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3章茶棚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81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木一龙顿时醒悟,原来这鬼不问辛怪口中的女娃就是五柳庄的大小姐燕诗祺,也突然想起来确是好久没有见到。两不不巧的被岭南三鬼劫为人质,自己刚刚醒来,这三鬼是好是坏尚不清楚,不敢想那燕大小姐现在如何了。 鬼不问辛怪似乎瞧出木一龙的心事,玩笑道:“怎么?想她了?嘿嘿你老婆怎么样了?嘿嘿……不告诉你。” 木一龙道:“前辈可不要再说笑了。” 鬼不问辛怪装作没有听见,抡起巴撑拍在马屁股后,马车咕噜咕噜的加快了速度,车上更加颠簸。 这时,一匹快马前方驶来,在木一龙、鬼不问辛怪的马车前调头,骑马人是鬼不惹辛异:“大……大……哥,前……有……有村子,有……茶厅,再……有……十五……就上……彭城” 来人说话口吃,木一龙知道这是鬼不惹辛异。 鬼不问辛怪嗯了声,稍顿后道:“马义荣与彭万方交情不浅,这条道虽不是去彭城的主干道,想着这附近地面……哼,刚到申时,天色尚早,咱们到前面稍休整再赶彭城也不迟,通知其他人加快行速,咱们喝茶去啦!”俨然像个童心未泯的儿童。 鬼不惹辛异说声“好……好……”,又拔转缰绳往后奔去。 茶厅很快到过,一面破了半边的茶旗悬在一条树枝上,几个草棚,四张破圆桌,一个农家装束的老头坐一条板凳前摇着一个破了边的芭蕉扇,两个五六岁的男孩在不远处玩着泥巴。 瞧见一队人马走了过来,老头用声音异常的生硬喊着“大蛋小蛋,还不过来,来客人了。” 两个男孩立即想身走来,四只小手粘满了泥巴。 岭南三鬼等人的马车队已经分成了三组,鬼不惹辛异一队只在茶棚里将水装满了水袋后继续前行,在十几米外的村沿处停下休整。 鬼不找辛奇没有跟上来,只在还没进村前的路侧休整,派了几个护卫样子的人来茶棚里装水。 鬼不问辛怪跳下马车,也不叫平板车上的木一龙下车和后面押车的进入茶棚,径直走进茶棚找个位子坐下,用着苍老又洪亮的声音大声叫道:“哎老人家,来壶凉茶……”并用他的马鞭用力的敲着桌子。 木一龙跟在几名护卫随后走进茶棚,本想找个位子单独坐下,其实他也不知道和谁坐在一起,除了鬼不问辛怪其他人都没见过几次。 刚要路过鬼不问辛怪的桌前,听到鬼不问叫道:“怎么?不敢与爷爷坐在一起?怕我喝茶时用人肉作来引子呀?” 木一龙谔然道:“谁是我爷爷?” 鬼不问辛怪:“谁是你爷爷?瞧你这孙子当的,白养了十几年了”,鬼不问辛怪用手捋起自己下巴上的胡子,道:“你看我这满脸的胡子,还不够当你爷爷?这不都是你这娃儿愁的?快坐下妹妹,咱们哪还得抓紧赶路,明天中午前到不了朱大户家里,人家可是就要退彩礼了。” 木一龙这时听得出这鬼不问辛怪又在拿他开玩笑,没化装前瞧着年纪也不小,好象比他叔叔云青梅还要长几岁,喊其爷爷也不算吃亏。心想定也不再还口,就在鬼不问辛怪对面坐下。 鬼不问辛怪又拿着马鞭敲桌子,依然大声喊“上茶上茶……” 茶棚老头拎着一个水壶走来,“这么大声干什么?俺老人家耳朵不聋,没瞧见俺正忙着给你们切茶吗?大蛋小蛋,你们耳朵聋了?叫了没听见?”声音里还满是怨气和不满,最后一句显然是冲两个小男孩说的。 两男孩掉了魂似的慌忙跑进茶棚,到每张有客人坐的桌子上翻开茶碗。 有人道:“哎小娃娃,你的手……” 两男孩知道客人意思,赶忙在衣服上蹭蹭手上的泥巴,算是洗手了。 老头赶到说话客人的桌上,刚好一个男孩经过身侧,老头“啪”的一把撑打在男孩头上,骂道:“不知道洗手吗?”一边对着桌上客人道歉,说小孩子不懂事请原谅等等的。 小男孩被打得小手捂着脑袋乱摸,想必老头出手够狠的,打得不轻,男孩眼圈里像是闪动着泪花了。另一小男孩见此情形,飞快的跑到路面像是烧火的锅灶处,估计洗手去了。 众人见到小孩挨打,不再提泥手掀碗之事不,有的喝茶,有的拿着水袋。有人喊起“哎好香”、“这茶不错”、“快再来一碗” 老头最后才来到鬼不问辛怪的桌前,一边倒茶一边应着“好好好就来就来”,这时鬼不问辛怪显得尤为的安静。 老头将鬼不问辛怪、木一龙的茶碗倒满后,返回护卫的桌上。 这时,锅灶处升起一股轻烟,木一龙想着,莫不是那小男孩在生火烧水或做饭的了?锅灶的不远处便是几间房屋,泥墙草顶,篱笆院落,不见牛羊,也没见到多少村民出现,五月气节,或许正值农忙,村民下田去了也是常情。 护卫的桌子上有人问:“哎店家,这是什么茶?” 老头道:“这茶喝着舒服吧?清热解渴还能去寒,这就是俺们本地的五柳香,产地就在南面九龙山。” 有人

道:“是吗?啊这茶功用这么好呀?有卖地的吗?” 老头道:“嘿嘿客观,有的卖有的卖,东边肖城,北面彭城,南面马镇各有一处茶庄,田野茶店呢嘿嘿只有俺这一家了,可是即使客观买上了也熬不出这么好的味道来哟,来客观,给你呢再满上?” 那人道:“那是当然,满上满上。” 又有人问道:“哎老人家,为何买走了熬不出这个味呢?” 老头道:“那是自然,这五柳茶生长于九龙山的五柳泉涯上,量佳采摘时间是每年的清明节,且只能采摘三天,第四天的茶如同普通草芥一样,毫无茶香味道了,而这熬茶或煮茶呢只能用这五柳泉的水,因为五柳泉是口冷水泉,也是九龙山唯一的冷水泉。” 那人道:“是吗?真这么绝?” 老头道:“客观不信呢?其实老汉我有时也不信,可不信就是熬不出好茶。客观也可以买回去尝试验证嘛。哪位客观还要沏茶?好嘞,就来呀!” 有风吹来,锅灶处的轻烟淡淡飘进了茶棚,轻烟入鼻,木一龙感觉有点香气,抬头看到鬼不问辛怪脸色凝重,眉毛紧簇。 木一龙感觉有点口渴,茶碗刚刚端起,鬼不问辛怪忽然将口水里的茶水雨点般的吹来,木一龙眼前一阵眩晕,鬼不问辛怪道:“这茶有毒……”软软的爬在桌上。 木一龙大惊道:“啊……”,茶碗从手中落到地上摔成几半,另一桌上护卫人员“扑通”的相继倒在地上或趴在桌子上。 木一龙慌忙站点来,看到店家老头得意的拍手,先前两小男孩笑呵呵的走过来,村屋间又走出农夫打扮的三男两女,均是短褐村民装束模样,三男子穿着基本相同,两女一个短发方巾裹头,腰圆腿粗,脸色稍黑,另一女子略瘦,发髻束头,显然年纪比他人都小。两小男孩跑过去各抱着一男一女的腿,撒娇的喊“爹”“娘”、“二叔”、“三叔” 年纪较长中年男子道:“还懂点礼貌,今天表现不错哟!”对店家老头道:“爹,搞定了?” 一男子道:“大哥,这还用问吗?看这一个个躺着的样子就知道了嘛。” 又一男子道:“就是的,三弟说的是,岭南三鬼也没有什么嘛,早知道他们这么差劲,嘿嘿哪还用得着让爹出面呀!” 发髻女子道:“就是的,爹爹出马,那还不马到成功的嘛,那就是岭南三鬼真的变成鬼了哟,是吧爹爹?” 老头点头不语,眼睛扫视着茶棚,微笑望着木一龙,那目光竟像盯着猎物一样。 短发妇女道:“不是还有一个漏网的嘛……” 老头道:“哼,漏网的鱼站着与躺着还不是一样?二虎三虎,先解决爬下的,找到东西再说。” 两男子点头,各从腰间抽出两把短刀冲到护卫桌子面前,在每人脖子上各划一刀。 木一龙心中骇然,刚才对话里自是说明这是一家人,没想到这两兄弟出手这么狠。他见过宰猪宰羊牛马什么的,哪里见过把七八名护卫像宰鸡似的在脖子上放血杀掉。心里虽然震惊害怕,还是忍不想制止,刚想叫两人“住手……”,看见其中人握着还在滴的短刀向自己走来。 年纪较长男子道:“爹,庄主到底让我们找什么盒子呀?” 老头道:“庄主没说自有他的道理,我们只管截住所有盒子就是了,去查查车上箱子。” 年纪较长男子埋怨道:“不知道什么样的盒子,怎么……” 老头厉声道:“去找便是了,多嘴什么……三虎,留活口!” 走过来的三虎道:“好的,除非他自己不想活了。”距离四五米处掷出手里的短刀,短刀极速飞向木一龙的腿部,左手却又多出同样的短刀。 木一龙本想解释一番,忽见到短刀飞来,不敢大意,两腿叉开,短刀贴着衣服从两腿间穿过,脚裸处竟有针扎般的灼疼,暗道“好快的刀!”,这时三虎左手短刀已向木一龙右肩劈来,木一龙上身右撤,左手成拳打向三虎左边肩头。 三虎短刀劈空,上身前倾,一时哪里能够及时收回上身,左侧等于空防,结结实实的挨了木一龙的拳头。 木一龙这一右手拳几乎是全力使出,打的三虎“啊”的大叫短刀掉在地上,身体却依然往前冲,撞到鬼不问辛怪扒着的桌子腿上,再“啊”一叫竟没有声音,桌子腿已经折成三角。 鬼不问辛怪受这一撞击,丝豪没动。 木一龙赶忙跑到身后,晃着鬼不问的两肩“前辈前辈”的叫着,哪知鬼不问竟像泥一般的松软,任由木一龙摇来晃去。 二虎本以为弟弟二虎不出几招便可将对方擒住问话,哪想到没见对方怎么出手,转瞬间看见二虎已经无声的爬在地上,马上举刀砍来。 没摇醒鬼不问,茶棚老头、一虎、二虎、发髻女子瞧到这方变故,快速合围赶来。一虎、发髻女子立即顿下,显是查看地上三虎的伤情,老头目注着木一龙,脸色更加阴森。二虎将手里的短刀握得“咯咯”响。 一虎起身道:“三虎左肩骨裂,晕过去了。”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