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6章陪你去看蒲公英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6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0


亓官耀辉喘了口粗气说道,“该说的我都说了,看来你还是不知悔改,骆靑扣除下半年的工薪,若是不服可以离开亓官家,韫儿这几天你不可以出门,要是你再出去鬼混,我打断你的腿,我让你一辈子呆在亓官家,哪都去不了!” “爹” 亓官夫人轻轻拍着亓官老爷的后背,不高兴地冲亓官韫说:“韫儿,别再说了!快回房去,你看你把你爹气成什么样了,对了,今天你没去督军府,你爹定是和督军府的人赔尽了不是,等过几天你亲自去道歉赔礼!我的小祖宗呀,你要是再出什么乱子,到时候我们家可就全栽到你的手上了。”说完,亓官夫人便搀扶着亓官老爷回了房。 厅堂里此时只有骆青和亓官韫二人,亓官韫忧郁的低下了头,步子也不敢挪动半步,骆青见状,走到亓官韫的身边笑着说道:“变得这么安静,这可不像你,怎么?还在伤心呢?” 亓官韫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骆青又言,“你要站在你父母的角度,其实老爷说的也对,他完全是为了你好,世界上有几个父母能坑害了自己的孩子,虎毒还不食子呢,更何况是。” “傻瓜,你别说了行吗?”骆青话还没说完,便被亓官韫给打断了。 骆青低下头,尴尬的说道:“对,老爷说的没错,我是亓官家的佣人,小姐的事情不该多管,多管了反而惹人烦。” 骆青心碎的转身离开,刚走到门口,亓官韫大跑了过来,从后边抱住了骆青,“哥哥,韫儿是你的妹妹,你不能不管,刚刚我不是嫌你话多,我是怪你不为自己着想,爹说话那么难听,还扣了你半年的工薪,这都怪我太任性了,可是你却一点都不怨我,你对我的恩情太多了,实在无以为报。” 骆青转过身来,眼睛成了弯月状,嘴角处有一抿微笑,“那你就发誓一辈子陪着我吧。” 亓官韫笑笑说:“这事挺难的,我还是找个好嫂子替我陪着你吧,哈哈” “阿嚏”骆青佯装着打了个喷嚏,“我困了,我去睡了。” “嗯,祝哥哥有个好梦!” 古时候,在大马士革城里有一个姑娘,她长得很美,但是家境十分贫穷。每天她都在农场里去取牛奶,然后到城里出卖。她一边走一边叫喊:“买乳酪了!又甜又香的乳酪呀!”她用赚来的钱付房租和买吃的东西。 有一天晚上,她从农场取回牛奶,在屋里用奶锅把牛奶煮好,把它倒进一个罐子里放凉,然后再把头一天剩下的乳酪掺进去。这样,鲜奶就容易凝固成奶酪了。然后,她就坐在那个罐子旁边,自得其乐地唱起来。她希望魔鬼别来把牛奶弄坏。 三个小时以后,她往罐里一看,牛奶还是液体,没有变成乳酪。六个小时过去了,牛奶还是液体,八个小时过去了,牛奶仍然没起变化。这时,东方已经出现了鱼肚白,天就要亮了。 突然,不知哪传来一声公鸡打呜声,奶顿时凝固成了奶酪。姑娘纳闷地想“真怪!我从来没有见过一罐子牛奶一下子就变成乳酪的!” 她把乳酪舀进凉水罐,并用勺子巴达巴达地在里面搅拌,一直到凉水全变成了乳白色为止。然后,她用嘴尝一下,感觉是酸味儿,不过那酸味儿之中还有辣味儿。她从来没有尝到过这么怪的味儿,她又疑惑地尝子一次,还是那个怪味儿。 后来,她索性喝大口,结果还是那个怪味儿。她自言自语地说:“那只啼呜的公鸡准是个怪物,准是它把我的乳酪变成了这股怪味儿!” 这个姑娘名叫蔡纳布,她想找着那只怪公鸡。于是她到花园中去寻找,没花多大工夫,她就找到它。怪公鸡冠子是深红色的。金黄色的羽毛上点缀着一层层漂亮的珍珠斑纹。她跑过去捉它,它一下子就钻进地洞蔡纳布也跟着走进地洞,发现里面摆着一张饭桌,上面摆满盛的食物:一只烤羊羔、鱼、甜肉,还有各种鲜果、胡桃和名酒,蔡纳布坐到桌旁大吃起来,因为她早就饿了,就在这时,她听见从走廊那边传来了却步声,她被浑身直起鸡皮疙瘩。马上坐到桌子底下,一个男于走起来,不过蔡纳布没看见他长什么样儿。 那男子看一下饭桌,发现缺少些什么,就说道:“假如你是小伙子,我就认你作兄弟,假如你是姑娘,我就认你作妹妹。假如你是老太婆,我就认你做义母,假如你是老头儿,我就认你做义父,所以,你不用害怕,请你快出来跟我一起吃饭吧!”蔡纳布听了这些合乎人情的话,便从桌予底下爬出来。她感到一十分惊奇,因为她看见的是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这个青年直爽、强壮、漂亮,头发匕有一一把深红的梳子,面还镶嵌着珍珠,就像公鸡的冠子一样。她直截了当地问:“你是准呀?你叫什么名字呀?” 他回答说:“你不要问我的名字,我不会告诉你的!我是个魔王,你是我钟爱的姑娘” 随后,蔡纳布坐到桌旁,她跟那个魔王一起用餐。他们吃完了饭,魔王便娶她作了新娘。他给

了他许多黄金、珍珠和漂亮衣服。他对他说:“你如果乐意的话,我查以出洞到城里去玩,但是,不许你告诉别人你住在哪儿和你的丈夫是准呀,否则就会大祸临头” 蔡纳布答应他的嘱咐,她很爱魔王,魔王也很爱她。 自一天,蔡纳布忽然想去拜访城里的朋友们,她去征求丈夫的意见,他欣然同意她的打算。他说:“你如果想去,那你就去吧!不过我太爱你,我一时一刻也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我要把自己变成一把梳子,藏在你的头上” 蔡纳布给了她吃的东西以后,说:“请你!” 于是,那个老太婆便说:“我刚才看见只小鸟儿在花园里独自落泪,一遍又一遍地说:把我当梳子摔在地上的那个姑娘到哪儿去啦?” 蔡纳布说:“请你带我去看看那只鸟儿,好吗?” 于是,蔡纳布便和那个老太婆出城到那个花园去子。然后说:“哎;我看见过一只公鸡头上有一把梳子,跟你头上戴的一样。” 蔡纳布陋答说:“是吗?我也是第一次在公鸡头上看见的!”这时大家忽然吓呆子,因为她的话音刚落,那把梳子立刻从她头上掉到屋当蔡纳布恐怖得尖一声,说:“你们小心!那梳子是我的丈夫!” 这句活还没说完,梳子就无影无踪子。蔡纳布失声痛哭。她又回到原来自己的那个地方,可是,那里既没有,也没有房子,好像从来没自人的足迹一样。 蔡纳布自从失掉丈夫以后,终于痛哭。后来她卖掉了自已的宝石,开个咖啡馆。无论是男是女,只要有人给她讲一个故事,她就请那个人吃一顿饭。她说:“我想听到一个比我身世更悲惨的人的故事。” 男女、女的、老的、少的,大家都争先恐后地给她讲故事,可是,她每次听后都说:“你们讲的故事都没有我的身世悲惨!”有天,忽然来子一个老太婆,她说:“我想在你这儿白吃一顿饭,不过,我没有悲剧的故事可讲,我只有一件怪事要告诉那只鸟儿一见蔡纳布来,便止住说:“哎呀。蔡纳布,我的宝贝儿!我要把你变成一只鸟儿,好作我的佳偶。因为你作人我就不能信任你,那样,就会使我们同归于尽的!”于是,那只鸟儿使用魔术把蔡纳:变成一只雌鸟儿。然后,它、比翼飞进树林。从那时候起,雄鸟儿的头上都长了漂亮的冠,而 走出厅堂后,骆青的泪珠便滚落出来,他刚刚那一声喷嚏只不过是为了遮盖韫儿的眼睛罢了,他不是困了,而是泪水即要浸红眼睛。 今天天真好,日出红润,像刚染过似的,云彩看上去绵绵的,真想拥抱一番。 亓官韫在院子里浇一些花花草草,感叹‘纵使光阴无限好,自己也不能像寻常女孩自由出去逛街市’亓官韫突然看见老爹正提着鸟笼子穿过走廊,便有意地冲着天空大声喊道:“我不是笼子里的鸟,我需要自由!”亓官耀辉也装着没有听见,吹着口哨逗着鸟继续走他的路。 亓官家的‘兴旺布坊’最近生意好,只是染料不够用了。亓官耀辉吩咐给骆靑:“买几桶紧缺的染料,最近老是打嗝,顺便给我抓几副理气的药吧。” “是。”骆靑像几天没有过吃饭似的有气无力地说。 “怎么了,这么没有精神,难道还在怪我?”亓官耀辉问。 “骆靑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连天都敢捅,那个什么……对了,下半年的工薪呀,我也就不扣了,你做管家的表现还是不错的,毕竟骆老管家也跟过我,只是他命太薄这么早就……你是他儿,我看着你长大,我在很大程度上是很信任你的,你可别让我失望。” “嗯,骆靑明白,谢谢老爷。” “嗯” “那,骆靑就去办事了” “郗大夫在么?” “嗯,在这儿呢……”郗卓挽着袖子,端着捣药皿从里屋里走出来。 “帮我抓两幅理气的药”骆靑说。 “嗯?怎么了,你们家老爷又生气了?” “还说呢,要是没有你,韫儿也就不会迷上你,也就不会那么晚才回家,也就不会让老爷生气,她也就不用禁足,总之一切都是。” “停停停,瞎什么呀?什么乱七八糟的?” “得得得,当我没说,不过傻子都看得出你小子是前生修的福,今生有着落了,快给我抓药吧,我得快回去。” 郗卓随抓着药,一边甚是疑惑,问骆靑:“你说你家小姐不能出来了?” “嗯,是啊。” 郗卓陷入沉思,默默地抓药,他寻思什么,不得而知,也许是愧疚,也许。“给,一天一副,这些够喝三天的了。”郗卓递过药说道:“对了,麻烦你替我感谢一下你家小姐,上次亏了她帮忙。” “知道了,知道了,告辞!”骆靑说完便出了‘怀善药堂’。 “喂,骆靑哥哥,刚才,你是不是去了‘怀善药堂’?”亓官韫看见正往大堂的骆靑,连忙从摇椅上起身拉住骆靑问。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