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1章岭南三鬼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370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好在河面只有十几米宽,辛怪、辛奇、辛异三人不住拍打河面,加速小船划行,待船到河对面,水已没小船多半。辛怪抓着燕诗祺、辛奇抓着木一龙跃到崖上,回头望着即将沉没的小船,鬼不问辛怪盯着小船道:“马义荣何时养了一帮水下生活的马崽子?” 燕诗祺不悦道:“哼,五柳庄怎会有像你们一样做事偷偷摸摸之人。” 辛奇道:“他们不是你们五柳庄的人?” 燕诗祺道:“我说不是就不是,难道我还必要欺骗你们不成?” 辛怪哈哈笑道:“看来燕姑娘对你们还不太了解哟。哈哈哈……” 燕诗祺虽然不能随意走动,但哑穴并没有被点住,闷声道:“我在五柳庄生活了十八年,庄里的一草一木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到长在了哪个地方,更不必说庄里有几个人了。” 听到燕诗祺的话,辛奇也大声笑起来。 燕诗祺更不悦道:“笑什么吗?你以为我说的是大话?” 辛奇道:“哈哈哈不是……不是,五柳庄的大小姐怎么会无聊的在这儿吹牛呢?哈哈哈,我的意思是……你知道你爹为何……” 辛怪道:“二弟……” 辛奇知道老大辛怪是打断自己说话,不想让自己向燕诗祺透露太多的事情,而显然增诗祺对父亲的事知道的也并不多,于是干笑几声便向前走去。 辛怪又道:“二弟……” 辛奇转身道:“咦,难道不走了?” 辛怪转头望着燕诗祺道:“燕姑娘,这条路熟悉否?” 燕诗祺朝四周环顾了下摇了摇头。 辛怪却点了点头,沉吟了下道:“那条河通向哪里?离出马场还有多远路程?” 燕诗祺知道辛怪是在询问自己,但还是摇了摇头。 辛怪环顾了下众人,发现众人没人说话,知道大家此时都没有什么主意,手指一弹,手中飞出一个硬物打在燕诗祺身上,燕诗祺一个小踉跄,勉强站稳恨恨的盯在着辛怪,却没有说什么。 辛怪道:“燕姑娘是自己走呢,还是……” 燕诗祺扫了一眼辛怪,嘴里哼了声,扭身顺着辛奇的方向走去,于是众人相继前行。 太阳已经升起老高,温度逐渐热起来。两侧的芦苇从里不时发出吵吵的声音。木一龙瞧见岭南三鬼虽然走得很从容,眼睛却不时转向四周,将燕诗祺悄悄围在中间,自然是在随时保持着高度警惕,高高密密的芦苇丛可是藏身隐匿的好去处。 木一龙也保持着警惕,自己已被认定是与岭南三鬼的同谋,能洗脱、为他澄清的还得依靠五柳庄的大小姐燕诗祺,云青梅将他以债务形式抵押于五柳庄的后勤主管马三道,自己也算是五柳庄的一个下人,于意与岭南三鬼相识,却也没料到岭南三鬼与五柳庄发生了冲突,自己也糊里糊涂的卷入其中,更被认为脱不了干系,保护好燕诗祺的安危也算是对自己和五柳庄的一个交待。 大约走了两公里,一路上竟相安无事。出了芦苇丛,面前出现一片绿草地,像一块绿色的地毯铺在灿烂的阳光下,一望无碍,小路依然穿过绿地毯伸向远处一片密树。 辛奇似乎在芦苇丛憋闷太久,作了个深呼吸的动作,一个纵起竟跃到七八米外,好象耍了几个招式后转身望着大家道:“哈哈他奶奶的终于能吸点新鲜的东西了,这个养马的地盘倒是不小呢。”看到众人也在四处望着,接着道:“我先开道,我恨不得立刻飞出这个鬼示地方。”不等众人回音,果然当先一人顺着小路继续走去。 辛怪望着鬼不找辛奇即将远去的背景忽然道:“二弟……” 辛奇听到鬼不问的呼喊急忙一个倒翻身,没几个起落便到了辛怪面前,嘿嘿笑道:“怎么了大哥?” 鬼不问辛怪没有回答,往前走了几步,朝着前方两侧看了看,望着燕诗祺道:“燕姑娘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辛奇自是不明白为何掌门人不回答自己的问话,却打听这是什么地方,不耐烦道:“大哥,这不就是马义荣的养马场嘛,管他这是个什么地方,先走再说就是了……”却忽然收口,因为此时他看见辛怪投来异常犀利的目光。 辛怪怒止了辛奇后,目光依然望着燕诗祺,自然是在等着燕诗祺的回话。 众人虽然不明白为何辛怪此时还会有此一问,却都在等着事情如何发展。 燕诗祺往前走了几步,观察了一下后道:“如果我没有记错,这里应是训马地,所有作战马匹都是在这里训练”伸手指着前方树林道:“过了前面那片树林应是养马地,大约十几年前我和爹爹来过这里。” 鬼不问辛怪点头称意,面有笑意,道:“大家都走累了吧?想不想有个坐骑?” 鬼不找辛奇抢先道:“有马骑谁还用脚赶路呀?大哥,哪里有?现在连个马毛也见不着呀!” 鬼不问辛怪依然没有立即回答,望着辛奇笑

道:“想得的话回到芦苇丛,等着朋人给咱们送来吧!” 鬼不找辛奇不解道:“有朋友给我们送马来?那干吗要回到芦苇丛里等着?朋友到了能瞧得见咱们吗?”木一龙的心里也有着同样的问题等着解释,哪想鬼不问辛怪却闭着嘴巴一声不响地走进了芦苇丛。 燕诗祺虽然不情愿,但身后站着鬼不惹辛异也不敢不从,嘴里却发出一声轻蔑的哼声,轻声骂了声“胆小鬼”木一龙没有想明白燕诗祺是在轻视鬼不问的胆心还是嘲笑鬼不找的迟钝,岭南三鬼中竟也体会不出鬼不问的用意? 看到大家都走到了芦苇丛里三四米,鬼不问道:“这里就可以了,咱们还是赶快隐藏好才是,免得朋友们来了咱们发现不了。” 天气闷热,芦苇丛里蚊虫众多,不用仔细瞧大眼便能瞧见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它们随处乱飞,这个时刻钻进去可是不好受,五柳庄的大小姐何时受得起这个遭遇?燕诗祺望着枝叶厚积、淤泥风干的芦苇丛怯步不前。 鬼不问辛怪对鬼不惹辛异使了个眼色,辛异点头会意,走到燕诗祺身后往其背上轻轻一点,一手扶想燕诗祺的臂膀,当先开道从芦苇中拨开一条道走到芦苇丛。 木一龙还在犹豫不决,忽然感觉肩上被上抓住,身子已被人拎起,他知道背后不是鬼不找辛奇便是鬼不问辛怪,但不管哪个人他也挣脱不了。身侧一阵沙沙响,木一龙已与背后之人到了芦苇丛。一群蚊虫立即围了上来,脖子上叮了多少木一龙瞧不见,但见手背上大小各异麻子似的排满,惊得他张大了嘴巴还没有叫出来,背上又忽然一麻,嘴巴张开了却叫不出了声音,叮在手背上的蚊虫他也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一个光头嘻皮笑脸的出现在他眼前,赫然是鬼不问辛怪,恨得他眼睛都要崩了出来。 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迅速的由远及近。鬼不问嘿嘿嘀咕道:“这送马的人还真不少呢。” 不稍多时,马蹄声便来到芦苇丛外,一连串马声嘶叫,马蹄声戛然停止,一中年男人道:“怎么没见个人影?”声音沉蕴,语气厚重,说话之人便是马义荣的二弟子杜鹏,绰号“铁锤”,人高体壮,但使用的却是一把厚背大砍刀,可见此人力量不小。 杜鹏本是奉着马义荣的指示在外交易马匹,具体是与谁交易他也不清楚,只是听从马义荣的吩咐,带着庄里胡云连等十几名马场卫士依着暗号在彭州北一百五十公里外的一个小镇绥溪置换五十匹马。回程中接到五柳庄特殊标志急信,命其速回,此后竟接连三封急信,安排所有任务,未能回到五柳庄又接到马义荣亲笔书信,命其在马镇外十里堡与水蛟帮人会合。 接到三封急信,杜鹏已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但要与水蛟帮人会合,显然是事情与水蛟帮有关或是需要水蛟帮的人帮助。杜鹏对水蛟帮认识不多,也没有多少好感,但既是师命,“师命难违”,他也不得不从。与杜鹏会合的为首的是水蛟帮水狮易翁琰、毒蛇白忠义和隼鸟贾林濡。 自马镇、过彭州、再过邯郸以北不足百里的漠北便是前朝北周李继昌的地盘。传闻李继昌有着精兵良将五万,更有金国支持,李继昌等人便伺机对邯郸附近民众进行了大肆抢夺,壮男非杀即为充丁,家禽牲畜财务自是抢夺一空,当地老弱病残妇孺的民众纷纷南逃,逃不离的便成了李继昌手下人的阴魂。传闻五年前马义荣与水蛟帮帮主蛟龙司徒伯组织了一些家丁、江湖人士和当地有志民众前往邯郸附近等地进行过阻杀,当地官府和朝廷同时派遣精兵强将进行围剿,倒是李继昌损兵折将不少,有传闻朝廷已将李继昌等人一并抓住,也有传闻说是李继昌已在战斗中死亡或投靠了金国。但总之近五年来邯郸附近及以前地区日趋稳定,生活逐步恢复往日。当在百姓更将马义荣、祖良伯视为英雄,所马镇居民稍有体力者大多不是在五柳庄里打工养马,便是加入水蛟帮入河捕鱼或跑水路搞河运,五柳庄与水蛟帮间或不仅有着生意人情上的往来,两家关系更有着另一个层次。 胡云连道:“根据刚才发现的信号,位置应该是在这里,怎么也不见任何人的踪迹?莫不是……”胡云连今年三十几岁,不是马义荣的入门弟子,但也列为马义荣四个弟子之后,善于养马、识马,更精于谈商生意,自称是北方人,对彭州以北的地理人情较为熟悉,所以马义荣与北方买主的生意大多有胡云连参与其中。按其年龄,胡云连比马义荣二弟子杜鹏还大两岁,但因自己毕竟是个“外人”,就连马义荣的四弟子赵中明他还得称为师兄,而在马义荣的四个弟子中杜鹏的脾气最为暴躁,整日心高气傲,目大眼空,对其庄中下人更显得倚仗势力。 杜鹏自听得出胡云连话中之意,不悦道:“莫非什么……哼,你以为我三兄弟侯飞是吃素的?岭南三鬼也只是鬼而已,算不得什么。”对着身后场卫道:“下马……”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