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4章束缚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2747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0


见亓官老爷正要动怒,亓官夫人安抚亓官老爷,“老爷,韫儿这是为咱俩着想呢,她害怕成为咱们的累赘。” 亓官老爷听了夫人的这番话更是来气,手掌不知疼的拍在桌案上,“亓官家有这么大的产业,还害怕养不活她?哼,笑话!” 亓官夫人冲亓官韫小声语道:“还站在这干嘛?还想惹你爹生气不成?” “爹,娘,女儿累了先告退了。”亓官韫说着正要回闺房。 “慢着” “怎么了爹?”亓官韫有些惊恐,心想不会又要惩罚自己吧。 亓官老爷清了清嗓子说;“明天午后,我会让骆靑护送你去赵督军的府上,你赵普哥哥三年没见你了,怪想你的,不像你,天生的没有人情味,人家等了你三年,你却不曾想着去看望人家。亚芮就别跟着去了,明天就让她跟着你娘去娘娘庙上香吧。” “爹爹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嘛,什么叫他等了我三年?难不成那三年是我让他等的?那都是他自作多情!再说了,我自始至终都没向他允诺过什么呀。” “赵普少爷如此喜欢你,那是你前生修来的福气,若是今生你真嫁给了赵普少爷,那是咱攀高枝,咳咳……别留了一次洋,便不知好歹了!” “那么这高枝我不攀了还不成么?” “行了,别说了,我累了,咳咳。”亓官夫人扶着亓官耀辉回了卧房。 亓官韫的气不打一处来,急的直跺脚,攥在手里的衣角皱巴巴的都恨不得要裂断的样子。 亚芮说:“小姐,你去了也就去了,既去之则安之你既然讨厌赵普少爷,那就不要给他好脸色看便是了,他若真是个知趣的人,那以后也不会和小姐套近乎了。有些人就是这样,喜欢蹬着鼻子上脸,你越给他给好脸子看,他越是来劲。” “呵……”亓官韫冷笑一声随即说道:“赵普可不是什么知趣的人,脸皮厚的很!比城墙还厚!” 亚芮呵呵一笑,说道:“哟原来小姐和赵普少爷的关系如此之好。” 亓官韫眉毛一横,斥道:“简直是造谣!” “您都亲自丈量过赵普少爷的脸皮,这关系能差到哪去?” 亓官韫嘟着嘴,瞪了瞪亚芮。 “何必让那些不必要的琐事,而惹得自己不开心呢?好了小姐,咱不想了哈……” “气死我了,天呢。”亓官韫嘴里随埋怨着回了闺房。 躺在床上的亓官韫久久不能入睡,想着白天的事情,不时地发发呆,悔恨自己鲁莽的行为没有给希卓留下个淑女印象,想起郗卓的那股朴实劲,那般玉树临风的气质,以及老乞婆对郗卓的赞赏,亓官韫便会偶尔的噗嗤笑几声‘哎呀,想起明天还要去督军家,心里就来气,虽说和赵普一块长大,但打小就看不起赵普,仗势欺负小伙伴,骄纵的很,甚是讨厌他’亓官韫想起明儿个还要去见赵普,愁丝便不自觉地一圈一圈的萦纡心中。 第二天午饭过后,大管家骆青便陪同亓官韫出了亓官大院,大中午头的,艳阳高照,脚底直冒汗,骆青不晓得亓官韫为什么有轿不坐,偏偏步行而至,于是问道:“督军府还有好长的一段路呢,大中午头的怪闷热的,为什么老爷让你坐轿子你不坐?”骆青停滞脚步环顾一下四周说道:“再说了,有近道可通达督军府,为什么你偏偏绕远道而行?”骆青寻思了寻思说道:“也难怪,你去了国外三年,是该对这里的路况淡忘了。” “我生于这儿,长于这儿,怎么会不记得故乡的路况呢?再说了,洋鬼子那的屋子都是没有规则布局盖的,不像咱们这儿,街道都是横平竖直的,好认得很”

骆青将大拇指摆到亓官韫面前,亓官韫以为他这是要赞夸她一番,没想到骆青很快地将大拇指转了向,指向了通往督军府的近道方向。 亓官韫抱住骆青的胳膊,故作娇滴之声道:“骆靑哥哥,你是我最好,最亲,最疼我,最向着我的大哥了,在韫儿心中也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同胞大哥。” “你一直把我当做你的大哥这个我知道,但是你却不知道,我却从没把你当做我的亲妹妹。” “哼……小气鬼,枉我整天的喊你大哥,你却不曾把我看做你的妹妹。” 骆青抚摸着亓官韫的脑袋,安慰道:“好了,别生气了,我们从这大太阳底下干嘛!热死了,走我们抄小道去督军府吧。” 骆青正要拽着亓官韫离开,亓官韫却不愿挪动脚步,骆青冷冷问道:“怎么了?要不我背着你?” “骆青大哥,你了解我么?” 骆青微微一笑说:“我自认为挺了解你的。” “我不愿去督军府,我讨厌赵普,这个你知道么?” 骆青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不愿意把你推入火坑,但是赵普上次给老爷夫人了许多珍品,拿人家手短,这点你懂么?” “我懂,但是收人家东西的不是我,为什么要我来牺牲呢?我一看见赵普我就恶心!” “我懂我懂,我都恨不得生为女子,替你嫁给赵普那混蛋!” 听了这话亓官韫捧腹大笑说道:“你这人真搞笑,我把你打扮打扮你照样能嫁给赵普哟” 骆青晃动着亓官韫的肩膀,使其镇定,“我没开玩笑,只要是能帮到你的,我什么都肯为你做,但事实上,我却手足无措。” 亓官韫心里明白骆青的话是什么意思,她也明白骆青对自己早已情有独钟,虽然她也尝试过去接受骆青,但是最终她还是无法摆脱骆青在自己心中大哥的形象,亓官韫故意打哈哈道:“哎呀既然日头这么毒,咱们干脆也别赶路了吧,这样的话我今天就可以不用去见阎王了,正好也可以抽空子看看这奇妙的世界,哈哈对吧骆青大哥?” “啊?见阎王,丫头你当督军家是阎王殿呢,哈哈。”骆靑笑着说。 “走走,郗大夫赠药呢,快去领吧。”一位路人向旁边的朋友念叨着。 听见是说郗卓的,亓官韫赶忙地拉着骆靑奔向‘怀善药堂’的方向。 “人家赠药呢,你去干嘛?不行,咱们还有事呢。”骆靑着急地说。 “哎呀,别扫兴了,好哥哥陪我去看看嘛。”骆靑拗不过亓官韫,于是也便跟着去了‘怀善药堂’。 “不要着急,也不要挤,这清热解毒的药每个人都有份,大家排队一个一个来。”郗卓大声吆喝着。 在一旁的墙角处看了郗卓许久的亓官韫,忍不住了,欲上前帮忙。骆靑拉住了她:“我说,郗大夫发药呢,你瞎凑什么热闹。” “要你管,我就是要去帮忙,再说了施恩赠药这是在积德。”说着亓官韫就跑到郗卓旁“郗大夫,我来帮你。”郗卓看了看亓官韫笑着嗯了一声。 无奈的骆靑坐在在一旁的垂柳上等候着那任性的丫头。 不管是佯装成穷人的,还是确实贫困的,总之是万人空巷,毕竟有小便宜嘛,哪怕是不值钱的药,老百姓也看得眼馋。太阳快要落山了,几只喜鹊叽叽喳喳得叫唤着,垂柳上的骆靑打了几个盹,打了个哈欠,下了树,眉头紧锁,大声吆喝着远处:“大小姐,忙完了没? “嗯,这就快了” “忙了一下午,连口茶也没喝,这次来不及泡了,下次定补上,你爹娘肯定着急呢,快回家吧。”郗卓说。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