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14章定亲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263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木一龙此时正站在马义荣的对面,中间便是战局,而木一龙却紧盯着彭州四杰和斗笠人招式的变化,想像着自己若是身处其中不知能否避开和如何应对那些瞬间变换的招式,他也没有想到斗笠人看似普普通通的样子,武功却是不弱。而他虽是第一次看到彭州四杰出手,但如此的攻势犀利和密不透风也已让他内心震动了。 木一龙正瞧得津津有味,突听一声暴喝,战圈突然分开,彭州四杰四座雕塑似的分立四方,斗笠人静静的立在中间,脸上竟然还带着几分笑意。小风吹来,斗笠人的长袍下身竟出现几道细长的口子,几滴血从他右手指尖滴下,显然是挂了彩,自是彭州四杰的刀留下的,而斗笠人则赤手空拳。 木一龙想着斗笠人的境地,也不由得为之捏了一把汗。斗笠人虽然利用了自己,至少还没有伤害过他。 大家都在屏气时,一阵清脆的拍掌声传来,寻声望去,掌声竟是来自五柳庄大厅的屋顶,一个胖和尚正坐在屋顶,慢悠悠地傻呵呵地笑,瞧起来像是个弱智者,瞧见此人模样,马义荣心里震惊无比,岭南鬼重门的三鬼之一的大鬼鬼不问辛怪?那瘦高男子自然是二鬼鬼不找辛奇?三鬼鬼不惹辛异自然也来了,现在没有出现定是隐在某处了。传闻这岭南鬼重生门是由一个三兄弟共同执掌,三鬼同父异母,其父叫什么名字江湖上估计没有几个人知晓,分隔十年娶了三个老婆,传闻只允许老婆生男孩,并在生了第一个男孩后都莫名失踪了,所以三鬼在年龄上分别相差了十几岁,性格各异,兄弟感情却出其的好,武功也各不相同。 马义荣看清楚大鬼辛奇身旁还坐着的一位彩衣姑娘,几乎要跳起来,赫然是自己的大女儿燕诗祺。距离太远,马义荣判断不出女儿是否受到伤害,可显然已经受到胖和尚模样人的控制。 看到胖和尚的模样,木一龙想起来正是在和盛客栈遇见的三个怪人之一,那个吃肉的胖和尚。 燕诗祺盯着镜中的自己,两道晶莹的水痕在净白的面颊上留下了浅浅的印痕。 妹妹马媛蕊已来催促了几次,但她实不想踏出自己的房间半步。不想训斥妹妹,同父异母,等于亲妹妹,尚不知人情事故怎会理解大人的心事? 身后似有响动,也不是拍门声,一响即没,燕诗祺以为母亲马蕙芬又遣人催促,气道:“不要再催了,马上出去……” 响动不来,身后静寂,燕诗祺觉得异常,转身却看到一个胖矮和尚正笑嘻嘻的望着自己。 燕诗祺迅速警觉并站起来,奇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鬼不问辛怪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做什么的!” “哦?”燕诗祺眉头紧锁,“哼,不管你来做什么的,请你马上离开这里!” “哦?”鬼不问辛怪竟像没有听到,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眼睛眯起斜望着燕诗祺,那眼神任谁瞧着都是戏谑和不怀好意。 “我的话阁下没有听到吗?否则本姑娘可就不客气了?” “你瞧你……”,鬼不问辛怪似笑非笑,“大家闺秀就该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今天又是你订亲大喜的日子,怎么能对一位老人家这么不尊重呢?不请我老人家喝杯酒已是不礼貌了,还要对我不客气,啧啧……”鬼不问辛怪摇摇头,像是伤心难过起来。 听到鬼不问辛怪说到订亲,燕诗祺心里更是气急,“出家人还不口上留德,再若糊说……哼本姑娘当真不客气了!”秀

目怒视,当真即要动起手来。 鬼不问辛怪作出害怕惊恐的样子,连连告饶,可怜惜惜的逐渐接近燕诗祺,并道:“姑娘别生气,都怪贫僧我口无折遮拦,不识事实,只想讨杯喝酒,其实贫僧……嗨贫僧觉得那个什么四杰的也不怎么的,哪能配得上姑娘你一分呢!” 鬼不问辛怪对彭州四杰的评判倒对上了燕诗祺的心味,心下不由沉思起来,而就在这时,突然感觉右肩一麻,“你……”后面话还没有说出,再想转头已是不能,还是那张笑嘻嘻的让人既气又恨的胖圆脸…… 这时,在大厅门口的人都已来到院里,齐齐望着屋顶,彭州四杰却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眼睛只是盯着站在他们中间的瘦高汉子。 彭蕙芬伸手将马缓蕊拉在自己身边,马缓蕊叫道:“妈妈,那不是姐姐吗?她坐在屋顶干什么?那里好玩吗?” 马义荣大声道:“祺儿……祺儿,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不知辛前辈前来,有失远迎,还请辛前辈见谅。” 胖和尚嘿嘿笑道:“老二呀老二,天天说你功夫多么的了得,你瞧瞧你今天的糗样,四个小屁娃娃就将你弄得招架不住了,这要是传出去了你还怎么混呀?啊?嘿嘿!要是支撑不住嘿嘿就吱个声吧,反正我们闲着也闲着,手也痒着呢。”俨然就没有听到马义荣的问话。 马义荣以为距离太远,自己的声音可能太小,于是提高嗓音道:“辛前辈,可否先放了我女儿,下来说话?”声音中自是加入了几分内力。 木一龙感觉耳朵一阵疼痛,暗忖这马义荣确是不简单,但凭刚才说话的内力已是不弱,估计功夫也是了得。 胖和尚道:“哎呀养马的,干吗这么大声呀?你以为我老了聋了是不是?是欺负我这个胖老头是也不是?” 马义荣道:“马某不敢,在下只是关心女儿一时性急,有何不妥之处还请辛前辈明示,但不知前辈何时光临本庄,马某有失礼之处还望辛前辈见谅。” 胖和尚哈哈大笑道:“酸……酸,哪有这么多礼数,嘿嘿,你也不要前一个前辈,后一个前辈的叫着,咱俩也没什么交情呀!” 马义荣自觉礼节已到,可胖和尚却是一幅不买帐,于是干咳了两声道:“不知前辈……” 胖和尚道:“哎哎,再喊前辈了,喊得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了嘿嘿,我现在不喜欢这个东西了。” 马义荣强忍内心的怒气道:“那好,前……何不下来说话?马某有何失礼或得罪之处,就请对我责罚,与晚辈后生……” 胖和尚道:“与晚辈后生无关是不?哈哈,马庄主可不要误会哟,不是我老人家抓她上来的,是有人委托我呢在这儿照看着她,万一她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嘿嘿对你马庄主可不好交待呀,你说是不是?” 马义荣看到女儿燕诗祺直到目前还是一动未动,自是被点了穴道或是被制,哪还敢大意,依然提高声音道:“难不成江湖盛名的鬼重门鬼不问辛奇辛老前辈还需要用一个弱小姑娘来自己壮壮胆量不成了?” 这话一出,众人里立即有人发出惊呼声,更有人不声议论起来。 鬼不问辛奇嘻嘻笑起来,在屋顶发出这样的笑声,众人感觉声音是从地下发出来的,与先前鬼不问说话的声音相比简直判若两人。马缓蕊吓得扑进了母亲彭蕙芬的怀里,几个家丁更是紧紧握住耳朵。马义荣、彭万方毕竟经验丰富,见多识广,而在众人面前更不能有失身份。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