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13章斗笠人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265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2


彭豹道:“爹,我们的马儿……” 彭万方道:“不就是一匹马嘛彭万方道:“不就是一匹马嘛,在这里,还怕谁跑了不成?” 彭豹嘴里哼了一声,恨恨瞪了木一龙一眼。这时众人都已经到了厅外,呈一弧形排开,像是要把木一龙、斗笠人围住。 斗笠人扫了一眼,依然不急不慢道:“嘿嘿怎么敢让马庄主请这么多人出来迎接呢?嘿,不过呢,这第二件好消息呢可真是个好消息,尤其是对马大庄主来说。” 这话让众人都极为迷惑,不知这人葫芦里倒底是卖得是什么药,马义荣道:“兄台的意思是……” 斗笠人道:“听说今天是五柳庄的大小姐提亲的喜日子,马庄主,可是真的?不是谣传吧?” 马义荣转头望望彭蕙芬、彭万方后,道:“这……确有此事。” 斗笠人道:“那就对了,听说今天是五柳庄的大喜日子,就有个有心的人呢想给马庄主送一份很重很重的大礼来。”斗笠人稍顿,想是有意卖了个关子,瞧见马义荣并没有急于询问的意思,便接着道:“难道马庄主不想知道这位有心人是谁?送的大礼是什么呀?” 彭豹道:“姑夫,这人分明是来找查的。何必和他多费口舌,拿了他问一问不就得了。” 马义荣虽有点迟疑,依然接口道:“朋友何不有话直说!” 木一龙也被斗笠人的话弄得云里雾里,自己既已被他利用,现在想跑也来不及了,只怪自己大意,这斗笠人看似忠厚没想到他会如此对待自己。只听斗笠人道:“在下有位朋友实是仰慕大小姐很久了,只是哭于出身贫寒,并非旺族名门,碰巧今天是大小姐的喜日子,想恭喜恭喜送件礼物却又身无分文,不得已呢便想出了一个办法,庄主知道这世间最贵重的礼物是什么吗?” 马义荣还没答话,马缓蕊忙道:“是什么呀?” 斗笠人望了马缓蕊一眼道:“当然是人的命了。” 马缓蕊不解道:“人命?” 斗笠人道:“是呀,人命。” 马义荣道:“此话怎讲?” 斗笠人嘿嘿笑道:“在下这位朋友的办法呢便是杀了传说是江湖上至今未逢敌手的所谓彭州四什么人的马,这杀了彭州四什么人的马不等于是自杀吗?这自杀嘛不就等于献上自己的命?人命既是世间最珍贵的东西岂不是等于献上了最重最重的大礼了嘛!嘿嘿” 马义荣不禁动容道:“看来阁下却是有意找事而来!”,他将朋友该称阁下可见心里已经听明白斗笠人的话意,也有了几分怒意,以五柳庄庄主的身份可不是谁都可以戏弄的。 彭豹道:“哼,我早知道这人是诚心来找查的,还与他啰嗦什么,让我解决了他再说。”身子向前跃出,手里不知何时已多了把五十公分左右的刀,平衡递出,刺向木一龙前胸。 斗笠人道:“马庄主呀马庄主,难得人家一片真心,瞧瞧这小伙子长得也不赖呀?难不成还没有看上眼呀?”同时骂道:“好小子”,伸手抓着木一龙腰部,再往后一甩,木一龙便飞到了十几米外。 木一龙刚才看见彭豹将刀刺向自己,依然想着避开,腰部如先前一样被斗笠人抓住,拎起,往后甩,在空中几个翻身时让他可不敢大意,双脚还是先触地,虽然站立不是太稳,但还是勉强站住。 斗笠人情急之下将木一龙甩出十几米外,没想到木一龙竟能站住,不由得冲着木一龙会心笑笑,这时突然觉得有股刀风往前胸袭来,劲道竟

然不弱,没敢大意,往后越来几步,原来彭豹本想着借刺木一龙,引诱斗笠人来救,便可对斗笠人下手,哪想到刺出的一刀又落了空,便将刀改成横切向斗笠人胸部。 斗笠人嘿嘿笑道:“呀,还真有两手子。”脚下不敢停留,一个急转身体又往后撤了几步,哪想着脚步还没有站稳,彭豹的刀又到了,这回彭豹已经苍鹰似的跃起,双臂展开,刀迅速削向斗笠人头部。 斗笠人只好缩下头来,身体再往后仰。只见一个闪光,彭豹的刀几乎贴着他的面部扫过去,心想着自己行在江湖多年,这样的刀法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彭州四杰的武功真有其独特之处。 斗笠人腰没有直起,彭豹已经落到了地上,横削不成,手腕翻转,收刀削向斗笠人岣起来的腰部。 斗笠人更不敢大意,左脚顿地,身体急向右侧翻去,落地时竟稍显踉跄。 “好……”厅前一个小姑娘高兴地拍起掌来。 斗笠人抬眼看见叫好和拍掌的正是前面与自己曾有过对话的小女孩。她这叫好与拍掌显然是冲着彭豹刚对自己的几个攻击。再看彭豹正露出得意表情,心里不由得怒起,对着彭豹轻蔑地笑道:“嘿嘿小子,你还真有那么两小下子。” 彭豹道:“哼哼,何止两下子,呆会你就知道小爷有几下子了。”做了几个起手式,便又向斗笠人砍来,这回攻向斗笠人下盘。 斗笠人却站立不动,双手背在后面,盯着彭豹刀走的方向,似乎就等着彭豹向他劈来。 眼看着刀即将砍到腿上,身体却平地升起,翻身越过彭豹头顶,一根手指点向彭豹的右肩。 只听一人大声喊道:“贤侄小心右肩!” 显然提醒已晚,“当”的一声,彭豹右手里的刀已掉在了地上,彭豹左手按在右肩,转身怒视着斗笠人,却没有使出攻招。 这时,彭龙、彭蛇、彭虎已经跃到院里,彭蛇、彭虎挡着大门方向,并齐齐举刀向斗笠人攻来。 彭龙则跃到彭豹身边,查看四弟右肩情况,原是肩井穴已被封住,岂知点了两次竟没有解开被封穴道,而彭豹虽然没有叫出声来,但面部表情似是变形,显然异常痛苦,彭龙还想再试着解开,一个“龙贤侄且慢”的声音传入耳际,喊话之人正是五柳庄庄主马义荣,也是先向彭豹发出警告之人。彭龙回头便看到马义荣已经到了跟前,伸手却点向彭豹左肩上。 彭豹一个闷声呻吟,捡起地上的刀,也不向马义荣称谢便举刀加入战局。 彭龙双手抱拳向马义荣恭身说声“多谢姑夫”后便也加入战局。 马义荣道:“小心!”回头望向站在大厅门口的彭万方、彭蕙芬等人安然无事,只是紧张地注视着院里战局,马义荣便站在原地,关注着战局的变化,心里却不安起来。他知道刚才若不是及时喝住彭龙,现在恐怕彭豹的右肩已经费了,也幸亏在那个瘦高的不速之客翻身越过让他突然想来这一个简单动作中的不简单,但细想刚才与彭豹对攻的招式来看却又不似猜测中的那个人来,因为传闻中他们总是三人同行、从不落单,也但愿不是传闻中的那三人。 彭州四杰已将瘦高汉子围在中间,战圈时大时小,乍合即分,乍分又合,刀光闪烁,人影飞动,每人像长了翅膀,跳跃飞纵,轻松自如,斗笠人的身法竟比刚才与彭豹对招时更加轻盈,尽管身材比彭州四杰中的哪个人都高出很多,但他的叫声却越来越大,显然是久战似乎不力,更没有占得了多少彭州四杰的便宜。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