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37章噩梦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53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09日 10:30


亓官夫人皱起眉头,冲着骆滨说道:“去照照镜子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亓官家的事,也得由你这个外人插手么?” 亓官耀辉说道:“夫人,说话注意分寸!不得对骆管家无礼。” 骆滨垂头丧气地离开了人群。 凌汐凝随哭着又向亓官耀辉求助,“爹你救救我吧!汐凝不想入狱,你向夫人给汐凝求求情吧,求求您了!” 亓官耀辉瞪着凌汐凝,“混账!你这个贱东西见谁都叫爹你怎么不喊我爷爷呢!”亓官耀辉向亓官夫人说:“夫人,快把这贱东西送到巡捕房去,免得脏了咱亓官大院!” 虽已是初春,但依然留有冬季的残寒,更何况是在牢狱里,更没有春天味道,几个狱卒酒足饭饱之后,看着凌汐凝这么一个俏美人,便起了歹心。其中一个狱卒刚要上去亲凌汐凝的脸蛋,汐凝便冲着那个狱卒吐了一口唾沫。这样一来便扫了狱卒们的兴,所以汐凝被他们鞭挞至死“坏女人,还我命来,我要你血债血偿”说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便游向床边,掐向亓官夫人的脖子。 “不要啊,不要。” “怎么了夫人,醒醒,醒醒。”亓官耀辉摇晃着亓官夫人。 “啊”随着一声惨叫,亓官夫人一下子坐了起来。 亓官耀辉抱着夫人,说道:“做恶梦了?” 亓官夫人捂着脖子,哭着说道:“我梦见凌汐凝了,她要来索我的命。掐得我好疼。” 亓官耀辉笑着说道:“呵,夫人,她又不是你弄死的,没听大家说么,她是被狱卒们抽死的,和我们没关系。” 亓官夫人说道:“可是,是我。” “行了,夫人,别再杞人忧天了。快睡觉吧。” 提起宋仁宗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狸猫换太子”的民间故事出自宋仁宗的母亲,被包拯的唾沫星子飞到脸上的是宋仁宗;苏东坡、苏洵、王安石、司马光、欧阳修、范仲淹等一个个重量级的牛人,都是宋仁宗一朝的名臣,或在这一时期登上历史舞台;中国的几大发明中,能把整个世界推向近代化的两大发明——活字印刷术、罗盘指南针,也都出现于仁宗时代。 宋仁宗贵为天子,但特别省吃俭用。他在家宴上常穿一再洗过的衣服,床褥多是用粗绸制成。据宋朝陈师道《后山谈丛》记载,有一次,时值初秋,官员献上蛤蜊。宋仁宗问:“这是从哪来的?多少钱?”答说每枚1000钱,共28枚。宋仁宗很不高兴,说:“朕常常告诫你们不要奢侈,现在一下筷子,就得花费28000钱,朕吃不下!” 皇帝作为封建社会的最高统治者,习惯了一切以自我为中心,能为他人着想的少之又少,但宋仁宗算是其中难得的一个。《东轩笔录》记载,有一次,宋仁宗在散步,时不时地回头看,随从们都不知道皇帝要干什么。宋仁宗回宫后,对嫔妃说道:“朕渴坏了,快倒热水来。”嫔妃觉得奇怪,问宋仁宗:“为什么在外面的时候不让随从伺候饮水,而要忍着口渴呢?”宋仁宗说:“朕屡屡回头,但没有看见他们准备镣子水壶,如果朕问的话,肯定有人要被处罚了,所以就忍着口渴回来再喝水了。”如此“贴心”的皇帝,历史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宋仁宗思想开明,能容人。苏轼的弟弟苏辙参加进士考试,居然胆大包天地在试卷里写道:“我在路上听人说,在宫中,美女数以千计,终日里歌舞饮酒,纸醉金迷。皇上既不关心老百姓的疾苦,也不跟大臣商量治国安邦大计。”其实苏辙这些话纯属道听途说,完全与事实不符。考官们打算给苏辙治罪,但宋仁宗听说此事后,却说:“朕设立科举考试,本来就是要欢迎敢言之士。苏辙一个学生,敢于如此直言,应该特予功名。”于是苏辙反倒考上了进士。这如果赶上“康乾盛世”,灭三族是必然的。 为了钳制思想,不少皇帝热衷于搞文字狱,许多文人莫名其妙遭到冤杀,甚至被灭门灭族,但宋仁宗从来不搞任何文字狱,他治下的大宋王朝非常开明,言论也相当自由。比如当朝理学家程颐曾放话说“要和皇上同治天下”,这在清朝是会灭三族的,而在宋仁宗时却啥事没有。朱弁《曲洧旧闻》记载,成都一个秀才写道:“把断剑门烧栈阁,成都别是一乾坤。”有人以“谋反”之罪将这秀才上报到朝廷。可没想到,宋仁宗轻描淡写地说了句:“这个老东西,他不过是想做官,做官做不成写反诗泄愤,想做官就给他吧。”于是,这个秀才竟成了万户参军。 宋仁宗对子民仁慈,对他国之民也常怀仁爱之心。有一次,出使北方的使者报告说高丽的贡物越来越少了,提议出兵。宋仁宗说:“这只是高丽国君的罪过。现在出兵,国君不一定会被杀,反而要杀死无数百姓。”所以最终没有发兵。 魏泰《东轩笔录》记载了一个小故事:一天早晨,宋仁宗对近臣说:“昨夜朕饿了,夜不能寐,想吃烤羊肉。”近臣说:“陛下为何不降旨

要烤羊肉?”宋仁宗:“朕听说皇宫每次有索取,外面就会以为这是一种制度,朕害怕因此而导致外面每天夜里杀羊,来给朕准备,这样会杀生很多。”于是左右高呼万岁,相信这一声万岁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呼喊。 施德操在《北窗炙录》中记载,一夜宋仁宗在宫中听到很热闹的丝竹歌笑之声,觉得奇怪,问宫人:“此何处作乐?”宫人回答:“此民间酒楼作乐处。皇上您听,外面民间是如此快活,哪似我们宫中如此冷冷落落也。”宋仁宗回答说:“你知道吗?正因我宫中如此冷落,外面人民才会如此快乐,如果我宫中像外面如此快乐,那么民间就会冷冷落落也。”民间的快乐胜过皇宫,这就是宋仁宗。所谓“以民为本”、“爱民如子”,宋仁宗应该是当之无愧的了。 1063年,在位41年的宋仁宗去世。这一消息传出后,市民们自动停市哀悼,焚烧纸钱的烟雾飘满了洛阳城的上空,以致天日无光。一个叫周长孺的官员来到今四川一带,看见山沟里打水的妇女们也头戴纸糊的孝帽哀悼皇帝驾崩。 在中国历史上,能像宋仁宗这样,拥有最高权力还能谨慎行使权力的少之又少。虽然宋仁宗不够铁血,不够强权,但他治下的大宋王朝,人民安乐,经济繁荣。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就出现在此时。正如有人说的,“仁宗虽百事不会,却会做官家皇帝。” 耀眼夺目的阳光照在颗颗冰晶上,折射出了彩虹的颜色,暖暖的风小吹着,不觉一丝寒意,这个冬天应该很快就过去了吧!“韫儿,怎么起得这么早?” 坐在石凳上的亓官韫起身说道:“爹,您这不起的也很早么。” “啧啧,这闺女净跟你老爹抬杠。”亓官耀辉说着便向亓官韫走去,走近一看皱了皱眉头说道:“弄这么多芝麻粒干吗?” 亓官韫放下手头的活,晃动着亓官耀辉的胳膊,嘟着嘴说道:“爹……您怎么可以说是芝麻粒呢?”随说着亓官韫捏起一个粒放到亓官耀辉的眼前说道:“您看好,是蒲公英的种子。” 亓官耀辉移开亓官韫的手说道:“你不知道爹的眼神不好么!行了,快捯饬干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玩这些玩意儿。有时间多去陪陪赵普少爷,别整天腻在家里。”亓官耀辉用食指点了点亓官韫的脑门又说道:“你呀,都快发霉了!” 亓官韫听到这儿,眼神愣住了神情变得僵硬起来,向亓官耀辉冷冷的说道:“我已经和赵普说好了,三天后我就嫁到赵家。” “诶你这个丫头,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事先和我说一声?” “有什么好说的,您不是一直希望我嫁过去么,您不用张罗东西,那些活儿赵家全包了。” 亓官耀辉顿时喜笑颜开,小声念叨着,“有个有本事的女婿就是不一样,爹省心很多呢。” 亓官韫冷笑了一下,说道:“呵……爹,我这几天可不可以享受一下婚前的自由?” 亓官耀辉的双手搭在亓官韫的肩膀上说道:“嫁到赵家是你的福分,别整天认为那是进入了牢笼。” 亓官韫微微白了亓官耀辉一眼,头转到一旁。 亓官耀辉笑着说道:“行行行,这几天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想去哪里玩的话让骆靑陪着你就是。” 集市上人来人往,却没有想要遇见的人,街道上嘈杂得很,却没有想要听见的声音。 ‘自由将要离我而去,再见郗卓就不知何年何月了,对,我要将这三天变成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韫儿,在想什么呢?出来逛街都这般心神不定的。” “昂?哦,骆青大哥,我是在想我是在想成亲那天我该带哪个镯子。你说是玉色的好看,还是。” “够了,别说了!”骆靑像一只发了狂的狮子怒吼着,顿时间,异样的目光从周围传来。骆靑的双手紧紧地握着亓官韫胳膊,平静地说道:“别嫁给赵普好么?你要是嫁给他,那我怎……诶……” 亓官韫的眼泪涌了出来,挣脱开了骆靑的双手,后退了几步,说道:“骆青大哥,我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哥哥般看待,你需要的不是我,而是亚芮!亚芮能给你幸福,而我不能,而且……你是知道的,我的心早已属于郗卓了。” 骆靑说道:“暂且不说我!韫儿,你不觉得你很自私么?” 亓官韫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骆靑。 骆靑说道:“你带走了郗卓的心,可是你即将残忍地把他的心抛弃乃至摧毁,你想过没有,没有了你,郗卓怎么办?” 亓官韫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小声啜泣着。 骆靑抹掉了亓官韫脸上的泪珠,说道:“去吧,在这三天里,痛痛快快地活。” 亓官韫冲着骆靑莞尔一笑继而点了点头,转身而去。看着亓官韫远去的背影,眼在流泪,心在流血。 “韫儿姐姐你怎么来了?”正在捣药的姝然向正要进门的亓官韫问道。 “好久不来看你们了,你们还好么?”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