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41章真相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3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弟弟夺了我的太子之位,我已成了孤家寡人。茫茫天地,惟有一队亲兵跟随着我。现在,这队亲兵也被一伙突然出现的土匪剿灭─—我已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我红着眼圈,拔出宝剑,准备向脖子上刎去。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叫:“王,不要啊。” 我慢慢回过头,循声望去,一个人从死尸中爬出来。 “晓猛,你还活着?”我喜出望外,扑过去,抱住你。 你慢慢地摘下头盔,一头秀发,随风飘洒。你竟是一个女孩,一个绝世美女。 我带着你,来到了这儿,美丽的江南。江南,如诗,你亦如诗。第一次,我从权力的旋涡中走出来,静下心来,欣赏着你的美,欣赏着你的媚,欣赏着你如水的情意。 你告诉我,你叫冯小梦,因为爱我,就扮作男孩,投身到我的亲兵队伍中。 我摇着头,一声长叹:“唉,我能给你什么?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哭了,泪如露珠,你说:“王,我爱你。我愿意陪着你,当一个江南的渔民,你死了,我也死。” 望着你,我的心慢慢柔软,融化,化为一汪水。舂水碧如天,画船听雨眠。小梦,就让我陪着你,在江南山水中,慢慢老去吧。你点着头,眼睛中流淌的,是幸福,是满足。 又一次,我回到宫中……看见了我弟弟。他坐在龙椅上,见了我,冷冷地笑了:“怎么,你还没死?你死了,我才安心。”说完,举起剑,狠狠朝我刺来。 我一声惊叫,醒了。 你坐在旁边,轻轻地拍着我的手:“又做噩梦了?我在这儿,我陪着你。” 我攥着你的手,紧紧地攥着,真想一直这样,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 你红着脸,任我握着你的手。 江南,此时正是五月。我的心,慢慢安静下来,开成一朵五月的荷花。 我没想到,我的弟弟仍不放过我,要对我施以毒手。 小梦一直担心,我的存在,对弟弟的皇位是个威胁,他可能不敢公然杀我,但他会想尽办法的。 当时,我不相信,他毕竟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啊,怎么可能如此对我。 小梦的猜测,很不幸变成了现实。 那天,小梦病了,是心口痛。我下了小船,在小镇上找到一家药铺。开好药,我在细雨中急匆匆地赶回来,回到江边的小船上,却不见了小梦。 只有一叶小船,在江上飘荡,在风雨中飘摇。只有无边的细雨,密匝匝地遮蔽了山,遮蔽了水,遮蔽了整个江南。 我的心,如一朵枯萎的荷,一瓣一瓣凋零,凋零一地秋色。我对着风雨喊:“小梦─—”两只白鹭飞起,振动着翅膀,飞向烟树那边去了。 凄风冷雨中,山寺的钟敲响了,一声一声,把暮色敲得越来越冷,直冷到心里。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已成一片游荡的云,没有栖止的地方。 小梦被我的弟弟抓走了。 船板上,放着一封信。信上说:“哥哥,我已经登基了,可我不能让自己的哥哥在外流浪啊。我知道,你记恨我,一定不愿意回来。所以,我叫人接走了你的心上人。在京城,我已经给你修建了府第。她,在你的府第等你,等你回来团聚。”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弟弟得意的狞笑的脸;那一刻,我仿佛看见小梦绝望的泪流满面的样子。我买了一匹快马,向京城赶去。 弟弟接见了我,说我累了,让我回府,说小梦在等我。 我没说什么,转身就走。刚进门,小梦就跑出来了,泪流满面地喊:“王,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呢。”我无言,抚着她的秀发。 这十天,就如十年的分别。我知道,我已淡化了权力,心中,只有小梦。 弟弟很关心我,经常来看我,对大臣说:“我的王兄与我从小相爱,我的天下就是王兄相让的。” 大臣们纷纷赞扬:“当今圣上,兄弟友爱,无人可及。”弟弟哈哈大笑,拉着我的手,那种亲热劲,我都有些恍惚。我想,一定是弟弟良心发现,我俩毕竟是同胞兄弟啊。 弟弟时常送我一些水果点心。那天,他送来的是饼子,我最爱吃的饼子。我拿起饼子,刚准备吃,小梦忙挡住了,拿过饼子,扔给一只狗。我望着她,很是迷茫。 那只狗吃了几口饼子,突然汪汪叫了几声,倒在地上,咽了气。 小梦哭了,泪珠落下,叹道:“一母同胞,皇帝究竟要怎样?” 我也怔怔的,也许真如她所猜测的,皇帝仍不放心我,怕我夺他的位,欲置我于死地而后快。许久,小梦说:“王,走吧,不然,迟早都会死的。” “走?去哪儿啊?”我问。天地之大,哪一处不是他的领地? “去别的国家,比如北辽。”小梦轻声说。我吓了一跳,望着她,那不是叛国吗?小梦仿佛看出了我的想法,告诉我,仅仅是去别国躲难而已,做一个百姓,不好吗?我想想,点了点

头。 我戴上胡须,扮成叫花子,小梦扮成车夫,我们混出了京城。那一刻,如鱼游大海鸟飞长天,我感到无边的痛快。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和小梦来到北辽。我没能做成普通百姓,而是被抓入了北辽王宫。 北辽王十分高兴,拉着小梦的手,道:“女儿,你立功了。” 我听了,睁大了眼睛。 小梦,原来是北辽王的女儿。为了将我带到北辽,他们派人扮作土匪,杀光我的亲兵。然后,她紧随着我,取得我的信任。之后又仿我弟弟的手迹,写一封信,自己回到京城,告诉了我弟弟我藏身的地方。饼中的毒,也是她干的。 “为什么?为什么?”我双眼发红。 “我们扶持你,帮你打回你的国家。”北辽王道。 我摇头,望着小梦道:“你也是这样想的吗?让我做傀儡,占领我们后燕?” 小梦眼圈红了,跪下求她父王。她说,她也不想做公主了,只想做一个普通百姓的妻子。 北辽王大怒,道,计划已经定好,大军已经准备好,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抽出剑,笑了──终于,我的剑又用上了。 我的剑抹上我的脖子,那一刻,我听到北辽王的惊叫,还有小梦的喊声:“慕容王子,别这样。” 隋炀帝杨广是一位具有雄才大略的人。他上马可挥刀杀敌,下马可赋诗作文,具有安邦定国之才。但是,隋炀帝有一个小小的缺点,那就是爱面子。这个小小的缺点不仅拖垮了大隋王朝,而且还要了自己的小命儿。 公元609年,隋炀帝决定西巡。那时候,西域有27个小国。这些小国虽然名誉上隶属大隋王朝,实际上是相对独立的。隋炀帝带着一个巨大的访问团,自长安到甘肃陇西,经青海横穿祁连山,最终到达河西走廊的张掖郡。由于自然条件恶劣,这次西巡历时半年之久,士兵冻死大半,官员大都失散,隋炀帝也差一点被暴风雪掩埋。但是,这次西巡让甘肃、青海、新疆等大西北地区真正成为中国的国土,隋炀帝也因此成为中国历史上到达西部最远、巡视地方最多的皇帝。从这一点来看,隋炀帝确实是一位好皇帝。 隋炀帝西巡后的第二年,西域商人大量涌入洛阳做生意,27个小国的国君也相约到东都洛阳朝拜隋炀帝。这时候,隋炀帝的虚荣心开始急剧膨胀。在西巡的时候,隋炀帝一再吹嘘大隋帝国的富饶。可是,真正的大隋王朝并没有自己说得那么好。隋炀帝是一个爱面子的人。现在,27个小国的国君同时来访,这可不是小事儿。于是,隋炀帝决定弄虚作假,在西域各国面前大秀帝国的富有、人民的幸福。 先说文艺演出。白天,隋炀帝在东都洛阳的端门街安排了100场大戏,连续演出一个月。夜晚,隋炀帝在戏场周围5000步以内,布置了一支18000人的乐队,一支30000人的歌舞队。白天唱大戏,夜晚唱歌跳舞。歌声和音乐声数十里外都能够听到,烛光把整个洛阳城都照得如同白昼。这样折腾了整整一个月,把大隋王朝库存的所有蜡烛都用完了,更不用说其他的经费开支了。 再说招待。隋炀帝亲自举行豪华国宴,在皇宫招待各国国君和随行人员。同时,隋炀帝还下了一道命令,要求东都洛阳城内的酒店重新装饰,热情待客。并且要求,所有外国来宾在东都城内吃饭,费用全部挂单,由政府统一结账,违令者一律斩首示众。一位西域商人在一家酒店吃了饭,喝了酒,要付钱。店家急忙拦住了,店家说:“大隋王朝非常富有,酒店一律免费!”开始,一些西域人认为这是在作秀,故意跑到另外一条街吃饭。可是,结果一样,只管白吃白喝,没有人向他收费。 最后,说说服饰。为了显示大隋王朝的富有,隋炀帝下令,政府给东都洛阳的人每人做一件丝绸衣服。外来进京人员,衣帽不整者不准进入洛阳城。这样一来,就连卖菜的小贩也穿着丝绸衣服,用龙须席铺地而坐。不仅如此,就连洛阳大街上的树也被披上了丝绸飘带。据说,当时东都和西都的丝绸一夜间全部被政府买空了。 西域诸国国君和商人无论走到哪里,看到的都是身穿丝绸衣服的行人,听到的都是美妙的音乐,吃到的全是免费的美食美酒。西域人感叹道:大隋王朝真的是很富有呀。其实,这些都是隋炀帝做的面子工程,是用来做给西域诸国国君看的。这次面子工程几乎耗尽了隋朝国库的所有钱财,但是却极大地满足了隋炀帝的虚荣心。 隋炀帝讲面子讲上了瘾,他接着又进行了南巡、北巡,耗资一次比一次大,面子一次比一次足,但是农民的负担却一天比一天加重。隋炀帝南巡时,单说仪仗队用的鸟羽毛,就耗费10多万个工时,这还不包括捕鸟的人工。最终,老百姓不堪忍受苛刻的赋税,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公元618年3月17日,禁军将领宇文化及发动兵变,杀死了隋炀帝。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