,大哥……” 鬼不问辛怪知道二弟鬼不找辛奇来了,还有两人,其中一位身材较小,背上鼓起一个大包,走路一高一低,显然是个瘸子。 鬼不惹辛奇上下摸着鬼不问辛怪的身体,叫着:“大哥你没事吧?伤着没?有架打干吗不叫我呢?对手是谁?老子的手昨天就痒了,谁?谁?” 阴一虎等人见到有鬼重门帮众到来,一个鬼不问全家便家人都对付不了,来人中又有人喊鬼不问辛怪大哥,自是敌手,只顾着救扶伤者,哪里还敢说话。 鬼不惹辛奇看到锦旗,忽然肃然起敬,小声道“大哥这……” 鬼不问辛怪飞身跃起,摘下锦旗,小心卷起,慢慢放入怀里,叹声道:“又可以向元帅一个交待了。” 鬼不惹辛奇诧异道:“这元帅是……”见到鬼不问辛怪瞪来一眼,赶忙闭口不言,忽然想起一事,喜道:“大哥,你看,这两人是谁?”转身对跟来两人道:“来,快见过门主。” 两人走到鬼不问辛怪面前,单膝下跪道,低头齐声喊道:“门主……” 鬼不问辛怪长叹一口气,深有感慨的道:“十几年,十二年了吧老二,没听到这么真切的称呼了,门主……嘿嘿。” 鬼不惹辛奇道:“不错大哥,鬼重门人众解散至今确是十二年了,但大哥你依然是门主呀!” 跟随两人也附和道:“二门说得是,门主永远是我们的门主。” 鬼不问辛怪嘿嘿自嘲道:“永远的门主呵呵……说得好哈哈请起,两位是……” 两人抬头未起,但见两人面目,鬼不问辛怪忽然双手颤抖,赶忙曲身扶起两人胳膊,大喜道:“两位是两位是……”终是没有讲出两人姓名。 鬼不惹辛奇忙道:“大哥,他们是左护法马道忠和右侍卫李仁杰呀!” 鬼不问辛怪喃喃反复念道:“马道忠……李仁杰……”,突然紧紧抓住两人手臂,激动道:“千面人马道忠、黑鹰李仁杰?”眼里竟含有泪珠儿滚动。 两人似乎也已喜极而泣,瘸子道:“门主还记得在下?” 鬼不问辛怪道:“记得,当然记得,咱们本人不但是儿时玩伴,并同创建鬼重门,拼杀江湖十余年,在下身上的每一处伤痕无不记录着咱们三人的生死事故,岂能忘记?啊,你这?”与自己当年叱咤纵横江湖的黑鹰拄着一根木棍,竟成了瘸子,背部佝偻,连走路似乎都很困难,犹如雄鹰折了双翅,断去铁爪,内心何止震惊?而千面人马道忠两面部各整齐排列着两条疤痕,隆起的淋巴,已呈黑紫,像是被人撕去两块脸上皮肤,心里更加骇然,动容道:“老马……” 马道忠也动容道:“老马还活着,活着就是盼着能与门主重见一日。” 鬼不问辛怪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活着咱们就可再共生死。” 三人互扶双臂,哈哈大笑,眼睛里均含着泪水,那是由衷动容激动喜极而泣的幸福之泪。 见此情景,鬼不惹辛奇也目中含泪地说“好好好”,似乎除了说好,别无他词。 鬼不惹辛奇家里兄弟中现虽位居第二,实居第四,上还有辛特、辛别,各兄弟间年隔差不多都是三四岁左右。十二年前虽没能与大哥辛怪等人闯荡江湖,也未能与二哥辛特、三哥辛别等共赴战场,但接触最多的当属马忠道和李仁杰,与他们情义也属最近。曾经生死兄弟,分散十二年再次重逢,十二年积累感情一时暴发,其情其景谁不感动?自己也仿佛成为三人角色之一,禁不住热泪盈框。招头瞧见太阳,几近黄昏,估摸已到酉时,天色将晚,抹去眼中泪水道:“大哥,天色不早,不如找个酒家,好好喝上几杯。” 鬼不问辛怪道:“对对对,找个酒家,不醉不休,哈哈,两位兄弟意下如何?” 马道忠拭去泪水,与李仁杰相视点头,道:“属下一切听从门主安排。” 鬼不问辛怪哈哈大笑,拉起两人手道:“哪来门主,只有兄弟,走,喝酒去。”转身对鬼不惹道:“二弟套上马车,拉上木厢,啊,还有,将那小子放到车上,一同带走吧。”手指已晕过去而躺在地上的木一龙。 鬼不惹辛奇指着阴天睛等人道:“那他们……” 鬼不问辛怪叹道:“小的难成大器,哼哼老的即使不全死,也得落个半死,随他们去吧。” 鬼不惹辛奇不语离去。 ) 马忠道看到木一龙的装束,惊问:“门主,这躺下之人可是五柳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