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43章离开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666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3日 10:11


兰财主点点头说:“我女儿早知道你就是能给雍贵妃驻颜的高人。”原来,兰贵人和雍贵妃同为归州的美女,自幼熟识,两个人身材姣好,五官俊美,只不过让人遗憾的是,两个人皮肤稍黑。三年前,两个人同时被选入宫中,那一年,雍贵妃似乎变了一个人,皮肤越来越白,而且面颊透露出红粉之色,被皇上一眼相中,皇上说:“贵妃身材窈窕,唇红齿白,可谓倾城倾国的佳人。”遂宠幸雍贵妃。直到雍贵妃死前,皇上还在商议废后一事。只不过雍贵妃红颜薄命,没有做皇后的命。 兰贵人后来才从一些宫女的口中得知雍贵妃东宫里暗藏了一个驻颜高手,她神奇的驻颜术能让人的面貌变得清秀可人。雍贵妃死后,皇后也得到这个消息,就想趁雍贵妃死后,将祁巧儿抓住。没有想到,祁巧儿借火灾之机,逃出东宫,遇到了兰贵人。 祁巧儿没有想到,自己刚出狼窝,又入虎口,不由得痛哭道:“爹呀,你这可是把女儿推入不仁不义的境地呀。”祁巧儿家在归州开的“祁家水粉店”,世代贩卖胭脂水粉。没想到祁巧儿的父亲是个赌徒,一直泡在赌坊里。为了有人打理水粉店,招了个叫陈泗湘的伙计。陈泗湘是个好小伙,夜里帮祁巧儿制造胭脂水粉,白日里打理店铺,两个人日久生情,遂定下百年之好。 谁知过了不久,祁巧儿的父亲把店铺输给了雍家。当雍家来收店铺时,祁巧儿的父亲竟然对雍家透露了祁家禁止外泄的一个驻颜秘方,说能让雍家小姐变白,变漂亮。果然不出一个月,雍小姐的皮肤变得细腻白净,而且带粉色,就像一朵正在盛开的桃花。后来,雍小姐被选入宫里,为了永葆春色,雍小姐要求祁巧儿跟进宫里。走的时候,祁巧儿和陈泗湘定三年之约。三年之后,祁巧儿如果不能全身而还,陈泗湘就再娶别家的女子。祁巧儿走后一年,祁父因为欠别人的巨款,被人在赌坊打死,陈泗湘也流落到他处。 祁巧儿知道,眼下兰贵人是铁了心要从自己这里得到驻颜秘方,但她想到兰贵人对自己有救命之恩,遂对兰财主说:“我可以给你配出驻颜秘方,但有一事我要和你说清楚,你想清楚再说也不迟。”说完,把那个秘密告诉给兰财主。兰财主一听,大惊失色,忙修书一封,让人快马交给京城的兰贵人。过了几日,兰贵人回信说:“我虽为皇上之人,但入宫三年,未得皇上宠幸……如能得皇上千般宠爱,我万死不辞。”兰财主见女儿心意已定,就吩咐祁巧儿开始造胭脂水粉。 不出一月,第一批胭脂水粉和口红造好后,送到宫中。过了半年,兰贵人修书回家,说皇上开始宠幸她,并且把她升为贵妃。 有一天,祁巧儿突然停止制造胭脂水粉,说兰财主如果不把陈泗湘找来,她就拒绝给兰贵妃配制胭脂水粉。兰财主只好把陈泗湘找来,给祁巧儿做帮手。祁巧儿终日被兰财主看在兰家,外出采料全由陈泗湘负责。日子就这样飞逝而过。三年后的一天,仆人告诉兰财主,说祁巧儿和陈泗湘偷偷跑了。兰财主听了,忙动用官府的力量四处追查,却杳无音信。 接着,兰财主得到宫中的一个噩耗,说兰贵妃得了重病,终日喊腹痛。兰贵妃嘱咐,要兰财主找到祁巧儿,说祁巧儿一定有解药。 这时,兰财主才想到三年前,祁巧儿给她说的话:“所谓肤白,则是在水粉中掺有水银粉,水银粉能增白。所谓唇红,则是在口红纸里掺有微量砒霜,砒霜能使人面色红润。这些东西,长期使用,则会引起中毒。三年之内,神仙难救。”兰财主这才记起,今年已经是三年之期。 不久,宫中传来兰贵妃的死讯。兰贵妃临死时,要见皇上一面,但皇上已有新欢,不肯见她。兰贵妃遂郁郁而亡,临死前,只是嘴里一再叫道:“我恨,我恨……”不知她是恨祁巧儿,还是恨她当年的那个决定。 百草坡上的风本来就很大,到了冬季,凛冽刺骨的寒风变得更加肆无忌惮。郗卓站在寒风中,望着远处,盼望着久久不能来的亓官韫。 “呼呼呼”亓官韫藏在隐蔽处,休息了片刻后,整定了呼吸速度,才从隐蔽处走了出来。 “韫儿,怎么才来呢?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郗卓跑上前去关心地问道。 亓官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没没什么只是刚刚去赵普家了,所以延误了。” “嗯?去那干嘛?” 亓官韫笑着说道:“我后天就是他的人了,我想趁着婚前几日和夫婿化戾气为祥和,培养培养感情,毕竟我和他是要过一辈子的。” 郗卓一下子抱过亓官韫,说道:“是不是我刚刚说话态度不好,惹你生气了?” 此时的亓官韫眼睛有些湿润,她微微地抬起头希望眼泪可以回流,“哎呀……这儿的风好大,沙粒吹进我眼睛了。”亓官韫说着便揉动起自己的眼睛

。 “来,我给你吹吹。” “不用,我自己可以!”亓官韫用尽浑身的力量推开了郗卓。 亓官韫莫名其妙的脾气弄得郗卓也是一头雾水,“韫儿,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你心里有什么苦可以向我倾诉呀,我有能力帮你的我肯定会帮,但是我们别把气氛搞得如此冷好么?” 郗卓的话让亓官韫感到欣慰,但是,她清楚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将自己与郗卓的爱情扼杀在百草坡。 亓官韫呆笑道:“你真的能帮我么?” “说说看。” “嗯,我求你离开我行么?我求你以后别再缠着我了。” “呵。”郗卓在冷笑中掺杂着不安向亓官韫问道:“韫儿,你是在开玩笑么?” 亓官韫瞪着郗卓,表情变得极其冷漠,“我没有开玩笑!赵普能给我雇得起百千个下人,你行么?赵普能让我天天吃满汉全席,你行么?赵普能让我住豪宅,你做得到么?赵普。” “够了,别说了,你说的这些我都做不到,我只能做到能为你遮风挡雨,每天的青菜淡饭,一个安定的家,一颗爱你的心。” 亓官韫转过身去,冷笑了一下继而说道:“呵,我已经不是只要爱情的小女孩了,呵……爱情能当饭吃么?我一个千金之躯怎能受得了你那穷酸生活,昨天在乡下那个穷人家睡了一会儿,到现在我的腰还疼呢。”亓官韫边说着边揉动着自己的腰部。 “韫儿,这些都是你的真心话么?” “对,是我的真心话,我就是不想跟着你受罪。”亓官韫面向郗卓互搭起胳膊,她用白眼瞧着郗卓,“你若是真喜欢我,真有心娶我,那么你也弄个头衔来让我看看,也好让我风光风光。哼……你想让我一辈子守在药堂里,抱歉,我做不到。” 郗卓大声苦笑道:“你是不是汐凝?故意来捉弄我的吧,我求你别跟我开玩笑了……” 亓官韫背过身去故作恶狠狠的口吻说道:“呵……没想到你的脸皮那么厚,我是亓官韫并不是你所说的汐凝,你这种癞蛤蟆妄想天鹅肉,不敢直对现实的男人最恶心了!我求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我忙得很,不奉陪了!”亓官韫说完便头也不回的下了山。 郗卓呆呆地伫立在刺骨的寒风中,心脏像刀剜一样。亓官韫像丢了魂似的晃晃荡荡地下了山,她心里明白,自欺欺人的不是郗卓而是自己,脸上流过的不仅仅是眼泪,其中还掺杂着由心脏迸出的血水。她不忍心看到郗卓为自己心痛的模样,只有让郗卓痛恨自己,把……对郗卓的打击降低到最小,那样她才能安心地嫁到赵家。 夜幕上挂着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酒家的烛光依旧为心碎的人亮着,苦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韫儿,韫儿。”郗卓此时已经烂醉如泥,眼睛哭成了李子红,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亓官韫的名字。 “郗卓哥,郗卓哥。”姝然找了好几个酒家才终于找到这里。姝然晃动着郗卓的身子,但都是徒然的,只好用尽全部的力量将郗卓慢慢地地背回家。 “韫儿,韫儿不要离开我。”郗卓趴在药堂的桌子上仍然梦呓。 “啊……”一盆冷水浇在了郗卓的身上。 “郗卓哥,你醒醒,你可是一名大夫呀,你都这么不怜惜自己,你还如何去救治别人!你太让我失望了!”姝然捶着自己的胸膛心痛地哭喊着。 被冷水和泪水罩住的眼睛缓缓睁开,郗卓握住了姝然的手,“韫儿……韫儿你不离开我了?太好了。你放心,我会做大官的,我……我还会有很多钱,我会把你风风光光的娶进门的。” 姝然生气地挣脱开郗卓,她狠揪住郗卓的衣襟,呼道:“韫儿、韫儿、韫儿,你连做梦都叫着她的名字,你看好!我是姝然,不是亓官韫!为什么你的心里就是容不下我?为什么?为什么。”姝然瘫坐在了地上,心痛得哭嚷着。 北魏将军尔朱荣是实至名归的百胜将军。他一生大小数十战,无一败绩。有些战役手法之妙、胜利之速,让人拍案叫绝,堪称经典战例。可这位百胜将军未死在战场,却自己搞死了自己。 尔朱氏崛起于山西汾河一带的尔朱川,指川为姓,属契胡族,尔朱荣是部落酋长。他上任时,北魏已是风雨飘摇,反叛势力七处冒火八处冒烟,渐成燎原之势。尔朱荣见“四方兵起,遂散畜牧,招合义勇,给其衣马”,发展自己的势力。代北苦寒,民风强悍,见有人招兵。纷纷入伍。尔朱荣的军队一夜间就成为一支不可小觑的军团。 尽管成立了军团,但尔朱荣清楚,这是支乌合之众,原本想要把这支军队打造成一支无坚不摧的军队,可惜现实不给他时间。当时,六镇叛兵势如燎原,赤焰腾腾,即将烧塌北魏大厦;而北魏附庸国柔然也趁火打劫,万骑并出,直捣北方,兵锋渐近尔朱荣根据地。他急需一支铁军。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