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7章幻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33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骆靑将脸凑近亓官韫,窃语道:“这巫和医本是一家,你干脆开个夫妻店得了。” 亓官韫狠狠瞪着骆靑“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哟哟哟,去了三年洋学堂,连中国话都听不懂了?真的,我说大小姐,你呢,要是不当算命的这辈子真可惜了。” 亓官韫瞪瞧着骆青埋怨道:“我只问了你一句话,你反而给我说这么一堆话,而且都是些不知所以然的言语儿。” 骆靑笑着说:“难道只想问一句就罢了么?你问我去没去‘怀善药堂’不就是想知道郗卓过得好不好呀,最近有什么事发生呀……” “闭上你的嘴!”亓官韫气急败坏地说“你,你要是再敢胡说,我就不理你了。” 骆靑很是生气说;“哦,行呀你,我们可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如今你要为了一个外人训斥哥哥!” 亓官韫知道自己刚刚态度不佳,说了不该说的话,这女人的脸比翻书的速度都快,望着骆靑故作起了可怜兮兮相,“嘿嘿,好哥哥,你就别生气了,韫儿知错了,以后我再不会对你凶了。” “呵,以后以后,从小到大你有没有数过你说了多少次以后了?” 亓官韫伸出小拇指,说道:“来咱们拉钩,我要是再敢对骆青哥哥不敬,那就,那就。”亓官韫寻思了片刻说道:“嗯,发个毒誓吧,那就让我一辈子嫁不出去吧。” 听了亓官韫的话,骆青很快的伸出自己的小拇指,骆青微笑道:“来拉钩!” 两人异口同声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骆青说:“就按照刚才的毒誓办,你要是再对我凶,你就不嫁人了。” “嗯,女子一言,驷马难追!” “韫儿,其实就算你不对我凶,你也嫁不出去。” 亓官韫疑惑的问:“此话怎讲?” 骆青朝亓官韫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像你这么丑的女孩儿,鬼才敢要你。” “你这个坏……”亓官韫的斥责话刚要脱口而出,想到自己刚刚发了毒誓,骆青定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于是麻利儿的收了嘴。 “坏什么?怎么话说一半儿就不说了?快点说呀。” “我哪有说你坏什么,你八成是听错了吧,我想说的是你真是个好哥哥,韫儿如此丑陋,你都不嫌弃,还把韫儿当成是哥哥的好妹妹,我真是对你心、存、感、激。” 骆青在亓官韫的鼻梁上轻刮了一下,得意的说:“知道就好!” “骆青大哥你是知道的,除了亚芮,那就是你了,是可以与我交心的朋友,妹妹的心思也只有您明白了。” 骆靑明知却依然假装疑惑地问:“俗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再者说了,你刚刚不还说我的话是胡话么,你有什么心思我怎么知道?” “骆青大哥,你就别和我打哈哈了,韫儿有话要问你。” “说,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那……那我就不和你拐弯抹角了,我想问郗卓有没有想起我?”亓官韫羞捋着鬓角的头发,顿时羞红了脸,问完了话又低下了头。 “想不想是人家心里的事,我又怎么会知道。” “骆青大哥……” 骆靑强装着笑意,说:“对了,郗卓大夫让我替他感谢你上次帮忙赠药的事情。” “然后呢?” “没有然后。” “啊?就这些么?” “嗯,没了。”骆靑耸了耸肩,“我有事要找老爷,我先走了。”骆靑说完话就转过了身去,他的眼睛似乎有了晶莹,心里不禁闷闷不乐起来,‘就这些还少呀,才和郗卓见了几次面呀,魂都住进了怀善药堂。“小姐,起床了” “哎呀,亚芮,大清早的叫嚷什么呀!” 亓官韫甚是不耐烦。 “老爷说待会有督军家的车子专程来接你。”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对了,亚芮” “什么事?小姐。” 亓官韫说:“给你几套新衣服,你陪我一起去吧,毕竟咱俩是好姐妹,我权当是带着好妹妹见世面去了。” “嗯,遵命!”亚芮像快活的小鸟蹦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督军家也不过如此吗,我还以为有多么豪华,多么恢宏呢。”亓官韫甩着手绢故意白了赵普一眼。 “小姐,我觉得挺好的呀。”亚芮说。 赵普伸出食指来指向亚芮,“臭丫

头,你知道什么?你家小姐说不好就是不好,说明你家小姐见过大世面,还见过比这儿更壮观。”赵普唯唯诺诺的样子让亓官韫更恶心。 “小心!韫儿。”赵普首当其冲,以马步姿势,站在亓官韫身前,原来是一条花蛇冷不丁的爬游在亓官韫身前。 “哎呦”那蛇一口咬中了赵普的左足踝。 家丁们惊呼,“少爷你怎么样?” “赵普,你怎么样?你们派个人快去请大夫!” 赵普英雄救美的德行让亓官韫改变了对赵普以往的看法,其实这人不像外边传言的那么坏。 “咦,这种蛇一般很少出没于民宅,只在深山老林里以群居生活,怎么这蛇,虽然这种蛇很凶猛,不过幸好这种蛇没毒,而且亏得赵普少爷袜子厚,只是伤得一层薄皮,赵少爷你喝上几幅我这化瘀百草,过上几日伤口就会愈合了。”老大夫边说着边写着方子。 “管家送送大夫。”赵普躺在床上,有气无力地说。 亓官韫说:“赵少爷今天舍命相救,韫儿不胜感激。” “这都是应该的,自古以来都提倡英雄救美,我这不是在奉行古训嘛。” 听了这话,亚芮和亓官韫都咯咯一笑,亓官韫说:“赵普你可别得了便宜又卖乖被小小花蛇亲了一口,便硬塞给自己这个‘英雄’的头衔。” “韫儿妹妹说的也是,这点小事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天色不早了,我该走了。” “不吃完饭再走?” “不了,你还有伤口,就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吧,再见。”亓官韫说着便走出门。 赵普吆喝着:“管家派几个人送送亓官小姐。” 走在督军家的后花园时,亓官韫听见窗棂那边有几个正在劳作的园丁正在谈话,“诶,怎么办,袜子是我给少爷新买的,那条花蛇还是咬伤了少爷,说明我买的袜子还是不够厚,少爷会不会以我在钱财上受益,买了质量差的货?”其中一个园丁问另外一个脸上长痣痣上长毛的园丁。 “不好说,不好说……”大瘊子低着头说道。 亓官韫火冒三丈,加快了脚步。亚芮在后边紧跟着。 “哈哈,我的乖女儿回来了呀。”亓官耀辉看着进来门的韫儿不亦说乎。 “怎么了,又拉长个脸,和苦瓜打架了?”亓官耀辉见女儿还是不吭声继而又说道:“过些时日,我去你夫家一起商量着给你挑个好日子,把这亲办了。” “爹……有完没完,你要是让我嫁他,我,我不如去死!”亓官韫愤懑的样子刺激了老爹。 亓官耀辉大发雷霆:“臭丫头,平日我宠着你,你竟这么不体谅老爹,就算不为你自己的荣华富贵想想,你也得为咱家的生意着想呀,这么大的布坊总得有个靠山不是?” 亓官韫他娘也附和着他老爹的话说:“是呀是呀,韫儿,我们二老就指望着你了。” 父母亲的话让亓官韫心碎不已,顿时泪如雨下,“哦……爹,你说实话了是不是?你让我嫁给赵普无非是想给咱家的生意找个靠山是吧?我是你们的孩子呀,不是一件送人的礼物,你们含辛茹苦的把我抚养长大,你们宠爱我,万事都随着我,我以为那是出于父母对孩子的爱,我以为天底下的爱只有爹娘对孩子的爱是最纯洁,最真!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们竟然对女儿说这样的话,我宁愿一辈子埋在鼓里,去认为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的荣华富贵着想。” 亓官夫人开了口,“咱们布坊的经营需要许多的人脉关系,督军是这里最有权势的人,布坊只有靠他才可以经营下去,只有我们两家结下了亲,我们的布坊才会永远兴隆。” 亓官耀辉说:“你娘说的对,只有这样才可以保证我们亓官家永盛不衰,因此,你嫁也得嫁,你不嫁也得嫁!” 亓官韫不听这话倒好听了这话更恼了,“要嫁你们嫁好了,要让我嫁到督军家就等同于送我去了阎罗殿!”亓官韫生气的甩门而去。 “气死我了,这丫头,哎,这不是折我寿么。”亓官耀辉冲着夫人嚷道。亓官夫人只是摇摇头。 封建婚姻的桎梏牢牢地加在亓官韫的身上,她不能改变自己的身份,但是她深信她可以与封建对抗,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可以追求自我,追求婚恋自由。 韩湘子在八仙中是个风流俊俏的书生,他手中的神篇名为紫金萧,是用南海紫竹林里的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