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婚恋言情 > 臻于灰霾的尽头

正文 第36章尴尬

书名:臻于灰霾的尽头 作者:阿觌 本章字数:3782

更新时间:2019年12月11日 10:04


石小姐也很争气,一连为范丹生了五个儿子,哺育儿子、孝顺婆婆,石小姐早已没有了一丝富家女的骄奢淫逸。她也曾与范丹一起领着儿子回去拜见石崇,石崇不冷不热甚至羞辱范丹出身贫寒,设宴时还不忘向范丹炫耀,用金元宝来垫桌脚而称豪。 范丹和石小姐邀请岳父大人合适的时候来家做客。石崇说,当年王恺那小子邀请我,用紫丝屏障夹道铺路40里,我回请他就用比紫丝高档几倍的彩缎屏风夹道铺路50里,你要请我过去?看着办吧! 当日,当朝名人刘实也来拜访石崇,席间内急,刘实就往厕所而去,刚推开门却又退了出来说,“我走错了,这是你卧室!”“哈哈,没错这就是厕所,去吧”石崇说。范丹也顺着门开处瞧见了这厕所里面装饰豪华,内有降纱大床,两个美女手持香囊侍立两旁,据说在美女的香囊里装着刮屁股的软木片,她们的工作就是专门侍候主人刮屁股的。石崇说,这有什么,我的下人早已用怡糖水刷锅,腊烛当柴烧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就到了做屋师傅说的那个日子了——六月六日,范丹和石小姐早早地来到了他们当初见面的那条河边,不久从上游漂浮下来一扇豪华实木门,范丹下水把它捞了起来,并按照做屋师傅的吩咐把门装上,瞬时满屋生辉,屋里室内室外,万贯家财,一应俱全,应有尽有。厨房开处,各色佳肴、海味山珍、丰盛齐全。 话说某日,石崇打探到了范丹为了迎接他这位岳父老泰山的到来,已在通往石府与范府之间的古道上全都镶上了青花石板,每块石板都磨得光彩照人,一尘不染。即派使奴仆前往通报,备马乘轿连同爱妾梁绿珠一起前来范府造访详查究竞。 在范府,贫穷出身的范丹,没有象石崇那样极其炫耀自己的财富。但有那扇神奇的门,就足于让石崇一行看得目瞪口呆,范丹领着石崇从宽大豪华的围屋这头走到那头已让石崇折服,只见范丹往天井的鱼池放进水,鱼儿就欢游跳跃了,院子撒于谷粒各种鸡鸭等珍禽就来争相啄食,温驯得和家养的无异,……看着范丹点石成金,要啥有啥,石崇又差点晕死过去。 午间范丹在院子里的树荫下宴请石崇,即令四个儿子手执四个桌脚,随着荫影的移动而移动,大儿子勤快地给外公上菜,并说:“外公不必拘礼,请慢用!”范丹说:“丈人!你用金元宝垫桌脚,那是死宝,我的却是活宝啊!”四个儿子点头致意,同声说“外公不必客气!”石崇甚是尴尬,脸面失色。 自此石崇心情郁闷很不得志! 正是:石崇富贵甲天下,不及范丹一扇门。 可是,天有旦夕祸福,没想到次年,临贺古县天降大旱,灾情严重,范丹散尽万贯家财,俱救百里灾民。此后,范丹与石小姐仍居旧屋,粗茶淡饭,侍奉母亲,过着和美的日子。 待骆青和亓官韫回到亓官家时,雪花依然飘零着,天有点朦胧亮,正值老人睡不踏实的时辰。骆青将马车驾入后院的马厩后,骆青先爬上围墙然后又将亓官韫拽上墙,两人顺利的越墙而入。 闺房内的倩影被即要燃尽的烛灯弄得摇摇曳曳的,不难辨出那是亚芮的身影,她在屋内走来走去的,只要亓官韫不归,她也是难以安寝。 “骆青大哥我进屋了,你也回去休息吧,今天谢谢啦!” “嗯,我这就,阿阿阿嚏!”骆青打了个重重的喷嚏。 亓官韫上前摸了摸骆青的额头,紧接着皱起了眉头,“烧得不轻呢你这个傻瓜,刚刚怎么不从马车里等我!得不偿失了吧诶烦人!到我屋里来,我给你弄点姜汤喝吧。” 骆青笑着摇摇头,“得不偿失?呵!我赚得很呢你就是让我等上一千年,一万年我也愿意,要我爱你的心不死。”骆青捂着头痛苦的说:“好痛苦呀,浑身冻得难受,走……上你屋里去吧!” 亓官韫伸出双手做出无奈的样子,“不好意思,我又不欢迎你了骆青大哥你还是快回你屋里去,自、生、自、灭吧!” “大小姐!我又说错什么话了?你怎么总是这么讨厌我!” “我可没说讨厌你,你看,被雪花淋得头发都湿了,我得洗个热水澡了,骆青大哥你不会还得看我洗澡吧!” 骆青大哥轻轻地点点头说道:“行,你去洗吧,我回去休息了。”骆青摸着他那滚烫的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亓官韫一进门,便累的倒在了床上。 亚芮问道:“小姐你衣服还没脱呢!” 亓官韫摆摆手说:“不脱了,我快困死了,我得好好睡一觉,别打扰我了!” 亚芮无奈的说道:“不脱就不脱吧,你回来就让我很开心啦那亚芮回房睡啦。” “亚芮等等”亓官韫迷迷糊糊的说道:“骆青大哥发烧了,病的不轻呢,麻烦你给他端两碗热姜汤。” 亚芮高兴地说道:“嗯,小姐,我这就去!” 亚芮刚要转身离开,亓官韫又叫住了她,“亚芮你可千万别说是我指使

你的。你随便编个瞎话就行。” 知道啦! 药堂内烛光摇曳,烧化了的烛油顺着烛身缓缓流下,郗卓猫着步子小心翼翼的开了药堂门,受了潮气的掩门‘吱哟……’一声惊醒了趴在柜台上睡觉的姝然。 “郗卓哥,你回来了呀!”姝然揉着乏困的眼皮子,大步跑到门口迎接郗卓。 郗卓心疼的问:“天都这么冷了,怎么能趴在桌子上睡呢,你是成心的让我担忧是吧!” “你不回来我睡不踏实,那些人欺负你没?” 郗卓拍了拍胸脯,得意道:“他们那些小喽啰能把我怎么样,八成是闲得没事干了才把我抓起来,我说我会很快回来吧……” “怎么?你没在督军府看见韫儿姐姐?” “韫儿!什么她她去督军府了?难道是韫儿把我救出来的?” 姝然后悔方才说漏了嘴,于是她敷衍郗卓,“不是你想哪去了!你忘记咱村有个叫云儿的姑娘么?最近听说她到了督军府做事了,我只是随便问问……呵呵……随便问问。再说了,你被督军府的人抓起来,韫儿姐姐又怎么会知道。这大半夜里的,韫儿姐姐是更不会知道的了。” 骆青盖了三床被子,还是冻得浑身哆嗦,亚芮将骆青扶起,用调羹慢慢的给骆青喂姜汤。骆青问道:“韫儿是刀子嘴豆腐心,她还是关心我的。”亚芮说:“小姐一回屋就睡下了。你驾马车送小姐去督军府,天又下着雪,我想你肯定非常冷,所以想着给你煮些姜汤驱驱寒气,没想到你病得这么严重。”亚芮说完又送了一匙姜汤到骆青嘴边,骆青用力推开亚芮的手,瓷勺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骆青哥,你这是干什么?” “我不想喝了!你走吧。”骆青说完便又蒙上被子倒头睡去。 “骆青大哥,这可都是我为你亲自煮的,你太让人寒心了!”说完,亚芮便气冲冲离开了。 亓官夫人仍然沉睡着,眼球不停地转动着,她时而皱皱眉头,时而奸笑着。 “老爷,我看汐凝那孩子不能再待在咱亓官家了。”亓官夫人说道。 “汐凝她妨碍你做什么了?”亓官耀辉说道。 亓官夫人抿了一下嘴巴,挽着亓官耀辉的胳膊说道:“嗯……老爷有些事您不知道。” “知道什么?都老夫老妻了,有话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昨个儿我和慕楚去庙里上香时,来的路上可是没少听闲言闲语。”亓官夫人用手捂着嘴巴,假装啜泣道:“说亓官家门风不正,说老爷在外边有个野孩子。” 亓官耀辉大怒,“行了,住嘴。乡村野民的话你也信!” 亓官夫人说道:“人言可畏呀。老爷,我可是相信你的,可是汐凝那孩子如今已有二十岁了,也的确像邻里所言,眉宇之间有几分老爷的模样。” 亓官耀辉皱起眉头说道:“净听他们瞎胡说,既然你这么相信他们的胡话,那么以昭我是冤枉的,汐凝那孩子你看着办吧。” 亓官夫人暗自得意,原来她早就多次看到亓官耀辉偷偷的给凌汐凝好吃的,好喝的,没有理由让亓官耀辉这么宠着一个丫头。 第二天,亓官夫人买了一件新衣服送给汐凝,“瞧,你穿上正合身,这一打扮果然是个美人坯子!” 汐凝笑着说道:“夫人,谢谢您……在这儿亓官大院里,您对汐凝那是绝对好,汐凝都不知道怎么报答您了。” 亓官夫人假惺惺的说:“这点小事儿算得了什么……以后你自有机会报答我的。” 阳光下,汐凝舞动着裙摆,笑着,跳着,许多年了没有穿过新衣裳了。殊不知,那衣服领子下边暗藏着陷阱,“慕楚,快给我到处找找,我那个金耳环不知到哪里去了。”亓官夫人在院子嚷着。 仆人们都找了一个遍了,但仍然没找到。 亓官夫人朝汐凝走过来,双手搭在汐凝的肩膀上,说道:“汐凝,我的金耳环不知去哪了,你瞧我这记性哎”亓官夫人偷偷的摘下汐凝衣领下的金耳环,继而说道:“这样吧,汐凝你年轻,眼力好帮我找找好么。” “瞧你说的,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汐凝正要转身之际,落地的金耳环发出了清脆的金属声音。奴仆们闻声赶来,这时亓官耀辉和骆滨也正好路过。 亓官夫人瞪大了眼睛指着凌汐凝,说道:“平时我待你不薄,你……你……竟然做出这档子事情,太让我失望了,哎。”亓官夫人捂着胸口佯装着疼痛。 凌汐凝跪在了地上,泪珠一颗一颗碎在了地上,摆着手说道:“夫人,我冤枉。” “但证据在此,你凭什么说你冤枉!亓官家可是大户人家,绝不容许有内盗横行!” “夫人,汐凝真的冤枉,我真的没偷东西!” “行了,别说了,到巡捕房再说吧。”亓官夫人说道。 骆滨说道:“夫人,我看汐凝这孩子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也许这中间有隐情,俗话说得好家丑不可外扬,咱们还是自家解决吧。”

下载APP看小说 不要钱!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游戏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下载畅读书城

下载APP 天天领福利

返回顶部