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玄幻奇幻 > 傲世邪君

正文 第23章剑修的战斗

书名:傲世邪君 作者:神缘天羽 本章字数:358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40


  “五行剑阵虽然变幻莫测,但却是以人为本,现在剑阵还没完全合拢,我姑且以强力破阵直接攻击他,而不触动剑阵的根本。”柳寻如是想到。  剑气破空!  众人只见到一道水桶粗细般的剑光如同长虹贯日,强行冲破五把长剑的围追堵截,朝时宇风本人直射而去。但是时宇风不仅剑轻灵,人也一样,只见他在面前用元力凝聚了一个能量盾牌,身子一闪,便生生瞬移了五尺远。  “这剑修打斗真是憋屈,还是近身战来得爽!”赵阳望着擂台上双方用剑你来我往的,不由暗自咕哝道。而七斗伏魔功里的几套武技,显然很对他的脾性。  “嘿嘿,你错失良机了,你应该先发制人!”躲闪到一边的时宇风嘴角掠过一抹冷笑。  确实,若是柳寻先发制人,让他没有发动剑阵的机会,便不会像如今那样被剑阵牵制得不敢轻举妄动。  “何以见得?”柳寻反驳道,一脸的倔强。  “画地为牢!”时宇风蓦然喝道,这却是他所能将五行剑阵发挥出的最大攻势。  一时间擂台上剑气纵横,原本五把长剑不知消失到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四方的剑笼,一座完全由剑影组成的剑牢!将柳寻死死地封在原地,真正的画地为牢!  看台上的蓝枫见状,当即脸上失色。一旁的蓝馨儿道:“爹爹,怎么了?”  “这是赫赫有名的蚀月光组成的剑阵,无论是人或是剑碰上,攻势都要弱上半分,重要的是它将天地能量完全隔绝,牢中的人能量不断的消耗而得不到补充,你说能有什么结果?”蓝枫担忧地道。  “坐以待毙?那也不见得,柳寻师弟可是会剑灵出窍的,说不定会扭转局面。”蓝馨儿道。而后她目光忽然瞥见台下一脸若有所思的赵阳,不禁疑惑地想道:“他在做什么?难不成对战斗有所感悟?”  没错,赵阳见到柳寻被困在牢笼中,便开始思量对策了。他不知道构成牢笼的蚀月光剑影是什么玩意,但是看柳寻一副忌惮的样子,显然是不敢轻易触碰的。  “那么,剑灵是否有效呢?”赵阳沉思着,剑灵出窍他已经接触过了,虽然他不是剑修,但是剑灵应该也是天地间一种独特之物,想来对剑修的辅助功效是巨大的。  “柳寻师兄,用剑灵冲出牢笼,沟通天地能量!”赵阳嘴唇微动,传音给柳寻,那蚀月光虽然能隔绝天地能量,但却不影响传音。只不过他特意使传音的效果模糊化,让柳寻误以为是台下传来的,而且从声音也不能听出就是赵阳本人。  柳寻如同醍醐灌顶,也来不及思考是谁提醒了他,立即剑灵出窍。而剑灵除了神识强大的人或是拥有特殊功法的,都不能将其发现并阻止。  果然,牢笼并不能困住剑灵。柳寻大喜,神识一凝,立即沟通了天地能量中的星月之力,顿时牢笼上方便是突兀地现出一道星光柱,不断的轰击着牢笼。这便是彻空境界拥有剑灵的好处,而一般剑修按照正常速度,必须要到达羽化中期方能剑灵出窍。  轰轰轰!  剑牢渐渐地现出一丝丝裂痕,时刻都有可能破碎开来。“怎么可能?”时宇风死死地凝望着那道从天而降的星光柱,满脸的不可置信。  “没什么不可能的,存在便是道理!剑灵通天!给我破!”柳寻大喝道。  星光柱直入云天,一道道浓厚的星光之力直贯而下,重重地轰击在剑牢上。终于,随着轰隆的一声巨响,剑牢彻底爆炸开来,五把长剑哀鸣一声,黯淡无光地掉落在地上。  剑牢刚破,一道白色的剑光便急速射出,在时宇风的脖颈处堪堪止住。  “我输了!”时宇风干脆地承认道,而后随手招回剑,背着硕大的剑匣便离开了广场。  “最终决赛胜者柳寻,将获得门派赐予的剑灵诀一篇。明日,将是羽化境界弟子的比试!”长老宣布道。  “原来剑修的战斗是这样!以后对付他们也有些措施了。”赵阳暗自道,因为潜意识里他总是认为会和剑修有一场战斗,而且是生死之战也说不定。  经过洗礼后,这一届处在羽化期的弟子分别是刘烽、蓝馨儿、洪权、洪志、尚武、林战、向成天、任华、陆京。其中前六个已然踏足中期境界。这一届人才辈出,令得门派中的一干长老高兴得合不拢嘴。  而向成天自动弃权,所以剩下的便只有八人了。羽化弟子的战斗比之彻空,自然是要激烈得多,时不时弄得风起云涌,星光乱碎。更有甚者直接召唤月影残像,那威力实在是无可匹敌。  赵阳这一场场战斗观摩下来,倒是受益匪浅,尤其是对剑修的战斗方式领悟更上了一层楼。  虽然说羽化初期也有问鼎冠军的资格,但是对于任华和陆京来说,实力的差距却是实实在在的无可弥补,用赵阳的话来说,他们很悲剧的被“置身事外”。  武堂的尚武、林战两

人擅长近身战,他们的剑从来没有离手过,这一点倒是颇对赵阳的胃口,但是他们最终还是败在了蓝馨儿手中。  蓝馨儿使的是一把彩色宝剑,但是这剑却是变幻莫测,可以化作七彩匹练。她的战斗方式就遵循两个字:绞、胶。当对方的剑陷入蓝馨儿的七彩匹练中时便是如同入泥潭般的无处着力,战斗起来相当憋屈。  不过她还是遇上了对手洪权,此人的武器更是让人惊诧——一把阔剑!剑虽沉,但是他的肉体力量却是强悍异常,把剑武得虎虎生风。而蓝馨儿在这般大力攻击下,最终不敌落败。  比试至此暂告一段落,下午将是本届最有资格问鼎冠军的刘烽和洪堂两兄弟的决赛!  早在比试没有结束时,赵阳便先离开了。如今按照季节划分已是入秋,天气阴沉异常,浅黑色的乌云遮蔽了天空,阵阵凉风不断袭来。好在修炼者的体质非凡,倒不至于感到寒冷。  “热闹是属于他们的,而我什么也没有!”赵阳坐在医堂的一座高楼顶上,惆怅地感慨道,那健康的身躯看起来竟是有些萧瑟。  此时蓝馨儿正一个人从主峰赶回医堂,御剑而飞的她却不轻易间瞥见了楼顶上的赵阳,不由得好奇地顿下足来,而后微微思量后,剑身一转,朝着他飞了过去。  他,虽然接触的不多,既看懂又看不懂,他是一个矛盾的结合体。貌似孱弱的身躯下却隐藏着一副不屈的傲骨以及倔强的灵魂,那如夜空般深邃的眼神,掩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他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带着这些疑问,蓝馨儿降落在赵阳身边,微笑地收下飞剑后,与他并排着坐了下来。突然她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而后便道:“你是怎么上来的?”  赵阳心脏突然狠狠地一跳,为什么她总是带给自己这般奇异的感觉?而且她没有叫师弟,而是直呼“你”。收复一颗乱蹦乱跳的心后,赵阳微微一笑:“爬上来的。”  瞧见蓝馨儿俏脸上那略微诧异的表情,赵阳压下那一丝漪念,补充道:“两年来,在老师的教导下,我的身体比以前已经强壮了不少,爬上楼顶并不难。”  “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貌似这秋日景象也没什么好欣赏的。”蓝馨儿追问。  赵阳神色忽然黯淡下来,略带些许忧伤的话语响在蓝馨儿耳边:“想一些人和事罢了!”  蓝馨儿双手托腮,怔怔地凝视着赵阳。他,有时也会忧伤,只是不轻易暴露出来罢了。“对不起。”蓝馨儿轻轻地道。  “为什么说对不起?我只是在想我活下来的意义何在。争名逐利?我不在乎!之所以苟活下来,只是有所牵挂罢了。”赵阳悠悠地道,而后又自嘲地一笑,“真正说对不起的是我,一时心情激荡,话说得多了,希望师姐别介意。”  蓝馨儿错愕,有些尴尬地道:“没有的事啦!不过能告诉我你所牵挂的是何人吗?当然,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关于我父亲如今只有零星的片段消息,母亲更是杳无音讯,我想寻找他们,这是我的夙愿,但是奈何实力太弱,无从得知。”赵阳叹道。  “我可以帮你问问,或许我父亲他有办法帮你改善体质,或者是等我足够强大后,我带你去。”蓝馨儿说道。  赵阳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狂跳,下意识地道:“你真的愿意和我一起走?”  “我是说,如果以后师姐你有了伴侣,怎么能和我去呢?”赵阳补充道,说到这里,他脸上现出一丝失望之色。  “伴侣?”蓝馨儿错愕道,“至少目前还没有,他们都不是我所喜欢的。”  赵阳突然盯着蓝馨儿的眼睛,认真地说道:“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蓦然被赵阳凝视,想起两年半前竹屋中的情景,蓝馨儿俏脸一片粉红,下意识地挪动了下身体,似是开玩笑又似是认真地道:“其实像你这样就不错了,至少我感觉你是一个可靠的人。只是可惜,修炼资质确实是一大遗憾。”  赵阳微微皱眉:“难道你也这么看重资质吗?”  蓝馨儿瞧见他微变的脸色,急忙解释道:“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我只是觉得如果两个人的寿命相差得太远,那结局一定很痛苦,这就是修炼者为什么不接受凡人的原因。”  “嗯,说的也是。”赵阳赞同道,那种看着爱人一天天老去的滋味,确实是很痛苦。  “师姐,谢谢你和我说了这么多话,我们也该回去了。”赵阳突然起身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嗯,我带你下去。”蓝馨儿和上次一样,抓起赵阳就上了飞剑,不过赵阳却很安分地站在阔大的飞剑后面,静静地凝望着面前的倩影,并没有像上次那样抱住伊人的细腰。  临别前,蓝馨儿突然对赵阳说道:“下午的决赛虽然我不参加了,但是如果你要去观战的话,我和你一起。”  赵阳一怔,而后笑道:“荣幸之至!”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