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45章情难自己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5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孝庄帝终于忍无可忍,他觉得,为了个人安危,为了北魏百年基业,他不能坐以待毙了。 公元530年,尔朱荣带5000人,由并州入朝。当时,四野盛传,孝庄帝想杀尔朱荣。尔朱荣一听,捋须嘿嘿一笑,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进朝后,他把这当笑话讲给孝庄帝听,准备敲山震虎。孝庄帝听后,一笑道:“外人告云,亦言王欲害我,我岂信之?”尔朱荣一愣,尴尬地笑笑,退朝回府。 第二天,朝使来道喜,皇后生了儿子。尔朱荣很高兴,进了朝,在皇帝座位西北侧刚坐下,忽见一群宫廷侍卫提刀冲进来。尔朱荣心知不妙,手无利刀,忙冲向孝庄帝,想抓他做人质。还没等他动手,孝庄帝抽出所藏利刃,一刀封喉。尔朱荣做梦也没想到,一个23岁的小伙子敢出此狠招。一位百胜将军,就这样死去。 他没死在战场上,却死在个人私欲上。在国家危难之时,他想的不是国家,而是一己私利,为个人权力斤斤计较。怀着这种目的的人,越有才能,离死路也就越近。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出发点错了,也决定着他后来一切的错误。 尔朱荣从起兵之日起,就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南宋抗金英雄岳飞背刺“尽忠报国”四字,昭示爱国心迹,历来为人称道。但是岳飞背部的字究竟是何人所刺,《宋史》没有详细记载,民间流传有多种版本,一种说法是岳母刺字,激励岳飞报效国家。也有人考证说,岳飞背上刺字乃是宋朝兵制使然。岳飞背上的“尽忠报国”究竟从何而来,历史上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 岳飞背上刺有“尽忠报国”,历史上确有其事,很有可能源自岳母鼓励儿子上战场的意愿,但不是岳母亲手所刺 《宋史岳飞传》有记载,当岳飞入狱之初,秦桧等密议让何铸审讯。岳飞义正词严,力陈抗金军功,爱国何罪之有?并当着何铸面“裂裳以背示铸,有‘尽忠报国’四大字,深入肤里。”浩然正气,令何铸汗颜词穷。 北京青年报报道,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游彪认为,岳飞的母亲姚氏是一个农家妇女,识字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不可能亲手在岳飞背上刺上“尽忠报国”四个字。但极有可能的是,他母亲为了鼓励他放心去战场打仗,请人在岳飞背上刺的。 宋代实行募兵制,为了加强对士兵的管理和控制,要求“刺字为兵” 关于岳飞背部刺字还有一种说法,岳飞久怀报国之志,曾三次从军抗金杀敌。他于宣和四年(1122年)19岁时第一次应募入伍,背部刺字大约是此时所为,因为北宋末年“刺字为兵”的制度仍在贯彻执行。所以岳飞在背部刺上“尽忠报国”四字明志。 游彪教授对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认为通过分析宋代的兵制,可以推断岳飞背上的字不是因为他当兵才刺的。 两宋时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国家正规军完全靠募兵的时代。汉唐和元明清都是实行征兵制,所谓征兵就是一种兵役,只要是国家的公民,都要被强行服兵役。 两宋的募兵制则是国家从老百姓中招募士兵,国家出钱雇佣他们。所以宋代的军队都是国家花钱养的雇佣兵,人员来源比较复杂,游民、饥民和犯过法的人都可以应募入伍,这就加大了管理的难度。 从宋太祖赵匡胤开始,为了加强对军队的管理和控制,“刺字为兵”就成为了一种规范运作的制度,只要是应募入伍的士兵,都要刺字作为标记。赵匡胤认为应该把兵和民分开,兵民分开控制,有利于国家的稳定,有利于皇帝的统治。南宋人牛弁《曲洧旧闻》也说:“艺祖即宋太祖平定天下,悉招聚四方无赖不逞之人,刺字以为兵。”据古书零星记载,一般是取“松烟墨”,入管针类似于管状针头画字于身,直刺肌肤,涂以药酒即成。 岳飞刺字的内容和部位都不符合宋代士兵刺字的规定 宋代有两种军队需要刺字,一种是禁军,就是国家的作战部队;一种是厢军,相当于现在的工程兵,国家的大型公共工程,比如修桥补路等,都是由厢军来完成。禁军和厢军都有各自固定的番号,为了便于识别和管理,士兵刺字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各自所属部队的番号,不会是其他的内容。这样使得士兵不能随心所欲地流劝和逃跑。 还有牢城兵,比如说水浒传里面的林冲。他犯罪之后被发配到沧州当兵,这种兵是带有徭役性质的,也会刺上诸如牢城第几指挥之类的标记。 所以游彪教授说,从岳飞背部刺字的内容——“尽忠报国”来分析,不可能是他应募当兵的时候刺上去的。而且刺字的部位也不符合宋代的规定,宋代给士兵刺字叫做黥面,最开始刺在脸上,人为地把士兵和社会普通阶层分开,这对士兵是一种歧视。 宋代是一个重文轻武的社会,武将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文官尤其是进士出生的人,社会地位都很高的,武官都受到严重的社会歧视。因为当时就是

一个尚文的时代,连军官都受到歧视,更不用说普通的士兵了。当然也不乏有开明的士大夫提出自己的看法,认为这种歧视士兵的做法并不太好,希望做一些必要的调整。后来有很多刺字就改刺在手臂、手心、手背或者是虎口上了。 而且给士兵刺字的目的是防止士兵逃跑或者犯法,便于管理和控制,所以才会选择刺在脸上和手心手背这些相对明显的地方。如果像岳飞那样刺在背上,太隐蔽了,根本没有任何标志作用。所以这也说明岳飞背部的“尽忠报国”不符合“刺字为兵”的募兵制度。 “尽忠报国”为什么后来误传成为了“精忠报国。” 现在也有一些关于岳飞的史料记载,把“尽忠报国”写作了“精忠报国。”游彪教授认为这很可能和宋高宗有关系。 岳飞在对抗金兵入侵的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为了表彰岳飞,当时的皇帝宋高宗御赐了“精忠岳飞”四个字给岳飞,并且让手下人做成了一面写有“精忠岳飞”的旗帜。以后凡是岳飞出征的时候,都会带上这面写有“精忠岳飞”的大旗帜。到了明清以后,“尽忠报国”就变成了“精忠报国”,这实际上是明清人的误解。 天有点阴,太阳只露出了半边脸,酸臭味的浓雾笼罩在大地。大概是因为这阴冷的天气和自己的心情一样,亓官韫坐在屋子外边却不觉寒意。 正要出门忙事情的骆青看见哭丧着个脸的亓官韫,问道:“韫儿,怎么闷闷不乐的,谁惹你了?” 见亓官韫没有应声,骆青又呼道:“韫儿,韫儿。” “昂?是骆青大哥呀。”坐在藤制晃椅上的亓官韫,陷入沉思中许久,听见骆靑在唤自己,便起身示好。 骆靑晃着亓官韫的肩头说道:“你瞧你,像游离的魂魄般无精打采的,真让人担心。” “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这次对我这么客气?说~发生什么事了?” 亓官韫舒展了一下腰身,然后笑着对骆靑说道:“我能有什么事?诶我只是有些困倦罢了。” “困倦?大早上的有那么困么?既然还困着,为何又这么早起?老实交待,是不是在为明天的婚事烦心?” 亓官韫点了点头,“就数骆青大哥知道韫儿的心思,在骆青哥哥面前,我想瞒都瞒不住。” “那…你的婚事,郗卓他知道么?”骆靑小声问道。 亓官韫点了点头叹道:“我和赵普的婚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郗卓应该不知道我和赵普的婚期就在眼前了。” 骆靑平静地说道“明天你们的婚事肯定会弄得满城皆知,要不我事先给郗卓打好招呼?否则明天的婚事会像个晴天霹雳般劈中那傻小子的脑袋。” 亓官韫摇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和他已经散了。没有了我,他还可以找个更好的姑娘,找个更爱他的姑娘。呵……我根本没有资本去拥有他。现在,我的一切都不关他的事了,所以也没有告诉他的必要了,以后我们是陌路人。”说完,亓官韫便悲泣起来。骆靑没再说什么,只是抚着亓官韫的头,让其在自己的肩头上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姝然看见睡了大半天的郗卓刚从里屋里走出来,问道:“为什么不多睡会儿?头还痛么?” 郗卓摇摇头,微笑道:“不了,睡了一觉好多了。” 姝然递过一碗汤药,说道:“喝了它,祛祛残余的酒气。” “嗯。” 姝然瞧见郗卓的眼睛还湿润着,眼皮子还发着嫩红,那显然是哭过的模样,“郗卓哥。” “嗯?什么事?” 姝然吞吞吐吐的说道:“郗卓哥,你还在伤心么,难过就哭出来,别把泪水埋在心里,那样对身对心都不好。” “呵呵呵。”郗卓冷笑道:“姝然你太小瞧哥哥了吧,我哪是好哭的人。眼泪是为值得你为他哭泣的人流的,若是将眼泪随便给了某人,人家兴许还会把它当作垃圾呢。” “听到你说这样的话,我就知道她伤你伤的很深,病根深入心脏,拔也拔不出来了。” “呵拔不出来也好,就让我当一辈子的孤家寡人吧!” 姝然迈上前,紧握住了郗卓的手,“你不会成为孤家寡人的,你还有姝然呢……只要你愿意,我可以一辈子陪着你。” 郗卓故意说道:“哎哟可不能一辈子陪着我,否则会变成老姑娘的,赶紧找个好人家嫁了吧,哥哥也能喝你一杯喜酒。” “郗卓哥难道你不明”还没等姝然把话说完,一位老汉踉踉跄跄的进了怀善药堂。 那位老汉操着沙哑的嗓音问道:“咳咳郗大夫在呀。” 郗卓赶忙上前迎接,“这位老伯您哪里不舒服?” “最近我干咳得很,有点流清涕,还经常头晕眼花的。是不是到了阎罗爷该索我命的时候了?” “啧~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看您还健壮的很呢来,您快坐下,我给您把把脉。” 片刻后,老伯问道:“怎么样?”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