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40章嬉戏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824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傅骏心中八九不离十已猜到是怎么一回事,正当他不知进退时,帐内女子威严地喝了声:“进来!”傅骏横下心来掀起床帐就钻了进去,抬眼一看,差点儿将他吓倒在地,只见床上卧着一个长相凶悍、奇丑无比的妇人,这妇人正搔首弄姿向傅骏传送着秋波。傅骏天性聪慧,识大体,他虽然感到恶心反胃,面对这妇人却表现得体贴温柔。 “韫儿呀你终于回来了,爹娘都快担心死了”见女儿完好无损的回来,亓官夫人那颗悬着的心也就终于落了底。 “爹呢,怎么没见着他?” 亓官夫人埋怨道:“你还知道有爹!你爹等了你一个晚上了,一直坐在这冰凉的椅子上,弄得他腰痛的毛病又犯了,我就没让他再等下去,这会儿他应该睡着了。” 亓官韫得知爹睡下了,心里不禁暗喜。 亓官夫人又忉忉,“说,你到底去谁家了?竟然疯到这大半夜!” 亓官韫低下了头,喃道:“娘,我。我只是去了一个朋友家,又不是出去瞎鬼混,这有什么好担心的。” 亓官夫人说道:“我知道你去朋友家了,只是女孩子家的回来这么晚总是让父母牵挂的。” “嗯?您怎么知道我去朋友家了?” “骆靑和我说的,那小子说你去了一个朋友家,我问他是什么朋友,他也说不上来。我都快担心死了,你哪来的什么朋友?你那个朋友家境如何?” “娘……怎么一上来就问人家家境?” “我只是问问,你可是千金怎么能和那些鼠辈称友?我是害怕你心地单纯上了那些坏人的当!” “你女儿这么聪明,坏人上我的当还差不多,我怎么会上别人的当呢!” 亓官夫人不耐烦的说:“行了,别给我抬杠了,老老实实交代,你到底去谁家了?” 亓官韫脑子一机灵,笑道:“娘我要说了您可别笑话我,我是去了赵普家。” 亓官夫人顿时变得乐呵呵的,“哦骆靑那孩子真是的,这有什么好隐瞒的。” 亓官韫跺着脚嘟着嘴说道:“我……我都是快过门的媳妇了,我害怕您笑话我不知道害臊。” “哈哈哈亓官夫人咧着嘴不停地笑道:“闺女你可是留过洋的,你整天说爹娘封建,我看呢你比我们还要守旧,这婚前常见面可以增进你与赵普少爷的感情,这样的好事,爹娘巴不得你去做呢” “哟娘,没想到您的思想开放的这么快” 亓官夫人得意道:“那还用说。” 亓官韫靠近亓官夫人的耳边,小声语道:“那娘,您既然变得这么开明,去除糟粕不守旧,那么您是否可以替女儿做主,将封建婚姻的桎梏打破?” “这话是什么意思?” “女儿是什么意思,您是明白的。 亓官夫人佯装着打了个哈欠说道:“好了女儿,娘不陪你聊天了,我困死了我得快去睡了。”说完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见母亲有意的回避自己,亓官韫知道自己的奉承无效,她也知道自己与赵普的姻亲是不可逃避的劫难,在封建的枷锁下她无力追求自己的所爱,她能做的只是将滴滴眼泪化作思恋,任其升华,永远陪他亓官夫人钻进被窝的时候,惊醒了亓官耀辉,亓官耀辉看了看窗外的天依然是黑漆漆的,亓官耀辉问:“我都睡了一觉了,怎么天还没亮?” 亓官夫人笑道:“这天是你说亮就亮的么?” “韫儿还没回来?” “回来了回来了,要是你的宝贝闺女不回来,我敢睡觉么。” “啧啧啧瞧你说的,就跟韫儿是我生出来的似的。” 亓官夫人说:“老头子你知道么,韫儿说今天去督军府了,看来韫儿想开了。” “什么!韫儿去督军府了?” “这么大反应干嘛?” 亓官耀辉坐起身来惊道:“她她她不是最讨厌赵普少爷的么?怎么会主动找上门去?”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亓官耀辉说:“我看韫儿一定有隐瞒!” 亓官夫人说:“嗯,照老爷这么一说,我也这么觉得韫儿骗了我,不行,明个儿我得一早起来去督军府一趟!” 经过昨天的折腾,昨个儿夜里睡得好沉,阳光透过窗棂射到亓官韫的脸上,她揉了揉腥松的眼睛伸了个懒腰便下了床,去了门外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韫儿,你这是刚起?”正要出门的骆靑问道。 “嗯,昨个夜里睡得很死呢……要不是阳光太耀眼,说不定我这会儿还做着梦呢。” “你喜欢做梦么?” “那当然……”亓官韫的眼睛看向了蓝空,魂魄似乎还余留在梦中,“在梦中,我就像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偌大的蓝空任我翱翔,毫无拘束,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所爱,不管他是贫穷还是富贵,权重还是位底,爹娘都会尊重我的选择,爹娘都会为我感到高兴。”亓官韫又回归过神来,伤心道:“但,现实和梦境相差的太远了,那些美好的生活只允许我憧憬,却不容许我选择,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死在

梦中不再醒来。” 骆青坏笑道:“那么,在你的梦中是否有我?” 亓官韫拍了拍骆青的肩膀,笑道:“那当然啦。你是我最好的骆青大哥,我的世界里又怎会缺少你呢。” 骆青苦苦笑道:“呵在现实中我是你的大哥,在梦里我依然是你大哥,难道你就不能给我换换角色么?” 亓官韫故意转移话题说道:“对了骆青大哥,你不是要出去么?” “哎呀,糟了!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 “怎么了?骆青大哥。” “夫人刚刚出去了,我看见亚芮也跟在后边,我以为你先行一步了呢。”骆靑紧锁眉头,双手相扣,焦急地说着。 “她们是要去哪?” “这还用我回答你么?她们当然是去赵家啦!” 亓官韫瞪大了眼睛,惊道:“天呢,不行,我得去赵家一趟,否则昨天的事情就得露馅了!” “好,我们一起去!”骆靑话音刚落,亓官韫便匆匆进了屋梳洗打扮。 “哎呦伯母怎么来了。”赵普恭迎着亓官夫人。 “赵少爷,实不相瞒我是冲着你和韫儿的婚事来的。” “好,伯母快坐下,喝口茶水慢慢说。” “嗯。”亓官夫人呷了一口茶水后继而说道:“你看,你和韫儿的婚事都是督军府一手操办,我们亓官家却没有出上一点力,我和你伯父实在是过意不去,婚事上若是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赵少爷尽管说就是。” 赵普微笑道:“伯母,您这么说就不对了,韫儿妹妹人长得漂亮那是没的说,而且她又知书达理,气质也不同于寻常女子。我赵普能娶个这样的媳妇,那是给祖上积福,所以说你们的功劳才是最大的。这场婚礼,伯母尽管放心,我一定会把我和韫儿的婚事办得风风光光。” “唉赵少爷可真费心了!” 赵普佯装生气状,“伯母您喊我普儿就行,别那么见外嘛,您若是再这么见外的话,我可不高兴了。” 亓官夫人拍手大笑,“我真为我们韫儿高兴,能有这么一个有本事,有能耐,又孝顺的夫婿,这真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分。”亓官夫人又呷了一口茶水,咽了咽唾沫后说道:“对了,昨天,你和韫儿。” “娘!” 亓官夫人话还没说完,厅外便传来亓官韫的叫喊声。只见亓官韫和骆靑便气喘吁吁的赶来。 亓官夫人问道:“韫儿,你怎么来了?” 亓官韫深呼了一口气后说道:“娘你来也不叫我,我也想来看看赵普嘛。”亓官夫人笑的合不拢嘴,“哎呦……我的丫头越长大越不知道臊脸了,呵呵……怎么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从亓官大院里搬出来?” 亓官韫没说什么,只是故作着羞涩的神情。 亓官夫人说道:“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哎……女大不中留了,你们不是昨天刚见了面么?怎么?这还没过门呢,小两口的感情就如胶似漆了?” “嗯?昨天?”听到这儿,赵普皱起了眉头。 亓官韫的心里在打鼓,忐忑不安,一下子不知如何解释好,亓官韫绞尽了脑汁,终于想出一个借口,她轻柔柔地走近了赵普,靠近他的耳边细语道:“昨天夜里,我梦见你了,我给娘提过这事儿,我娘也没仔细听,她误以为咱俩真见面了。” 听到这话,赵普开怀大笑道:“呵呵,对对,是见面了。哈哈……” 亓官韫冲着亓官夫人说道:“娘……我突然记起来了,俗话不是说‘婚前三日不见夫婿’么?在大事面前,有些事情还是忌讳的好,我看咱们还是回家吧。” 亓官夫人叹了叹气说道:“对,这些事情可不能马虎。普儿,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待赵督军回来后替伯母向他问声好。” 赵普说道:“嗯,伯母放心,我会传达的。”赵普又冲向亓官韫笑着道:“韫儿妹妹,你身体不好,要好好休息,结婚那天一定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亓官韫冷冷的说道:“嗯,我知道。”快到家门时,亓官韫让车夫停下了车。 亓官夫人问道:“怎么了?” 亓官韫说道:“我想去集市上逛逛,整天闷在家里对身体不好。” 亓官夫人说道:“好,那我让亚芮陪你。” 亓官韫说道:“不用,我自己去就行,娘您不会连这点自由都不给女儿吧?” 亓官夫人长吁了一口气,“好好好,反正人人都知道你是督军的儿媳,咱家有督军撑腰,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你可别乱跑,天黑之前可得回来。” “嗯,谢谢娘。” …… 一直,我都不知道你是个女子,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子。 我只知道,你叫冯晓猛,是我的贴身侍卫。直到这一刻,你才告诉我,你叫冯小梦。你告诉我时,长发委地,脸色如五月的霞光铺在清凌凌的水面上,很美,也很媚。 那时,我已失败,望着遍地的尸体──我侍卫们的尸体,仰天长叹:“苍天,你为什么让我生于帝王家,为什么将我逼迫到如此地步?”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