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2章怪老头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253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五柳庄位于马镇东镇,庄前一街便是马镇最繁华的街道-玉华街,这里不仅店铺林立、富商云集,阜头站地,水河运道通畅,流动人员不计其数,驿站级别,人口却堪比彭州、商丘等州,更是东南西北各州驿站无法比拟的烟花赌场娱乐之地,均是周围各州地最大最豪华的。 木一龙拍了拍五柳庄的后门,这是下人的专道。 开门的是五柳庄后厨管家马三道,一脚长一脚短,后厨有人暗自称“拐脚马”,想必对对后厨人员极其刻薄。 马三道见拍门的是个送柴的,本是微笑的脸突然阴了下来,满脸不肖道:“你是呀?那个快死的云老头呢?”未等木一龙回答,后背手转身离去,木一龙暗自好笑,也懒得答理这种人,身份高不了多少倒会狗仗人势不少。 领了柴钱,木一龙数了数,竟比往常多了几文,心里乐极了,想着将多出的几文钱给云青梅打点酒回去,乐得走路姿势也蹦跳起来。 突听一声厉喝:“干什么?瞎了你的狗眼?” 木一龙一惊,急忙刹住脚步,一个十七八岁的配剑少年正怒视自己,身着锦衣华丽,质地想必昂贵,身侧站着一个绿衣少女,瞪着好奇的目光望着自己,脚下散着几个白色的瓷碎片儿,两后身后跟着几个身着白衣的家丁。 木一龙顿时明白,想是自己乐极了没注意可能差点儿撞着他人,于是马上垂头认错,道:“对不起我实不是有意冒犯,对不起对不起……” 锦衣少年恨声道:“说声对不起就行了吗?你打碎了我表妹的瓷孩儿。” 绿衣少女怒道:“谁是你表妹,少臭美……” 锦衣少年道:“表妹我……”,口气突然软下。 绿衣少女哼了声,道:“你记住,我不是你什么表妹,你再乱喊乱叫,别怪我不客气,哼。” 木一龙喃喃道:“真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对不……” 锦衣少年打断木一龙的话道:“闭上你的狗嘴,这是你这等下人所走的路吗?快赔我表……”,“妹”字未敢说出,突然改口道:“快拿钱赔来,否则我让你活来明天。”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身后几个家丁也把木一龙围起来。 马三道的声音传来:“小姐小姐……”,脚瘸了步速却不慢,几步拐到了绿衣少女的面前,低声下气、笑脸几尽谄媚道:“小姐对不起对不起,他是个送柴的,刚才帐房里领了柴钱,是我管教不严,要罚就罚我吧小姐,他只是个送柴的,他叔叔今天病了,小姐你认识的就是那个可怜的快要病死的云老头儿小姐……” 木一龙突然有一种感动,这个他一向认识苛刻卑贱只会狗仗人势的势利老头竟还有这么可爱仗义的一面,说到后来声带泣音,几乎哀求了。 绿衣少衣眼睛里立即充满怜悯:“马伯伯没事没事,不就是一个瓷孩儿嘛,就是个玩具,不值几个钱,你们走吧!”,不待锦衣少年做也反映,当先走了,语音细翠,娇气而不做作。 锦衣少年依然绷着脸,俨然将马三道、木一龙视成了敌人看待,朝着俩人不肖哼了声,恨恨地道:“哼,若不是我表妹心软仁慈,少不了给你们两个贱种一点颜色瞧瞧,别让我再瞧见你们,否则别怪我剑不留人,快滚!” 绿衣少女突然转身怒视着锦衣少年,锦衣少年瞪了马三道、木一龙后,挥手示意几

个白衣家丁跟上,赶追绿衣小女去了。 马三道歉声道:“是是是我们这就走,小姐您慢走,彭少爷走好”,回头低身朝木一龙喉道“还不快走”,又哈声哈气地目送几个白衣家丁,最后一个家丁走过木一龙面前时,一把抓过木一龙手中的钱币,手上掂了掂,骂道“妈的怎么才为么点儿”,木一龙还未明白怎么回事儿,马三道已经拉着他的领子向后门走去。 转过几个墙角,五柳庄后厨房已经闪现,马三道放了手,道:“知道后门在哪儿吧?快走吧!” 木一龙道:“刚才的事谢谢马伯伯了。” 马三道面无表情,与刚才俨然相反,摆摆手道:“算了,以后小心就是了,年轻人不能鲁莽。”语气虽硬,道理却很明。 木一龙道:“是的,在下谨记了马伯伯,不过刚才那绿衣姑娘和锦衣少年是……” 马三道忽然目光惊射,打断木一龙的问话:“打听这个干什么吗?多嘴”,语音稍顿,声音变得温和起来,道:“那姑娘是马庄主的大小姐燕诗祺,锦衣少年便是彭州四杰中的彭豹,这些江湖上的事儿还是少知道的好,安安稳稳地过个太平日子,幸许你们叔侄俩还是多活几年,对了,你在这里稍等,你叔叔上回送柴时落了件东西,你顺便带回去!” 木一龙答道:“是。”心里却纳闷:“马庄主姓马,大女儿怎会叫燕诗祺呢?”虽有疑问却未敢问马三道,觉得那老头性格极怪,变化莫常。 不一会儿,马三道从一厢房里走出,手里多了个灰色包裹,递给木一龙,吩咐道:“快走吧,回去别忘了给你叔叔。” 木一龙道:“好的,我一定转到”,还想再说什么,马三道已经转身走了厨房,顷刻便听到马三道喉叫训斥人的声音。 木一龙忖道:“这老头真古怪,性情变化怎么这么快。”将包裹挎在肩上,哪还记得打酒的事儿,径直朝着镇南走去。 屋里院外均没有云叔叔的人影,木一龙猜想他的云青梅叔叔可能到田里去了,时值刚过盛夏,田里庄稼倒是要照看不少呀。拿起叔叔屋里桌子上的纸笔,留下字条,并将包裹压住字条一角,怀里揣上两个窝头,向远处的一个大山奔去。 九龙山是淮北平原的最高最长山脉,树木岑深,枝繁叶茂,是马镇远近居民打柴、打猎的主要去向,南北延绵十几公里,最高山峰“乾山峰”距离马镇仅有不到五公里路程,离木一龙所居草房便不多三公里。 木一龙来到“浣碧溪”,这是每天打柴必到处。“浣碧溪”有一眼清泉,常年自溢清水,凉爽甘甜,是五柳河水的源头。五柳河岸盛产一种长粒香稻米,远近闻名,煮饭异香扑鼻,据说只有此水方产出这么香的米。泉上有一青石,五六见方,约覆清泉半边,泉水便是从石下溢出,加之该泉四围树木参天、遮阳避日,阴暗无光,沁得青石也清凉无比。 木一龙此时正盘坐在青石上,从怀中掏出黑衣人给他的书籍,封面赫然书着《金摩经》。 木一龙不觉奇怪,黑衣人不是该书籍是联系内功和轻功的吗?为何是《金摩经》?木一龙曾听云青梅讲起,这《金摩经》是少林寺吃斋念佛的诵读经书,是整日没事拿来消遣、所谓净心灵、提高内心修为的,怎么会是内功和轻功心法?心里纵有疑问,现在无处求解,还是打开翻阅再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