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4章中毒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7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1


老头道:“瞧不出你还深藏不露、是位高人呢,连五柳香都迷不倒呢!” 木一龙道:“老伯误会,在下不是在下不是……” 二虎狠狠道:“狗东西竟敢伤我三弟,我剁了你……”说着便举刀刺向去。 老头喝声:“二虎且慢!” 二虎瞪着眼睛道:“爹……” 老头道:“先问问东西在哪里儿!” 二虎道:“只要不把他弄死,不是一样可以问吗?”看到父亲瞪了自己一看,只好道:“哼就让你小子多喘息一会儿,识相的就赶快乖乖交出东西,也好让你死得痛快些。” 木一龙看到这一家人饿狼似的盯着自己,愕然:“各位各位,老伯,误会了误会了,他是鬼重门的,我不是,我也是被他们抓为人质的!” 老头道:“哦?” 木一龙听得出老头对自己的解说不太相信,于是继续解释道:“在下姓金,名兆阳,原居住在马镇南九龙山下,因为我叔叔欠五柳庄后房总管马三道五十两银子,前几天才抵债到五柳庄里做工的,老伯可以到五柳庄去核实。” 老头嘴角泛出笑意:“小小年纪不大,编故事倒是本领不低,老夫接到传书,想不到与岭南鬼重门里内外合,夺走马庄主宝物、劫持马家大小姐的竟是你这小辈,哼,不管你如何玲牙利齿、能编会造,只要乖乖交出东西,老夫念你吃了十几年的粮食,长这么大也是不易的份上,倒可以网开一面,保你完好,怎么样小伙子?” 木一龙急道:“老伯,你看在下身上有什么东西,你尽可都拿去!”摸遍全身,也没能搜出一件值钱的东西。 老头:“小伙子真是敬酒不吃了呀。” 一旁二虎道:“爹,跟他多说什么,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是不知道人是肉长的。”说着就要动手。 木一龙坚持道:“我……我……”忽然看到一个黑影朝自己飞来,没看清是何东西,胸口上一阵巨疼,自己也向后飞去,重重摔在地上,原是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 老头轻轻双脚落地,站在木一龙三四步处,眼睛轻蔑的盯着木一龙,目光里忽阴忽暗。 木一龙无力道:“老伯你……” 老头轻蔑道:“怎么样?老夫只是稍稍惩戒,还是说了最好。” 二虎冲到木一龙跟前,恶狠狠道:“看你小子能撑到何时。”右手高举,短刀迅速扎进木一龙大腿。 木一龙一声惨叫,血点四测,发髻女子发出惊呼,两小男孩“啊”的大叫别过脸去紧抱住母亲双腿。 老头紧声道:“二虎……” 二虎回头道:“爹,你放心,他死不了的,说,东西在哪儿。”这时木一龙早已疼昏过去,哪里还能说话。 见木一龙不回话,二虎手握刀柄,抽出短刀,再次高高举起,猛落下去。 众人不是捂住耳朵就是别过脸去,等着再一次惨声。哪知过了半分,二虎依然成半跪姿势,握刀高举,并没有落下。 众人惊诧,一虎赶到二虎身侧道:“二弟……”手刚碰着二虎,发现二虎身体似已僵,心里大惊,转身对着老头叫道:“爹……” 老头迅速来到二虎跟前,半蹲察看,在二虎背部心俞、厥阴俞两穴点上两下,又迅速起身,警觉环视四周,朗声道:“朋友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呢?” 众人了都警觉的四周观看,但周围依然静悄如常,哪有人影出现。 老头又道:“在下阴天晴,哪位道友……”,原来老头是江湖上传闻的金银双钩之一的银钩阴天晴。 话未说完,二虎大叫道:“爹,快来看……” 阴天晴道:“怎么了……”,赶忙蹲下来查看,二虎口、鼻、眼睛和耳朵里竟有鲜血缓慢留出,阴天晴心里大骇,抱拳转向周围道:“哪位朋友对犬儿下此毒手,若要寻仇,阴某在此。” 鬼不问辛怪大了个哈欠,伸伸腰,懒洋洋地道:“奶奶的这茶好厉害,我怎么浑身没有一点劲呢,咱伸伸手转转腰,消消俺这一身的疲劳!” 鬼不问辛怪说得轻松,现场众人无不心重。 阴天晴心里更是震惊不已,心里恍然大悟,原来暗算三虎即自己二子阴二虎的人便是这岭南鬼重门三鬼之一,虽不知是哪一鬼,但岭南三鬼哪一鬼也不容轻视,江湖谈之令人骇闻的传说更是不小。于是暗运内力,既然对方背对自己,从其背后猛然出手,胜算也有不少。 阴天晴双手变掌,暗运内力,正在出手,阴一虎急切喊道:“爹……爹……快看二弟……” 阴天晴转身瞧见阴二虎上身激烈抽搐,慢慢倒在地上,伸手探到鼻孔,呼吸逐渐微弱,判断阴二虎如不及时就治,想必凶多吉少了。心里不由大怒,抡起双掌便劈向鬼不问,一边骂道:“暗箭偷袭算什么英雄,拿出解药来。” 鬼不问辛怪咯咯笑起,那笑声就像牙齿啃骨头的声音,听着令人毛骨悚然。 阴天晴双脚离地飞起,瞬间扑近,但见人影一闪,哪里还有

对方的影子。双掌攻势难改,“轰”的击在桌子上,桌子随声即成碎片,木屑四测飞起。 鬼笑声又传来,鬼不问辛怪已到五六米开外,笑嘻嘻道:“都是金钩大侠双钩使的不错,没想到掌力也不小,把一张桌子都劈坏了嘻嘻……” 阴天晴知道对方不是取笑便是嘲讽,心里怒气更是中烧,撕去上身村民装束的外套,露出紧身上衣,背上赫然交叉放着两把闪着亮光的银钩。 阴天晴抽出银钩,右手钩在上,左手钩在下,“双钩出世”攻向鬼不问辛怪。 鬼不问辛怪大声道:“着” 阴天晴看到一个巴掌大小的东西飞向自己面部,猜测必是对方发出暗器,迅速将双钩收到面前,劈向来物,来物被劈成几半落地,原是茶碗。又听对方大声喊“再着”,同样大小的东西又飞向自己下腹。 阴天晴明知是茶碗,此时也不敢大意,将双钩并排成剑,横着挡在下腹,同时身体上提,双腿分开,以防飞测的茶碗碎片伤着。 茶碗虽然又碎,但力道比先前更大,竟振得阴天晴虎口发疼。这时阴天晴哪顾得及虎口阵疼,双脚刚着地,分开双钩本想攻向对方,眼睛余光却见对方身体平飞已攻到自己跟前,一手即将抓到自己面部。 阴天晴心里一惊,硬生将上身迅速后仰,背部着地,双钩合叉,钩尖朝上,“双钩分食”各钩向对方腹部和腿部。 自己动作快,岂知对方动作更快,阴天晴双钩钩空,对方也从自己前上空跃过,接着便听到女子惊吓的尖叫和一男子的怒喝。 阴天晴暗叫不好,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转身,便见到对方已站在女儿阴四虎的身后,阴一虎立在不远处怒视。阴四虎眼里满是惊恐,眼珠儿乱转,显然是被对方点住穴道。 阴天晴知道事情不妙,努力平静心情,道:“朋友到底是谁?你想怎么样?” 鬼不问辛怪嘻嘻道:“打了半开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那还打个屁呀,嘿嘿。” 阴天晴接五柳庄马义荣书信,告之岭南鬼重门抢夺庄人一盒装贵重物品,并劫持女儿燕诗祺,要求一切手段拦截所有过往商旅所带的锦盒和年轻女子。只说对方四人,但具体何等模样和装束倒没有提及。 对方如此一说,阴天晴也觉面上过不去,于是问道:“那阁下是……” 鬼不问辛怪摇头叹道:“我是谁不重要,既然连我们是谁你都不知道,啧啧,你就要了这么多人的命?都说我们鬼重门出手狠辣、草菅人命,嘿嘿所谓的江湖大侠与我们何异?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呀!” 阴天晴得知对方确是鬼重门人,这与自己心中猜测相付,心里也更加震惊。岭南鬼重门视为江湖上神秘门派之一,门主、门众、具体门址等江湖人知之甚少,武功与做事狠辣手段也令人谈之生畏,故一贯与魔鬼城被视为魔教或邪门别道。但若说具体做过哪些恶事或能亲身经历或视见的,江湖人倒真没有几个,或是见过接触过的均已是死人。鬼重门近十几来江湖已较少有听说,传闻已解散或造灭门,怎么突然出现在马镇,并对五柳庄发动袭击?难不成鬼重门已在兴江湖并要掀起另一番风雨? 阴天睛越想心里越担心,后面的江湖事自不敢想象,但眼前自己既亲遇鬼重门人,不管能否完成马义荣交待任务,至少女儿还在对方手里,次子阴二虎生命垂危,先解救当前危机再说示迟。阴天睛强压心里怒气,故作恭敬道:“阁下既是鬼重门的朋友,但不知如何称呼……” 鬼不问辛怪故作吃惊道:“呀鬼重门也有朋友?呵呵好说好说。”摸摸自己的光头脑袋接着道:“老夫就是鬼不问……辛怪!” 阴天睛更加恭敬道:“原来是鬼重门门主辛老前辈……”阴天睛比辛怪小了十几岁,喊声前辈也不为过。 鬼不问辛怪摆手道:“什么前辈后辈的,呵呵,哦对了,如果没有记错,你便是江湖传闻中的银钩大侠阴天晴?哈哈,当年陈家谷你可是出了大名了,传说你只身护着杨延玉、杨延勋两兄弟连与契丹大军战了三天三夜,杀敌无数才冲出陈家谷,也保了杨家独留的两个男苗,传闻当朝天山封你为将军王侯,江湖人无不相互传诵你的英雄事迹,嘿嘿是不是很威风很荣耀呀?” 阴天晴叹声道:“十几年前的事了,比起前辈的英雄事迹,在下这点小事哪里值得一提,不提也罢!” 鬼不问辛怪忽然冷笑道:“嘿嘿英雄不想提英雄事,我倒想打听一事。”顿了一下道:“当年杨业元帅的两位副将辛特和辛别,想必阴大英雄不会不记得了吧?” 阴天晴浑身一个颤栗,脸上肌肉骤然紧凑,脸色阴沉,紧声道:“前辈与他们……”,他本想问明关系,但想到当年同属杨业元帅五虎将的辛特和辛别,均是辛姓,两与鬼重门门主辛怪的关系不方自明,当前事情怕是无法遮掩。 只听鬼不问辛怪沉声道:“不知银钩大侠还认识这面旗否?” 阴天晴道:“旗?什么旗?”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