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8章药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81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3


一株神竹做的。据说,韩湘子这支神萧还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送他的哩!有一年,韩湘子漫游名山大川,到东海之滨,听说东海有龙女,善于音律,精于歌舞,很想会她一会。因此,他天天到海边去吹萧。这一日,三月初三,正是东海龙女出海春游的子。夜里,龙女听见海边传来一阵悠扬悦耳的长萧声,听得惊呆了。韩湘子的萧声扰乱了龙女的心,那声声妙曲把它的魂勾去了似的,便身不由己地向海边走来,化作一条银鳗来会吹萧郎。韩湘子一曲吹罢,大湖退去十里远,这时,他发觉滩头上有一条误了潮的搁浅银鳗,正泪光莹莹地抬头望着他。看她的神情似乎还陶醉在乐曲声中,韩湘子又好气又好笑说:“鳗儿呵鳗儿,难道你也懂得其中的奥妙?你若是个知音,请把我的情意传到水晶龙宫去吧!鳗儿听了,连连点头。韩湘子十分惊异,出于好奇心,他又吹起了玉屏萧。想不到,银鳗深通人性,居然在,媚的月光下婆婆起舞,跳起神奇的舞蹈。舞姿之优美,神态之奇异,世上罕见。连闯荡江湖游遍名山的韩湘子也愣住了。那银鳗在月光下不停地闪腰,盘舞,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节奏越来越紧,突然银光一闪,鳗儿不见了,只见月影中站立着一个天仙般的龙女,柳叶眉,杏花脸,玉笋手,细柳腰,金纱披身,莲花镶裙。舒腰好似嫦娥舞,起步赛过燕掠水,把个韩湘子也弄糊涂了。龙女边舞边唱;寂寞龙宫呵闻萧声。使君一曲呵凤求凰,妾应伴舞呵到天明。歌舞声中,月儿渐渐西坠,潮水慢慢回涨、天快亮了。忽然,一个浪头扑来,鳗儿、龙女都不见了。这样情景,一连发生了三个晚上。 这一天,韩湘子又来到海边吹萧。不知什么缘故,吹了大半天,龙女就是不出海来。难道玉屏萧失灵了?气得他把心爱的玉篇摔断,龙女还是没有土来。韩湘子正沮丧地往回走,忽闻背后有人喊他。回头一看,却是个陌生的老渔婆。老渔婆朝韩湘子道个万福说:“相公,公主感谢你的美意,特地差我出来传话。实不相瞒,前几夜在月下歌舞的乃是东海龙王的七公主。因事情?露,被龙王关在深宫,不能前来相会。今天她叫我奉献南海普陀神竹一枝,以供相公制仙萧之用。望相公制成仙萧,谱写神曲,以拯救龙女脱离苦海!”说罢,老渔婆递上神竹一枝,便化成一阵清风不见了。韩湘子将神竹制成紫金萧,从此断绝了在尘世?混的念头,进了深山古洞,日夜吹曲谱曲,果然练出了超凡绝俗的本领。后来,八仙过海,韩湘子神萧收蛇妖,妙曲镇鳌鱼,大显仙家神通;而东海龙女呢?却为了偷送一枝神竹,被观音大士罚为侍女,永远不得脱身。傅说,东海渔民至今还常常听到海上有深沈的萧声,那是韩湘子想念龙女,心中。 虽然鸡鸣天亮,东方隐现日出,但天空中隐隐约约浮着月亮的影子。 亚芮看见难得这么早就起的大小姐,问道:“小姐,诶,我说今个儿怎么起的这么早?”亚芮说完便将目光朝向了天空,“我还以为着太阳从西边升起了,我瞧了瞧这太阳依旧从常呀。” 亓官韫说:“臭丫头,就会拐着弯的说我的不是!其实呢?昨天我看见满天繁星就知道今天天气保准很好,晴朗的很。所以喽,堂堂七尺女儿,怎能把光阴浪费在被窝里!” “哈哈哈。”亚芮顿时捧腹大笑,随即伸出右手做出数字七的模样,“七尺?哈哈没想到小姐这么高呀。” “切反正也比你这臭丫头高!” 亚芮说:“不过小姐说的还真没错,今儿个这天儿还真不错,小姐真棒,原来还会观星辰识天气呢。” “那还用说。”亓官韫抬高下巴得意洋洋。亚芮却在一旁偷偷乐呵,寻思着这看星辰识天气谁不会。 亓官的一大家子正吃着早饭。亓官夫人轻轻放下碗筷用手帕擦擦嘴角,单手搭在亓官韫的肩膀上说:“难得韫儿起那么早,没有睡到晌午,能和爹娘吃顿早饭,我们都很高兴。说,女儿你想要什么?今儿个有集市我吩咐下人去买。” “娘你太好了,是不是什么要求也会答应我。”亓官韫没等饭咽下去便瞪大眼睛问。 “嗯,只要别太过分就好,再说了这当娘的哪有骗自己闺女的。” 亓官韫寻思了霎那,说:“那我想吃糖葫芦。” “咦,糖葫芦有什么好吃的。”亓官耀辉说。 亓官夫人说:“老爷,既然我答应闺女了,你就给我个面子吧。” “好好好,夫人。”亓官耀辉看了看挂钟,“九点左右我让骆靑去买。” “娘……” “说。” “我想让亚芮陪着我亲自去买,新来的那老闫头卖的冰糖葫芦那才是一绝,他那糖葫芦只有趁着余温吃才能品察出绝妙在哪里。” 亓官耀辉说:“哟人家姓什么你都清清楚楚,看来你是常客呀。” 亓官韫撇着嘴笑笑说:“哪有?就光在上次去了一回儿……我尝了一口,嗯,您还别说,那糖葫芦的确好吃,于是我就记下了那人的名字,万一他换了摊位

,我也好找不是吗。再说了我整天呆在家里,都快成了《桃花源记》里的人了。难不成,你还真想把女儿禁足在家里?” 亓官耀辉说:“你不用多说了,这个我是万万不会同意的。” 亓官夫人笑着对亓官耀辉说:“行了,老爷……您就让这丫头去买吧,瞧她嘴馋的那样,我倒真不忍心看着,就让骆靑、亚芮陪着去吧,这有什么不放心的?还怕那小毛贼敢破了天大的胆子,抢了咱闺女不成?说难听的,我都觉得自己的闺女都快成秀女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是什么时代了,老太后都没了,咱们又何必专政于女儿呢。” 听了夫人的一片肺腑之言,亓官耀辉说:“也罢,既然老婆子的心眼跟着闺女走了,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了,哎……闺女大了不听老爹的话了,翅膀硬喽……好吧,就让骆靑陪着,记着,不要到处乱逛,早点回家!” “嗯嗯,谢谢爹。” 亓官韫拿起胭脂盒子给亚芮看,“哇,你看亚芮,好漂亮的胭脂盒子。”骆青说:“既然你喜欢,要不我帮你买下来?” 亓官韫摇摇头,“我不太喜欢往脸上抹胭脂水粉的,我觉得那不是本真,所以我出门打扮只需要几分钟就够了,我喜欢的只是这胭脂盒子的模样,袖珍但精致。” 亚芮朝骆青说:“小姐不喜欢胭脂不代表我不喜欢胭脂。” 骆青说:“你喜欢就买下喽。” 亓官韫无奈的用手指戳了戳骆青的胸膛,悄声说道:“你这么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呀?你在女孩子的面前要装的阔气一点,怪不得你没人追呢。” 亓官韫的一席话醍醐灌顶般使骆青觉醒,“对对对,韫儿说的是。”骆青紧接着从腰包里掏出几块大洋买下了那盒胭脂,“亚芮,哥哥舍财送你了。” 亚芮背向骆青生气的说:“晚了,我不想要了,你自己留着用吧!” “我用这女孩子的玩意儿干嘛?你不要那算了,就算扔在大街上也自会有许多人拾去。” 亚芮又转过身来,小手麻利儿的夺过骆青手中的胭脂盒子,“扔了怪可惜的,我还是委屈一点就收下了吧。” 骆青和亓官韫两人面面相看,继而转移目光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继续往前行,走进了一家卖西洋裙的。亓官韫指着一件甚是好看的裙子说:“老板,帮我拿这种款式,要乳白色的。” “小姐真是个痛快人,您慢等,我这就给您拿。” 骆靑轻轻敲了两下亓官韫的胳膊,“怎么,你想买西洋裙子?你留洋回来,不是带了几件洋裙吗?”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唉……那些旧了我不愿穿了不行么。” 骆青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呵呵呵,你刚刚斥责我说的话是废话。” “就是废话!” “你可是发过毒誓的,一辈子不嫁人了。” 亓官韫耸耸肩,双手呈托物姿势,“我发过什么毒誓么?我怎么忘记啦。” 骆青像个小男生似的,嘟囔道:“赖皮!” “我买个西洋裙你也跟我对着干,你还是我骆青大哥么?” “我不是对着干,我是觉得这西洋裙有什么好看的,还比不上长袍马褂好看呢。” 亚芮笑着说:“行了行了,骆青大哥,你们男爷们都不会审美,你也就别在这儿发表你那可笑的言论了。” 老板拿着一件乳白色的洋裙从里屋里出来,“这位小姐,您可真有眼光,这是刚从大不列颠运来的,您穿上肯定很好看,我想这方圆百里的也没哪户的姑娘敢与您争锋了,呵呵。” 亚芮说:“老板的话固然耐听,但是我们家小姐就算是不穿你这洋裙子,她也照样漂亮。” 店老板点头哈腰道:“姑娘说的是,姑娘说的是……你家小姐天生气质不凡,是先天条件好。” 骆靑听着服装店老板的一番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受不了那个老板的恭维样,于是便给亓官韫打了声招呼说在门外候着。亓官韫白了骆靑一眼,心里想着,‘本小姐偏要穿上,看你怎么说。’片刻后,亓官韫换完衣服,走出里屋,亚芮捂着嘴,“啊!天呢。” 亓官韫,“嘘……小声点。” “嗯,我说,小姐你太美丽了,有句话说得好,回眸一笑百媚生,千里粉黛无颜色,哈哈。” “好……不愧是我的好妹妹,亚芮的嘴巴越来越甜了,咱们悄悄的出门,我看骆靑哥哥是什么表情。” ‘哎……女人就是麻烦,穿个衣服都用那么长时间’骆靑心里边埋怨,脑袋转向店里看了看,“啊……”骆青被站在身后的亓官韫着实的吓了一跳。 亓官韫摆出挑衅的表情,心里偷偷的乐呵着。 “你,你……”骆靑的脸扭曲着,话卡在喉咙里竟说不出来了。 亓官韫看骆青那副痛苦的尊容,不禁有些生气,“有那么难看么,至于让你那么苦不堪言嘛,骆靑哥哥你倒是说话呀。” “不不不,你不难看,只是一时间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太完美了,真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