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46章喜服之美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4921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没大碍,只是受了点风寒,给你开几副药病就会痊愈。”郗卓说罢便去抓中药。 “对了……郗卓大夫,你给我抓点便宜的就行,我可不及赵家那般有钱,听说,督军得了一点点的小毛病,人家都要以人身鹿茸下药呢~” “老伯,你放宽心,我的目的是治好你的病而不是图您的腰包,赵家那样的恶霸就算给我金山银山我还不愿治呢。” “哎……郗大夫就是人好,可是上天就是没长眼,怎么让赵普那种恶棍都能讨得好姑娘。” 郗卓紧锁眉梢,放下手中的药,“哪户人家的姑娘?” “哎呀……这你都不知道?亓官家的千金呗。” 郗卓的脸庞变得冷峻,顿时间显得异常的平静,“是嘛。呵~他们俩能成么。” 那老伯长吁一口气,似乎在为亓官韫觉得可惜,“怎么就不能成呢~人家也算是门当互对,明个儿就成亲了,郗卓大夫不会连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听说吧?” 郗卓没有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这犹如噩耗般的消息惹得郗卓头目眩晕。 “郗大夫你怎么了?”老伯赶紧上去扶持。 郗卓摆着手,仍然隐忍着痛苦,强作坚强,“没事的,只是昨天和朋友喝多了酒,都这会了还是有点晕乎呢~” 姝然站在里屋的门帘后窃听了许久,她明白,郗卓不是酒醉未醒,而是相思之苦难以让他难以忘却,情比金坚,要说断,何等难官大院内,下人们都忙着挂红彩,扎红灯,亓官夫人看见正在修剪冬青的亚芮,问道:“亚芮,小姐呢?” “哦,小姐在中午就一直睡着。夫人您稍等,我这就去叫醒小姐。” “不了不了,就让她好好休息吧,明天有她忙的时候。等韫儿醒后,给我好生伺候小姐。” “嗯,亚芮明白。” ‘我怎么又出来了?’凌汐凝为自己的出现而感到吃惊,她心中充满自愧疚,她本以为自己放弃了仇恨就可以永生殒灭,但是‘韫儿,对不起,这不是我想的,苍天呢!你到底让我何去何归?’寄附于别人的躯体上的那种感觉像乞讨一般,使得凌汐凝的神经几近崩溃。‘镜子里的眼睛怎么那么红肿,是谁惹得韫儿不高兴了’凌汐凝正想出门去怀善药堂,这时亓官耀辉叫住了她,“韫儿,你这是要去哪?” 此时,凌汐凝用冰冷的的眼神仇视着亓官耀辉,她本想这时是杀死亓官耀辉的好机会,但是理性又将她从仇恨中拉回,“爹我我想出去逛逛行么?” 亓官耀辉笑道:“行,行,怎么会不行呢,只要明天你别让爹丢了面子就行……” 凌汐凝不明白亓官耀辉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懒得问他,汐凝点了点头便出了门。 凌汐凝凭着记忆摸索到怀善药堂,她刚踏过门槛,拿着鸡毛掸子清扫屋子的姝然便瞧见了她。“亓官韫,你还好意思来!”姝然看见进门的凌汐凝便破口大骂。 凌汐凝冷冷说道:“把郗卓给我叫出来!” “嗯是谁叫我?”郗卓猛的从柜桌后边起身,“呵……原来是千金小姐呀,您怎么大驾光临了?” “你先别问我,我倒先要问问你?” 姝然皱起眉头,“啧”了一声,嚷道:“你这是在’怀善药堂‘,不是在你家!瞧你这是什么态度!” 凌汐凝只是用白眼瞥了一下姝然,然后又冲向了郗卓,“说,是不是欺负韫儿了。” 郗卓突然瞪大了眼睛,“你是汐凝?” 汐凝拍了一下手,笑着说道:“不错,算你有慧眼。” 郗卓叹了一口气,眼角低了下来,“我对韫儿问心无愧,可是。” 郗卓将事情的始末一一道了出来,叙述中不停地叹气,也许对于那段爱情的故事,郗卓只能表示悲悼。 汐凝像个孩子似的托着下巴听完了郗卓的讲述,“怪不得瞧见亓官家到处扎了红彩,而且途径赵家时,看见那些下人正在忙着贴红喜字,原来明天是要迎娶新娘。”凌汐凝说完话便看向郗卓,不知郗卓盯着自己看了多久,“你…你干嘛这样盯着我?” “昂?没什么。”郗卓满脸露出了的尴尬的表情,只是凌汐凝的一颦一笑像极了亓官韫遂令他跑了神。 凌汐凝笑嘻嘻的言道:“小子~明天打算抢亲么?” 郗卓瞪大了眼睛看着凌汐凝,“嗯?抢亲!” “这么慌张干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你至于那么紧张么?” “我没有紧张,只是我想我不该去扰乱别人的幸福。而且抢来的爱情也不会幸福很久的。韫儿说的对,我是个穷家伙,赵普能给她的我却不能…” 听了郗卓的话,凌汐凝变得气急败坏,“你这个傻瓜,怎么变得如此自暴自弃?亓官韫为什么突然说分手,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么?哎呀她是那种可为了膏粱锦绣而背叛真爱的人么,你就没有想过她全都是为了成全父母所看中的门第关系么?她那么做全都是因为你,就是因为她爱你,所以她才忍痛离开你!她不想看到你为他担心的样子。” 郗卓如梦初醒,“对,对,你说的对!我就知道韫儿不会那么残忍的。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凌汐凝叹了一口气,愤道:“你呀榆木脑袋!” “那我该怎么办?我该怎样阻止这场不幸的婚姻?”郗卓寻思片刻后,将双手搭在灵汐凝的肩膀上,郑重的说道:”要不,你现在跟我走?我们逃得远远的,永离这是非知地!” 凌汐凝躲开了郗卓,突然变得怫然作色,“我跟你走,你会爱上我么?我可以与你私奔,但是你有没有问过韫儿的意见?你要明白你是想和亓官韫厮守一辈子,而不是我!见郗卓不语一脸愧疚的样子,凌汐凝转嗔为喜,“瞧把你吓得,就算你喜欢我,我还不喜欢你呢。你放心好了,我想,韫儿会巴不得跟你私奔的,我们先斩后奏好了~” 郗卓冲凌汐凝笑了笑,坚定地说道:“韫儿是我今生至爱,我不能辜负她,我要用毕生的爱去宠她!” 凌汐凝挠了挠后脑勺,说道:“行了行了,留着这些话说给韫儿听吧~你呀,就别那么伤悲了,明天晚上在赵家后门接我便是。” 郗卓点了点头,微笑道:“嗯,好!汐凝谢谢你~我会感激你一辈子的。 “我可没有时间让你去感谢一辈子…”凌汐凝又拍了拍郗卓的肩膀,还捎带一个妩媚极了的的媚眼,“好啦~跟我这么可气干什么!我们可是好兄弟呢~” 郗卓打心眼里觉得汐凝和姝然有着同样的性格,都是爽

朗、重情意、性情中人,他总是陷入一种错觉,觉得汐凝,姝然还有自己应是天生的姊妹… 凌汐凝刚一进亓官家的大院,一番热闹的景象呈现眼前,亚芮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小姐,你跑哪去了,我都找了你好几遍了。” “怎么亓官家来了这么多人?” “那些人呀,都是提前来道喜的,别管他们,走小姐,去试试你房间里的喜服合不合身。”亚芮随说着便将凌汐凝拉到了闺房之中。 “啧啧啧嗯,真不错,小姐简直是仙女下凡,美丽极了!” ‘有那么好看么?’凌汐凝随寻思随向镜子走去,“嗯,亚芮你说的没错,韫儿穿着的确挺好看的,你早晚有一天也会穿上的,你也将会是焦点。” “小姐在亚芮面前怎么还用自称?” 凌汐凝微笑道:“这有什么关系,谁让咱俩是好姐妹呢~” 亚芮羞涩的说道:“小姐是天生的金枝玉叶,即使是穿上粗布麻衣也仍如天仙降世,亚芮就不同了,天生的穷酸命,即使是穿上金缕玉衣也还是改不了那副穷酸样…” 凌汐凝瞪着眼睛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哪有女孩子这样说自己的!我相信,到你成亲时,你会比我漂亮的,不信走着瞧~” “不,小姐是你漂亮。” “是你漂亮。” “好了好了,小姐不和您争了,我要出去了忙别的事情了,您自己慢慢欣赏吧……”亚蕊说着便笑嘻嘻的离开了房间。 凌汐凝站在镜子前,越看镜中人越好看,但是越看心里越乱如麻,‘若是,我能挣脱出来……做我自己多好,我相信即使不用亓官韫的皮囊,我也一样很美丽夺目。我讨厌像乞丐似的自己,我讨厌带着面具的自己,啊’凌汐凝内心极度的无奈,神经几近的崩溃,她讨厌看见镜中的‘自己’,可怜的镜子被她一推碎在了地上,突然间头晕眼花,一下子倒在了失去了知觉。 督军府里人来人往,几乎都是在官场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是为送贺礼而来,血色猫眼石,翠玉白菜,琉璃古玩,金尊佛……赵督军光是收贺礼就忙得不亦乐乎,赵普跟在督军左边负责招呼客人,赵督军看着桌案上摆放的各种奇珍异宝,心里不禁有了压力感,他嘱咐赵普,“明天可不光是你成亲的日子,那也督军府最得要脸的日子,你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若是敢来,我就一个个的枪毙,我不怕与婚礼犯冲,那些红布帘子见了血光才好呢……” 赵普埋怨道:“爹把儿子想成什么人了?儿子在你眼中就那么不懂事么?” 督军狠拍了一下赵普的后背,说道:“我看你就是那么不懂事!” “爹你放心好了儿子不会出乱子的。我敢肯定,明儿个督军府的婚礼绝对是最风光的婚礼!” “嘭!嘭!嘭!。”骆青是要来看望亓官韫的,可是敲了半晌的门也没有人答应。 “韫儿,是我,你再不开门我就进去了。”骆靑见屋里没人内吱声便轻轻推开了门,“啊?你怎么了韫儿?怎么倒在了地上?”骆青赶忙扶起趴在地上的亓官韫。 “是骆青大哥呀。”亓官韫奋力睁开了眼睛,脸色难看得很,瞧了瞧四周,看了看自己,心里便明白了,“难道她又出来了?” “是谁?”骆靑瞪大了眼睛问道。 “昂?哦,我是说梦游神啊。快扶我起来,嘿嘿,地上好凉呀。” 骆靑敲了敲亓官韫的额头,嘲笑着,“没想到像你这种比猪睡得还死的人,还会梦游?天呢,真是天下无奇不有呀。” 亓官韫狠狠地捶了一下骆靑的胸膛,“喂,你说什么呢,我才不是呢,你才是真真正正的猪呢。” “哎呀疼,看你柔柔弱弱的,没想到你下手这么重。好了,我找你是有事的。” “说来便是,猪!” “你穿上喜服真漂亮。” “怎么说废话呢!就算我不穿上喜服我照样美丽动人。”亓官韫瞪着眼睛瞧着骆靑。 “啧我管家肚里能撑船,不和你一般见识。”骆靑转喜为嗔,平静的说道:“明天你真打算嫁给赵普,你不后悔。” 亓官韫收敛了刚刚嘻嘻哈哈的样子,捶胸顿足地说道:“后悔?呵,谁能给我后悔的权力?从始至终我都没有心甘情愿过,但是,我只有一个爹一个娘,他们给了我生命,若是嫁到督军家,那么亓官家的业绩便能节节高升,爹娘更有面子。我想是时候报答他们了” 骆靑信誓旦旦地回答“这叫愚孝!你说没有人能给你后悔的机会,但是我说有人可以,那个人就是我!” 亓官韫用白眼瞅了瞅骆靑。 “明天傍晚,我帮完婚礼上的事情,我就带你走,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 “可是,我爹娘怎么办?督军府的人不会放过爹娘的。不。我不能这么自私。” “这个我想过了,去参加婚礼的必是一些达官贵人,赵督军是很要面子的,我想他不会为了一个儿媳妇而弄得满城风雨,为督军府添丑抹黑。那样只会让他在面子上下不来台。” “话是这么说,但,世事难料,我们根本摸不清督军的脾气。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害了爹娘。” “啧……”骆青长叹一声后又说道:“你已经变得很自私了!我一想到你的婚事心里就抓狂,恨不得将匕首插在心上,让血流尽,好让自己永远不再痛苦。但是理性告诉我,那样做不值得,因为你不爱我,那种毫无意义的死亡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 亓官韫问道:“这和我自不自私有什么关系?” “你忘记了么?郗卓可是傻子呀,任何人在恋爱中都会变成傻子,更可况是用情深切的郗卓他为了你深夜买醉,烂醉如泥只求醉生梦死,他的世界变得混沌了,那可都是你害的。” “骆青大哥你你说他深夜买醉?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晚上在回家的途中,碰巧看见在酒庄烂醉如泥的郗卓,我正想要去问个究竟,这时姝然突然出现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我就回家了。第二天早上,你跟我说你和郗卓分了手,我才明白郗卓那晚是为你而醉。” 听到郗卓因为自己借酒消愁,亓官韫的心里不禁绞痛,她哭着问骆青:“骆青大哥,这婚我不想结了,你帮我好么?” 骆青给了亓官韫一个坚定的眼神,然后小声说道:“有情人终会成眷属的。” 想到美好的未来,亓官韫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从此我便与你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花好月圆不负此生。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