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42章情殇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638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面子毁了隋炀帝,也拖垮了大隋王朝。人人都知道做这些面子工程不好,但是许多人却常常乐此不疲。说白了,其实就是一颗虚荣心在作怪。一个国家是这样,一个企业是这样,一个家庭也是这样,纵然你再富有,也禁不住瞎折腾。到头来,不是亡国,就是破产,或者家破人亡。 公元前656年春季,中国大地上即将爆发一场大规模的南北战争。以齐国为首,成员国包括鲁、宋、陈、卫、郑、曹的北方联盟军,大张旗鼓南下,讨伐南方第一大国:楚国。 当时的盟军总司令是春秋五霸之首的齐桓公,总参谋长是齐国国相管仲。看着这阵势,南部的楚国心里有点发虚,派了使者去盟军阵营做解释工作。楚国使者装成很无辜的样子问:“我们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国家,没怨没仇的,打我干吗呀?” 盟军的总参谋长管仲接见了南方代表,他说:“你们楚国恶意扣押自己国家的特产物资——白茅草,造成特有原材料短缺,阴谋破坏祭神仪式,弄得每次举行祭神大典的时候,没法过滤酒水。” 后来,惮于国际舆论和楚国的险峻地形,南北双方没有开战,齐楚两国签个和约就完事了。不过,这场战争却可能会哄抬一种商品的物价——白茅草。这么一道程序,让白茅这种“无人知道、没有花香、没有树高”的草,身价百倍。宗教意义上的身价,导致经济意义上的身价抬高,以至于差点成为周朝南北开火的借口。借着一根草,做政治军事上的炒作,做经济上的炒作,齐国的炒作功夫算是做到家了。齐桓公时期炒作白茅草,还不止上面一回。周朝混到春秋时代,面临一个财政上的难题:经费不足。偏偏那个时候挑起重担的是齐国,齐桓公精心包装了一个树立自己品牌的口号:尊王攘夷。攘夷不难,加强军事力量,拳头狠一点,狠狠揍几个小无赖国家就行;尊王不容易啊,大家都爱欠周朝俱乐部的会费,真金白银的事,总不至于齐国替兄弟国家垫付吧?也不至于开着战车去催会费吧? 齐桓公正为这事愁着,管仲出主意了:“这个容易,江淮一带有种草本植物学名叫茅草。我们请周朝天子派军队将这一块地段暂时控制起来,然后发布消息:周朝要去泰山举办祭神会议,要参加会议的,自带江淮之间的特产茅草织成的垫子来坐,会场不备凳。进入会场前要严格检查垫子,不是我们要求的货,敬请离场,开除会员资格。” 此令一出,各国纷纷派人去江淮间取茅草织垫子。赶到茅草产地时,周朝的军队早在那里候着。要取茅草,行,拿黄金来。既然天下人都来取,价格也该贵点,一捆茅草就100两黄金吧。茅草比黄金还贵,三天之内,天下的黄金向周天子手里集中,他赚得钵满盆满,周王朝居然7年不用收会费。 管仲不仅炒茅草,连石头也能炒,炒出金灿灿的黄金来。某年,齐桓公哭穷:“我想攒点钱去交会费,有法子吗?”国务卿管仲想出一个石头变金子的主意:“我们在阴里这地方搞个大工程,建个摩天大楼,这楼呀,三重门,九道城门。这是天下第一城,品牌打出去了,然后雕刻天下第一城的纪念品——石璧,按照尺寸卖,一尺的卖一万钱,八寸的卖八千钱,七寸的卖七千钱,以此类推制定销售价:然后和周王室串通好,让天下诸侯去周朝纪念堂观礼,规定:凡是参观者必须得佩戴我们齐国生产的石璧。” 观礼是一场程序,石璧是这场程序必不可少的软件,软件权由周天子和齐国联手操作,赚钱的事,周朝天子干吗不答应?于是,一场观礼,几块没有多少附加值的石璧,天下黄金纷纷向生产石璧的齐国集中。齐国政府手里有了黄金,国内8年免税。 管仲是位具有国际战略眼光的经济专家,他为齐国制定的经济政策,不只是取得贸易顺差而已,而是把别人的经济命脉掐住,牵着国际市场的鼻子走。 有一回,齐桓公问管仲:“楚国产黄金,我国产盐,燕国也产盐,你说这经济格局该怎么利用?”管仲说:“资源多了是好事,但管理利用不好,再好的资源也要变贱,我有个法子,能把楚国的黄金变到我们这边来,咱们齐国的男子不耕种就有饭吃,咱们齐国的女子不用织布就有衣穿。” 在管仲的建议下,齐桓公下令集中全国力量砍柴煮海水制盐,一面烧制一面储存,从头一年的十月到第二年的正月,国库里储存了36000钟食用盐;与此同时,用行政命令禁止沿海居民私自制盐,杜绝政府以外的民间生产食盐行为,集中一切生产优势,坐地逼着盐价上涨。不久,盐价上涨十倍。这些高价盐肯定不能留在国内消费,要把它们放到国际市场上去。对于魏国、赵国、宋国、卫国这些国家而言,盐是战略物资,又要消耗,又要储存,没它的话,全国人民都

会浮肿,用盐量尤其大。 齐国的高价盐流入以上这些把盐看作亲爹的国家,一下子换来11000斤黄金。齐桓公拿着这些黄金储备问管仲:“接下来咋办?”管仲又出了一个主意:凡是来纳贡的缴税的,都得用黄金,不是黄金我不收,这时齐桓公手里的黄金价格因此而往上蹿。 清朝初年,从东宫传来消息,说雍贵妃暴毙。兰贵人听了,心想:“自己和雍贵妃都是归州老乡,是不是应当前去探望一下呢?”毕竟,雍贵妃生前也很照顾她,待她不薄。 可兰贵人随后否定了自己的决定,雍贵妃是皇上最喜欢的妃子,她借皇上的娇宠,连皇后也没放在眼里。现在雍贵妃死了,皇后恢复正统,自己又和雍贵妃有些交情,最好不要趟这浑水。于是,她让侍奉自己的一个奴婢前去东宫看看情况。不一会儿,奴婢回话,说东宫的大门已被皇后的侍卫控制着,据说在找一个人。 又过了一会儿,东宫那边突然着起大火,一时烟火直冲云霄。“出了什么事?”兰贵人也止不住好奇心,带着奴婢走向东宫,想看个究竟。由于火势很大,东宫门前有前来救火的人,还有从东宫冲出来避火的人,乱作一团。兰贵人只好找了个僻静的楼台,远远地观望。 “站住,快站住。”兰贵人看见一队侍卫追着一个步履踉跄的人。那个人径直向兰贵人这个方向奔来,见了兰贵人,稍微停顿了一下,就钻进一旁长得正茂盛的紫藤里。等那队侍卫打着灯笼冲到兰贵人的面前时,兰贵人这才发现这队侍卫是皇后的人。侍卫的头领十分骄横跋扈,问兰贵人有没有看见一个逃跑的宫女。兰贵人摇摇头说:“我站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什么也没有看到。”侍卫左右扫视了两眼,便到别处去寻找。 等侍卫走后,兰贵人对紫藤里的那个人说:“你还不出来?”那个人怔了一会儿,便从紫藤里爬了出来。兰贵人借着冲天的火光发现,这个人竟然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宫女。宫女面带恐惧之色,对兰贵人说:“求您救救我。”兰贵人听她的口音和自己很像,便示意宫女不要做声,把她悄悄带回去。 回到房里,兰贵人让两名奴婢回避,她好细细地审问这名宫女。兰贵人对宫女说:“你如果说出实情,我还可以救你一命,否则,我只有把你送到内务府去查办。” 宫女想了想,忙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只有说出实情了。”宫女说,她名叫祁巧儿,本是雍贵妃家中的一个丫环,三年前,雍贵妃被选入宫中,她就和雍贵妃来到宫里。只不过,在雍贵妃入宫以前,她就跟家乡一个叫陈泗湘的男子私定下终身。现在,雍贵妃身亡,按宫里的规矩,她必须成为其他嫔妃的女侍。但是,她回家心切,就趁着火的时候,偷偷地跑出东宫。 兰贵人说:“那东宫的火和你没有瓜葛吧?” 祁巧儿说:“就是借我一千个胆子,我也不敢放那把火呀。” 兰贵人听说那把大火和祁巧儿无关,心里才安定下来。第二天,内务府便破获了纵火案。原来,雍贵妃手下的几个太监,因为仗着平时给雍贵妃办事,捞了不少好处。雍贵妃死后,他们见皇后的人守住东宫的门,以为是查抄他们的财物,心里一慌,几个人就合伙放了一把火,趁乱跑出东宫。但没有想到,这些太监因为平时太嚣张,被其他太监检举,虽然跑出了东宫,却没有跑出皇宫。皇上听说后,生气地棒杀了这几个太监。 但是,皇后还在追查跑出东宫的祁巧儿,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兰贵人见势不妙,就对祁巧儿说:“我有心送你出宫,可谁都认识你,很难送你出宫,如果你是个中年妇人就好办了。” 祁巧儿听了,对兰贵人说:“这有何难。”说完,躲进一间小屋里弄了半天。小屋的门缓缓打开,一个徐娘半老的中年少妇走了出来。兰贵人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祁巧儿还有如此高超的易容本领。 第二天,兰贵人买通值班的侍卫,让祁巧儿扮成一个中年少妇,跟着到宫中送货的杂役一起离开皇宫。走之前,兰贵人对祁巧儿说:“出宫后,你可随我的亲人回到归州,然后再去慢慢找你的情郎。”祁巧儿听了,对兰贵人充满了感激之情。 出了皇宫,祁巧儿跟着前来接应的人回到归州兰贵人的家里,兰贵人的父亲兰财主把祁巧儿当作女儿一般,终日总是好吃好喝好穿戴。直到有一天,祁巧儿向兰财主提出要离开兰家,去找情郎陈泗湘。兰财主听了,对祁巧儿说:“老实跟你说吧,陈泗湘我早就给你找到了,只不过,你要造出驻颜美白的胭脂水粉,让兰贵人变成唇红齿白、皮肤白皙的美女,我不但会让你和陈泗湘完婚,而且会奉上万贯家财。” 祁巧儿一听,顿时变了脸色,对兰财主说:“原来,你们早知道了实情。”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