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18章救人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273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余志洲道:“回二门主,属下一路留意和观察,应该没有被跟踪,只是属这里离五柳庄路程不少,这次出庄尽管属下脚步不慢,也至少用了一个时晨了,属下此前从来没有出庄这么长的时间,恐怕再回去……” 胖和尚道:“行了,既然东西已经到手,以后你就不用回五柳庄了,通知其他人,能撤的全部各自撤走,记住,一经查实被发现或暴露,一律按门规处置。” 余志洲道:“是门主,属下知道了。” 胖和尚道:“彭万方有何动情呢?” 余志洲道:“已经回彭城了,彭州四杰也跟着回了,伤都没有在五柳庄医治。” 胖和尚道:“马义荣已经动起来,彭万方自不会闲着,我们一旦在外露面,自然很容易也是很快被他人发现行踪,看来此后的日子不会闲着了,哈哈,鬼重门偏南一域隐蔽多年也该在江湖上走动走动了,不知道那些个故友还剩下几个哟哈哈,外面准备好了吧?” 余志洲点头说已经全部安排妥当。 胖和尚接着道:“好,事不宜迟,现在天色不早,等到太阳落山我们便出发,你去通知其他人,出了马场不必与我们汇合了,各回各个暗点,随时等候命令就是。” 余志洲道:“是。” 胖和尚见到余志洲答应的如此利索,满意的点点道:“你在五柳庄潜伏多年,受了不少苦,付出很多,今天对我们鬼重门能够顺利取到东西,功劳更是不小,二弟,你就传我命令,余志洲升为二鬼营,并作鬼主,你看如何?” 斗笠人道:“掌门所言极是,我这就传令下去。”只见斗笠人手一伸,袖中竟然飞出一个东西,带着声响飞向高空。 木一龙暗忖:难道这就是传闻中的响箭? 余志洲立即单膝跪下道:“谢鬼主抬爱。” 胖和尚肃声道:“鬼重门只记功、记仇,也许算不上名门大派,但绝不会委屈任何一位对本门有功之人……” 余志洲接口道:“门主英名。” 胖和尚含笑点头,手一挥道:“去吧余鬼主,就依我们原定的计划行事。” 余志洲道:“是,属下遵命。” 余志洲正在起身离去,锦衣少年突然冲到余志洲跟前,冷冷道:“你……说……你……叫……” 余志洲谔然抬头,望着锦衣少年道:“三……三门主,在下余志洲呀!” 锦衣少年道:“是……吗?” 余志洲垂首道:“属下确是小鬼营余志洲,八年前受营主袁晓岚之命,入五柳庄潜伏,只怕是三门对属下印象不深。” 锦衣少年也不说话,忽又回到窗户前,依然做着原先的姿势。这突然的举止让地场人都有点糊涂,却没有一个来询问原因。 胖和尚道:“那就速去吧余鬼主,务必尽快安排妥当。” 余志洲偷偷扫了一眼锦衣少年后依然垂首道:“是。”便起身离去,速度依然很快。 胖和尚望着余志洲远去的身影嘿嘿道:“这小子的轻功真不错!”顿了顿道:“二弟三弟,我们还是依计行事!” 锦衣少年道:“大……大……哥……” 胖和尚哈哈笑道:“三弟所虑不是没有道理,哈哈可是就凭马义荣哈哈……还能耐我们如何?三弟就不必多虑,等出了这个马场,尽快找到了邙山郑易里那个老杂毛道士也就算大功告成了,几年前我倒是与这个余志洲见过一面,概况差不多。” 斗笠人道:“大哥,那这两个……” 胖和尚知道“这两个”所指何人,回首望着木一龙道:“人不是我抓的,谁抓的谁负责哟!

” 斗笠人将双手一展,冲着锦衣少年作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锦衣少年嘴巴里轻哼了声,道:“丫……头……是……我……前面……就是……五……阴……河……白……毛……岭……”说完竟阴沉地望着燕诗祺,显然这五柳庄的千金大小姐燕诗祺是被这锦衣少年抓来的。 木一龙听到锦衣少年说到五阴河和白毛岭,想起曾经听人谈起五阴河属于淮河一支,而白毛岭则是五阴河最为神秘和诡秘的一段,马镇居民间传闻着很多诡秘的说法,但也听说是在五柳庄的马场里,难道这里就是五柳庄的马场?从当前景物及屋前不远处那片茂密的芦苇丛当可判断出这里真像马镇居民所说的白毛岭?既然是岭,怎么不见矮山、丘陵或山丘什么的? 斗笠人也望着木一龙呵呵笑道:“怎么样小伙子?看来你们俩生时不能成亲,到了什么五阴河倒是可以结成伴啦!” 木一龙自然听得说斗笠人和锦衣少年的话中之意,心里震惊不小,手心脊背也透出几丝冷汗,一时也没想出如何脱身和救出五柳庄的大小姐,随即一想,倒是想出几句应付的话来,道:“嘿嘿,是吗?这可真是个好主意,那就麻烦两位所谓的在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让我这个无名之辈也能有幸占上点大人物的名气,如果两位不屑动手呢嘿嘿,我们两个自已解决就行了。” 斗笠人没有想到木一龙会如此说,也自然听得出木一龙的用意,嘿嘿笑道:“呵呵瞧不出来嘿嘿你小子脑子里还不完全是空的,不过呢,这样也好,说实话你小子体重真不轻,我拎着还真有点儿费劲,怎么样?那你就自己走吧?”一把抓起木一龙的衣领就要推木一龙出门。 木一龙赶紧道:“哎哎前辈前辈……请等一下。” 斗笠人道:“怎么?还有没说完的遗言?” 木一龙道:“哎是的前辈,可是可是这位姑娘……” 斗笠人道:“这位姑娘……知道了嘿嘿你小子,可刚才你也听到了,这位姑娘可不是我抓来的,怎么处置呢你还得请示那位潇洒少年!”斗笠人眼睛望向锦衣少年。 木一龙知道锦衣少年口齿不利,但其说中之意木一龙已经明白,恭身道:“前辈……” 锦衣少年道:“你……想……” 木一龙道:“多谢前辈。”转身走到燕诗祺身侧,刚想伸手想扶起却又突然收回。他忽然想起这五柳庄的大小姐还是被点了穴道了呢,便重新走到锦衣少年身前两米处恭身道:“前辈……” 木一龙知道自己不必多言,锦衣少年自会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锦衣少年走到燕诗祺身侧,伸手一点,燕诗祺突然哎呀了一身,眉头皱起,显见长时间的穴道被封,血液循环不足,部分肢体骤然活动起来必是非常疼痛。 燕诗祺依然坐着,充满埋怨和仇视的目光环瞧着众人。 木一龙暗忖:在场一班人除了自己与燕诗祺见过一面,这三个怪人估计未所未闻,而在提亲大喜之日又发生这般变故,对于大门不出二门不买的千金大小姐来,可是遭罪不小。 木一龙心理正在替着燕诗祺喊冤叫屈,抬眼却忽然瞧见燕诗祺的眼睛正在恨恨的瞪着自己,心理骤然一凉,一时不解这姑娘怎么会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自己?转而一想,突然明白,想到现地场的五人中燕大小姐或许可能只认得他,且曾是她五柳庄里的下人,现在居然与一般绑架自己的坏人在一起,自然认为是木一龙与其余人等是一伙的。而刚才的谈话更是燕诗祺一个大姑娘不愿听见的内容,此时以这样怨恨的目光望着他岂不是正常?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