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5章君为红颜笑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650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嗯,你说的呀,下次请我喝茶,我得回家了再见。” 郗卓说:“我还有事要忙,你慢走,我就不送了。” 亓官韫点头示意,日落西头,两人告别。 在一旁的骆靑发了话,“我说,大小姐,咱就这样回家我怎么和老爷交代呀。” “没关系的,我爹最疼我,会一切平安的。”亓官韫扬起下巴得意说道。 骆靑摇摇头,耸耸肩“你呀,总有你的一套。”两人通往亓官家的路上,消失在黑幕中,今夜的月亮格外的皎洁,让人看了特别舒服。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个举世无双的漂亮女儿,在一个遥远的国家里,有一个到结婚年龄的王子想要娶一个妻子、有一天,他去对父亲说:“我一定娶玫瑰公主,非她我不娶!” 他的父亲说:“你怎么娶得着她呀?她住在非常遥远的国家,而且,她是世界上最闻名的公屯娶她得花多少钱呀。” 可是,这个王子自幼娇养惯,非常执拗。他对父亲说:“我非要娶她不可,否则,我宁可打光棍儿!” 父亲拗不过儿子,吸得倾其所有钱财建造一只豪华的船,并在玫瑰公主的国家设立了一个寓丽堂皇的大使馆,派遣特使向攻瑰公主求婚。玫瑰公主的父亲同意这婚事。 不久,玫瑰公主的母亲死,她的父王又娶一个妻子。玫瑰公主的后母对国王说:“把你的女儿和这些陌生人放在一只船上送走。是不恰当的。我们宁可多花点儿钱另造一只船,我乐意和我的亲生女儿一起上那只船,陪着玫瑰公主安全航行到遥远的彼岸。” 国王同意了她的建议。这个后母和一个能于的官员负责督造另一只船和安排需用的切东西,并由她任指挥官,玫瑰公主与后母登。十这只船以后,他们就起航向遥远的彼岸进发了。 他们在大海里航行几天以后,后母便只给玫瑰公主成鱼吃。她说:“除了咸鱼外,淡水和其他东西全部用完了。” 玫瑰公主信以为真。只好每顿饭都吃咸鱼。就这样公主接连受。三天的折磨,又加上烈炎炎的天气,她口干舌燥,差点要渴死了。但是残忍的后母和妹妹一点也不符,仍然每顿职给她啵鱼吃。她们把玫瑰公主软禁在船舱里,甚至玫瑰公主低低哭一声老习酲隶盆钱她。因为她笑或哭都不会对天气起什么影响,所以,当也抬右手时。并没有玫瑰花落地;当她抬左手时。也没有桃花盛开;丑公主的心里十分悲痛。 至于玫瑰公主呢,有个善心的农夫发现子她,把她领到自己家里。为她做饭吃。她因为双目失明,总是落泪,所以虽然天皇苦自过了几天,玫瑰公主又渴得要命,她乞求后母再给她一点水,毫死人性的后母又对她泌:“你还可以用另一颗眼珠子换水喝!” 玫瑰公主只好同意,后母的主意,她说:“没关系,你就把另一颗眼珠子剜走吧!不过,你得快点给我水喝!” 可恶的后母就又把她的另一颗眼珠子剜了出来,只给了玫瑰公主一点水。就在这时,水手们叫喊说看见了彼岸的大陆。 野心勃勃的后母拉着亲生女儿上了岸,叫她穿上了玫瑰公主的长袍,把她打扮成玫瑰公主的样子。不过,她的相貌太丑陋了,活像一个母夜叉。玫瑰公主被遗弃在街头,成了个双目失明的乞丐。她的后母把亲生女儿带到王宫,把她交给王子。 王子愁火满腔,因为他发现她太丑陋了,并不像他原来所想象的那样漂亮。他想拒绝这门婚事,但是,他的父王严厉地说:“你过去执意反对我的决定,非要娶她不可,现在,她已经来子,由不得你了,你必须娶他!你知道,我为你耗费‘多少钱财?”这样,王子只好娶“这个丑陋不堪的公主,但是他并不爱没吻过她,他讨厌她的脸蛋!她至农走的嘁声,立刻飞跑到母亲跟前说:“我们把桃花换回吧!王子见子桃花也许会喜欢的人。 后母拿钥匙扪开个小箱子,从里面取出一颗眼珠子,把它交给亲生女儿说:“你去用它的桃花吧!” 她的桃花换来后,偷偷把它藏在个袋:里,然后就走进丈夫的房间里。她故意把左手一抬,让事允藏征那里的桃花立刻洒满一屋地。王子看到桃花,非常高兴。但是,当他一看到她的脸蛋儿时,又立刻收敛子笑容,他说:“清你抬起右手,我想看看玫瑰花。”但是,她呆若木鸡,不敢抬起右手。 农夫回来把眼珠子交给子玫瑰公主,她把它放进一个空眼窝内。这只眼睛立刻复原,她又重新见到子光明。她打量了一下自己,微笑子,就在这时,天空白云飘飘。玫瑰公主又抬起右手,地下顿时洒满玫瑰花,她和蔼可亲地对农夫说:“请把这些玫瑰花送到王宫去,你要这样叫喊:“淆用眼珠子来换玫瑰花” 农夫又挎着一篮子玫瑰花到了王宫,他叫喊道:“请用眼珠子来换

玫瑰花呀!” 丑陋公主因为自己根本变不来玫瑰花,正坐在屋里掉眼泪。听到农民的叫声,便跑着去对母亲吵吵嚷嚷地说:“咱们把那些玫瑰花换来吧!这样,王子就可能喜欢我啦!” 回到王宫之后,王子下令把那个可恶的后母和她的丑女儿接到外面吊起来,直到吊死为,然后,他又使命把她们的脑浆子喂呜。把她们的骨头作成一个梯子叫人蹬,把她们的皮肤铺在地上叫人踩。他娶了玫瑰公主作妻子,他非常非常爱她。 从郡时起,在这个遥远的国家里,再也没有欺骗和背信弃义就立刻收敛了笑容。 农夫拿着眼珠子回来,把它交给了玫瑰公主。她把眼珠放进另一个眼窝内。这只眼睛也恢复了,原状。她现在可以用双眼看东西了,她高兴得咯咯直笑。与此同时,天空白云飘飘。 碰巧,王子打猎从农夫屋外路过,玫瑰公主一看见他走了过去,心想:“他是多么高尚的美男子啊!他应该是我的丈夫。”她伤心地哭起来,顿时白云变成了乌云,而且下了一场暴雨。王子看见白云突然变成了乌云,感到特别奇怪,他就到农夫屋里避雨。他问农夫:“您过去看见过白云突然变成乌云吗?”和气的农夫说:“我看见过,这个姑娘一笑,云就是白色的;这姑娘一哭,白云就变成乌云。” 王子听子这话感到奇怪,他想:“我的妻子本来应当会这样做,可是,她却不会,”于是,他就请求玫瑰公主说:“请你抬左手!”她一抬左手,地上立刻洒满了桃花。他又请求玫瑰公主说:“再请你抬右手”她一抬右手,地上立刻洒满了玫瑰花。 王子由此得知这姑娘才是真的玫瑰公主,一高兴便把她抱了起来。然后,他向她打听关于那个后母和丑公主的身世,玫瑰公主便把杀人不眨眼地后母的一切罪行告诉了他。 “爹,我回来了。”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亓官老爷问道。 听老爷这么问韫儿,亓官夫人脸上露出了不悦,“老爷怎么闺女不去也不是,去了玩上瘾也不是,你这当爹的怎么这么难伺候?” 听了夫人的一番话,亓官老爷恍然大悟,他收敛了怒色,继而转为大喜,“对对,夫人说的对,韫儿这是和赵普少爷培养感情呢,我怎么越老越糊涂了,这事是爹的不对,爹给韫儿赔礼道歉哈。” 韫儿难得见老爹如此的和颜悦色,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了,她讷讷而言,“没关系的爹,您您何必这么客气呢,呵呵。” “那什么……你和赵普少爷玩的还行吧?” 这一问不要紧,弄得亓官韫更加慌了神,“啊,还好吧,我们玩得很开心,很开心,呵呵。” “还有脸给我笑!你撒谎的本事不小呀!”亓官老爷继而转向骆靑,“这管家管家,管家的职责就是把家持好,把人伺候好,万事顺着主子的意思!然而你骆靑这管家是怎么当的!快给我说小姐今天去哪里了!” “昂?哦,小姐今天。”骆靑支支吾吾,看了一下亓官韫那焦急的样子,然后挺胸理直气壮说:“今天我的确陪着小姐去了督军家了。” 亓官耀辉怒发冲冠,腿一瘫坐在椅子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实木桌子,大声嚷道:“混账东西!今天下午赵普少爷派人来到家里问韫儿怎么还没去,说是督军家早就安排好戏台子,只等小姐去了,这倒好,你们不仅没有去这会儿还联合起来瞒骗我!” “骆靑知错。”骆青赶忙跪下赔不是,“我没有尽到管家应有的职责,没有管好小姐,这些都是我的错,一切后果骆靑愿意承担。” “你承担?哼你有那个本事承担么?你只不过是我亓官家的佣人罢了!就今天这事儿,哼……我随时可以告你拐骗良家少女!” “爹这事不怪骆青大哥,骆青大哥就像我的亲哥哥一样,你诋毁他就等同于在诋毁女儿,总之我不许您这样侮辱他!” 亓官夫人听了这父女俩的对话,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今天去上香了,我还以为你乖乖的去了督军府呢,没想到唉韫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实在是太过分了,娘这次也帮不了你了。” “爹,娘,你们也知道我很讨厌赵普的,可是你们为何百般刁难女儿?” “刁难?我的傻闺女呀,爹是为了你好呀。你若是真的嫁到督军府,你这辈子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娘进门时才十五六岁,你也不想想你都这么大了,二十岁了呀,若是再拖上个三年五年的,你想嫁都嫁不出去了,我还没见过哪个千金超过二十还没结婚的,除非是家道没落的亦或是相貌不敢恭维的女子。” “爹这都是什么年代了,现在都讲究去除糟粕了,您就该把老祖宗的那一套丢掉!在西洋,人家那洋人都提倡自由恋爱,婚姻自由,哪有像您这样的,十足的封建主义!”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