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傲世邪君

正文 第63章魔劫,雷劫

书名:傲世邪君 作者:神缘天羽 本章字数:486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21


  若不是赵阳自小就独立生活,经受过许多打击,就要被这挫折给整得崩溃,所有的修为都毁于一旦。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其中必定另有玄机。”赵阳静下心来,回想着刚才的过程。  寻常人开辟天脉时,所有的法则都聚集在天脉中让修士感悟,但是他的却一股脑往九元玄天诀中的八界而去。  “九元玄天诀是属于我的,蕴含八大法则的八界也是我的,法则之力并没有流失,还是存在于我的体内。那该怎样把他转到天脉中来呢?”  赵阳此时彻底镇定了下来,没有丝毫的慌张,反而琢磨这问题去了。  “天脉,九元玄天诀,两者皆是蕴含天地法则,那是不是说他们之间可以沟通?”赵阳一想到这里便兴奋起来,越想越觉得应该这样,否则这事没法说通。  “既然这样,那我便姑且一试。”赵阳下定了决心。  果不其然,他体内的八界中法则之力比之以前多了不知多少倍,甚至他如今的元力中也已经有了微少的其他法则之力,只不过比之于雷之力和泽之力却还相差不少。  “法则之力,运转!”赵阳大声喝道,九元玄天诀中的法则之力与天脉联通起来,顿时天脉的颜色变得深了不少。  “果然如此,只是九元玄天诀中的法则之力不够,否则可以将天脉提升一个品质。”赵阳收了功后,叹息道。  他现在才欣喜地发现,原来他所开辟的天脉与众不同,虽然现在是中品天脉,但却是可以随着他的玄天功提升而提升,也就是说有成为绝品天脉的可能。  虽然所开辟出来的只是中品天脉,但赵阳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沮丧。别人都可以靠大毅力凭着中品天脉冲击破天关口,更何况他的天脉还是可以升级的存在。  如此天脉不敢说绝后,却也是空前的。赵阳相信只要经过自己的努力,在到达破天时至少也会升到上品天脉,甚至是绝品天脉也不是不可能。  既然天脉开辟成功,接下来便可以冲击引天境界关口了。万事俱备,赵阳只需稍作调整,便可以着手突破,从此开始感悟法则,进军无上大道。  赵阳拿出了许多极品元石,以备不防之需,而神韵阳佩更是早就准备就绪。此次突破对他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旦失败,或许他就要沦为在长生境界下苦苦挣扎的众多修士中的一员。  一切准备妥当后,赵阳出了石屋,往山顶上行去,而后找了一处稍为平坦的地方盘坐下来。他倒不怕有人会中途来打扰,没有人撑饱了没事做无故的跑到这鸟不拉尿的地方来,除非是此地有着什么重宝。但这几率明显太小了。  “九元玄天诀,运转!天脉,开!”  赵阳内心喝道,当即体内的九界有条不紊的运转的运转起来,元力沿着既定的轨道在经脉中流畅地行走,在天脉中不断的进出。  “八大法则,开启!”  嗡!  九元玄天诀中的法则与天地中的法则共鸣起来,形成一条条无形的“水流”进入了他的体内。要是让人知道赵阳如此吸收法则之力的话,一定会不想活了。  寻常人都只能一种一种法则之力的吸收,而且引天境界最多能感悟和吸收两种法则。但赵阳却是把八大法则都占齐了,这还让人怎么混?  虽然说法则无处不在,但是游离在空气中的法则之力哪里比得上像八荒古阵此类聚集法则之力的存在。所以赵阳现在还不能进阶三重元力或者更高的元力品质。  不过这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益处,无论是对他的修炼基础还是以后的元力品质提升都作了奠基,所差的只是机遇而已。  “引动天地!”  赵阳冲击关口在此刻到达了关键时刻,若是他的神魂,他的元力,他的功法,能引起天地共鸣,则能成功的突破到引天境界,反之必然失败。  然而,就在此时,他为蓝馨儿聚魂时进入轮回中所听到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逆道而为,必遭天遣!”  赵阳的神智在这一刻受到了严重的侵害,不过他尚存的理智却是知道这应该是心魔在作祟。  “怎么会有心魔呢?这不是冲击破天境界时才会有的吗?那是不是说待会还有雷劫。”蓦然赵阳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他此刻也明白了在突破时之所以有心魔作祟,恐怕是跟自己的经历有关,以前的事就不必多说了。就说最近他所施展的秘法,便是极有可能引发雷劫。  对于雷劫他所知甚少,因为按照常规,雷劫是冲击破天境界时才有的现象,离他还很遥远。历来丧生在雷劫下的修士不知几何,若是这般突然降临,措手不及的他不知会凄惨到何种地步。  长生不死,逆天改命,岂是那么容易过的!  当下心魔是燃眉之急,除掉心魔是刻不容缓的事,所以赵阳也只好将其他的杂念抛开,专心和自己的心魔作斗争。  否则一旦被心魔侵蚀神智,他便要走火入魔,被不受控制的狂暴元力爆体而亡。或者是彻底沦为只知道杀戮的上古天魔。  “道存在于无形,无中生有!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赵阳默默的念着关于道的说法。  “纵然逆天而为又如何?吾辈修道之人,逆流而上,逆天而行,出离生死,超脱轮回,入于涅槃……”那无名秘法中的道理回荡在了赵阳的心间。  此刻,原本就乌云密布的天空中,所有的黑云一下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紫黑色的云团。庞大的云团以赵阳为中心疯狂的涌动着,透发出一股股令人心悸的毁灭力量。  如惊涛骇浪般的紫黑色云团不断的翻滚着,层层的笼罩而下,使得无真峰周围都几乎变成了黑夜。  “这是劫云!到底是什么人在渡劫?好恐怖啊,就算是门派中的长老在渡劫时都没有如此恐怖,难道是渡神级别的?”  离无真峰大约万里处的一个门派中,一些刚晋升引天境界的修士正在练习和掌握刚学会的御空而行,突然看到万里之外的劫云后如此说道。  不知名的山脉中,一道黑色人影冲天而起,他身上此时还沾染着许多泥土和树叶,整个人显得非常的邋遢,显然他是刚从闭关中出来。  他凝望着远处的劫云,低声叹道:“好恐怖的雷劫,竟是连我在地底的遗迹禁制中都能感受得到。”  而有一些正在飞行的修士也是纷纷惊叹地道:“虽然想趁着他渡劫后虚弱时打劫一番,但那雷劫即使我们破天修士挨上,恐怕也不是好受的,况且人多了还极有可能引发更大的雷劫。”  死绝谷边缘,本来想要到无真山脉西部做生意的商队也不得不停了下

来,众多的人员都在抱怨个不停:“操蛋!这个谁能给我解释下是什么情况,这天说黑就黑了,完全没有任何征兆。”  如此情况,在无真峰的周边屡屡发生着。  赵阳抬起头望着天上的劫云,自言自语了一句:“这就是劫云么?看起来很是恐怖啊!”  还好他不知道那些人对此劫云的畏惧和评价,否则还真有可能被内心的恐惧又引起心魔。  轰隆!轰隆!  刺眼的光芒照亮了大地,伴随着巨大的响声,天上的劫云真正的发威了,先是一道水缸粗细的紫黑色雷电狂劈而下,直直的往赵阳的头顶轰去。  天空中的雷电把观看着这一幕的某些人吓得心惊胆战,虽然雷电与他们相隔甚远,但他们还是不自觉的把身子缩了缩,生怕自己遭受无妄之灾,被雷电给劈中。  然而,此时赵阳的心魔却再次作祟……  时光仿佛回转到几个月前,赵阳正被困在星光大阵中,在千钧一发的时刻,蓝馨儿燃烧灵魂为他挡下了致命的一击。那凄美的画面,永远定格在了他的心中。  “情缘难断,为君无悔!”  “为你,逆天有何不可!”  “天遣亦无悔!”  曾经的誓言犹如萦绕在耳旁,把两人紧密的相连在一起。  然而,相伴十年的少女,可谓是青梅竹马,又怎能忘怀?  “赵阳哥哥,你要走?”少女哭得梨花带雨的扑入他的怀中如此问道。  “赵阳,别忘了你的承诺,否则我羿瑶会看不起你的。”那是五年前的雨夜,少女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一边是为自己燃烧灵魂的红颜,而另一个却是在自己无助的时候陪伴在身边的可人儿,如今她在那个家也过得不好,甚至可能会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若是他不管的话,一个花季少女便会就此葬送了一生的幸福。  曾经,这个问题也在苦苦的的纠缠着他,不过在那一刻,一切都已经释然……  “顺其自然!情缘解,心清净!”赵阳淡定地默念着,蓦然抬头迎向了天空中的雷电。  他的九元玄天诀与天脉转换元力已完毕,此时感应到空中的雷电,雷界立即蠢蠢欲动起来。  “九界出体!”  赵阳突然大喝道,这是他刚才在雷劫压迫之下感悟出来的东西,把九元玄天诀的九界投影到外界。  轰隆!  雷劫狂劈而下,漫天的电弧把赵阳都淹没了。他身边的石头也被瞬间劈得粉碎,这片地域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  “咳,咳……”  赵阳满脸焦黑,浑身都冒着青烟。衣衫褴褛的他站了起来,双拳紧握地望着高空,大声叫道:“雷劫又如何?本大爷全部接下了。”  仿佛赵阳的举动和话语严重地挑衅了雷劫,那团庞大的紫色云团急剧的翻转起来,形成了一道令人望之骇然的漩涡。  几千里之外的人只看到一阵阵的雷电狂舞,猛烈地劈在了巨大的无真峰某处。他们此时开始怀疑这已经不是有人在渡劫了,而是某种逆天的东西在出世。  “若是有人在渡劫的话,那他也太逆天了吧!”  “逆天又如何,在此等雷劫下,恐怕也得身死道消!”  有人在惊叹,也有人为此感到惋惜。  雷劫约莫持续了一个时辰后,才好似带着不甘的开始缓缓消散。无真峰也开始寂静了下来,而观望着这一场雷劫的修士也纷纷唉声叹气的该干嘛干嘛去了,他们明白已经没有什么好处可捞。  至于不明就里的世俗之人,则是表现出了惊叹之色,或许以后在和别人高谈阔论时便会拿出此例来显示自己的“奇遇”。  而这一切的主角赵阳呢?他在雷劫下丧生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他此时正在用元力洗涤着身上的污垢,随后重新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重新焕发出独特的气质,神采奕奕的迈步下了山坡。  原本需要双手双脚并用才能攀爬的悬崖处,赵阳却一步往前迈去,踏空而行!犹如闲庭散步。  没错,他渡过了雷劫后,此时已稳稳的踏足引天境界!引天动地,飞行自然不在话下。  有着九元玄天诀的雷界在,他自然不怕雷劫。而雷界也没有辜负了他的期望,仿佛如无底洞的把所有的雷电吞噬了进去。  因此雷劫不仅没有对他造成伤害,反而成为了他的大补,九元玄天诀的强大和独特之处由此也可见一般。  星月剑派。  刘长青望着极远处模糊的雷劫,自言自语地道:“这是什么逆天的存在?”  念着“逆天”这个词,他又想起了那个让他极度憎恨,恨不能千刀万刮的人。  原本在他眼中蹦达的蚂蚱,随手都可以捏死,但却是让他唯一的儿子和十多个得力属下全部丧命,使得他在门中的势力一下子缩水了许多。  “赵阳,希望你不要死得太早!”刘长青恨恨地道。  同时,一道犀利的目光也自无真峰向星月剑派的方向投去,几乎相同的话语响彻起来。  “刘长青,希望你不要死得太早!”  赵阳成功的突破引天境界后,又在山上的石屋中把境界巩固了一段时间,这才下了山到邪冥古墓去。  利用神韵阳佩轻车熟路的到了冰室中,赵阳并没有急于去看蓝馨儿,而是直接走到冰墙前:“父亲,我回来了。”  墙上依然显现出了那道熟悉的身影,淡淡的话语飘然响起:“很好!你到达引天境界了。”  “父亲,我此次是来告辞的,我准备到人世间走一遭。”赵阳也是一脸的平静,经历过魔劫和雷劫的他,整个人变得稳重了不少。  自从那天到世俗间领悟了轮回之道后,赵阳便决定到尘世中游历,感受世间百态。  “莫要小看了红尘,其中所蕴含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你自己去感受吧!顺便还有可能寻到你母亲。”赵封语气不变地道。  “母亲……”赵阳沉吟了片刻,坚定地道,“我会找到她的。”  “就这样吧,我也要沉睡了,否则灵魂力量就要不断的消耗。馨儿我会尽力照看她的,你便安心的去吧!”赵封好似疲惫地摆了摆手,而后影像便消失了。  赵阳也不去管他,径直走到了万年玄冰棺旁,驻足凝眸,温柔地看着那个娴静地沉睡的少女,随后在冰棺上刻下八行字后便稍然离去。  伊人去,黯娇颜,情驻离别地。  长发乱,自彷徨,倚栏向天堑。  寒风紧,飞雪落,绝山小孤屋。  忆往昔,恋红尘,苦君未归兮。  人不寐,意不尽,烛光映憔容。  爱难尽,愁难销,啸声震九霄。  韶华逝,空阶长,何时至巅峰。  梦皆空,轮回转,天道亘古在。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