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雪满弓刀

正文 第一章九龙山

书名:雪满弓刀 作者:岁月 本章字数:255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九龙山马镇不仅是宿州、彭州两地间的重要驿站,也是淮河流域的第一外阜,下接徐州、南京,上接商丘、开封、洛阳等地,往来商旅、官府驿人甚至水师军队等无不需与此接洽。 马镇重要尚不仅在于地缘,也是淮北平原地带饲马的集结地,当朝战马至少四分之一匹数由此地供给,第一功臣当数马镇首富马义荣。 马义荣不仅是马镇首屈一指的富豪,也是五柳庄的庄主,同时人如其名,也是镇上最慷慨最大方最豪气归讲义气的人,镇民传说马义荣马庄主在一个风雪之夜一次就收留了二十几个从北方逃难来的人,不仅请来郎中给予治愈所带病疾,并把其全部安排在自己的马场里安排了活计、过上了新生活。 镇上没有说得清楚马义荣发迹的来龙去脉,也没有人讲得出他来自哪里,也是传闻十几年前镇里一个很平静的早晨上,有人发现镇北芙蓉桥上停着装满大大小小箱子的几辆大马车,马上下来几个仆人家丁装束的人询问有无房屋可租可卖,有事者的带领下找到了马镇驿长,便买下了镇里最大的一处宅院槐柳庄,并更名为五柳庄,在镇民尚没看到养马有利可图的情况马义荣用着自己带来的几个马匹开始了建马场、饲养马匹的规划了,结果自是马场扩越在,马匹越来越多,有人称马义荣叫马三千,就是马义荣有三千匹一等的良马,也有人说是至少是五千匹,好几百亩地的马场黑黑的满是马匹,绝不止三千匹。 人富出名,树大招风。有人想搞清楚马义荣到底有多少的马匹,听说明着进马场的连马场大门都没能进去,而偷偷进马场的却没有人出来过,彭州四杰听说与马义荣曾有过间隙,后来不知为何彭州四虎竟对洪湖人士宣布:马义荣庄主随时即用。马镇外阜可是四杰传统的势力地盘。 这是马镇南效一个普通农家小院,简单的三间草屋,二间厢房。小院周围种上了一圈灌木,栅栏似的,三尺有余。一个五十余岁的清瘦老人蹲在院里的井沿上,叼着一根长烟杆,这是小院主人云青梅,他不时瞅瞅即将落下的夕阳,喃喃道:“今日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浓眉紧锁,清瘦的脸变得凝重起来。正在起身到院外瞧瞧时,听到远处有人哼着他熟悉的小曲由远及近传来,凝重的气色并没有得到缓解。 来人走进院子,是位十七八的少年,粗布灰色衣裳,在二间厢房门前放下肩上挑着的两大梱木柴,转身说“云叔,我回来了。” 云青梅依旧吸着他的长烟杆,低嗯了声,头也不抬说“饭在锅里,凉了凑合着吃吧,明天上午再把柴送去五柳庄!” 少年垂首恭身道:“知道了。”转身走进其中一间厢房。 用过饭,少年走进自己的卧室,瞧见茶几上油灯光暗淡,灯芯几乎燃尽,拿起一个小枝条,挑挑灯芯,卧室里立即明亮起来。躺在草席上,少年方才感到身上的疲惫,睡意渐浓,很快进入了梦乡。 不知睡了多儿,窗户上响起轻微响动,少年一跃而起,窗缝里依稀瞧见一个黑色的身影向远处闪去,几个起落竟没有了踪影。少年心中暗喜,掀开窗户跃了出去。 借着月光,少年看到黑衣人已经在前方站立,待自己奔到,黑衣人依然没有回头,喘息未定,黑衣人一团黑云似的朝自己直面扑来,少年不敢大意,脚尖顿地,侧身旋着身子朝右方闪开。黑衣人

似乎了知少年有此一招,也突然朝左侧折去,双掌依然拍向少年面门。 少年心里慌张,也没乱了手脚,随手拍出一掌,借着黑衣人递来的力道双脚触地又向左旋开,便脱离黑衣人掌风两三丈外,哪知少年刚想大喜,黑衣人便又扑到,掌式掌风均不变,少年暗喜,还是这招?两脚合并,右手五指并拢,以手为刀,“顺风切”侧身递出,黑衣人收起左掌,右手也以手为刀,改切少年右手腕。少年右手下移半寸,手式不变依然直攻黑衣人腹部。 黑衣人腹部稍收,右掌也下称半寸自上下切少年手腕,同时左手攻出,从左侧切少年手腕,掌未到,少年已感觉腕部辛辣之疼,慌忙收回,双手扶地,左腿从后面贴地攻出,扫向黑衣人双腿,卷起地面残叶纷飞。黑衣人脚尖触地弹出,几个翻身轻盈起落三丈外,从容站定,少年起身站定,眼睛紧盯着黑衣人,虚式待发。 黑衣人沉声道:“双仪掌最后一招切风三式看来你已经学会了。” 少年嘿嘿一笑,道:“只是掌握招式,还不能连贯使出。” 黑衣人点称赞许,道:“能学会已是难得,多加练习便可运用自如,同时还要用心研磨掌、剑及拳的变化关系,双仪掌实际上是从武当双仪剑法演变而来,当今江湖人只知一心练剑,殊不知掌剑拳同路,只是手中有无武器之别。武器与否,在乎双方对敌距离的远近,能融会贯通、有无同似自是常人所不能比。” 少年听着黑衣人的声音时浑时细,显是有意压制,从第一次接触十几年来如此。黑衣人叮嘱过所都武功之事一是不可对任何人外传,二是武功未大成前万不可使用。少年虽然不能理解黑衣人的做法,也觉得有了武功而不能使用更是遗憾,但黑衣人既然这样要求可能自有他的道理,而他自己也稍稍懂韬光养晦、外形内敛的好处。但心里尚有许多疑问不能解答,想问却也不敢思易开口。 黑衣人似乎瞧出少年心有疑问,不等少年开口便道:“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疑问,这个时候不便给你解答,早晚你会明白的。”随手向少年抛过来一个东西。 少年伸手接住,原是一本书籍,少年正想问是何书籍,黑衣人道:“这是本内、轻功练习法,以你现在的年纪已可研习了,双仪剑依赖好轻功相得益彰,而双仪掌、拳则以好内功为根,如此方能最大显示剑、掌、拳相融的威力。” 少年接口道:“是” 黑衣人突然厉声道:“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少年缓声道:“知道,我原本姓梅,叫梅龙,现姓木,叫木一龙,此生杀父杀母仇人是梅青风。” 黑衣人似是对木一龙的回答还较满意,稍顿了一会,便道:“近来我事情要办,你只能自行勤加练习了,办完事我自会回来找你,好自为之吧!”,吧字未说完纵身向后飞出,瞬间便失去踪影。 木一龙瞧着静寂的四围,长嘘了一口气,将书籍放在怀里,望着偏西的月亮,估计时间不早,演习了几遍双仪掌拳法便往回奔去。 木一龙从窗户悄然入室,整理好自己床上的物品,躺下便睡。哪知刚一躺下,听到东屋里传出咳嗽的声音。木一龙暗忖道:“近两年总是这个时候听到云叔的咳嗽声,不是被发现了吧?” 用过早赡,木一龙挑过昨天从同上砍下来的两担柴按照云青梅的吩咐送到五柳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